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小孩和小事]
半空堂
·我们这一代人呀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第二回 遇故友訴述前事 聽和田預測未來
·第三回 紅袖添香傳佳話 灰箋畫梅寄子侄
·第四回 一瓣馨香祭甘地墓 幾番相思落大吉嶺
·第五回 居異國家山路遠 憶敦煌黯然神傷
·第六回 骨肉相逢敘天倫 事出無奈賣藏畫
·第七回 說國花褒梅貶櫻 巧斡旋逢凶化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孩和小事

   
    从澳洲初回祖国,在路上被人碰了,嘴里常常会不由自主地吐出一句洋里洋腔的:“SORRY”来,直到对方用奇怪的目光的扫视你,才会警觉到自己的失言,时间长了,入境随俗,也适应了坦然撞人,也坦然被人撞的中国式游戏规则,彼此相碰,谁也不吃亏,所以谁也不必费神,向对方道歉。其实这也对,如果这里的人都象澳洲人那样,动辄说“对不起”,那么我们的“SORRY”声,会象春雷声一般在商店里整日滚动,反而弄出噪声来污染环境,这也是国情使之然,不能苛求咱们的同胞。
   
   在澳洲生活,因为文化背景和自然环境的不同,所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不同,我曾经碰到过这样一件小事,至今还时常想起,那时我刚去澳洲不久,一个夏天的下午,我和一群朋友们去海滨游泳,那是一个沙滩连绵,风景旖旎的旅游点。为了方便游泳者,当地市政府在茂密的棕榈树下,盖起了一座座维多利亚式的小屋,里边备有冷热水和不锈钢的盥洗用具,这是供人冲洗和更衣的盥洗室。我游罢泳爬上岸,步履仓促地闯盥洗室走去,蓦地膝盖撞上一个软绵绵的东西。“I 'M SORRY(对不起)”我还没回过神来,一个弱小稚嫩的声音已经传进我的耳鼓。我低下头,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小男孩站在我的面前,用惶惑的眼光看着我。为了怕惊着他,我也用微笑的口吻,按当地习惯,报以一句:“NO WORRYS(不要紧)。”小男孩习惯地回答了一声:“THANK YOU(谢谢)”后,象小鸭子一样摇摇摆摆地走了。望着孩子远去的背影,我想得很多,当然有些想法和读者是相通的,有些想法则不敢启齿,因为我们民族的感情特别丰富,怕说漏了嘴得罪自己人。
   

   每次回来,看到中国的经济建设都有惊人的发展,高楼林立,高架如龙,确直象当年中央领导同志访问澳洲时,对我们说的“沿海城市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硬件建设令人可喜,但是仔细考察,似乎总缺少些什么,譬如公众对环境卫生的忽视,人与人之间的冷漠,文明用语的欠缺……
   昨天在我们小区附近的马路上,我看到父子两人,父亲穿着睡衣,大摇大摆,走在前头,儿子旁若无人,小摇小摆跟在后面,我正在赞叹两人的姿势,突然那父亲一声咳嗽,丢掉烟蒂,用拇食二指,夹着鼻尖,嘶地一声,将一团粘稠物抛在地上。有其父必有其子,几乎同时,身后的儿子也嘶地一声,从鼻子里挤出一团粘稠物来,随手抛下,那姿势酷似老子。哟,又一代接班人出现了!
   
   我一声惊叹,于是又想起了在澳洲盥洗室撞上的的那位小男孩。

此文于2008年08月1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