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续七十五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
艾鸽文集
·夜飞鹊----1979年5月真理标准讨论
·为二战时为中国牺牲的美国士兵而题.
·临江仙----为孙中山先生而题
·水调歌头-----平民冤
·忆秦娥------2007年4月为山羊题
·油画人韵
·油画梦寐
·鹧鸪天
·一个人的背影
·现代诗《跪吻》
·现代诗心房
·油画飘逸
·现代诗悠远
·现代诗失声的连衣裙
·别了,我的阳光
·现代诗秋天的脉搏
·花的最后陈述
·附艾鸽的照片一张.
· 年青的岑寂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续七十五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

   
   艾鸽
   
   林中第二坟
   (1)

   晚上轮到阮谷与阮露站岗。她们中间本来还有个阮戚因身体不舒服请假。
   阮谷负责上半夜,阮露负责下半夜。
   为防止野兽袭击,每晚都烧有篝火,野兽怕火,看到篝火它们就不来了。
   
   阮谷交班时叫醒阮露后,就睡了。
   谁知阮露迷糊了一阵又躺下了。阮谷睡梦中触及到阮露软软的身躯,两人一时春心荡漾,又温存了一番。
   阮露竟忘记上岗了。
   
   本来值勤人的职责之一,是照看好篝火,有时候需要添材,有时候风大的时候要调整火的位置。今晚,阮露还陶醉在情欲之中时,南风就改北风了。
   北风吹得很厉害,有一大片树枝掉了下来,正好掉在篝火上,不一会就烧着了。
   
   要命的是这树枝还连着一棵大树,烤着烤着,连大树也燃起来了。
   火势汹汹。越燃越烈。
   
   阮露恍惚之中来到了赤道。
   竟只有她和另一个人。另一个人是谁,看不清楚,只感觉那一个人正靠近她,那人的身上很热,似吞火喷雾。越靠越近。阮露只觉得周身发烫,便大叫起来:“救命啊!”
   
   阮谷也还在回味之中,身体就象被电击中后的乏力。
   她突然听到了阮露的呼叫声,睁眼一看:啊,不得了!森林大火烧起来了!
   更见一棵被烧焦的大树倒了下来,眼看就要砸在阮露身上。
   
   对战友的感情是不容置疑的。
   只见阮谷大叫一声忙用肩膀扛住那烧焦的大树。
   那大树呼隆一声,把阮谷打倒,整个烧焦的大树压在了阮谷身上。
   众人惊醒过来。
   
   秦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压在了阮谷身上的大树推开。
   可发现阮谷不仅大面积烧伤,而且大树还击中了她的头额,使她昏迷不醒。
   阮露则完好无恙。
   
   阮丽:“森林大火怎么办?”
   秦玉观察了一会后说:“现在北风刮得很厉害,估计将会有暴雨。我们往南边撤退。同时鸣枪对动物发出撤离警告。”
   
   好不容易闭开了森林大火。
   过了一会,暴雨也下来了。把火扑灭了。
   
   大家围着阮谷,能想的急救办法都采用了。
   阮露哭得不象人样,可千呼万唤她就是醒不过来。
   阮谷的嘴唇蠕动了一会,可谁也不知道她想说什么。阮露根据她的嘴唇蠕动的形态,判断出了她的最后的遗言就是:“阮露,我爱你!”
   
   可阮露没有公布这份遗言。
   她知道这遗言是留给她一个人的。
   她走了,带着太多的痛苦,太多的遗憾,太多的梦魇。
   她就这样突然走了,留给大家太多的悲凄。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