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续五十六]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自由备忘录》—2011年新春贺词
·艾鸽诗歌《牡丹之恋》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浪淘沙 祭华叔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蟾宫曲•滇池睡美人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笑语嫣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达
·艾鸽诗歌《自由的岛屿》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满江红 咏徐勤先将军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芳绛人寰
·艾鸽:题叶利钦的墓志铭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声声慢(车碾花季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夜半哀歌)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后起之秀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 蟾宫曲 巫山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七回
·艾鸽情诗《来自梦乡的女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八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郊野幽萌
·艾鸽诗歌《失踪者》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九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野仙踪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醉中天(神龙架)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眸波清澈
·艾鸽油画《美人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一回
·艾鸽油画《美人蝶》--曾经活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之背影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二回
·艾鸽油画《孔雀心语》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6)
·艾鸽诗歌《在夏天的雪地上》
·艾鸽诗歌《凝眸者》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三回
·艾鸽油画《被遗忘的玫瑰》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五回
·艾鸽油画《白鸽之恋》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民间脂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风流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八回
·艾鸽诗歌《自由的翅膀》
·艾鸽《现代社会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天曲线》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九回
·艾鸽情诗《我是你的微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二十回回
·艾鸽画作《梦幻美人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双眸入梦》
·艾鸽情诗《游向你的眸波》
·艾鸽诗歌《时光咏叹调》
·艾鸽油画《天使降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绰约幽姿
·艾鸽情诗《致心上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天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国嫩模
·艾鸽油画《美人贝》
·艾鸽情诗《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
·艾鸽情诗《我与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女韵若水
·艾鸽油画《美人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夜幽菲
·艾鸽情诗:《在爱面前 世界很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王珞丹
· 艾鸽油画《美人珊》
·艾鸽诗歌《无辜者是我的心脏》
·艾鸽情诗《默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完美童话》
·艾鸽油画《美人湖》
·艾鸽情诗《在这片树叶上》
·艾鸽油画《美人礁》
·艾鸽诗歌《绝恋》
·艾鸽油画《美人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南窗风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波眸凝馨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秀身纤韵
·艾鸽诗歌《题荒诞世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冬冬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81---490
·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丛笑靥》
·艾鸽诗歌:致自由女神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91---500
·艾鸽情诗:《回眸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原野馥郁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续五十六

   艾鸽
   林中第一坟
    (3)
    稀希死于人类的残暴。
    姑娘们围着她的坟墓唱挽歌。

   
   阮戚:“请问:世界上还有比人类更凶残的动物吗?”
   阮丽:“有阿,比如说狼。”
   阮曲:“狼吃狼吗?”
   阮玫:“动物一般是不伤害同类的。”
   
   阮殊:“人类伤害野人由来已久。听老爷爷讲:过去就有人在森林里抓到野人后烤了吃。过去森林里野人不少,后被人灭了很多!”
   阮谷:“是啊,听老人说野人是‘山珍大补’。”
   
   阮殊:“年长一点的野人,恐怕都知道人类是怎么回事。稀希是太年幼了,太相信人类了!”
   阮戚:“我们其实无心骗她。谁又能知道人类中还有魔鬼呢?”
   
   稀希此时安谧地躺在坟墓中。
   这是人类制造的坟墓。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有如此结局。那片片的尸骨,象片片的雪花,落在了肮脏的土地上。那雪花无论如何挣扎,也不能返回她的天空。雪花将会在土地间融化,最后化为树木的养料。
   
   秦玉久久沉默不语。
   那个天真浪漫的稀希在他的脑海中永远不会死去的。
   在他看来,她是真正的人,而人类则可能是真正的野人。
   
   大家往后朝哪里走呢?
   凭部队上训练出来的方位直感,他基本上可以判断出朝那个方向可以走出大森林。可一想到稀希的下场,他质问自己:“走出大森林,你能保证她们的安全吗?”不能!绝对不可能!
   
   战争并未结束。
   可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战争啊?值得姑娘们去当炮灰吗?
   一想到稀希就是她们的先例,秦玉更加举棋不定。
   他试探地问姑娘们:“大家说,现在是战争最重要,还是生命最重要!”
   
   阮戚:“我觉得两个社会主义国家打仗很无聊。”
   阮玫:“两个马克思打仗更无聊。”
   阮谷:“死掉的人都不知道究竟为什么?”
   阮曲:“我的生命对我很重要,我不想莫名奇妙地献出去!”
   
   阮殊:“那个波尔布特快去死吧!”
   阮玉:“我的生命只献给我真正该献的人!”
   阮露:“我对战争,对世界很失望。”
   阮丽最后表态,她是最有希望做军官的人,所以,说话比较谨慎:“反正大森林也是早晚要走出去的!”
   
   秦玉知道多数人的意思是:参战不重要,因为不值得。
   他计算了一下方位,明白了哪条线路对姑娘们最安全,可这又意外着重新走进大森林的深处。
   秦玉和姑娘们告别了稀希的坟墓,又走进了密林。
   等待他们的又将是什么呢?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