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续四十七]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大连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巧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逸仙时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体操女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超女林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原野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舒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勤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魔鬼身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复旦天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呢喃梦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瓷器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唐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惠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欲系青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花季少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青春永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落英缤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旷神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袁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女张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影后李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第一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影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体芝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含苞欲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玫瑰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人体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中秋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第一美女萧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江南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慧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小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韩国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长发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美艳妖后孟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末依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口百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歌手温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谁知你我
·艾鸽论文《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2)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3)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4)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5)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6-7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8、9)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0-11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2-14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故宫惊梦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颐和园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人民英雄纪念碑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秦皇兵马俑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未名湖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庐山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杭州西湖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桂林山水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承德避暑山庄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凤矫约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颍水清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蓬莱仙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佩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世界第一女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才女曹颖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校园风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雨绮
·艾鸽诗歌让《生命远离死亡》
·艾鸽诗歌《自由有多远》
·艾鸽诗歌《我拒绝遗忘》——致现代中国的一切苦难
·诗歌:《致天之骄子》
·诗歌:《我与你同在》
·诗歌:《还我春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来冬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小仓优子
·水调歌头(迎2009春)
·艾鸽留影于1989年春
·油画:十字架之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倩之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玉无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娇娆
·《自由的诱惑》封面
·《人祭三部曲》之三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二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三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四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回(图)
·转发奥巴马就职演说中文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葳葳
·诗歌:自由再出发
·诗歌:寻找春天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2)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浪淘沙(悼念戈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玉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宮田麻里乃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苏州园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续四十七

   艾鸽
   权力争夺战
   (1)
   真是老天作弄人,今天,队伍第三次走到瀑布那里来了!原来,走了几个月是打转转。
   众人又开始有了怨气。到瀑布里沐浴,并不能冲洗掉大家对走出大森林深深的失望,而在心中的孤苦干又无法排出。

   
   阮丽是个颇有心计的女人,她事先和秦玉打了招呼,又私下和阮殊和阮玫作了表示:希望她俩支持自己做代理班长,她回去后保证向部队上汇报:她们表现很好!绝对不会提起溃逃一事。搞得本来不喜欢阮丽的阮殊和阮玫,成了阮丽的铁杆支持者。她们把洗清自己的希望寄托在了阮丽身上。
   
   这天傍晚,阮殊首先发难。她道:“阮谷姐,你这是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呀?”
   阮玫:“又走了两个多月了,怎么还在原地阿!”
   阮丽:“我觉得阮谷的心思根本不在走出大森林上。”
   
   众人惊诧。
   阮谷:“阮丽,你想当代理班长就明说吗?干吗攻击人?这森林有路吗?!”
   阮戚:“走不出大森林,谁也怪不得。”
   
   阮殊:“我觉得还是阮丽做班长比较合适。她私心不重,会带领我们走出大森林的。”
   阮谷:“什么意思?!我有什么私心啊!”
   阮殊:“你那点小九九,谁不明白。看你对秦玉迷的,就象蚊子见到血一样,不把秦玉哥搞到手,你会带我们走出大森林吗?”
   
   这下可打到了阮谷的痛处。
   她已经试过,知道这权力留着对秦玉也没什么作用了,就干脆说:“阮丽不就想做班长吗,你来做吧,我辞职!我落得清闲。”
   阮戚却道:“我不同意!”
   
   阮丽把目光投向其他女人。阮曲已经认阮玫作姐姐了,见姐姐和阮殊偏向阮丽,就说:“让阮丽官复原职吧。”
   阮戚:“阮谷姐比阮丽入伍早。”
   阮曲:“听说阮丽姐比阮谷入党早。”
   
   阮玉:“入党早就非要做官吗?”阮玉本来也不是很喜欢阮谷,她知道阮谷私下对自己的旧情人少不了骚扰。可她现在很讨厌阮曲,故意与她的意见相左。
   阮殊:“不做官入党干嘛?”
   阮露突然说了一句:“别折腾了,人家阮谷姐干的好好的。”大家差不多都知道阮露和阮谷的暧昧关系,理解她自然支持自己的同性恋人。
   
   很明显,现在分为两派:阮谷、阮戚、阮玉、阮露为一派,阮丽、阮殊、阮玫和阮曲为一派,互不相让。本来,部队里的“官”就凭上级的一句话:命令XXX为班长。可这大森林里没有上级,因为上级已经死光了,谁来做“官”就得听拥戴着的声音了。一半对一半,大家把目光投向了秦玉。
   
   可他是一个中国战俘啊!
   姑娘们不管那么多,她们要听秦玉的意见。
   秦玉也很为难。要说对自己的性骚扰,你阮丽更有心计更大胆,阮谷反而显得笨拙。
   可秦玉见阮玫拥戴阮丽,就提出一个折衷方案:“依我看阮谷和阮丽轮流做班长吧,一人做两三个月。”
   可阮谷的支持者肯让阮谷交出权力吗?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