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续四十六]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7命运大转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8开庭前预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9开庭前预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0开庭前预演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1地下室隐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2地下室隐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3白道追杀令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4白道追杀令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5老C获高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6老C获高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7夜半鬼敲门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续四十六

   艾鸽
   爱心的碰撞
    (6)
   秦玉好不容易挣扎开来。
   他见阮丽眼泪流了下来,便道:“阮丽,你知道人和动物的真正区别是什么?”

   阮丽:“说不清楚。”
   
   秦玉:“人,是爱的动物。人类最伟大的特征就是爱情。”
   阮丽:“动物不也有爱情吗?如鸳鸯啦,生生死死在一起。”
   
   秦玉走到一棵树前:“还有一种鸟叫钟情鸟,听说一方死去,另一方也活不下去。可是,动物的爱情还是没有人类的伟大。”
   
   阮丽:“那为什么呢?”
   秦玉:“因为人类的心灵里可以装下爱情的整个宫殿。这个宫殿里有语言,有音乐,有星星,有太阳,有月亮,有光芒四射的天空!”
   
   阮丽:“你的意思是说,我快变成动物了。”
   秦玉:“包括我在内,目前大家都有这种倾向。”
   
   阮丽:“那能怪我吗?是战争。战争。如果没有战争,不知有多少男人排着队追我,我还不理呢!可如今我到了不择手段追男人的地步!我自己也觉得羞愧!”
   
   秦玉:“知道吗?刚才我也在人的底线上挣扎。其实,我也渴望异性的爱,非常非常渴望,可我不能接受这种爱法。”
   
   阮丽:“那我是女人,这里的姐妹们大家都很年轻,都渴望异性的爱,谁又来满足我和满足她们呢?”
   
   秦玉陷入了沉思:是阿,如果真的走不出大森林,总不能全部做寡女阿!
   他想了想又说:“可我有爱情阿!”
   
   阮丽:“没有人会相信你的所谓爱情,两个国家的人,又是敌人,怎么可能会有爱情?也许有的女孩子会对你说:‘我爱你!’可那是骗你的。我明告诉你:我不爱你,但我只是生理上需要你!”
   
   秦玉:“还没有到最绝望的时刻,我相信会走出大森林的。”
   阮丽:“靠那个阮谷带路能走出大森林吗?我知道她其实根本就不想走出大森林,因为……我了解她,在把你搞到手之前,她是不想走出大森林的!”
   
   秦玉:“那怎么办呢?”
   阮丽:“你能帮助我把权力夺回来吗?你可以说服姐妹们拥我为代理班长。只有我能带领大家走出森林。如同你所言,再不走出森林,大家都会变成动物了!”
   
   返回住地的路上。秦玉好久没有回话。他觉得自己不该介入到她俩之间的权力之争中。因为他对她俩的这种权力之争毫无兴趣。他甚至猜想:阮丽今天如果那件事得逞的话,她的本意可能还不是因为性欲,而是为了掌控自己,为她夺回权力服务。
   
   想到这里,他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有时候我也搞不懂,究竟是做人类好,还是做动物好!”他觉得人类中有太多的尔谀我诈,使他难以适应。他对阮丽说:“你在乎她那份芝麻大的权力吗?”
   
   阮丽说:“我入党比她早!我已经决定了,那份权力我必须夺回来!”秦玉预感到她俩之间将发生激烈的权力争夺战。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