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续四十]
艾鸽文集
·花犯-------为乾隆的文字狱而题。
·釵头风-------(和陆游词一首)
·釵头风-------(和陆游词一首)
·和杜甫五言律诗月夜亿舍弟
·八声甘州------为当今中国的"文化精英"而题
·青玉案-------题张志新
·声声慢-------题高莺莺案
·千秋岁引-------为古代哲学家老子而题
·和李白<夜静思>诗一首
·生查子-----为南宋大奸臣秦檜而题
·唐多令--------为慈禧太后垂帘听政而题
·离亭燕-------为歌星邓丽君而题
·千秋岁----------题春秋战国时代的百家争鸣。
·綺寮怨------为洪秀全的太平天国而题
·假如我还活着
·《珠峰吟》《长城吟》《泰山吟》
·霜天晓角-----为张纯如女士而题
·满江红---为南京大屠杀而题
·曲子:为萨达姆及中国的粉丝团而题。
·七绝 黄河吟
·七绝《 长江吟》
·忆秦娥----为侵华日军强征慰安妇而题
·现代诗《拍卖》
·蟾宫曲:为波尔布特而题
·夜飞鹊----1979年5月真理标准讨论
·为二战时为中国牺牲的美国士兵而题.
·临江仙----为孙中山先生而题
·水调歌头-----平民冤
·忆秦娥------2007年4月为山羊题
·油画人韵
·油画梦寐
·鹧鸪天
·一个人的背影
·现代诗《跪吻》
·现代诗心房
·油画飘逸
·现代诗悠远
·现代诗失声的连衣裙
·别了,我的阳光
·现代诗秋天的脉搏
·花的最后陈述
·附艾鸽的照片一张.
· 年青的岑寂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续四十

   人鬼试幽情
    (4)
   下半夜轮到阮露执勤。阮露近来精神好多了,若不是传说有鬼,她会自觉站岗的。月光简直比水还淡,阮露的目光却亮如火距。自从和阮谷发生同性恋之后,她对已死去的新婚丈夫的眷恋减少了许多。她清醒的有些时候,她还会为丈夫烧些茅草,以作悼念。犯病的时候又以为丈夫还活着。在阮玉告诉她在梦游中与秦玉相遇的情形后,她既不承认也不相信。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逐渐明白了一些其中的微妙。
   在和阮谷搞同性恋的时候,她俩简直说不清是谁主动,是谁被动。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她俩之前并没有什么爱情。阮谷说过:爱是可以做出来的。她俩现在到有了一些感情。可这蹊跷的感情,也不是什么“天崩地裂不动摇,海枯石烂不变心”的感情,而是一种对战争的失望,对人生的悲观,对森林的迷惘,对异性的无奈和对同性的亲近。在阮谷的身上,她感受到了一种肉体上的爱抚,犹如草原上的日光浴心旷神怡,又似天池里的飘浮梦幻。但是这毕竟不是上帝所设计的男女之爱。强烈的不满足一直困惑着她。她知道过什么叫男人,更有过魂不附体的经历。依稀记得哪个美妙的夜晚,她来到他的身边,他安谧地始终不发一言,那种异性的美包裹着星空中的灿烂和海洋中的波涛。她曾游动到那片天空中,白云如同花团温存而浪漫,飘然如游。一颗颗星星在身边闪烁,一丝丝柔情在唇边舞动。她曾沉醉在那片波涛中,浪花似卧虹斑斓而神秘,倘然似飞。一种似醉非醉如痴胜痴坠落非落欲飘未飘的感觉,使她的身心散发出细胞的芳馨。直接感觉就是:死去也值得了!可他真是秦玉吗?
   她的眼睛几乎不敢去看他,可又想去看他。

   
   秦玉见她很不自在,便道:“这几天身体好吗?”
   阮露微微一笑:“托你的福,好多了!”
   秦玉:“为什么托我的福呢?托上帝的福。”
   阮露心中明白是托他的福,他曾走进她的生命中,给了她和煦的阳光,给了她春天的雨露。不过,她依然无法确认。今天突然一种想搞清楚的冲动纠缠着他,她想如果秦玉承认这件事,那就证明确是他挽救了自己:他就是自己的上帝!
   阮露眼中飘着彩虹:“秦玉哥,我想问你一件事。”
   秦玉:“什么事?”
   阮露忽然感到羞怯,她眼睛望着地上:“我以往生病梦游的时候,是不是曾经……”
   秦玉知道她想问什么了,顿时不知所措:“你,你是不是看小说看多了?”
   阮露:“难道是小说中才会有的情节吗?”
   秦玉:“可能是吧。要知道我俩面对的是生活,不是小说。”
   阮露又感到茫然了,他不肯承认还是不方便承认,还是不应该承认?抑或根本就没有发生这件事?纯属幻想。
   阮露一个人走开了,她靠在一颗树上,那树是那样结实而不可动摇。她感叹道:人的生命不如大树,人的生命是如此脆弱。
   秦玉怕她有意外,又来到她身边。
   阮露:“秦玉哥,你说我的男人真的死了吗?”
   秦玉点点头:“我听阮谷和阮丽她们说,真的是死了。不过,你不要太伤心。战争结束后再开始新的生活。”
   阮露:“可象他那么好的男人,我再也找不到了!”
   秦玉:“不会吧?”
   阮露:“战争中我们村的男人都死得差不多了。”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7年11月0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