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缅甸大帝与总理谈东盟来龙去脉]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众民族武装怒吼了 !
·克伦民族抵抗组织怒吼了
·韩国逍遥游
·登盛政府会平稳移交政权吗?
·寄厚望于昂山素姬新政府
·且看登盛军民政府如何逊位
·Q类败类在神州复活
·克伦民族节68周年讲话
·缅甸UNFC扩大会议文告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缅甸UNFC建议开三方会议
·让佛光普照大地
·缅甸不愿常任LDC欠发达国家
·对老怨天尤人者只好避而远之
·温教授呼吁正确认识缅甸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全面停战协议
·赛万赛谈缅甸议会补选与政局变化
·缅甸华人
·温教授谈Rohingya罗兴亚人
·温教授由七月七日惨案谈起
·赛万赛忆掸邦学友
·与掸族兄弟夜谈掸族掸国掸史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一)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二)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三)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四)
·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
·廉萨空博士的暹粒讲话
·天主教生根缅甸已五百多年
·话说阿那比隆缅皇
·缅甸真的有135原住民吗?
·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苏瑞泰
·读“此昂山非彼昂山”有感
·读“中国式思维”感概万千
·缅甸暹罗两大战争史
·话说缅甸佛塔
·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缅甸人民跪求国泰民安
·印度缅甸友好史实
·昂山素姬祝贺孟邦民族节71周年
·缅甸合法左派政党史
·缅甸内战与白象王军演
·南洋伯谈骷髅头
·缅甸大部分人极贫困
·由仰光河底达摩悉迪铜钟谈起
·古老落后钦邦钦族在发奋图强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保护儿童天赋权益
·发展与和平是大家共建共享
·愿爱心浩然正气长存人间
·缅甸史请再多读三分钟
·三八妇女节与丁丁笙环球游记
·安得广厦千万间?
·缅甸的以夷制夷 & 以华制华
·世界肾脏日与缅甸公益善举
·平等合作、相敬互助共赢、齐奔大同世界
·风吹草低见牛羊
·谨防伪装荷兰警察的东欧骗子!
·中国土豪大妈被依法罚款
·漫谈泼水节缅甸
·敬请基督教勿用佛教专用名词
·缅甸若开邦穆斯林事件
·从BBC缅语简介马克思谈起
·英国大使微服考察缅甸民情
·缅甸塘虱鱼
·缅甸违规食品(2017年第三季)
·黄曲霉毒素对人体的危害
·美国枪击案与缅甸内战
·嚼槟榔与口腔癌
·BBC转述缅甸儿童落后状况
·在“吴本”桥上谈古说今
·话说曼德勒大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大帝与总理谈东盟来龙去脉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以下是缅甸第四皇朝丹瑞大帝与其总理登盛的谈话。

   缅帝:我从军初期就知道东南亚公约组织,是美帝国主义领导其黑社会打手、反共马前卒——泰国、菲律宾、巴基斯坦、英国、法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来对付中共、越共、马共、泰共。

   总理:东南亚公约组织是1954年9月成立的互助公约组织,规定经济合作、技术协助,和以集体行动对抗侵略或颠覆。附带条款:将保护及经济援助范围扩大到老挝、柬埔寨和南越。1958年南韩由美国获得十亿美元救济金和重建金。菲律宾也获大规模援助,用来战后复兴及清剿游击队。

   缅帝:嘿嘿!口口声声经济援助经济援助,其实是围剿越共韩共,围堵中共,防止亚洲普遍亲共反美。结果1977年以失败告终。

   总理:1977年北越统一南越后,公约作用消失,只好解散。

   缅帝:大江东去,无可奈何嘛!嘿嘿!美国纸老虎原形毕露!

   总理:东盟是1967年8月8日成立的。宗旨和目标据说是:(1)以平等与协作精神,共同努力促进本地区的经济增长、社会进步和文化发展;(2)遵循正义、国家关系准则和联合国宪章,促进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3)促进经济、社会、文化、 技术和科学等问题的合作与相互支援;(4)在教育、职业和技术及行政训练和研究设施方面互相支援;(5)在充分利用农业和工业、扩大贸易、改善交通运输、 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方面进行更有效的合作;(6)促进对东南亚问题的研究;(7)同具有相似宗旨和目标的国际和地区组织保持紧密和互利的合作,探寻与其更紧 密的合作途径。

   缅帝:嘿嘿!1976年 毛泽东去世后,邓小平结束文化大革命与阶级斗争,一心一意搞经济建设,使中国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印度从睡梦中惊醒,想急起直追。于是龙飞象跑,亚洲风起 云涌。东盟警觉自己一盘散沙,再不团结,不是成为两大国的势力范围,就是各大国你争我斗的战场。于是,在东南亚公约的基础上,拉越南、柬埔寨、老挝与我们 入会,凑成东盟10国。

   东 盟衮衮诸公最怕我们跟中国印度走得太近,东南亚链却一角,对他们不利。哈哈!我们必须精通英国殖民手段的分而治之,拉一派打另一派;必须精通孙子兵法的声 东击西,攻其所必救;必须精通毛泽东思想“团结一切能团结的力量,先打倒第一敌人,然后一个接一个吃掉排着队的所有敌人”。

   朕老粗不大诳语。我们粗大军脚,同时踏两大船的策略,哎哟妈妈!40多年来左右逢源,吃不尽喝不完,根本不在乎西方一浪紧接一浪的制裁哟!看东盟四十年,松松散散,嘻嘻哈哈,各自为政,各扫门前雪。40年来东盟什么时候发挥过什么作用?

   话虽如此,但我们不要公开讲。朕教导商務部貿易司副司長在国外这么说:“今天东亚有巨大的经济潜力与活力,人口占世界三分之一,国民生产总值占全球五分之一,外汇筹备占全球二分之一。现在东盟成为促进亚洲经济活力的关键,牵引亚洲经济共同发展………”。

   总理:皇上的话博得台下衮衮诸公一片如雷的掌声。

   缅帝:我们东南亚国家人少地广,免不了个个心怀鬼胎…………

   总理:上世纪90年代金融大风暴,把东盟各国打得落花流水,盟友之间面和心不和,见死不救,内部规范又不严密,所以个个眼睁睁地看着其他盟友一一倒下。风暴过去后,大家爬起来痛定思痛,就共同起草了目前的东盟宪章,准备今后共存共荣——昂山素姬老父昂山与他的亲密战友奈温老上司1941-45年常听日本皇军这么教导。东盟10 国衮衮诸公,却常听英法老殖民主义口口声声“自由民主”,就因琅琅上口而写入东盟宪章——果然合西方口味而广泛博得西方一片喝彩声。

   缅帝:说不一定要做!言不一定要行!

   总 理:皇上英明——说出了东南亚中弟兄的共同点!若从宗教分析:泰国、柬埔寨、老挝、缅甸主要信仰上座部佛教,菲律宾主要信仰天主教,越南是共产主义混合儒 教大乘佛教,马来西亚、印尼、汶莱是回教。看政治体制:新加坡是威权加福利,汶莱、柬埔寨是君主制,越南、老挝是修正共产小农主义,泰国是君主制加军人干 政,印尼刚刚抛弃了独裁军政府狰狞面目,马来西亚与菲律宾则是买办资产阶级民主制。总的说来,都是半封建半殖民地半真半假的畸形民主制。

   缅帝:什么自由、民主、人权,浪费那么多人力、物力、时间虚张声势,徒有其表!七嘴八舌乱哄哄、杯子瓶子飞来飞去,拉拉扯扯、喊打喊杀的………。

   一旦获得政权后,共和党民主党也好,民主进步党也罢,还不是一样搞另类不公平不民主、又贪污又腐败?新瓶装旧酒,甚至旧瓶装旧酒而已——台湾阿扁演得最出色,最淋漓尽致,最值得我们学习。他前天还满脸杀气,提出要戒严呢——这点是他在勤学我们。互相学习,才有进步嘛!

   总理:台湾背后一直有美国撑腰——早年蒋介石主导的国际民主反共联盟,是不折不扣的右派独裁政权大杂烩,可笑那些独裁者偏偏大喊民主………阿扁政府口喊民主,独裁狡辩却跟我们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美国暗中支持他。

   缅帝:对!我们没有美国撑腰。然而大势所趋,我们不喊民主不行。所以老上司1962年不流血政变——另类枪杆子里出政权后,就心生一计——宣布走社会主义路线,但标明我们缅甸式的;提倡民主,然而是我们指导下的;各族平等,但必须洗耳恭听我们大缅族主义者说话…………你看我们这些身经百战的将军们,多么创造性地发展了政治理论与统治术!然而,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貌强之流书呆子们,却口沫横飞,纷纷大发谬论………哼!我们有枪,怕什么!我们死死抓权不放,我们活学活用压迫工具:看!监狱里有千余政治犯接受再教育;昂山素姬至今被我们软禁在家;民众示威抗议?我们就给“暴徒们”一阵密集子弹,连僧侣也不格外开恩……看顽民刁民们草民们胆敢再做什么!!!

   快回答朕!口水敌得过子弹吗?民主一斤几块钱?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们主导的新宪法就要出台了,朕不久会脱下大将军装,穿平民装剪平民头,口口声声学牛仔布什大喊“自由!民主!人权!”——当然缅甸式的啰!也搞大选——当然也是缅甸式的啰!………我们一切已经安排设置妥当,沙盘演习成功率奇高;朕的皇家星象国师的第三只天眼,也预见马到成功。

   2007年11月29日星期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