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BURMA-缅甸风云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貌强:KACHINS PROTEST BURMA'S JUNTA BARBARISM
·克钦人民抗议缅甸政府军的兽行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
·缅军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
·貌强:Burma Rape Report Exposes Brutal Army
·KNU苏沙吉准将谈克伦族革命
·Saw Hsar Gay Talks about Karen History & KNU Revolution
·貌强苏沙吉准将续谈克伦革命(1)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缅甸众土族再三赴美寻求支持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想起
·缅甸世道乱——坏人有好报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
·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 对广大士兵的呼吁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告人民书-3
·SDU’S STATEMENT ON RECENT SPDC’S CRACKDOWN/貌强
·SDU对军政府最近开枪镇压的声明
·缅甸军政府凶杀案将告国际刑事法庭
·恢复掸邦委员会支持缅甸僧侣与民众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制止缅甸军政府杀害僧侣学生民众
·请求教皇给缅甸人民雪中送炭
·缅甸医生专业医务人员呼吁总罢工
·教皇雪中送炭:为缅甸苦难人民祈祷
·正义要伸张!公道要讨回!
·众土族委员会ENC对缅甸当前局势的声明
·缅甸的华人悲歌
·缅侨恳求中国在安理会勿再投否决票
·全缅学生民主先锋谈缅甸危机
·缅甸律师委员会对甘巴里《缅甸报告》的看法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欢迎安理会声明
·缅甸当前急务纵横观
·感谢德国人民支持缅甸和平正义斗争
·缅甸动乱,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AEIOU急需捐款
·缅甸丹瑞大帝狞笑睥睨自豪
·老战友 Prof. Win 的心底话
·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老战友还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最欢迎昂山素姬声明
·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和平民主阵线10月18日声明
·人权特使会成为甘巴里第二吗?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
·赛万赛笑缅甸军政府杀一儆百
·对掸邦昆沙的另类盖棺论定
·缅甸丹瑞大帝笑评东盟宪章
·缅甸大帝与总理谈东盟来龙去脉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拜访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答印度记者问
·苦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缅甸高僧
·巴瓯民族解放组织支持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丹瑞大帝2007年12月3日语录
·缅甸民族委员会欢呼美国HR3890号制裁决议
·缅甸问题根源是彬龙精神不见了
·克伦族谴责缅甸种族灭绝内战
·缅甸丹瑞大帝笑骂民主
·缅甸学运领袖波昂觉永垂不朽!
·缅甸联邦土族与少数民族问题
·缅甸各族欢呼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
·缅甸若开邦人民致函联合国
·纪念缅甸独立节60周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韩永贵(Harn Yawnghwe)是第一任缅甸联邦总统苏瑞泰(Sao ShweTaike,掸邦末代世袭土司)的儿子,其兄长 Chao Tzang,原任我仰光大学英文助教,后来成为众土族的革命导师。

   韩永贵生于1948年4月15日(缅甸独立后四个月),先后受教育于缅甸、泰国、加拿大,获加拿大大学文学士与 McGill University 企业管理硕士MBA。

   韩永贵父母兄弟全家大小,终生追求真正的民主联邦制,可歌可泣,可敬可佩。

   韩永贵当前担任:

   ◆《Burma Alert》新闻摘要月刊编辑。

   ◆流亡美国的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 NCGUB 总理盛温博士(Dr.Sein Win)的顾问。

   ◆缅甸民主之声电台主管(挪威广播电台 Democratic Voice of Burma,每日向缅甸各族人民用缅语与其他七种土族语言广播)。

   ◆1997年2月,受聘为欧盟之欧洲─缅甸办公室主任(EBOB; Euro-Burma Office in Brussels),协助缅甸民主运动之促进与缅甸民主政府之创建工作。该办公室由欧盟与德国基金会(Friedrich Ebert Foundation)支助。

   他常驻欧盟首都布鲁塞尔,与我遥遥相望。他很忙,时常飞来飞去──若没重要会议,就很少有机会能见到他。

   2007年11月6日星期二,他受邀飞往捷克共和国布拉格,在捷克国会上对国会议员们讲话,题目是“缅甸问题”。

   他回来后,告诉我:

     “有些国会议员大惑不解,说缅甸最近不是僧侣与民众和平列队示威吗?军政府不管三七二十一,不是悍然开枪镇压了吗?大肆逮捕了吗?全国监狱不是没地方再收容政治犯、示威犯了吗?最近,联合国特使甘巴里不是急急忙忙二访缅甸,跟军政府昂山素姬进行三方会谈了吗?甘巴里与军政府唇枪舌剑,谈不拢而濒临破裂边缘了吗?在这么紧要关头,韩永贵主任大谈特谈缅甸众土族问题,干嘛?”

   我点头:

     “说老实话,很多外国人都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有的甚至不知道缅甸联邦有135族裔,语言文字、风俗习惯、宗教信仰……不尽相同,民族邦之间,相差太多。还有呢,七个邦的绝大多数原住民,并非缅族。英国统治时期,也是跟缅甸本部(Burma) 分开的”。

   韩永贵喝了一口掸邦高原大叶种茶──云南普洱茶的亲姐妹,接着说:

     “很多人不知道:被残酷镇压的僧侣民众,不仅仅是缅族(Burmans),里面有若开族、孟族、掸族、克伦族、钦族、克钦族等众土族。而受镇压地区也不单单是缅族区,其他非缅族(Non-Burmans)邦区也有。”

   韩永贵顿一顿,然后说下去:

     “于是乎,缅甸联邦的民主运动,可以说是缅族与众土族共同参与的民众运动。

     “不要忘记:众土族的人口总数,是缅甸联邦的40%;众土族七个邦的总面积,占缅甸联邦土地的60%──有德国这么大。

     “要知道:在缅甸联邦,众土族问题,并不是少数民族问题,而是大缅族沙文主义与非缅族的民族权利问题──它关系到整个联邦的组合或解构,事关缅甸联邦的成败得失与生死存亡。

     “独裁的奈温军政府,是1962年非法推翻了民选吴努(U Nu)政府,彻头彻尾非法夺权而扛枪上台的。当时,众土族邦正在讨论如何改善缅甸联邦宪法,使之成为真正的缅甸联邦。奈温悍然废除了联邦宪法,他一口咬定:那完全是为了防止联邦的解散与消亡。

     “现在国内外都在讨论缅甸独裁将军们必须交出非法篡夺的政权,还政于民,走向民主制度。如果军政府必须交出非法窃取了的联邦政府权利,那么,与众土族讨论真正联邦制,不是当今之急吗?众土族问题,不是重中之重吗?

     “众土族自1949年缅甸联邦独立开始,就为真正的民主联邦制度,一直跟中央政府进行武装斗争的。如果联合国、国际社会、周围邻邦等,需要缅甸联邦和平、安定、进步──不影响他们的发展,那大家就有必要了解:缅甸联邦众土族被压迫的原因、过程、现状,以及众土族长期武装斗争所提出的实质要求。

     “必须指出的是,缅甸联邦众土族问题,不像巴尔干问题那种横向的,它是纵向的,矛盾像生癌──众土族对抗中央政府已有半世纪之久,他们要的是真正的联邦制,他们始终要求民族与民主权利,反对大缅族主义。

     “鉴于缅甸联邦的民族问题、民主问题、民生问题错综复杂,联合国全体大会在1994年提出决议案:催促军政府、民主力量、众土族力量进行‘三方对话’,推动民族和解,以解决缅甸死结,建立真正的民主联邦制度。

     “这是国际社会首次正视缅甸联邦众土族的民族权──确认它是缅甸民主运动合情合理合法的有机部分,在重建缅甸时,它占特殊地位。

     “很多人不了解这项缅甸联邦的特殊性。

     “正因为如此,很多人在团结的口号下,不正确地要求众土族:斗争必须和其他民主运动一模一样。

     “其实。这是强迫下的勉强一致性──完全跟军政府的口号一模一样:‘一个血统,一个声音,一个指挥’。与团结真谛,相距何止十万八千里。

     “缅甸联邦人口的40%是非缅族,你不能用缅族的口号,对非缅族进行团结工作。正如欧盟是由多种民族国家组成的,欧洲人民最清楚什么叫做“异中求同”。

     “所以,从众土族的立场来说,联合国全体大会的决议案,给他们有正式机会跟大缅族主义军政府进行对话──众土族为此已经武装斗争了半个世纪!

     “当然,众土族也早已意识到:仅仅进行对话,耍耍嘴皮而已,并不会带给他们任何变化。许多土族军队自1989年就与军政府停战,坐下来商讨解决方案──但军政府既老奸巨猾也不守信用,因而问题老是得不到彻底解决。

     “缅甸掌权当局必须改变。不改变就没有和平、稳定、出路。为了取得大家所渴求的改变,昂山素姬与众土族力量必须急人民之所急──首先抓经济与社会改革,倾力推动民族和解;同时请求国际社会给予充分支持与合作。

     “除了制裁之外,希望缅甸邻国帮助缅甸改变现状。

     “缅甸左邻右舍现在突然醒悟:正因为缅甸军政府管理不当,政策错误,才引起谁都不想要的地区动荡混乱。

     “现在,我们有机会提醒邻居:如果你们想要和平、安定、发展的大环境,你们必须关心与帮忙改良缅甸的不安定现状。

     “要邻居中国、东盟、印度等帮助缅甸改变现状,就不能用民主啦人权啦这些字眼,去向他们施压;我们必须从经济角度与区域和平稳定着手,请他们支持缅甸的改革──为他们自己,也为我们。

     “目前全世界都在注视着缅甸;联合国秘书长的缅甸问题特使甘巴里,在缅甸马不停蹄奔跑;联合国缅甸人权特使也受邀访缅;联合国安理会也正在关注缅甸问题──国内外形势不是小好,而是大好!”

   韩永贵向大家提出了下列建议:

     “1、国际社会应该全力支持甘巴里的穿梭沟通工作,千万不要分心分力。联合国也不要再设置其他与此平行的工作。

     2、安理会必须全力支持甘巴里的工作。

     3、推动缅甸对话方面,安理会不该是唯一推手──以防安理会意见不一致,中国俄国再度使用否决权时,缅甸对话进程就死火了,停止不动了。

     4、甘巴里的工作,需要有更多的国际持续性支持──就象朝鲜的六方会谈,这里还要再加上联合国。需要缅甸邻国一致支持甘巴里改变缅甸现状所作出的一切努力,请求邻国千万别为本国利益而互相竞争或暗中较劲或敌对不和。

     5、军政府将军们是疑神疑鬼的偏执狂──日夜怀疑有人在阴谋暗算暗害他们,所以协助甘巴里的领导人或国际组织,必须避免偏爱一方。在照顾双方利益的同时,必须让军政府也成为国际论坛中负责任的成员。因此,甘巴里的工作,必须组织化、透明化、公正化,任重道远哟!

     6、在所倡议的国际多方会谈中,欧盟应该派欧盟代表从中协助。

     7、在所倡议的国际多方会谈中,联合国、军政府、中国、美国、印度等,是起决定性作用的主角;欧盟、东盟、日本等,是起平衡作用的角色;俄国也必须参加一份,以免成为旁观者或演变为被动、起副作用者。

     “欧盟必须在本月召开的东盟会议、欧盟─印度对话、欧盟─中国对话中,尽其应有的贡献。

     “……”

   韩永贵再啜一口掸邦高原大叶种茶,说有人问他:如果三方对话的建议得以确立,谁代表众土族力量?

   他当时沉吟一会后,才缓缓答道:

     “三方对话的概念,其实不一定要三党派或三方代表人员都坐在圆桌旁对话。军政府2000~2003年曾经跟昂山素姬对话,这几天也在跟她对话。昂山素姬是代表缅甸民主力量与众土族的关键领袖,她不会背叛众土族的利益。

     “对话其实只不过是一个进程。我们只希望这个进程能开始启动,即使双方未必准备好要谈的实质内容。

     “三方对话的概念并不是:实质民主与军人独裁通过对话来对决。缅甸军队1962年政变夺权的原因,是因为不同意联邦宪法的规定。所以,要针对当年联邦宪法的规定,集中焦点进行对话。当谈到这核心问题,所有有关方面就必须参加谈话了──尤其是 众土族力量。也就是说:拿起武器抗争的土族组织,必须用另一种方式,来解决他们的不满与对抗──即政治解决代替武装斗争。”

   正当我跟韩永贵娓娓而谈,掸族民主联盟(SDU;Shan Democratic Union)秘书长赛万赛(Sai Wansai)来电:昂山素姬同意与军政府对话!她既代表全国民主联盟,也念念不忘众土族的利益!

   听后,我不得不敬佩韩永贵的高瞻远瞩与先见之明。

   我顺口问赛万赛他对昂山素姬声明的看法。

   赛万赛的电话停顿良久,才听到他说:

     “昂山素姬这次改称‘军人集团’为‘政府’,并愿意顺其安排进行对话,明显是让步妥协。我同意刚柔并济、软硬兼施、两手并用──为各族人民的长远利益、为国家民族大和解的起步,暂时妥协是必要的。极端分子说这是投降,那是错误。请听昂山素姬语重心长:‘请支持我者建设性地支持我。’也请看她多么清醒:‘我盼望着有意义的有时限性的对话。……’唉!任重道远哟!”

   我正跟赛万赛谈话时,另一个电话又进来──原来是吴努(前总理 U Nu)的甥儿 U C.K. Soe。吴努甥儿说:

     “舅父(前总理吴努 U Nu)早在1990年,就苦口婆心劝解昂山素姬:‘侄女!你虽赢了大选,但未掌权。所以你应尽弃前嫌,给手握生死大权的军政府一点面子,让虽犯罪但肯悔过自新的将军们一条生路,大家一齐向前看……’她当时自忖国内有85%选民投票热烈支持,国外有英、美西方与印度、日本等大力撑腰,因而不听父辈忠告,高举‘民主’、‘人权’、‘法治’大旗,扬言上任后一定义无反顾,严惩法办犯罪的法西斯统治者。结果,回国18年的她,被走投无路的将军们强行软禁了12年──若不是国父昂山的女儿,她早已到九泉之下拜会父母亲了……。现在她终于明白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