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首日
·缅甸佤邦棒桑和平会议第四天
·缅甸佤邦棒桑和谈会第五天
·缅甸佤邦棒桑峰会胜利闭幕
·缅甸民族武装组织邦康峰会公报
·缅甸三分鼎立,看谁出奇制胜
·缅军誓要以果敢之血洗其臭脚
·缅甸温教授谈“联邦”
·看中国如何应对缅军逼民地武缴枪
·从果敢战事痛忆白华红华互屠
·Great! 世界宗教议会!
·缅甸内战源于大缅族极端主义背叛彬龙协议
·缅甸独裁将军们四两拨千斤
·谈昂山素姬首次访华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缅甸将军们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
·缅甸学生七七惨案永不忘!
·煎炸烘烤动植物食品极不健康
·笑+思考+运动 = 健脑强身
·KNDO 六十七周年建军节讲话
·缅甸阿尔茨海默症
·缅甸CNF正义的呼声!
·缅甸EAO不忘小兄弟民族
·缅甸和平夜长梦多险恶
·怀念王毅诚老师
·湖南窃贼偷佛国玉坠
·缅甸众民族武装怒吼了 !
·克伦民族抵抗组织怒吼了
·韩国逍遥游
·登盛政府会平稳移交政权吗?
·寄厚望于昂山素姬新政府
·且看登盛军民政府如何逊位
·Q类败类在神州复活
·克伦民族节68周年讲话
·缅甸UNFC扩大会议文告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缅甸UNFC建议开三方会议
·让佛光普照大地
·缅甸不愿常任LDC欠发达国家
·对老怨天尤人者只好避而远之
·温教授呼吁正确认识缅甸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全面停战协议
·赛万赛谈缅甸议会补选与政局变化
·缅甸华人
·温教授谈Rohingya罗兴亚人
·温教授由七月七日惨案谈起
·赛万赛忆掸邦学友
·与掸族兄弟夜谈掸族掸国掸史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一)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二)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三)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四)
·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
·廉萨空博士的暹粒讲话
·天主教生根缅甸已五百多年
·话说阿那比隆缅皇
·缅甸真的有135原住民吗?
·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苏瑞泰
·读“此昂山非彼昂山”有感
·读“中国式思维”感概万千
·缅甸暹罗两大战争史
·话说缅甸佛塔
·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缅甸人民跪求国泰民安
·印度缅甸友好史实
·昂山素姬祝贺孟邦民族节71周年
·缅甸合法左派政党史
·缅甸内战与白象王军演
·南洋伯谈骷髅头
·缅甸大部分人极贫困
·由仰光河底达摩悉迪铜钟谈起
·古老落后钦邦钦族在发奋图强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

(http://kokango.com/)

宣    言

     为加强扩大与外界的广泛交流与合作,本特区政府现已正式创建和开通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并向外发送和传递特区有关资讯和消息。其目的旨在打开一个对外开放的信息窗口及互动平台。

     在此之前,我们曾听到、看到一些个别新闻媒体,由于缺乏对本特区境内的客观实际情况的调查了解,致使一些反映本地区情况的言论、文字报道存在严重失实,给本特区的形象、声誉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害。为什么会出现诸如此类的现象呢?通过研究分析认为:主要原因是我们与外界媒体的交流、沟通、互动合作太少,才导致问题的出现。今后,我们将通过网站与外界各新闻媒体真诚合作,加深彼此间的了解,增进共识,消除片面认识误解,达到以客观唯物论的观点去分析报道果敢,还果敢地区实际客观的本来面目,让居住在缅甸这块国土上的华人,不再蒙受社会上给予果敢不公正的声誉所造成的种种影响。

      俗话说:“世无常势,水无恒形”,面对外界日新月异的变化,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在以彭主席为核心的特区政府领导下,从2000年起,在果敢地区实行了 全面、彻底根除罂粟种植,现已经完全实现,为国际社会的禁毒事业开创了历史先河,完成了历史上从未完成过的艰巨任务!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将站在一个长远发展的基础上,在特区政府的领导下,以客观、务实、科学的态度,结合果敢地区具体实际情况,全面真实报导和发布反映特区政府的行政规定、发展规划、地方建设、商贸讯息、社会动态、民间风情、人文景观等一系列讯息,让广大读者真正全面了解“缅甸掸邦第一特 区”的过去和现在果敢的真实面貌,从而揭开果敢神秘的面纱。

     昔日的果敢,是一个有国而无国家政府领导管理的穷山僻壤,上百年来,军阀、土司混战,内战延绵,勤劳憨厚的果敢各民族同胞在混战中,被引诱欺骗利用,导致多少果敢优秀儿女成为了混战无谓的牺牲品。直到1989年,果敢人民才拨开乌云重见天日。从此,果敢人民在以彭家声主席为首的特区政府领导下,开始走前人不敢走的道路,毅然将一百多年前由英帝国主义播撒在果敢的罂粟给彻底禁绝了。现在的果敢,在完成了禁种罂粟的艰巨任务后,正在朝着发展生产、改善提高 人民生活的方向努力奋进!因此,本站的主要任务是利用这个讯息互动平台,向外界发出呼吁,争

   取能得到外界的同情与理解,从而伸出援助之手,帮助果敢地区发展生产和文化教育事业,促进科学技术的普及与步进,从而使果敢人民走出困境,能过上与当今社会发展相对水平的生存与生活。在此,本站通过这个讯息平台,向 以往对果敢实施援助和支持果敢发展的单位及个人,表示诚挚的感谢!

     在前不久的时间,我们意外地发现了一个与本网站同名的网站,而这个网站的网址却设在果敢境外的中国境内,据我们得知,第一特区政府以前从未正式批准授权设立该网站,而且从该网站所发布过的图片、文字消息内容及创办人的姓名来看,都感到很陌生,这不得不使人产生疑惑?但是,我们还是很感激该网站的创始人,感激他关心果敢的良好心愿和善意。然而,网站是一个讯息互动的平台,它的讯息发布必须准确及时,内容的真实性及其技术含量等要求极高,一个设在相隔数千里之外的讯息平台,其消息的来源,讯息的沟通、传递,又将如何解决,而且又怎样保持与特区政府的联系协调?看来该网站的建设,是很不现实的,其结果必将适得其反,而将成为聋子的耳朵——白摆设了!

     目前第一特区迫切需要以大量雄辩有力的事实依据,真实、客观、有效地去反映果敢的真实面貌,澄清以往追加在果敢地区名义上的不实之词!而不是靠发几篇华而不实、宠听惑众的文章就可以解决问题了!现真诚的奉劝这位朋友:如果您有意青睐果敢、帮助果敢,我们将以本网站的名义,盛情地邀请你加入本行列,为果敢民族贡献您的聪明才智!将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办好!我们同时也将热忱欢迎各地同行向我站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以使本网站办出特色,成为办出高水平的网站,为居住在缅甸的果敢华人开创一片新的资讯天地,谱写果敢历史新篇章!

彭家声访谈

     二00五年九月二十一日早上八点整,特区政府办公室主任付克忠通知我说彭主席答应接受我的采访,我遵照约定,八点三十分直接去了彭主席家里。

     他家座落在双凤城的“凤”头上,你不注意很难想像一位坐镇一方、叱咤风云的首脑人物的府第竟会不显山不露水地融入在一片平常房屋之中.

     我一踏进第二道门,就像进到一片原始森林一般,各种植物花草长满了他家的整个院子。没想到三年没来,这些树竟长得如此之茂盛.

     这时候彭主席的警卫安排我在一排实木靠椅中落了坐,并递给我一杯果敢特制的烤茶,一会儿,彭主席从内室走来,看上去,他似乎比三年前胖了一些,精、气、神却是不减当年。

     我与他握了手之后相继落了坐,我知道时间对于彭主席来说是相当宝贵的,今早为了接受我的采访他已推掉了某娱乐中心的剪彩仪式,而且告诉卫兵不会见任何来客。所以我便与他随意聊了起来:

     “彭主席,能談一談下一步的發展計劃嗎?”

     “以後不可能再發展啦!”他不假思索地說出這樣的話,著實令我吃了一驚,他看我惊讶的樣子接著說道:“我們希望有更大的發展,但是果敢目前的形勢有點不大好,他們(緬甸政府軍)想盡辦法阻礙我們發展,原因是我们让果敢地区有了今天的成就就碍了他们的眼,他们现在把这个地区当成一块大肥肉,不断给我们施加压力,特别是现在这个战区司令专想把我们这个地方占为己有,他們強佔煙農的田地,抢乡亲们值钱的东西,他们附近的猪牛鸡羊都被他们拿去杀吃,強行叫煙農搬遷,老百姓的农作物也被他们居为己有,有田不给他们种,还赶他们走,老百姓要干活,他们把老百姓的路堵掉,回来他们不给进,用一根杆子挡住,要过还要收 20元过路费,甚至警察局副局長為了搶奪13歲孩子的錢竟會將小孩殺死,群众生活没法过,老百姓受灾呀,受的是‘缅’灾,你可懂?”

     “怎会这样?”他连珠炮似的一席话把我吓了一跳.

      彭主席没理会我的表情,顾自说下去:“论和平,我带头走和平道路,使缅甸结束数十年内战;论禁毒,我们提前三年在2002年就根治了种了一百多年的鸦 片;论发展,我将这个鸟不拉屎的穷山区彻底翻了新。正在我们着力解决烟农因禁毒改种所带来的各种困难的当头,缅政府不但不给予帮助,反而乱摊乱派乱整我们,我们搞好的各样建设他们要收去给他们发展,就连联合国粮农组织捐赠的粮食他们都百般阻挡,联合国本身是向中国购进的大米不是?可他们叫联合国买他们 的,他们还指明要美金,可联合国买100吨他们10吨都拿不出,所以他们这样卡那样作难,他们不叫运,还要经过他们这批那批找着借口不给批,别的国家帮助这里修路架桥他们都要找麻烦……”

     缅政府作难当真有些麻烦。我信口问:“果敢的物资能销售到缅甸去吗?”

     “小数,”彭主席告诉我:“偷偷摸摸带一点下去还可以,大量的就不行,什么都不给去,连我们山上采的茶叶都不给去,我们几个烟厂就因封闭了出路结果都搞垮了,很多茶叶运不出都坏掉,这叫平等吗?这叫虐待、压迫”

     “那么缅甸政府难道不承认果敢人是缅甸的国民?”我有些为果敢人不平。

     “他们不承认。”彭主席肯定的说:“他不承认我们是缅甸的国民,他承认对他关系好的,有好处他们就承认,这都是绝少数,真正的农民他们根本不承认的,因为在他们身上得不到利益,所以果敢有90%都没有身份。”

     “果敢的版图实际有多大?人口有多少?”我问。

     “我们原来有5000多平方公里,现在大概有2000多平方公里,原来人口约20万,现在受压迫,果敢走了不少人,加上流动人口也不过16万人,现在在这个地方无法生活,人口在不断减少。”彭主席越说越生气

     我为了缓和他的语气,我把话题又切换到我要知道的主题上来:“如果没有这些不良因素,你应该会是怎样加大这里的发展力度?”

     “最起码这里到处都可以通公路,”彭主席的语气温和了下来:“若要富先修路嘛,那样果敢人民的生活要比现在好,因为不受限制,土地被他们霸占不少,”说着说着,他的气又不打一处来“他们还要不断霸占,这就是目前果敢不能发展的最大问题,别人说受什么灾,我们受的是‘缅’灾,老百姓的田地他们要拿去给他们种,我们不得种,我没听见过世界上有军队要老百姓的田给他们种,”说到这里,他竟骂了起来“横行霸道,没有人性,没有道德,野蛮,连中国帮这里搞禁毒改种的甘蔗都说是中国强占了他们的土地”

     为了平息他的火气,我把话题落到他本人身上:“有许多媒体对你评价不一,你能对你自己做个评价吗?”

      他顿了顿,大概发现自己情绪有点过激,于时他开始很体面地回答我的提问:“有些报道我也没有看到,但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我做了三件人家想做都没能做到的事情。一、我第一个与缅甸政府达成和平协议,带动了十七个民族武装走和平道路,结束了缅甸数十年的内战;二、我改变了这里的面貌,让这片穷山区变了个样; 三、这个地方种了180多年的鸦片在我手上得到了彻底根治。功过如何,历史会作证,但我希望媒体要注重事实,不要像写小说那样凭空捏造,做为一个新闻记者起码得实事求是呀,不管怎么说,我对得起果敢人民,我做事凭着自己的能力,凭着自己的良心,凭着做人的准则,我不会摆官架子,穷人富人我一视同仁。”说到这里,他又开始有些激动“可缅政府只想夺这里的政权,根本不能体谅果敢人民的利益,一味镇压,严重破坏了我们的和平安定,这样做我看时间不会太长,这个世界将成为混乱的世界……”

     我没忘记我来采访的目的,我还是问出了我要问的话:“ 你谈谈禁毒的问题吗?”

     “禁毒一直是我的理想,我从小就知道吸鸦片是不好,后来又有人制造出了海洛因,这样对人类危害更大,做为人嘛是不是应该为人做一点好事,要禁毒,要把毒根去掉这就是我的理想,从世界上来说到现在还做不到,可在这个地方来说,我做到了,第二个,我们这个地方山高水少,什么叫做柏油路,什么叫做霓虹灯,什么叫做高楼大厦,以前想都不敢想,在我手上实现了;三,对和平来说,到现在已十六年了,十六年的和平当中我们出现过内乱,杨茂良作乱,他走掉是九年啦,可他给果敢留下无穷祸根,引狼入室,导致今天乱七八糟的局面,影响这里的发展,我们这个果敢地区不可能再发展啦。”说着说着,他的话题又回到了他的思想里去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