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BURMA-缅甸风云
·缅军誓要以果敢之血洗其臭脚
·缅甸温教授谈“联邦”
·看中国如何应对缅军逼民地武缴枪
·从果敢战事痛忆白华红华互屠
·Great! 世界宗教议会!
·缅甸内战源于大缅族极端主义背叛彬龙协议
·缅甸独裁将军们四两拨千斤
·谈昂山素姬首次访华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缅甸将军们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
·缅甸学生七七惨案永不忘!
·煎炸烘烤动植物食品极不健康
·笑+思考+运动 = 健脑强身
·KNDO 六十七周年建军节讲话
·缅甸阿尔茨海默症
·缅甸CNF正义的呼声!
·缅甸EAO不忘小兄弟民族
·缅甸和平夜长梦多险恶
·怀念王毅诚老师
·湖南窃贼偷佛国玉坠
·缅甸众民族武装怒吼了 !
·克伦民族抵抗组织怒吼了
·韩国逍遥游
·登盛政府会平稳移交政权吗?
·寄厚望于昂山素姬新政府
·且看登盛军民政府如何逊位
·Q类败类在神州复活
·克伦民族节68周年讲话
·缅甸UNFC扩大会议文告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缅甸UNFC建议开三方会议
·让佛光普照大地
·缅甸不愿常任LDC欠发达国家
·对老怨天尤人者只好避而远之
·温教授呼吁正确认识缅甸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全面停战协议
·赛万赛谈缅甸议会补选与政局变化
·缅甸华人
·温教授谈Rohingya罗兴亚人
·温教授由七月七日惨案谈起
·赛万赛忆掸邦学友
·与掸族兄弟夜谈掸族掸国掸史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一)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二)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三)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四)
·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
·廉萨空博士的暹粒讲话
·天主教生根缅甸已五百多年
·话说阿那比隆缅皇
·缅甸真的有135原住民吗?
·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苏瑞泰
·读“此昂山非彼昂山”有感
·读“中国式思维”感概万千
·缅甸暹罗两大战争史
·话说缅甸佛塔
·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缅甸人民跪求国泰民安
·印度缅甸友好史实
·昂山素姬祝贺孟邦民族节71周年
·缅甸合法左派政党史
·缅甸内战与白象王军演
·南洋伯谈骷髅头
·缅甸大部分人极贫困
·由仰光河底达摩悉迪铜钟谈起
·古老落后钦邦钦族在发奋图强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保护儿童天赋权益
·发展与和平是大家共建共享
·愿爱心浩然正气长存人间
·缅甸史请再多读三分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作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上周BURMA“缅甸风云”转载缅甸第一强人丹瑞大将与王室星象家兼参谋长对国内外孟族纪念“汉达瓦底”王国250周年的谈话传闻。

   我们继续追踪该事件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与国内外孟族(即丹瑞大将破口大骂的亡国奴“得楞”Talyaing )的纪念活动,兹继续报告如下:

   

   国内消息:

    “孟族文学文化协会” (Mon Literacy and Culture Association)与孟邦木东县(Mudon Township)11个乡村的孟族青年男女,穿上孟族传统服装,在Kyaik-zel佛塔集体祈祷。在这之前,他们在自己村庄已经各自拜佛祈祷过。夕阳西下以后,他们在Kyaik-zel佛塔举办上座部佛教仪式,点灯燃烛,追思与超度250年前被侵略者残酷杀害的无辜者——数千数万孟族僧侣与男女老少平民。

   这是孟邦木东县首次举行的孟国“Hongsawatoi ”沦陷250周年追思会。 “Hongsawatoi ”亡国追思仪式,也在勃固(缅称Bago,孟称Pegu)其它孟区如耶县(Ye Townsip)等地举行;勃固历史悠久的瑞摩多金佛塔(缅称Shwe Maw Daw,孟原名Kyait Mut Toa)与巨型卧佛像( 缅族称为Shwe Tharlyaung Reclining Buddha Image) 的追思会,算最热闹。因“Hongsawatoi ”孟族遭遇种族大屠杀,死的死,逃的逃,幸存者谁都不敢露面或出声,所以亡国250以来,卧佛像的孟原名,至今无人知晓。

   据悉,纪念会举办者和参与者皆受到军政府当局的审问或暗查。

   被迫流亡泰国边镇Samutsakorn, Sangkhlaburi的孟族人民, 也各自在其居留地,追思被杀先人与亡国250年之痛。追思会举办者和参与者皆受军政府使馆派遣的密探监视或追踪。

   

   国外消息:

   移居或流亡东南亚以及日美加澳等国的孟族组织,在2007年5月7日,联合致函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函文内容如下:

   尊敬的潘基文先生:

   我们祝贺您荣任联合国秘书长新职,并希望在您的领导下,联合国能取得新的硕果。

   在1757年5月7日,我们孟族人民丧失孟国,数千数万无辜的佛教僧侣与平民百姓,遭到缅王雍籍牙(Aung Zay Ya)的残酷屠杀。自此日起,我们被禁止学习与维护本族语言与文化,我们丧失国家主权,在政治、社会、经济的发展与国家民族前途的决定方面,我们失去了自主自决的权力与地位。

   孟族人民是缅甸古老土族的一员,我们与其他众多原住民一起,携手不断寻求和平、公正、平等、自主自决的权利。然而,在缅族的统治下,孟族人民在社会与经济等方面,遭受到有形无形歧视而无比痛苦,我们的人权受到侵犯,民族生存权与生活权濒临绝境。当今缅族军政府通过加强军事占领非缅族原住民区域,对我们众土族贯彻其种族清洗政策。缅军的占领,加强了人权的侵犯、环境的恶化与土地的强占。

   Human Rights Foundation of Monland 报告:过去十年来,缅军强占了一万公顷以上的孟族农田,强奸数百名孟族妇人与少女。缅军的无法无天罪行,迫使数万难民逃亡泰缅边境,数万难民偷渡到泰国、马来西亚等邻国。

   在1995年,拥有一支武装力量的最强大的孟族政党——新孟邦党(New Mon State Party),出于通过对话解决政治问题的良好愿望,与缅甸军政府达成停战协议。尽管新孟邦党不断要求政治对话,然而军政府不仅充耳不闻,还在我们孟土地上,不断侵犯孟族平民的人权——尤其在耶县(Ye Township)。

   正因为如此,今天我们才在纽约市联合国总部前面请愿,并追思孟族勃固王国“汉莎瓦底”(Hongsawatoi)亡国250周年之痛。我们的请愿,是要引起您的注意——敬请阁下敦促缅甸军政府立即停止在缅甸侵犯人权,尊重联合国宪章所确保我们的神圣权利。

   敬礼!

   1。澳洲-孟族协会AMA(The Australian-Mon Association )

   2。欧洲-孟族社团( Euro-Mon Community)

   3。加拿大Alberta-孟族社团(Mon Canadian Society of Alberta)

   4。美国-孟国复兴委员会( Monland Restoration Council - USA )

   5。泰国孟族联合发展同盟(Mon National League for Consolidating and Aiding --Thailand )

   6。泰国孟族团结同盟(Mon Unity League- Thailand )

   7。美洲孟族妇女 协会(Women's Association of America)

   8。加拿大-孟族妇女组织(Mon Women’s Organization of Canada)

   9。马来西亚解放区-孟民族民主战线(Mon National Democratic Front -Liberated Area , Malaysia ), 孟族青年进步组织(Mon Youth Progressive Organization)

   10。新西兰孟族协会(New Zealand Mon National Association)

   

   缅甸土族与民主党政领导的谈话

   老朋友、老战友彼德林彬(Peter Lim Bin)——国会议员团 MPU 领导人,缅甸流亡政府前外长兼前 UNPO 代表——告诉我,他参加了众孟族组织联合举办的孟族勃固王朝 “汉达瓦底”亡国250周年纪念大会,并在会上发表了讲话。

   彼德林彬对我说:除他之外,还有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 NCGUB, 缅甸民族民主战线NDF, 民主新社会党 DPNS 的代表们参加,跟他一样也都讲了话。

   彼德林彬(Peter Lim Bin)是缅甸贡榜第三帝国(Konbaung Dynasty)王室的一支后裔,祖上被当年王位争夺者企图斩草除根而惊慌逃亡,在异乡隐姓埋名而惶惶偷生。彼德林彬参加1990年全国大选而获高票当选为国会议员。过后军政府不仅翻脸拒绝还政于民,还悍然在全国大逮捕反对党派与胜选议员。他幸获高僧相助而脱险(我记不起该高僧是掸族还是孟族——可能是掸族,因他有掸族血统),随后,他颈绑该高僧的平安符咒而安然逃抵解放区。

   我问他在会上讲话的内容。他说:“你对缅甸历史下过功夫,深悉没有一个封建领主,在保命保权的紧要当头,会讲人道、王道、天道或守佛戒——看我王室吧,为除后患,对兄弟手足都不肯刀下留情!”。

   

   所以在纪念会上,彼德林彬告诉孟族兄弟:

   缅甸的上座部佛教,取自孟族孟邦;曼德勒(Mandalay)皇城的妙牟尼(Myat Muni)大佛像,请自若开族若开邦——缅甸光辉灿烂的佛国文化,其实是众族众邦成果之总组合。回顾我国的历史恩怨与民族仇恨,就可预知民主平等自决的Federal 联邦,将建之不易。我们所以要逃到解放区,就是要打倒军政府——是它的独裁残暴制度,制造了不平等、不公正、不民主,制造了种族歧视、屠杀与仇恨。我当时是通过新孟邦党NMSP(New Mon State Party)地区前往解放区的——因此我与孟族人民结下了深厚感情。我与孟族、克钦族、克伦尼族等众土族数次深谈过后,觉得完全有必要重建联邦制——民主、平等、公正、人权的Federal联邦制。我们不要再纠缠于过去恩怨,我们要尽弃前嫌,一致向前看——像美国,由于充分尊重人权、自由、民主,现在不已经是世界第一强国与人权国家典型吗?

   我非常赞赏彼德林彬的讲话。

   我再问彼德林彬有关其他缅甸土族与民主党政领导的谈话内容。兹转述各代表的讲话重点如下,以飨BURMA“缅甸风云”读者诸君:

   

   1。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NCGUB(National Coalition Government of Union of Burma )联邦部长昆马果般(Khun Makopan)的谈话重点:

   ** 数百年前,世界各封建王国之间,虽然战争不断,但像缅甸这类以大民族主义与庞大武力,无人性地屠杀与消灭周围国家民族及其语言文化,几乎找不到。

   ** 当今世界,国家民族不分大小,一律平等,大家互相尊重,和平共处,互助互利。

   ** 缅甸军政府竟然继续高举大民族主义与霸权主义,强占众土族的主要城市与农田,强行禁止众土族语言文化,用烧光杀光抢光与焦土政策,想消灭众土族。

   

   2。民族民主战线 NDF(National Democratic Front)副主席兼阿拉干解放党ALP(Arakan Liberation Party)副主席凯梭奈(Khine Soe Naing)的谈话重点:

   ** 缅族用武力征服周围国家民族而建第一、第二、第三帝国,在那个封建时代无可厚非。

   ** 今天是什么时代???缅甸军政府还妄想用大缅族主义与种族屠杀政策,建立第四帝国!!!

   ** 缅甸军政府对各族平等、自主自治、尊重人权的联邦制不感兴趣,行吗?

   ** 我们举办与参加这个纪念日,主要表达孟族是一个民族,拥有自主自决权;联邦内各族一律平等,每族都拥有自主自决权。

   

   3。新社会民主党 DPNS(Democratic Party of New Society)副秘书长吴维林(U Ngwe Lin):

   ** 缅族强大后,就实行扩张主义。1057年,用武力征服孟族直通国,用33大象驮运上座部三藏佛经回国。1757年,消灭孟国孟族,并以孟土为基地,又去侵略并消灭马尼布尔(Manipure),阿萨姆(Assam),清迈(Chiangmai)等。

   ** 当今缅甸军政府去占领与压迫掸邦、克钦邦、钦邦、克伦邦、孟邦、若开邦等,病源何在?是因为它继承了祖传衣钵——大缅族主义与武力扩张主义阴魂不散。

   ** 各族人民必须团结一致,打倒缅甸军事独裁制度——只有这样,各族人民才不会继续深受其害,只有这样,民主、人权、各族平等与自主自决的Federal 联邦制,才能建立起来。

   

   4。人民爱国党 PPP(People’s Patriotic Party ) 主席奈孟基(Nai Mon Gyi)的谈话重点:

   ** 大家要团结一致向前看,努力使孟族人民重新过自由欢乐的好日子。

   ** 喜见:孟族年轻一代去年办孟族节日,很成功;今年办250周年亡国纪念日,规模更大,成果更好。真是后生可畏,后继有人!

   

   5。孟民族民主战线 MNDF(Mon National Democratic Front)与孟族团结互助会MNLCA(National League for Consolidating and Aiding)联合声明重点:

   ** 我们孟族人民追思亡国之痛与超度战争受害僧侣平民的活动,不是要报仇雪恨,而是要以史为鉴。

   **目前两大课题:A。亡国250年了,孟邦如何重建? B。军事独裁制度统治缅甸近半世纪了,真正的Federal 联邦制如何重建?

   

   最后,所有孟族团体一致强调:

   我们的亡国250年纪念,不是要报民族仇,雪亡国恨。我们是追思与超度数千数万名跟战争无关的佛教僧侣与男女老幼平民——他们手无寸铁,却被缅王雍籍牙屠杀、活埋、用大象活活踩死。缅王雍籍牙的大缅族主义与种族灭绝政策,是人类文明史的大污点。我们希望,缅甸各族人民永远以史为鉴,勿让惨痛历史重演。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