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果敢军四月战果
·缅甸五月初佤邦和谈任重道远
·望缅甸联邦和平复兴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开锣了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首日
·缅甸佤邦棒桑和平会议第四天
·缅甸佤邦棒桑和谈会第五天
·缅甸佤邦棒桑峰会胜利闭幕
·缅甸民族武装组织邦康峰会公报
·缅甸三分鼎立,看谁出奇制胜
·缅军誓要以果敢之血洗其臭脚
·缅甸温教授谈“联邦”
·看中国如何应对缅军逼民地武缴枪
·从果敢战事痛忆白华红华互屠
·Great! 世界宗教议会!
·缅甸内战源于大缅族极端主义背叛彬龙协议
·缅甸独裁将军们四两拨千斤
·谈昂山素姬首次访华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缅甸将军们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
·缅甸学生七七惨案永不忘!
·煎炸烘烤动植物食品极不健康
·笑+思考+运动 = 健脑强身
·KNDO 六十七周年建军节讲话
·缅甸阿尔茨海默症
·缅甸CNF正义的呼声!
·缅甸EAO不忘小兄弟民族
·缅甸和平夜长梦多险恶
·怀念王毅诚老师
·湖南窃贼偷佛国玉坠
·缅甸众民族武装怒吼了 !
·克伦民族抵抗组织怒吼了
·韩国逍遥游
·登盛政府会平稳移交政权吗?
·寄厚望于昂山素姬新政府
·且看登盛军民政府如何逊位
·Q类败类在神州复活
·克伦民族节68周年讲话
·缅甸UNFC扩大会议文告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缅甸UNFC建议开三方会议
·让佛光普照大地
·缅甸不愿常任LDC欠发达国家
·对老怨天尤人者只好避而远之
·温教授呼吁正确认识缅甸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全面停战协议
·赛万赛谈缅甸议会补选与政局变化
·缅甸华人
·温教授谈Rohingya罗兴亚人
·温教授由七月七日惨案谈起
·赛万赛忆掸邦学友
·与掸族兄弟夜谈掸族掸国掸史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一)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二)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三)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四)
·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
·廉萨空博士的暹粒讲话
·天主教生根缅甸已五百多年
·话说阿那比隆缅皇
·缅甸真的有135原住民吗?
·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苏瑞泰
·读“此昂山非彼昂山”有感
·读“中国式思维”感概万千
·缅甸暹罗两大战争史
·话说缅甸佛塔
·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缅甸人民跪求国泰民安
·印度缅甸友好史实
·昂山素姬祝贺孟邦民族节71周年
·缅甸合法左派政党史
·缅甸内战与白象王军演
·南洋伯谈骷髅头
·缅甸大部分人极贫困
·由仰光河底达摩悉迪铜钟谈起
·古老落后钦邦钦族在发奋图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作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在元月4日独立节前夕,“缅甸风云”曾报告过丹瑞(Than Shwe)大将急飞新加坡留院治疗——当时他患高血压与糖尿病所引发的胸部剧痛与浑身不适。最近有消息传来:他的心脏血流通道严重阻塞。在下个月泼水节新年假日,两千多名军官将短期削发出家,而“万岁爷”则会开胸搭四桥,以疏通心脏之往返血循环。

   万一丹瑞大将三长两短,接班人无疑是第二号人物貌埃(Maung Aye)将军。但貌埃将军亦垂垂老矣,体弱多病的他老人家,也不堪大小疾病之一击。丹瑞大将虽想让位给较年轻力壮的第三号人物督拉瑞曼(Thura Shwe Mann),但貌埃死都不答应——事关权势问题,有权有势才会有钱、有面子、有人身安全,一旦失权缺钱,连看门狗都欺负。更何况督拉瑞曼一旦大权在握,面对全国各族人民的不满与起义,有可能自辟生路以自救,那时失势过气的将军们一定身家难保,说不定会被拿去做祭品。所以头头之间明争暗斗异常剧烈。然而,由于丹瑞老谋深算,貌埃诡计多端,督拉瑞曼深藏不露,因此鹿死谁手,实难预料。

   由于“万岁爷”丹瑞在新皇都“内比都”深居简出而神龙见首不见尾,“皇储”貌埃与督拉瑞曼又一直保持低调,日夜在暗中窥视方向,于是400多公里外山高皇帝远的旧都仰光,就谣言满天飞:一会儿说丹瑞中风垂危,一会儿又传貌埃卧床不起,再一会又报称督拉瑞曼密谋“陈桥兵变,黄袍加身”。。。。。

   为了稳住民心、振奋军心,同时向在联合国安理会大兴问罪之师的美英等强烈示威,将军们倒很齐心合力——他们准备3月27日建军节时,在新首都“内比都”隆重检阅三军,展示空前的大型军演活动。目前十万大军日夜在不停操练,准备在建军节大显身手。

   为了稳住局势与让军方能够永久掌权,丹瑞、貌埃、督拉瑞曼三巨头,既暗斗更合作。他们一边让掌管乡、镇、县、省的老部队老干部纷纷退下,由可靠的中年干将,换上民装及时继位,以巩固乡、镇、县、省等的有效统治;另一方面安排退位的大小亲信们脱去军服,换上民装,积极筹组全国最大最有实力的“民众政党”。“全国立宪大会”将在将军们的威迫利诱下,加速“民主”地移交政权给将军们的“民众政党”,以展现东盟欧盟所期望的“民主改革进程”。这样,风风雨雨数十年的独裁军政府,又可摇身一变而成“平民政府”,继续生存与奋斗。据传:只要不出乱子,“全国立宪大会”将在今年底完成历史使命——新宪法将隆重出炉,令人眼花缭乱的“人民代表” 、“全国大选” 、“有序民主” 、“依法治国” 、“为民除害,繁荣国家,造福人民”。。。。等等迷人口号,又将令国内外社群耳目一新。

   放眼细看西方国家与媒体一向盛赞的“缅甸和平民主力量”:

   自1990年以来,其政党在全国各地的办公室都被查封,招牌被拆下,活动被禁止。第一大党“全国民主联盟”NLD的领袖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虽然诺贝尔和平奖、普世人权奖等西方这个奖那个奖,接二连三得个不停,但至今仍然被软禁在家,完完全全“不准乱说乱动”;且因她的丈夫是英国学者而被指为卖国贼与帝国主义走狗,要驱逐她出境。

   第二大党——土族民主联盟UNLD与其他大小党派遭遇更惨:1100多位反对党派首领,个个沦为政治犯——有的被判无期徒刑,有的受到长期监禁,有的仅以“莫须有”罪名而遭拘留。。。。狱外的大小党员,也个个动弹不得。

   1990年胜选的国会议员们,虽组成了“国会议员团” CRPP(Committee Representing People's Parliament ),但成员大多数跑到美国英国或泰缅边境解放区。虽然“国会议员们”理直气壮地要军政府交权,但将军们充耳不闻,置之不理;在1998年,将军们索性宣判“国会议员团” CRPP为非法组织,还转载舆论:“国会议员哪里会有无限任期?! ”。该“国会议员团” CRPP之钦族议员Pu Cin Sian Thang律师,自1962年3月2日奈温军政府开始独裁起,就一直反对一党专政。1986年他被选为格勒市律师协会主席(Kalemyo Lawyers Association)。1990年全国普选时期,他以律师身份参选而荣获国会议员席位。他一直在军政府统治下进行合法的反对活动,因而被投狱饱受虐待,前后捕捕放放十多次。1999年后,他因病重而屡次被抬入医院,最近因胃病而开刀,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他是钦族政党 (Zomi National Congress)主席。

   再审视争取民族权、人权、平等权、真正联邦制的众土族力量:

   对掸族(Shan),钦族(Chin),克钦族(Kachin),克伦族(Karen),克伦尼族(Karenni),孟族(Mon),若开族(Rakhine)等众土族,军政府黑脸白脸软硬兼施,阴谋诡计无所不用其极:

   对已放下武器的土族停战组织,继续诱之以经济怀柔政策,允许他们大搞贸易,多方经营发财——要做什么都可以,唯一条件是不许反对中央政府。

   对那些至今不肯“以武器换取和平”的土族武装力量,则继续施展“一双毒手”:一只毒手继续加强恶毒分化土族的组织,挑拨离间土族的团结,让众土族互相仇恨而分崩离析;另一毒手则集中优势军力,加紧围剿与坚壁清野——以杀光土族男性,抢光土族财物,烧光土族村庄与庄稼,强奸土族妻女等作为战争手段,来摧毁众土族的民族自尊心、生存条件、梦想前景,强迫众土族非屈服下跪不可。

   被赶尽杀绝而山穷水尽疑无路的众土族,面对财大气粗、武器精良、无恶不作的法西斯对手,有的忍气吞声,放下武器换取和平;有的面对烧杀、抢劫、强奸,继续负隅反抗而宁死不屈;有的则强制满腔怒火,前来谈判。据BURMA.UNPO最新消息:钦民族战线CNF 10人和谈代表团3月15日16日到丽镇和谈两天,目前已返回其印缅边界基地。和谈团长为隋卡博士(Dr.Sui Khar),主要团员为保罗希达 Paul Sitha(该两位是CNF派UNPO之特使), 其他如 Khua Uk Lian, Solomon, Thetni, Ni Bawi Rokhawma等。而军政府的谈判头头,则是安全部敏丁中尉与索民少校 ( Security Lieutenant Colonel MyinThin and Major Zaw Min)。至于会谈地点由钦邦首府改为边陲丽(Rih)镇的原因,据传是出于将军们的皇室星象家之神机妙算。将军们个个深信遵照皇室星相家的指示去做,一定会百战百胜。据CNF团长隋卡博士宣布: 和谈第一关——建立互信,已过关了;双方筹备和谈第二关。团长隋卡博士肯定:“对方为我们永远敞开着大门”。又据可靠消息称:克伦族有一部分人最近已与军政府签了停火协议,建立了经济发展区。

   (2007年3 月2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