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由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自由天空]->[泸沽湖的思念]
自由天空
·论 联 合 政 府
·追忆陈邦本先生
·城管暴行何时休?!
·《阿里山的姑娘》词作者的世纪绝恋
·再 拜 蒙 山
·足球寡妇•麻将鳏夫
·魏了翁、李调元与蜀学
·父亲的麦城
·南怀瑾西东万里缘
·三星堆佐证:黄河文明与长江文明共生互动
·我与星星五十年
·古历八月节日断想
·李调元的“灯影儿”诗
·想起一个人的名字
·巴山夜雨涨秋池
·宇宙公理与文坛公案
·巴山夜雨涨秋池
·巴山夜雨涨秋池
·梦里南江
·茶亦醉人何必酒
·春走石象湖
·《中华文化论坛》
·大方徐诗容 诗书画三绝
·广元凤凰楼赋①
·流沙河身世及姓名之谜
·成都故事
·星星•罗江诗歌节特辑
·国 士 赋
·笔走南江听山歌
·泸沽湖女儿国的思念
·绿茶在蒲江
·榜样上有名,世风犹在
·墨苑趣闻录
·泸沽湖的思念
·以城市集群为支撑,同构“江河海经济联动新体系”
·墨苑趣闻录
·名吃美酒忆故乡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司马相如在巴蜀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人道主义:共同价值观与普世情怀
·限播古装电视剧为哪般
·中国城市走向
·德阳钟鼓楼赋
·德阳钟鼓楼赋
·永川茶山竹海景区旅游开发营运总体策划方案
·川中安岳——韩国国母普州太后故乡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城市走向
·中国城市走向
·方 山 纪 游
·国士赋—六四?周年祭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黑白肖像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走 近 熊 猫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hero/2007/zytk123/彩肖1.jpg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读山西黑矿黑奴事件有感
·拆改毛纪念堂
·胡总啊!
·从三大湖泊四大流域污染看体制弊端与改革
·物价飞涨:基尼指数问鼎和谐新政
·再论“来了就跑不脱的城市”——从彭州80万吨乙烯项目看成都城市发展定位偏颇
·陈水扁 权力的傲慢与腐败———陈水扁贪污大揭秘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十七大代表资格审查权属于谁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智力扶贫 强县扩权
·中国应当打掉朝鲜
·司马相如是骗财骗色吗?!
·重庆人也是四川人
·四川茶业经济发展调研与建言报告
·黔 江 印 象
·`我向锦涛进一言:猫应该强过老鼠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感叹于袁隆平
·感叹于袁隆平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一张荣誉证书
·路遇小车要敬礼?
·祭帕瓦罗蒂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车夫的童谣
·男子不可百日无姜
·朱镕基的十大过错
·北(新)疆散记
·一场极左闹剧的流产
·樱花与中日关系
·彭州石化项目:再度聚焦
· 珍惜生命每一天(歌词) 刘斌夫 词
·汶川大地震灾后城乡再造、生态复建与资源移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泸沽湖的思念

泸沽湖女儿国的思念

   □ 刘斌夫

   前年春节正月初八,我只身从成都飞赴大小凉山腹地美丽的城市西昌,再改乘长途汽车,去朝觐早就心驰神往的泸沽湖——神秘的“女儿国”。

   千里走单骑,为了一个藏在心底许久的愿望:走婚。

   在西昌机场,我戴上了藏族毡帽,穿上意大利名牌华伦•天奴赭色软皮立领中长大衣,一副当地人打扮。高原明丽的阳光下,我的肤色已渐渐变得黢黑,加之额头上深深的抬头纹,很有点像少数民族汉子。这远看去,彝族同胞都以为我是当地藏族青年。人们问我姓名,答曰:罗布顿珠。罗布顿珠是藏族贵族的名字,是我的笔名之一。那年,来自四姑娘山的嘉绒藏族女歌手、我的学生桑娜央金,请我和音乐人扎西念昭(四川电子音像出版社原总编辑陈川)去西藏饭店“红宫”听安多曼陀玲弹唱。桑娜央金的朋友、一位活泼的藏族姑娘给我取的这个名字。她当时告诉我,罗布顿珠就是“骠悍的小伙子”的意思,言语里不无对我的崇尚,让我心底甚是欣慰。后来别人告诉我,罗布顿珠有“吉祥如意”之意。今年青藏铁路开通,才知道西藏首府拉萨市市长也叫罗布顿珠。——淳朴的凉山人对我是“当地藏族”,几乎深信不疑。

   新修得尚好的公路,大半天车程,翻山越岭,一路灰褐色山峦贫脊苍凉。偶尔有一些松树,树下昨夜的冰块正在阳光里消融。渐渐眼前绿树成荫,路旁溪流淙淙,偶见一丛丛粉红色的野花,给孤寂的旅程带来无限生机。女儿国“国都”泸沽湖镇(原名左所)就要到了。

   过境进入景区大门,没有人要我买门票。泸沽湖的摩梭人,早已把我当作自家人啦!我心里溢出一股今夜像要做新郎倌儿一般的兴奋和激动。

   在成都,我结识了来自泸沽湖的摩梭歌手喇友抓和拉珠卓玛(喇二车拉姆)。他俩分别是泸沽湖女儿国最后的王妃肖淑明(“肖婆婆”)的外孙和外孙女。我特地采访过他们,并把他们漂亮的演出照片发表在《四川日报•天府周末》版,引起莫大的关注。

   我还曾在肖淑明的娘家四川雅安碧峰峡景区见到肖婆婆和摩梭歌舞团的一群姑娘小伙子。他们给我留下无比深刻而美好的印象。

   进入泸沽湖镇,镇貌陈旧,街道坑洼,机动三轮车过处,灰尘扑扑,出乎我的意料,令我有些伤感和失落。找到一家宾馆,镇上最好的标准间,仅二十元,主人说多住几天还可以便宜些。小镇只有人字型的两条街。街上没有像样的酒楼餐馆,没有一家旅游纪念品店,小店铺尽卖的当地人的生活必需品,只有几块“摩梭旅馆”的牌子表明这里是旅游区。两三家挂有酒吧和歌舞厅招牌的地方房门紧闭,据说要晚上才开门。

   晚上去歌舞厅,那时小镇上另一个世界。

   泸沽湖镇最美也许在夜晚!

   歌舞厅内设备很简陋,分明将露天篝火歌舞活动“城镇化”了,灯光朦胧,特别热闹甚至拥挤,摩梭青年男女以这种有别于传统的“现代”方式在进行着原始的社交。歌舞厅一首接一首地播放着藏歌MTV碟。

   我不会跳舞,甚至对这种陌生的场面不太适应,只有坐在昏暗角落的长条凳上作“壁上观”,在一阵眼晕中,感到长途跋涉所致的困倦,悄然提前离开,独自回宾馆休息。

   在迷蒙睡梦中,听到窗外街道、田塍到处都噼叭噼叭的脚步声响渐远渐逝,远处的乡村隐约传来几声狗叫。

   翻身醒来,看表,子夜十二点。推开门窗,满天星斗不知什么时候全都钻出云层,星月朗照,通天透亮,甚至可以看见高高的夜空是深蓝色的。月明星密,星月同辉,这在盆地中央是从来也见不到的夜景。这是泸沽湖高原特有的奇异天象。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夜天。

   信步踱出走廊,宾馆老板(当地一名摩梭普通警官)告诉我,镇上舞会刚散,年青的摩梭男“阿柱”、“阿夏”已在舞厅相约,结伴去女方家“走婚”了。

   我不由暗自惊讶一声:啊!

   今夜再也无法入睡。我脑海里满是多年以前著名作家白桦的中长篇小说《远方有个女儿国》里的人物情节,忽然又闪现由雅安市市长陪同在碧峰峡考察时,获赠的由肖淑明口述、冯学敏与梅子合著的《泸沽湖畔的摩梭王妃》长篇故事场景,还有我的老朋友、成都晚报退休编辑张大成的泸沽湖散记中的描述,接着又是摩梭王子喇友抓、拉珠卓玛(喇二车拉姆)的歌舞……这些蒙太奇镜头和意识流在滚动播映,任随奔涌。

   有道是,摩梭男人走婚三件宝:“石子、门扣、肥猪膘”。往年的摩梭人,篝火晚会上,男女手拉手跳起甲措舞,唱着“阿米舍!”如果男人看上女人,就轻悄抠抠女人的手心;女人回应男人,就轻悄抠抠男人手背。心有灵犀,心照不宣,飞顾流盼,眉目传情,满面红光,心旌摇荡。晚会散去,临时配对,相中的男(阿柱)女(阿夏),一后一前,相隔十几步远,往女人家里去。夜深了,女方全家人都进入梦乡,只有星星和月亮还没有倦意。女人悄悄快走几步,打开家人留着的大门进去后,飞快关紧门,上了锁,生怕吵醒了“阿呀”(母亲)和“阿乌”(舅舅)他们。男子(阿柱)知趣地绕到屋后,向“木楞子”(摩梭人的二层木楼)顶上扔一颗石子,石子哗哗啦啦落下来。这时,女子(阿夏)已经走进二楼最后一间房,铺好了床铺。前院的狗被石子响声惊动,忽然地汪汪叫起来,划破夜空的宁静。男子(阿柱)赶忙掏出藏在怀里的猪膘肉,狠劲甩过房顶,抛进前院,狗一口衔住喷香的猪膘,仿佛训练过似的,条件反射般复归宁静,再也不吭声,好像知道年青的女主人的男朋友来了。此刻忐忑不安地等待在楼上屋里的女子(阿夏)吱呀一声打开闺房的门。屋后的男子(阿柱)急不可待地攀援上了后墙,身手敏捷地跃上二楼阳台走廊,闪进阿夏的房间,飞快掏出怀里的门扣,把门反闩紧了。要是世界级攀岩比赛,恐怕只有摩梭小伙子才是真正的冠军,他们创造过多少无人知晓的世界纪录!干柴烈火,两片嘴唇磁铁般地附在一起。阿柱弯腰抱起阿夏,滚上了床笫,鱼水之欢,如胶似漆,翻云覆雨,回肠荡气,酣畅淋漓,高潮迭起!心跳是多么地紧张,时间是多么地短暂,爱火是那么旺盛,情愫是那么绵长。耳边仿佛隐约响起遥远的歌声,男女在对唱:

   啊嘿嘿——哎!

   啊哈巴拉,玛达米,

   巴拉亚哈,啊溜溜呀!

   ……羊角在心香又香,

   鲜花戴在妹身上。

   纯洁花儿似妹心,

   阿哥爱妹永不忘……

   玛达米!

   暴雨洪峰过后是渐渐的平静。阿哥阿妹赤裸在怀抱中,知心的话语哪里说得完。而且,阿夏还会担心,心爱的阿柱第二天晚会上万一找不到钟意的新对象,就只能回自己家里睡猪圈。摩梭男子在自己家中是没有地位的。走婚时,天亮前,阿柱(男子)就必须趁阿夏(女子)家人熟睡未醒时,就得依依不舍悄悄离去,这是泸沽湖摩梭人母系社会千年承袭、雷打不动的规矩。当铿锵有力的脚音响彻在星空下山道上,忽然觉得疲累的阿夏进入甜美的梦乡。春宵一刻值千金!春有花朝月有阴。此刻的月亮正悄然藏进西边的地平线……

   从未到过中国的英国著名作家詹姆斯•希尔顿,取材于西方探险家大卫•妮尔和美籍奥地利人约瑟夫•洛克的系列文章,创作出版长篇小说《消失的地平线》,轰动了1933年的西方文坛,从此全世界范围内掀起寻找香格里拉的热潮至今不息。东方这片与世隔绝、与世无争、宁静祥和、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人间净土、世外桃源,以泸沽湖为核心的大香格里拉,吸引了全世界多少好奇的目光!

   1922年~1949年,洛克自30岁始,以美国农业部植物学家、国家地理学会科考探险家、哈佛大学人类学家和人文学者多重身份,在中国西部云南、四川、甘肃、青海生活了25年。1928年4月~9月,洛克从云南丽江经四川盐源泸沽湖再到木里,深入贡嘎山腹地,以诗一般的语言描绘对这片神奇土地的钟爱:“在梦中,我又回到了那高山怀抱的童话地,她是如此美丽而安祥。我还梦见中世纪的黄金与富庶,梦见涂着黄油的羊肉和松明火把。一切都舒适而美好。”洛克有时徒步考察,有时驾驶着从美国驻昆明领事馆租借的“昆明”号飞机在空中盘桓,苍鹰一般魂不守舍,不忍离去,为泸沽湖美景所深深折服。这位精通拉丁语、阿拉伯语和汉语,终身未娶的“老外”,用地道的四川话和摩梭语,在夜幕降临时对着摩梭木楼唱情歌:

   好阿哥哟好阿妹,

   人心更比金子贵。

   只要情意深似海,

   黄鸭也会成双对。

   洛克至死不能忘怀花楼上飘来的动人歌声:

   人世茫茫难相爱,

   相爱就说到永久吧!

   火塘是这样的温暖,

   我是这样的温柔。

   阿哥喂,阿哥喂……

   你离开阿妹走他乡,

   只有一路伴忧愁……

   这些歌,在成都,我听“女儿国”公主拉珠格格唱过的。拉珠卓玛歌唱得一般,舞跳得很好。她曾骗我“泸沽湖不兴走婚了”。我根本不相信。

   朦胧中,无以成眠的泸沽湖镇第一夜就将破晓,耳畔响起小镇外山路上单调的脚步声,走婚的阿柱孑然回家了。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要是我有幸去走婚,这阵也该回宾馆来了。

   天一亮,我就给女儿国王妃肖淑明打电话。肖婆婆在家里等我。我搭上机动三轮车一路烟尘,来到王妃府上。

   女儿国最后一位王妃的家非常普通,跟泸沽湖任何一户摩梭人家没有什么两样。

   肖淑明1927年12月23日出生于成都文庙后街一位汉族将军家庭,16岁从雅安军营下嫁比她大20多岁的盐源县泸沽湖左所大土司 喇宝臣 ,成为汉摩和亲的“当代文成公主”,泸沽湖摩梭族最尊贵的女性。她精通诗文,擅长女红,文武双全,当年飞骑高头大马,手提两把驳壳枪,左右开弓,枪打天空飞鸟,百发百中,弹无虚发,还会使用美氏卡宾枪,让土匪心惊胆寒。她是多么传奇的人物。而今77岁高龄,娇小的身材,依然健旺,布满皱纹的脸上和深陷的眼眸深藏无尽沧桑!

   头上裹着长长的黑布帕的肖婆婆,高兴地接过我特地买来送她的香烟和糖果,热情地端来酥油菜请我喝,说道:“刘老师,早就听拉珠说您要来,我们一个春节都在盼您!今天终于见到您啦!”

   王妃家的墙上,几只大镜框里挂满了肖淑明和二十几个外孙、外孙女不同时期的照片。其中有两张照片最引人注目。一张是八十年代正当壮年的肖婆婆飞骑白马翘首蓝天,形象是那么高大;另一张是肖婆婆和外孙女各丹(茨尔车拉姆)格格身着美丽的衣裙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合影,艳阳下婆孙形成鲜明的对比,一位历经沧桑,一位正当花季,古树新葩,和谐而又安祥。

   恰恰拉珠卓玛(喇二车拉姆)格格不在家,走亲戚去了。各丹格格(汉名石文英)在家劳动。肖婆婆家正在屋前几十米处兴建一座新楼,包括有卫生间的标准房,将来接待游客。

   各丹格格惊人的美丽!一米七几的高挑姣好身材苗条丰满无可挑剔,是我所见泸沽湖最美的姑娘。尽管她像所有能干的摩梭女人一样干着重体力活,身上那种高贵优雅从容的气质,完全可以在任何国度任何都市的上流社会应付裕如,与一切高贵的女性媲美!在我见她第一瞬间,她就成为我终生不忘的梦中偶像,虽然也许永远无缘一亲芳泽。我没有丝毫理由亵渎她的无暇圣洁。膜拜之情无以言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