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由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自由天空]->[成都故事]
自由天空
·以城市集群为支撑,同构“江河海经济联动新体系”
·墨苑趣闻录
·名吃美酒忆故乡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司马相如在巴蜀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人道主义:共同价值观与普世情怀
·限播古装电视剧为哪般
·中国城市走向
·德阳钟鼓楼赋
·德阳钟鼓楼赋
·永川茶山竹海景区旅游开发营运总体策划方案
·川中安岳——韩国国母普州太后故乡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城市走向
·中国城市走向
·方 山 纪 游
·国士赋—六四?周年祭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黑白肖像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走 近 熊 猫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hero/2007/zytk123/彩肖1.jpg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读山西黑矿黑奴事件有感
·拆改毛纪念堂
·胡总啊!
·从三大湖泊四大流域污染看体制弊端与改革
·物价飞涨:基尼指数问鼎和谐新政
·再论“来了就跑不脱的城市”——从彭州80万吨乙烯项目看成都城市发展定位偏颇
·陈水扁 权力的傲慢与腐败———陈水扁贪污大揭秘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十七大代表资格审查权属于谁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智力扶贫 强县扩权
·中国应当打掉朝鲜
·司马相如是骗财骗色吗?!
·重庆人也是四川人
·四川茶业经济发展调研与建言报告
·黔 江 印 象
·`我向锦涛进一言:猫应该强过老鼠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感叹于袁隆平
·感叹于袁隆平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一张荣誉证书
·路遇小车要敬礼?
·祭帕瓦罗蒂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车夫的童谣
·男子不可百日无姜
·朱镕基的十大过错
·北(新)疆散记
·一场极左闹剧的流产
·樱花与中日关系
·彭州石化项目:再度聚焦
· 珍惜生命每一天(歌词) 刘斌夫 词
·汶川大地震灾后城乡再造、生态复建与资源移民
·哈!我是青年!(朗诵诗)
·震灾中国,中国拯灾(朗诵诗)
· 如何遏止余震频密不断反弹?
·中国跨领域科学研究前卫学者 首度解读汶川大地震深层内因(上篇)
·中国跨领域科学研究前卫学者 首度解读汶川大地震深层内因(中篇)
·中国跨领域科学研究前卫学者 首度解读汶川大地震深层内因(下篇)
·中国跨领域科学研究前卫学者刘斌夫独家解读汶川大地震深层内因
·转载:温总理说过的最感人的10句话
·汶川大地震:紫坪铺水电工程疑似诱因之一
·龙门山地壳破裂:汶川大地震的内在动因
·龙门山地质断裂带:怪异的“双震中”现象
·又见棋盘花
·警花那丰美的乳房(叙事诗)
·从此不喝:可口可乐
·震灾面前:为什么希望小学不倒?
·红酥手,黄藤酒
·十上阿坝:雪域高原开花节
·贵州严查瓮安"6•28"事件失职渎职干部责任
·英雄的罪犯
·弘扬小平精神,继续解放思想
·北京奥运,中国如临大敌
·美国金融危机损伤中国
·珍重普世价值,抵御极左倒退
·朱镕基的十几大过错
·中国权贵集团出卖国家利益【海媒转摘】
·我想请个奶妈
·伟大的导演——谢晋:走了
·中国人大委员长国务院总理应兼任军委成员
·陈毅元帅同胡兰畦将军的绝世情缘
·从威尔逊之路走近神秘黑竹沟
·才情与恋情:李白艳遇一生
·白岩松们,为啥让别人给你撑伞?
·未婚妈妈流寓千里,青春的责任重如千钧
·按摩店暗访口述实录之二:老公,此时此刻我最恨的人是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成都故事

   

   流沙河“报恩”记

   □刘斌夫

   高玉宝式的农民业余作家、证券专家、股市执业经纪人欧声光先生,中秋节酒后吐真言,讲了一段他的金堂乡党流沙河的故事。

   故事缘起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从未进过一天学堂的“弯脚杆”欧声光,梦想加入省作家协会,请省上某报刊主编刘建中先生做介绍。根据规定,入省作协要有两名身为会员的介绍人。刘建中建议欧声光去找大名鼎鼎的金堂同乡流沙河。

   欧声光不揣冒味前去省作协办公大楼某刊物编辑部拜访,敲开了流沙河办公室的门。流沙河在虚开的门缝里问:“你是哪个?”欧声光朗声回答:“我是您的老乡,金堂县种柑桔的农民欧声光。”欧声光心想:要是你不热情,我转身就走。流沙河又问:“哦,是不是刘建中介绍来找我的?”欧声光应道:“是,是。”流沙河这才把门大开,上下仔细打量了土里巴叽的来客一番,还算客气地请欧声光进屋去坐。

   欧声光忐忑不安地说明来意。流沙河当即婉言谢绝了欧声光请他做入会介绍人的请求。这让欧声光有点怅然若失,支吾对答流沙河问及家乡的点滴情况后,便起身告辞了。

   直到几年以后,《四川农村报》出版2000期纪念活动,“蒲公英”副刊负责人曾伯炎先生邀请常为他们供稿的几位作家嘉宾到报社座谈,流沙河、欧声光等都有在应邀之列,流沙河才向欧声光道出当年谢绝当介绍人的个中原委……

   一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反右时,“星星诗祸”忽然降临,“四川两条河”难逃劫数。“大河”石天河被打成极右“现反”,送去川东劳动改造;“小河”流沙河因故侥幸罚在省作协大院打扫清洁,至于后来发配原籍金堂劳动教养拉改锯,那是后话。

   那时候流沙河从马烽、肖青主持的《川西家民报》借调到新创刊的《星星》诗刊编辑部不久,是某高校肄业只有相当于高中文化水平的小青年,初出茅庐,乳臭未干,有些胆小。那天,秋风落叶,尘土飞扬,流沙河正在布后街作协院子里用大扫把练习锤锤棒棒一样的“书法”,大汗淋漓。《川西家民报》编辑、中江“表哥”曾伯炎见四下无人,凑过去嘴巴杵在流沙河耳朵边悄声细气地告诉他:“不得了哟!达县地区有一个农民(我们讲故事的人姑且称他为A)写来一篇小稿子,题目叫《流沙河何罪之有》,文字水平不高,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我怕你受牵连,就赶忙把稿子丢进废纸篓。你认不认识这个人?”流沙河摇头摇头说不认识,但问明了A的姓名和所在县名,牢记在心里。

   后来流沙河多次挨批斗,心里都想起这个未见过面的农民A,觉得再咋个挨整,总还有人支持我。我要好好地活出头,有朝一日去大巴山会一会这个人。

   转达眼到了拔乱反正新时期,流沙河复出文坛,重回《星星》做编辑,还当了省作协副主席。有一天,流沙河去川东北大巴山区,硬是找到深山沟的家民作者A。A受宠若惊,甚是惶恐,激动得不得了。流沙河向问写没有写东西。A回答说这么多年再也没有写啥子名堂了。流沙河说:“我给你讲个故事,你记下来,改编成独幕剧,两天后我亲自来取。初通文黑的A欣然应诺。两天后,稿子勉强写成。流沙河见写得不哪样,还是拿去县城招待所润色加工,然后交给县里的文工团,叫他们赶紧排练,届时汇报演出。县里文化部门忙得不亦乐乎,独幕剧演出成功。

   A在流沙河的竭力推荐下,顺利加入省作协,而且由家民身份一下子招干为县文化馆文学创作辅导员。

   从此,A江郎才尽,据说几乎没有再写出一篇作品。

   

   二

   金堂安乐乡有位农民作者(我们姑且称他为B),也是种柑桔的,读书不多,爱好写作,梦想成为作家,出人头地。流沙河有一次回家乡去,B趁机来拜师,拿出一册手抄本习作诗集。流沙河翻遍B的这本习作,找不到一篇够发表的水平的,但见其中一首标题为《啊》的短诗,引起了他莫大的注意。全诗仅有三行,今容我抄录于此,以飨读者:“啊!你额头的皱纹/就是一条流沙河/河里充满岁月的冤屈!”流沙河读罢,觉得B还是有点意思,基础虽然差点,却也质朴真率,既然是老乡,就应该拉他一把,鼓励鼓励培养培养,于是乎挑了B的两三首习作短诗拿回去加工润色,推荐发表。当然歌唱自己的那首《啊》是不能拿去的,总要避点嫌嘛。不久,流沙河又推荐B也加入了省作协。B的命运也由此改变,但据说,同样再也写不出啥子东西了。

   

   嘉宾座谈会上,流沙河小声对已经出版了散文处女集《生命的足音》而成为省作协会员的欧声光说道:“哎呀老乡,你要体谅我。那年我之所以没有同意当你的入会介绍人,是因为我发过誓,再也不介绍哪个加入作协了。你看嘛,前头介绍了两个,哎呀我这辈子也只介绍过这两个人,都是“火焰苞”(四川农村形容受了病虫害结不出麦粒只剩下黑灰的麦穗),江郎才尽。我为报私情,拔苗助长,尴尬非常。其实当作家不一定要入作协嘛。我年青那阵料想不到,一股风把我这个小娃儿吹出名了。其实当时我水平也一般得很……”

   这么些年,和同乡流沙河已有过三次见面的欧声光,后来成为四川到上海炒股第一人,写了证券专著力作《散户炒赢专家》,发现和总结出股市“牛熊轮回律”,在成都“红庙子效应”正热火时,小赚一笔,却暂时放弃炒股,上北京就读鲁迅文学院。他还培养女儿考取西南交大,现今已毕业参加工作了。想当年与他同被评为“自学成才标兵”的张中伟先生,当省长之前,由都江堰灌口镇农机厂会计提拔为温江专区团委干部时,还写信并亲自去金堂乡下拜访过农民欧声光。刘建中就是接受任务去金堂采访欧声光而相互成为多年朋友的。如今股市炒盘之余,依然像泥土一样淳朴的农民奇人欧声光,大隐隐于市,正在谋划新作哩。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