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由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自由天空]->[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自由天空
·农村土地整理流转全新探索
·农村土地整理流转全新探索
·构筑西部都市农业高地 发展生态产业特色经济
·透看烟云读“延讲”
·打造文化之都
·论 联 合 政 府
·追忆陈邦本先生
·城管暴行何时休?!
·《阿里山的姑娘》词作者的世纪绝恋
·再 拜 蒙 山
·足球寡妇•麻将鳏夫
·魏了翁、李调元与蜀学
·父亲的麦城
·南怀瑾西东万里缘
·三星堆佐证:黄河文明与长江文明共生互动
·我与星星五十年
·古历八月节日断想
·李调元的“灯影儿”诗
·想起一个人的名字
·巴山夜雨涨秋池
·宇宙公理与文坛公案
·巴山夜雨涨秋池
·巴山夜雨涨秋池
·梦里南江
·茶亦醉人何必酒
·春走石象湖
·《中华文化论坛》
·大方徐诗容 诗书画三绝
·广元凤凰楼赋①
·流沙河身世及姓名之谜
·成都故事
·星星•罗江诗歌节特辑
·国 士 赋
·笔走南江听山歌
·泸沽湖女儿国的思念
·绿茶在蒲江
·榜样上有名,世风犹在
·墨苑趣闻录
·泸沽湖的思念
·以城市集群为支撑,同构“江河海经济联动新体系”
·墨苑趣闻录
·名吃美酒忆故乡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司马相如在巴蜀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人道主义:共同价值观与普世情怀
·限播古装电视剧为哪般
·中国城市走向
·德阳钟鼓楼赋
·德阳钟鼓楼赋
·永川茶山竹海景区旅游开发营运总体策划方案
·川中安岳——韩国国母普州太后故乡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城市走向
·中国城市走向
·方 山 纪 游
·国士赋—六四?周年祭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黑白肖像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走 近 熊 猫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hero/2007/zytk123/彩肖1.jpg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读山西黑矿黑奴事件有感
·拆改毛纪念堂
·胡总啊!
·从三大湖泊四大流域污染看体制弊端与改革
·物价飞涨:基尼指数问鼎和谐新政
·再论“来了就跑不脱的城市”——从彭州80万吨乙烯项目看成都城市发展定位偏颇
·陈水扁 权力的傲慢与腐败———陈水扁贪污大揭秘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十七大代表资格审查权属于谁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智力扶贫 强县扩权
·中国应当打掉朝鲜
·司马相如是骗财骗色吗?!
·重庆人也是四川人
·四川茶业经济发展调研与建言报告
·黔 江 印 象
·`我向锦涛进一言:猫应该强过老鼠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感叹于袁隆平
·感叹于袁隆平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一张荣誉证书
·路遇小车要敬礼?
·祭帕瓦罗蒂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车夫的童谣
·男子不可百日无姜
·朱镕基的十大过错
·北(新)疆散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政治体制改革是未来中国发展的必由之路

   童怀邦

   治国岂可一头热?

   经济改革政治改革二者不可偏废

   中国改革开放26年,成就举世瞩目,但同时出现了一系列不谓不严重的负面效应,甚至可能遭遇前进障碍和发展瓶颈,我们正处于持续发展的十字路口和继续改革的关键时刻,正如任仲夷先生92岁高龄临终之际直言:“邓小平在他一生最辉煌的18年中,在中国造就了一个比较富裕的社会,一个相对开放的社会,一个生机勃勃的社会;但也留给了我们一个尚未能解决贫富悬殊问题的社会,一个未能解决腐败蔓延的社会。究其根本原因:就是政治体制改革相对滞后。”此言既出,引发了朝野上下、境内海外的强烈共鸣,人们万分激赏,无不钦佩这位年高德劭的老共产党人难能可贵的正气和勇气。他说:“小平同志的不足,主要在于没有利用他自己的崇高威望,适时地推行他曾所主张的政治改革。”这是几行在生命尽头不道出口则死难瞑目的惊世绝唱!在任仲夷去世后第三天,中共官方公开纪念并高度评价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杰出领袖胡耀邦先生,九泉有知,终当含笑。

   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会刚刚渡尽劫波走向最初的富裕和相对开放,就沦入贪腐横行、贫富悬殊、人才压抑、理想沉沦的境地呢?我认为中国社会的积弊,使人们重生存而轻自由、重索取而轻付出、梦想“青天”护佑的苟且心理,可能是历史遗留的痼疾。总设计师邓小平先生并没有超越他始终跃跃欲试然却难以逾越的历史局限,执政党内一部分人依然从内心深处固持“左比右好”的观念,为数不少的朝中人士在个人利益、集团利益与国家利益、民众利益两大版块的矛盾中不假思索地就选择了前者而弃却了后者,权力的腐蚀作用为世人始料未及、当权者措手不及、权利欲熏心者则唯恐错失机会,公开、公平、公正的宪政民主体制明显缺失,真正意义的政治改革迟滞不前,经济改革的一部分政策从最初的兼顾公众利益逐渐滑变为巩固和扩大少数既得利益集团所垄断的利益,经济指标的过热追求,超前掠夺,空前透支,并污染了自然和社会,社会价值观被利益的过渡追逐所扭曲,好人受气而小人得志,急功近利的心态浮躁不已,人与人之间的信用度滑至历史最低点,精神文明与文化事业被边缘化,从过去的物质虚无主义、形而上的精神拜物教滑向了而今的精神虚无主义、形而下的拜金主义……未臻盛世,已闻衰音,哀莫大焉!这绝非危言耸听。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已是拨乱反正28年来为人们公认的共识。改革开放26年实践证明:经改政改一头热,是不可否认的智慧缺位和设计缺憾。

   其实早在八十年代初中期,卓越的中共领导人胡耀邦先生在公开场合就慨然指出:包括执政党在内的任何党派团体、任何人,都必须在宪法的范围内活动,不可逾越宪法所界定的范畴。这是改革开放早期极具前瞻性的宪政民主思想。

   而今胡温新政伊始,思敏于前的胡锦涛先生即在中共十六大闭幕时刚上任第一次讲话中重温、重申了改革先驱胡耀邦先生这一宪政主张,首倡违宪调查,终将人权入宪,继而提出“三个为民”——“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的理念;行高于众的温家宝先生,从管子、孟子的“亲民爱民”、“欲强国,必先富民”的思想光芒中得到启示,而关怀民生,为灾患呼救,为百姓喊冤,为民工讨钱,为农民鸣不平而减负免税,为教育担忧,为传媒心痛,为经济疗诊,为腐败求解……“诺言”与“谎言”的生死抉择,“法治”与“人治”的艰难博弈,这不能不说是改革开放的后新时期难能可贵的进步。

   什么是宪政?宪政无非是民主+法治+人权。人权表现在人人都不仅拥有生存权——解决温饱,人人都可通过勤奋工作公平竞争而获得应有的经济收入或同等报酬;而更应拥有知情权、话语权、表决权、自由著述出版权,言无不尽,言者无罪,拥有四大自由,即:思想、言论、宗教信仰的自由,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在这四种基本人权的基础上,确立宪法的民主精神。政府必须由人民选举,法律必须由人民制定,在现代世界,宪法与普选制,是民主国家最基本的标志。世事洞明的任仲夷老妙语诠释江泽民先生所言“三个代表”的内涵外延:“执政党所代表的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不仅应当包括经济利益,更应该包括政治利益,即宪法所赋予公民的各项权利。”

   政治改革的要件应是:充分尊重人权,开放新闻出版,解除传媒管制,保障公民对当政者的评判、选择和公众对权力层的监督;大胆借鉴“三权分立”的权力制衡机制,健全与强化宪政民主和权力监督机制,防止权力滥用,个人尤其党政一把手的权力必须受到相应制约;适时推进包括直接选举在内的民主政治良性发展;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以自由、民主、法治的普世原则,建构和谐共存的社会,而力避个人权利欲无休止膨胀的状态,建设公平正义、诚信互助、共同富裕的物资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共生互动协调发展的新型社会。

   为什么经济体制改革障碍坚冰早已突破,而政治体制改革却始终隔靴搔痒举步维艰?科学剖析总设计师邓小平先生的不朽创举和严重历史局限,追怀和检讨改革开放先驱者的成就与缺憾,从而于峰回路转中调较罗盘,正是我们而今寻求继续改革之智慧和勇气的良方。

   思想的谬识与方法的误导:

   政治改革滞迟不前的内在根由

   总设计师小平先生一生一直在左与右、封建专制与民主自由的纷繁扰攘和夹磨中孤独而痛楚地生活着,因而他的思想不可避免地带有历史的局限性。

   一是由于他一直奔波于生存实践中,从赴法当“油印博士”、转苏进入孙逸仙劳动大学“半工半读”、归国进入中央苏区后一直跌宕沉浮于戎马征战,直至开国以来历次政治运动中政务烦琐,很少系统深入研究政治经典理论,更几乎不读文史与哲学理论书籍,所以一直未形成自已革命、建设与改革的完整思想理论体系,而靠的是灵感式的思想火花来左右自己乃至国家的活动,往往以实用主义式的“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和经验主义式的“摸着石头过河”来指导工作。由于欠缺科学的预见性,他的某些话,在改革开放中被一些暗箱操作权钱交易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者盗用和扭曲,后果是不良的。如“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口号,并没有界定大致应该怎样“先富”,“先富”到什么程度?强调发展效率而忽视社会公正,其后遗症在当今社会显而易见。

   二是始终在反封建专制主义方面显得进退维谷,而反所谓子虚乌有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时却左得出奇,对自己并不内行的文艺作品,却偏凭道听途说佞语谗言而胡乱定性,的确缺乏应有的民主包容心态,视有民主作风、法治意识和独立思考能力的知识分子和政治同僚为“持不同政见者”或“假想敌”(按专制者的逻辑就必将不同政见者打入另册),宁左勿右的文化专制主义,禁锢思想领域,窒息文艺空气,致使刚刚初尝扬眉吐气滋味的改革开放新时期的清官群体、知识阶层和作家艺术家们复感寒意攻心如履薄冰,从而逐渐淡化甚而丧失创造进取的激情和勇毅。

   三是比较注重个人利益和集团利益而相对漠视广大公众的利益,例如,“文革”后拔乱反正为右派平反昭雪,他却坚持说“反右是正确的,只是扩大化了,资产阶级右派杀气腾腾,不反不行”(参见《邓小平文选》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345页),言下之意可以全盘否定文革却“不能全盘否定反右”,何故?因为反右时,他党的总书记,反右是他具体主持的。第一次天安门事件因为支持他就是革命行动,第二次同一地点事件因为反对他就是“反革命行动”,为顾及自身利益与地位而违心不唯实,以致于在客观上激化了党群官民矛盾。

   四是继续坚持荒唐的“路线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不肯放弃,而殊不知,“专政”理论本身是错误的,任何革命政党,在取得政权之后,都必需经历一个“还政于民”的过程,才能有执政的合法性。“专政”这个与“专制”孪生的词汇本身就是反民主、反法治、违宪的反动概念。其实民主、法治与专政是不能相容的,所谓“人民民主专政”,安全是不合逻辑的荒唐之谈,欺人之术。

   五是他反对了对毛泽东先生的个人迷信,却竭力制造对他自己的个人崇拜;反对对毛泽东的“两个凡是”,却搞了对自己的“两个凡是”,最后严重违背了党的集体领导原则和民主集中制准则,在已退居中顾委主任之位上的1987年越俎代庖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向时任中央主席、总书记并早已公开表示任满此届即主动辞职的胡耀邦先生发难“逼宫”,指摘胡耀邦“近年来一直纵容资产阶级自由化”,最后还主持开列了关于胡的“二十条错误”发文至县团级,把胡耀邦先生积极正确的改革思想和行动说得一无是处,这实则是“垂帘听政”封建专制遗风复现。

   六是当胡耀邦坚持反腐败须从高层抓起,批示同意对一位政治局委员的子女违规违法经商牟取暴利案件进行搜查查处时,因为触及了高层相当一批人的利益,小平先生居然表示奇怪的沉默,对胡不予公开支持。他显然是在权衡对自己的利弊。这种对腐败的纵容,导致后来同类事件泛滥难收,揽权敛财恶风上行下效,国家权力部门化,部门权力利益化,部门利益个人化……权钱交易成为无可抑制的灾患。

   得失参半,泾渭分明;

   政治改革乃兴党强国的必由之路

   千秋功过,后人评说。其实好在可以告慰的是,小平先生早在1980年8月21日、23日答意大利著名时政记者奥琳埃娜•法拉奇问时,就坦陈:“我自能够对半开就不错了……你一定要记住我的话,我是犯了不少错误的,包括毛泽东同志犯的有些错误,我也有份……不犯错误的人没有……”赴法穿西装、归国穿列宁装、开国一直只穿中山装的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客观存在。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从来就敢于面对现实否定自我。我们没有诋毁之意和回避忌讳之必要,而是公正客观评价,藉以反思,为继续改革、尤其倾力推进政治改革和努力建设政治文明,激浊扬清,铺平道路。所以,用不着为他护短。

   我们必须克服政治上的极左倾向、政治体制和意识形态的专制主义。一个勇于反思不断创新的政党才会保持旺盛持久的生命力。

   不可忽略的是,邓小平先生于新时期走入权力最颠峰和思想死胡同之后,却在关健时刻,发见“八九”之后的“治理整顿”整掉了许多改革成果,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一以贯之的改革路线颇相悖逆,于是乎不顾高龄有病之身,于“山重水复疑无路”的1992年春天,重走东南沿海,触景生情地发表了著名的“南巡谈话”,提出了著名的“三个再……一点”和“三个有利于……”重要观点,把经济改革拉回了既定方向,聚光成他人生最光辉的时刻,完成了他的天鹅绝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