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由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自由天空]->[追忆陈邦本先生]
自由天空
·农村土地整理流转全新探索
·农村土地整理流转全新探索
·构筑西部都市农业高地 发展生态产业特色经济
·透看烟云读“延讲”
·打造文化之都
·论 联 合 政 府
·追忆陈邦本先生
·城管暴行何时休?!
·《阿里山的姑娘》词作者的世纪绝恋
·再 拜 蒙 山
·足球寡妇•麻将鳏夫
·魏了翁、李调元与蜀学
·父亲的麦城
·南怀瑾西东万里缘
·三星堆佐证:黄河文明与长江文明共生互动
·我与星星五十年
·古历八月节日断想
·李调元的“灯影儿”诗
·想起一个人的名字
·巴山夜雨涨秋池
·宇宙公理与文坛公案
·巴山夜雨涨秋池
·巴山夜雨涨秋池
·梦里南江
·茶亦醉人何必酒
·春走石象湖
·《中华文化论坛》
·大方徐诗容 诗书画三绝
·广元凤凰楼赋①
·流沙河身世及姓名之谜
·成都故事
·星星•罗江诗歌节特辑
·国 士 赋
·笔走南江听山歌
·泸沽湖女儿国的思念
·绿茶在蒲江
·榜样上有名,世风犹在
·墨苑趣闻录
·泸沽湖的思念
·以城市集群为支撑,同构“江河海经济联动新体系”
·墨苑趣闻录
·名吃美酒忆故乡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司马相如在巴蜀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人道主义:共同价值观与普世情怀
·限播古装电视剧为哪般
·中国城市走向
·德阳钟鼓楼赋
·德阳钟鼓楼赋
·永川茶山竹海景区旅游开发营运总体策划方案
·川中安岳——韩国国母普州太后故乡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城市走向
·中国城市走向
·方 山 纪 游
·国士赋—六四?周年祭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黑白肖像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走 近 熊 猫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hero/2007/zytk123/彩肖1.jpg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读山西黑矿黑奴事件有感
·拆改毛纪念堂
·胡总啊!
·从三大湖泊四大流域污染看体制弊端与改革
·物价飞涨:基尼指数问鼎和谐新政
·再论“来了就跑不脱的城市”——从彭州80万吨乙烯项目看成都城市发展定位偏颇
·陈水扁 权力的傲慢与腐败———陈水扁贪污大揭秘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十七大代表资格审查权属于谁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智力扶贫 强县扩权
·中国应当打掉朝鲜
·司马相如是骗财骗色吗?!
·重庆人也是四川人
·四川茶业经济发展调研与建言报告
·黔 江 印 象
·`我向锦涛进一言:猫应该强过老鼠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感叹于袁隆平
·感叹于袁隆平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一张荣誉证书
·路遇小车要敬礼?
·祭帕瓦罗蒂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车夫的童谣
·男子不可百日无姜
·朱镕基的十大过错
·北(新)疆散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追忆陈邦本先生

追忆陈邦本先生

   陈邦文 刘文鑑 陈云珍 口述回忆刘斌夫 刘 荣 刘 夯 记录整理

   陈邦本,字力生,民国三年(公元1914年•甲寅)生于罗江南街,属虎。祖上是“湖广填四川”的移民。陈邦本先生长期供职于建国前的罗江县民众教育(文化)馆,1940年~1949年一直担任县民教(文化)馆馆长。作为民众教育的先行者和工笔画家,陈邦本先生致力于新文化传播,为罗江的民众教育文化事业奉献了大半生。陈邦本先生是“中华职业教育社”的重要成员。中华职业教育社是著名民主人士黄炎培先生创建的,主要负责人有江恒源、冷 等。抗战时期,黄炎培先生与另一位著名民主人士、“乡村建设运动”的领导人梁漱溟先生,先后为谋求将来抗战胜利后的和平民主建设而访问延安。黄炎培先生同毛泽东先生商榷中国的前途和命运去向何方,言辞恳切而激越:“一国,一党,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何以规避这个‘周期率’,那就是‘民主’——人民当家作主。”当陈邦本先生将炎培先生和润芝先生的对话妙论传达给罗江的进步青年,大家为之热血沸腾。陈邦本先生的进步言行,博得曾任罗江县民教(文化)馆馆长刘庸愚先生的高度赞誉,也引起旧县府一些冥顽之士的大为不满。中华职业教育社黄炎培、乡村建设派梁漱溟为国共合作、党派团结和政治民主化而奔走呼号不遗余力。1939年11月黄炎培、梁漱溟与救国会的沈钧儒、邹韬奋、章乃器等,国社党的罗隆基、胡石青等,青年党的左舜生、李璜、曾琦等,第三党的章伯钧,无党派人士张澜等几乎包括了国共两党之外的所有民主人士,共同发起在重庆成立“统一建国同志会”,意在谋求共同抗日救亡,和平民主建国,避免民族自杀的悲剧发生。梁漱溟、黄炎培代表统一建国同志会向蒋介石提交了解决党派冲突的提案。陈邦本先生随之也在统一建国同志会旗下,为民主政治与党派团结鼓与呼。罗江民教(文化)馆馆长刘庸愚是成都人,中共地下党员,始赴任罗江,即到县政府指责县长严仲麟等人的贪腐萎糜风习,并在成都《新新新闻》报上发表文章《从成都到罗江见闻录》,写道:“一进罗江古老的城池,只见满街鸟粪,群鸡啄食于城中央……”云云。不久,刘庸愚便受到县里“旧派”的排挤,忿而辞职回蓉。1940年,陈邦本受命代理罗江县民教(文化)馆馆长。陈邦本领新数月后,省教育厅厅长郭友守来川西北视察,见罗江民众教育文化工作搞得生机勃勃,代理馆长陈邦本多才多艺,大为满意。遂派陈邦本与国立六中四分校(今罗江中学前身)孙维岳等进步人士,赴重庆青木关参加全省民教(文化)馆长培训班集训。同年集训结束,委派陈邦本赴任彰明县(建国后1959年与江油县合并)民教(文化)馆长。此时四川虽是“偏安一隅”的抗战流亡大后方,却与全国抗战风云息息相关。黄炎培、梁漱溟提交的提案未能产生预期的效果,国共两党冲突升级,中央军和新四军内战事态继续扩大。1941年1月6日,顾祝同指挥重兵向新四川军发起突然袭击,包围了新四军军部,新四军军长叶挺被俘,包括政委项英在内的7000余人遇难。中共领导人周恩来痛彻疾书:“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黄(炎培)、梁(漱溟)所深为担心和全面努力要想避免的事终究发生!抗日统一战线濒临破裂之边缘。毛泽东代表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向国民党发表了“惩办祸首、释放叶挺、实行民主”等《十二条主张》,声言不按此要求解决事端,便不出席3月1日却将召开的国民参政会。梁(漱溟)、黄(炎培)忧心如焚,决心以“第三者”的努力力挽国内团结之危机。很快由梁漱溟亲笔起草出解决危机的四条意见,2月24日,统一建国同志会开会讨论四条建议,曾任四川大学校长、四川省主席、建国后曾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的著名无党派民主人士张澜(南充人)领衔签名附议。梁、黄四十天奔走,以收效甚微而告停。在此背景下,经过短期酝酿,国内“三党三派”,即中国青年党、国家社会党、第三党和中华职业教育社、乡村建设派、救国会,为壮大第三势力,联合中间力量,推进民主团结,于1941年3月19日在重庆上清寺“特园”集会,正式成立“中国民主政团同盟”。 会议通过《民盟政纲》、《民盟简章、《敬告政府与国人宣言》。大会推举黄炎培、梁漱溟等5人为民盟中央常委,黄炎培为民盟中央主席。民盟的成立,是中国民主党派发展史的一件大事。成为民盟成员的陈邦本先生,亦于1941年奉调回罗江,正式就任罗江县民教(文化)馆馆长,直至建立新中国。陈邦本先生与黄炎培先生是至交,常有过从、诗词唱和及书信往来。陈邦本一直追随黄炎培的民主思想,致力于新文化传播,力倡“德先生”和“赛先生”(科学与民主),常对学员和进步青年讲授文艺、科技,讲实业救国、团结救亡的道理,讲“八路”抗日故事,讲沙汀、李劼人、郭沫若、何其芳作品,讲罗江历史文化风物传说。晋代即始置县的罗江,历来学风尤盛。明代出过高氏“进士之家”,清朝乾隆年间不仅出过李氏“一门四进士、弟兄三翰林”,绵州洪泛州治迁罗江的三十余年间,有一年乡试,全县应考生员竟达1500余名之众。罗江历史人文积淀深远,民风淳良温文敦厚。乾隆时县令杨周冕率修城墙以防匪患。城墙以沙石、泥土、石灰和酒米饭合铸而筑,厚盈三尺。城墙四面有围城马路、护城河,堪称“固若金汤”。有民谣云:“罗江县的城墙高,四面都用铁皮包。城墙高头可走马,钟鼓楼(奎星阁)上好吹箫。”足见邑人崇文尚武之风之浓郁。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西学东渐。罗江大批青年志士投身进步文化运动。抗战时期,国立六中从山东迁入罗江,设立四分校,校设东门玉京山(今李调元故里纪念馆原址),从此,方进、李广田等中共地下党员和一大批进步文化名人云集罗江古城,民主思想更为活跃,文化气氛愈加浓厚。当时的民众教育(文化)馆的职能比而今的群众文化馆更为宽泛,涵及群众文化、民俗民间艺术、科普宣传、扫盲、职业教育培训、民众公德行为教化等诸方面。陈邦本先生是进步青年们的领导者和良师益友。在进步文化思潮影响下,许多有志青年奔赴成都、重庆和西安、延安,纷纷走上抗日救亡革命道路和求学图强漫远征途。周亨达(白马关乡三叉河村人,陈邦本先生二女婿刘文鑑的表兄)秘密加入共产党,赴延安途中被胡宗南军队阻挡而坚持斗争,建国后任职首都钢铁学院——北京电子科大教授,成为我国流体力学权威科学家;黄大明(回龙乡人,获过陈邦本先生帮助的穷学生)秘密加入共产党,后随陈(毅)粟(裕)大军解放上海,建国后历任上海市供销合作总社主任、上海市体改委主任等职;赵锟(陈邦本先生小舅子)毕业于四川大学历史系,建国后回罗江中学任教,是地方文化教育界的名流泰斗和学术权威;谢宇衡(陈邦本先生妻表弟),抗战后期成都著名诗人,建国后任职成都大学教授,杜甫研究权威专家;严代泽(陈邦本先生下属)建国后历任绵阳地区教育局长、绵阳市副市长、市人大副主任等职……他们对陈邦本先生的教诲和影响永志不忘。陈邦本先生在民教(文化)馆任职期间,作为中华职业教育社和民盟成员,为宣传抗日救国真理,寻求民主建国良方,募集民众教育活动经费,曾远赴南洋(东南亚)考察。1946年11月国民党宣布召开“国大会议”,青年党疏远民盟而投向国民党,民盟日趋靠近共产党而宣布抵制“国大”。1947年10月27日,国民党当局宣布为民盟为“非法团体”,是“中共附庸”,要“参加叛乱,反对政府”;下令取缔民盟活动。许多民盟人士被捕杀。壮志难酬的黄炎培又发起成立另一民主党派团体——“民进”。陈邦本随之也成为民进成员。上世纪四十年代的罗江,有民谣云:“走遍天走路,难过大井铺。”位处罗江城东北一隅老川陕公路旁的大井乡,是匪首肖化龙的地盘。罗江县某乡另一匪首谢用之,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致使乡民不得安宁,县府一时没有办法。陈邦本先生与大匪首肖化龙有远亲关系,于是向县府提出了“以夷制夷”的计策。身为地方文化名流的陈邦本先生,亲笔下一道贴子,宴请平素几无交往的远亲肖化龙。肖化龙骑着高头大马,手提肩挎两支二十响驳壳枪,威风凛凛地如约进城来,与陈邦本先生及县内五老七贤议事,不久,肖化龙设计协力,将谢用之捉拿归案。陈邦本先生的剑胆琴心文韬武略,一时传为佳话。据陈邦本先生夫人赵锡茹当年回忆,陈邦本先生常头戴褐色大礼帽,身穿笔挺的深黑色呢料中山装,外套铁灰色大襟长衫,举止温雅,风度翩然,常游走于上流社会和市井民间,奔走在罗江和成渝诸地。繁忙的公务之余,陈邦本先生画一手尚好的工笔画,常将工笔花鸟虫鱼图的线描稿交给擅长女红的夫人赵锡茹刺绣。陈邦本先生家住罗江下南街水井巷,在家中排行老三。其伯仲二兄为大房所生,老三陈邦本、老四陈邦文是二房所生。陈邦文比陈邦本小四岁,写得一手好字,刻蜡版很在行,建国后一直在罗江县文化馆、德阳县文化馆、德阳市群众艺术馆工作至退休,是个出名的老好人,而今闲居罗江,年届89岁高龄,依然健朗,鹤发童颜,每每抚今怀旧,思忆胞兄陈邦本先生的无量功德和多舛运命,感佩不已,慨然叹之。“土改”一场暴风骤雨,陈邦本先生命运急转直下。陈邦本先生因在罗江县宝林乡(今属绵阳安县辖地)置有十来亩薄田,而被划为“城市小土地出租”成份,受到接二连三的冲击,于1950年10月举家下放宝林白沙村“大沙包”务农,接受劳动改造。书生别无一技长,一介潇洒倜傥、追求民主进步的地方文化名士,一下子毫无用“武”之地。“小土地出租”仅相当于中农成份,却在乡下被当成“地主”批斗吊打,打得吐血屙血。郁闷痛楚至极的陈邦本先生,痔疮日益恶化,常常恭后脱肛,每次出恭之余,须坐在篦蔴叶上,慢慢等待“收肠”;在田间被强制监管劳动时,只得坐在田埂上用手把肠子塞进肛门。他贫病交集,痛苦遭孽的际遇,外界浑然不知。开国之际,百废待兴。民进中央主席、中华职业教育会(总社)理事长、著名民主斗士黄炎培先生,以民主党派领袖人物身份,就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副总理,直接协同周恩来工作。“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的黄炎培先生,遥想四川罗江旧友陈邦本先生的品行与才干,亲拟公函发至罗江县,邀请陈邦本赴京任职。不知何故,此公函被压而竟未送达乡间,陈邦本终生不得而知。在县文化馆工作的陈邦本胞弟陈邦文后来才闻之此事,也不敢去通知其兄,因为当时在偏僻乡村,“民盟”、“民进”成员竟被传讹为“国民党”。这是陈邦本先生后半生最大的憾事!天灾人祸的1960年,蛰伏乡野、饥寒交迫的陈邦本先生带着终身遗憾,凄然病故。当时只有夫人赵锡茹带着年幼的幺儿子陈定才在他身边送终。那时交通不便,信息闭塞,民生凋蔽。陈邦本先生的长子陈镜明、次子陈定焘分别远在江油、平武教书,长女考取了省邮电校,次女陈云珍远在重庆解放碑某部属单位工作,陈邦文在德阳县文化馆供职,均对陈邦本先生病故详情一概不知。陈邦本夫人赵锡茹对先生之死从来缄口不语,保持着永久的沉默。陈邦本去世后,尸骨埋在啥地方,外界无从知晓。有人听说埋在李调元故居李家花园后山一则的坡下,但亲属们多方打听,从未找到坟墓所在。次女陈云珍随“精简下放”大潮回到罗江,与生于白马关乡三叉河村、原在罗江县人委工作、后改行教书的广东客家人刘文鑑结婚,多年来努力,一直没有找到先父的坟茔。青山有幸埋忠骨?陈邦本先生之死,成了不解之谜。陈邦本先生遗孀赵锡茹去世,这个谜就永远锁进历史的迷烟云中。诗人、作家、学者、陈邦本嫡外孙刘斌夫,十年沿海之旅返川居蓉,为编创三十集电视连续剧《倜傥名士李调元》而回赴李调元故乡罗江县文星乡南村坝一带采风,曾顺道试图寻访外公陈邦本先生的坟地,亦根本叩问不到一丝踪迹,只闻乌龙山阵阵松涛,纹江河淙淙水声,仰天喊魂,怅然而归。作为文人名士之后,我们仅能以此文聊作一枚迟来的花环,祭奠和告慰怀具“凤雏之才”的故乡先贤至亲陈邦本先生在天之灵于九泉之下。地处川西北咽喉锁钥、几度兴废的历史文化名城罗江,今已恢复县治。古老而美丽的江城重焕青春。罗江——中国最年青的一个县,在深化改革扩大开放、西部大开发的鼓角声中,正将获得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忆往昔,峥嵘岁月稠。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江山待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