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作舟博克
[主页]->[诗歌]->[作舟博克]->[【“废物”】 ◇ 第二幕 ◇]
作舟博克
·◆夫◆娼◆妇◆随◆
·◆温家宝◆ 请你注意了!!
·◆ 三月,到西藏来看血 ◆
·对于西藏,你可以闭嘴了!
·学汉语
·魏京生在狱中就西藏問題給鄧小平的一封信
·◆◆吸血『与』美丽◆◆
·〖佛陀不是神〗
·:: 達賴喇嘛的巨大財富 ::
·『三位华人后裔』
·★爱国的人是罪人吗?★
·美国将驱逐大批华人 (图)
·“我要是藏族,我他妈的也要藏独!”
·清明节---送“二奶”烧“小姐”!
·◆圣火◆早就被玷污了
·::::: 致王千源的父亲一封信
·::::: 剃髮易服 :::::
·“女人”不会爱国!!
·:::::爱国的淫棍!
·小评“人民日报短评”
·“和王千源相比,李洹是一(傻)- (逼)!”
·艺术系的学生是怎么爱国的
·【中华民族的暴力基因】
·『胡哥』与『伟哥』
·王千源和木子美的裸照
·王千源:“学生会”黑社会!
·:: 乳房與抗爭 ::
·“若爱国至此, 我宁愿做一个没有具体祖国的人!”
·::::“奥运”::::::: “熊掌”::::
·大地震,震出了中国人渣!(图)
·震后最大的危险!!!
·“捐款秀”出现了丑陋的画面
·【 钱 是 王 八 蛋 】
·◆ 美国: 邪教王国 ◆ [图]
·
·1
·
·1
·今夜,我为心痛买单!
·《“八”的联想》
·◆ 卸 磨 杀 驴 ◆
·◆诗赠余秋雨王兆山等中国人渣◆
·◆夏娃不是亚当的“第一个女人”!◆
·聞道長安似奕棋/百年世事不勝悲
·“看几个超级G8头儿”
·【民工兄弟们,请离开北京吧!】
·我们患了“奥运疲劳症”!!!!
·汉语“雷词”泛滥,官方开始"胡雷"!!
·从“支那”到“拆那”---国人太敏感!!
·::::::郭爱的絕命書::::::
·蓄意谋杀奥巴马嫌疑犯被捕(图)
·::::美国贵宾看篮球打瞌睡(图)
·::::::鳥巢設計師艾未未的憤怒宣言::::::
·刘翔的伤与希腊神话(图)
·大选:奥巴马敲定副总统人选--老将出马(图)
·总统与嫖客
·做中国人不值得自豪的100个理由
·奥巴马将是一位“又当爹又当妈”的总统
·佩林『遗产』:三级片和笑料脚本(图)
·中华文化痔疮:“烈女操”
·◆ 灵魂的重量 ◆
·H.H.达赖喇嘛在欧洲议会演说全文
·读奥巴马青年时期的诗歌
·美国第44届总统就职大典诗歌汉译
·评读、汉译美国第44届总统就职大典诗歌
·外祖母(留下)的情书 (图/文)
·爸爸对儿子说:不要手淫!!
·两会讨论关于取缔“小姐”的问题 (图)
·中国妓院“明码标价”等级分明 令人惊讶(图)
·美国的强大不是雾里看花(旅美杂诗)
·说一声“对不起!”真的那么难吗??
·泥马战河蟹 草根斗权威
·因涉及国家安全问题艾未未被警方带走调查[图]
·“和谐”应该来自互相的理解!水火不容的和谐是骗人的!
·“有上海特色的计划生育”的含义与争议(图)
·中国民调:农民最诚信;性工作者第三
·为中国互联网理事长胡启恒的胡言乱语而悲哀(图)
·红 卫 兵 的 后 代 是 个 混 血 儿(图)
·“如果你不爱美国,你为何不滚出去!”(组图)
·当 我 们 都 已 老 去 (图)
·《 是 谁 ? 》
·中国政府提前颁给了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
·老虎伍兹他爹:这年头儿婚姻是不必要的
·中共党员嫖娼为什么要付双倍价钱
·悲 谷 幽 歌
·北韩互联网攻不可破 南韩放宣传气球
·一个可怜又可耻的女人[图]
·中国政协委员批评奥斯卡最佳女导演(图
·政治强奸了艺术,朗朗只是生殖器
·解读《悬崖》结尾:灵魂无法逃脱恶魔
·孔庆东为什么如此憎恨香港人?图解
·费翔父母:美国大兵偷拍中国女孩儿结姻缘(组图)
·实事求是:宁娶妓女,不娶剩女!
·《 蝗 虫 与 狗 》
·《 蝗 虫 与 狗 》
·一个重庆老百姓眼中的“王立军事件”
·国内裸体模特儿摄影展竟搞成这样!?【图】
·四川地震,深圳8位坐台小姐捐款100万媒体不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竟变成“家族企业”??
·薄熙来对胡锦涛一席谈
·司马南与在美国妻子突然离婚 怕秋后算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废物”】 ◇ 第二幕 ◇

   
【“废物”】  ◇ 第二幕 ◇

   ◎脚本
   
   
   地点:芙蓉按摩保健中心经理办公室。

   时间:当天下午。
   ———————————————————————————————
   
   板鸭:[斜靠在单人床上抽烟,看着电视]怎么回事?你的婊子们怎么都无精打采的?
      都他妈的性冷淡了吗?
   
   阿芳:去你的!还不是那缺德抠门儿的大头!他说这个月亏了,就没给大家发工资。
   
   板鸭:操!我说呢!早就跟大头说过换个地点,这边儿偏僻,找小姐的谁会找到这破地方!?!
   
   阿芳:[挨着板鸭坐下]管他呢!现在生意哪儿都不好干,公安盯的又紧,过一阵也许会好
      的。‘芙蓉’的小姐们嫩,吃‘回头肉’的不少,反倒比那些洗浴中心安全,听说
      “天外天”让公安封了?
   
   板鸭:操!“天外天”的老板我认识,他雇了一帮女大学生,就是“菜文鸡”--瘦的像菜,
      但有文化的鸡!据说那小子在中南海有熟人,前两年干得最火,明的暗的都干,我在
      ‘香格里拉’见过几个‘天外天’的小妞跑外活,专门找洋鬼子,她们会说外语啊!
   
   阿芳:不找洋鬼子可能还染不上艾滋!
   
   板鸭:说得是!这年头消息传得快,“女大学生卖淫”的标题最醒目,网上报上传遍了!最近
      风声紧,总有往枪口上撞的!
   
   [电视里传出“反腐蚀,反贪污系列报道”的话外音。]
   
   阿芳:[拿过板鸭手里的香烟吸了两口] 嗯,噢,我的护照你弄到了吗?
   
   板鸭:快了。派出所的那帮孙子更贪,更色!一群傻逼!白送他们小姐,还敲我竹杠!求他们
      办事比生孩子还难,白吃,白喝,白玩儿!就会他妈的‘口淫’--用嘴对乎!
   
   阿芳:那也别得罪他们,我不是催你。前几天,要不是晓红摆平了那个姓郑的公安局副局长,我们这帮肯
    定都要‘二进宫’了。[说着,脸上挤出一丝苦笑,一只手摸着板鸭的胸,撒着娇]昨天你死哪儿去了?
      呼你半天没给我回!
   
   板鸭:别提了,一个老乡在三里屯儿被几个看门狗打了,愣说他在外面卖唱抢了他们酒吧的
      生意。我认识那几个狗娘养的。地头蛇!一帮狗仗人势的东西,扒了那身皮,全是废物!幸亏
      隔壁酒馆儿的六子及时告诉我,要不然我那哥们儿就完了!我送他到医院缝了二十多针,现在
      在我那儿养着呢。
   
   阿芳:他没事吧?是参加过大奖赛的赵峰吗?
   
   板鸭:嗯,他以前的那个乐队散伙了,撑不下去了。三里屯地下乐队都跟要饭的似的,听他们唱歌
      的观众里,外国人比中国人多!赵峰的歌我最爱听,有时唱完了,我会偷偷流泪。他比电视
      上那帮娘娘腔强百倍!可他在北京人生地不熟的,没人推荐他,才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阿芳:我算看透了,有真本事的人混不过废物。电视里的这些嘴脸让人恶心!今天在胡同口给我擦鞋
      的那小孩都会说外语,而且是宰老外时学的,哈哈,我看他将来说不定会擦出个名堂来!大学
      生又能怎样,卖肉的卖肉,卖淫的卖淫!
   
   板鸭: 这是‘笑贫不笑娼’的年头儿,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瞧见没,北京的乞丐越来越多,街口儿那一流
    儿都快成了动物园了,穿得人模狗样的先生小姐们有几个施舍的?!?
   
   阿芳: 还不是中国人多啊!如果一百年前实行计划生育的话,也许今天就没有这么多盲流了。
   
   板鸭: 中国人多,可中国不是他妈的‘勤劳勇敢,地大物博’么!中国的劳力工作一天还他妈不如外国人
    一个钟头挣的多!可长安街上照样跑着宝马,法拉力!!
   
   阿芳: 我看这个世界就从来没公平过!那个时代都有一群装腔作势的官儿,也有欺软怕硬的无赖。还记
    得小时候老师说‘到了二零零零年,中国就实现四个现代化了’吗?好,连擦鞋的小孩儿都会宰人
    了!
   
   板鸭:[捻灭了烟,一只手摸着阿芳的胸,凑上去吻她的嘴]人生一世不就这么回事吗!你不宰别人
      别人会毫不留情地宰你!这年头,卖什么也没人笑话你,只要有钱就行!有钱就是爷!别的都
      他妈的没用![说着,另一只手掀开阿芳的裙子]
   
   阿芳:等等,门没锁!说不定大头会来的。
   
   板鸭:怕什么!谁不知道大头阳萎!你已经对得起他了!一朵鲜花插在了狗屎上!他真得感谢我了,
      看,我这早就硬了![板鸭将阿芳的手放在了他的裤裆上]
   
   阿芳:[摸索着板鸭的下身,轻轻将头贴在他的胸口]嗯,我就喜欢这样静静和你呆着!
   
   板鸭:[闭着眼,享受着阿芳的温柔]来,别浪费时间,让大头看见他会吃醋的。
   
   
   
   [灯光暗去]
   
   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