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ZT中国研究加强处理机制]
曾宁
·人物素描——陈西
·人物素描——徐国庆
·谈两会期间打压访民及所谓的“和谐社会”问题 (ZT)
·人物素描——方家华
·学者批中共报复力虹为法轮功仗义执言(ZT)
·人物素描——杜和平
·中共畏伸张法轮功真相 重判力虹(ZT)
·最新消息:杨天水好友小陶出狱
·网友对曾宁的七则评价(ZT)
·人物素描——黄燕明
·人物素描——康成(田家军)
·杨天水被判的黑幕/小陶(ZT)
·关于天水案件的补充声明/小陶(ZT)
·中共下一波高层人事变动的可能性
·“国殇日”的大痛哀思(ZT)
·东、西方文化最根本的差异
·萨达姆之死与中国
·人物素描——曾令一
·给邓焕武的信(07、4、8)
·人物素描——杨再行、秦晓春
·人物素描——吴郁
·一句话讲明“党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中国向何处去?——胡、温、曾各自表述
·胡、温、曾选举,谁将会胜出?
·一个民主党人对台湾政坛的感慨/韦登忠 (ZT)
·“高举旗帜,维护核心”透露出的信息
·胡、温、曾各自要走怎样的路
·给“人”画像(现代诗一首)
·中国新生的中产阶层正在向两极分化(ZT)
·中国开明派的民主社会主义模式遭左派围剿(ZT)
·西安警察手持冲锋枪在闹市巡逻(ZT)
·高检发言人否认社保基金系列案属体制性腐败(ZT)
·答温总理:仰望天空,是为了关注、思考民族与人类的命运,让未来充满理想
·中共,法轮功,文化,与中国
·中国中产阶级人数迅速增加(ZT)
·史料收藏(胡锦涛同志处回信影印件)
·翻出胡锦涛同志处的回信我吃了一惊
·网友评《翻出胡锦涛同志处的回信我吃了一惊》(ZT)
·农大教授就新农村建设问题上书中央(ZT)
·深圳出现“民工律师”群体(ZT)
·中共考虑吸收更多民营企业家入党(ZT)
·中共政权不改革 年轻高官难作为(ZT)
·参与博白骚乱的两位农民被判刑(ZT)
·中国兴起“笑脸墙” 专家:反衬不和谐(ZT)
·图片:曾宁
·图片前排左起:曾宁,许万平,李任科,卢勇祥,全林志。后排左起:陈德富,方家华,吴郁,徐国庆,廖双元,张重发,薛振标,莫建刚。
·图片《走出监狱》左起:曾宁、黄燕明、陈西、卢勇祥、廖双元(背景为贵阳监狱)
·中国决定普遍清理和规范计生标语口号(ZT)
·民众盼国际声援 「人权圣火」传入中华大地(ZT)
·中国公安部称上半年恶性犯罪案件大幅减少(ZT)
·中共17大常委“难产”
·山东代省长视察新泰矿难奢谈政绩(ZT)
·中共17大常委构成预测分析
·16名省部级高官被查处 90%包养情妇(ZT)
·网评《“文革”是“人民”被诱奸后的耻辱 》(ZT)
·17大常委“六留三进”及其它
·中国新农村建设中应予重视的现象(ZT)
·前《毕节日报》记者李元龙2年刑满 凌晨获释(ZT)
·警方半夜释放李元龙出狱 众人解读(ZT)
·李元龙出狱座谈会遭警察骚扰(ZT)
·“和胡锦涛通过信的曾宁照抓不误”——网友评《中共17大常委构成预测分析》
·最高检察院筹划保护举报人权利和人身安全(ZT)
·中共出台新规定严管群众集会(ZT)
·学者:中共严控千人集会表明正邪决战在即 中共草木皆兵(ZT)
·人物素描——李元龙
·就17大常委布局给胡温支一绝招
·上百中国知识份子公开信 反映中共黑社会化(ZT)
·张贴《一个53年生中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曾令一》
·贵州曾宁评胡报告:正面回应保守派(ZT)
·评中共17大人事结果
·曾宁:汪兆钧安危将是17大后风向标(ZT)
·快讯:陈西已回到家中
·“说句心里话”成为17大宣传报道重点栏目(ZT)
·一张退党纸币的震撼(ZT)
·曾宁:九评是中国人通向真善忍的桥梁 (ZT)
·中国城镇居民不得到农村购小产权房(ZT)
·农民工养老保险及子女升学政策继续受质疑(ZT)
·新一届政协班子的组成有哪些看点?(ZT)
·温家宝从行政制度改革着眼谈反腐倡廉(ZT)
·贵州民主人士曾宁由西藏问题谈北京奥运(ZT)
·部分黑恶势力侵蚀中国基层政权(ZT)
·徐国庆讨公道——人权视野下的司法不作为
·民运人士表示要继续为平反六四而努力(ZT)
·曾宁:执政奥运危机 法拉盛事件非偶然(ZT)
·中国在六四的伤口上腐烂
·“人”“民”辨析——“人民最大”批判
·光靠“堵”行吗?分析人士谈贵州瓮安事件(ZT)
·中青报民调显示七成民众认为网络表达有助民主建设(ZT)
·中国官员担心社会动荡威胁北京奥运(ZT)
·重庆北培检察院群发短信征收反腐线索 (ZT)
·昆明连续公交车爆炸案 起因各方说法不同(ZT)
·专为北京奥运开辟的示威区不能示威(ZT)
·抓捕“四人帮”有功、坚持“两个凡是”有过、不反“改革开放”可喜——一句话简评华国锋
·评论人士称党校副校长李君如政改论点难以服人(ZT)
·舆论界盘点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的成就与不足(ZT)
·中国意识形态领域左右两派的新一轮交锋(ZT)
·贵州人权研讨会两主要联系人被拘留 多人失踪(ZT)
·贵阳公安向家属证实 三异见人士遭软禁(ZT)
·历史的逻辑、合力及其它——《08宪章》与《胡锦涛在纪念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临汾电视因工人维权话题被停播 编辑记者被停职(ZT)
·贵州推出民间人权报告、异见人士向狱中人捐款(ZT)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中国研究加强处理机制

   中国研究加强处理机制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报导)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各地发生的群体性事件有不断增多的趋势,引起高层的注意,据香港媒体报导,中央综合治理办公室和公安部等部门已经向一些地方派出调研组,就处置群体性事件的情况进行调研。中央有关部门提出,加强关于群体性事件的矛盾排查,信息预警,应急处置和责任追究机制,以减少群体性事件对社会稳定的冲击。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邀请贵州的异议人士曾宁先生和美国民间组织”中国大赦”主席张先梁先生就此进行讨论。
   
   
   
   
   
   记者:中国现在所说的这个群体性事件,显然是指各地方经常发生的一些抗议事件,甚至是这个警民冲突事件。清华社上月底播发了胡景涛关于和谐社会的讲话,他也再次强调要积极预防和妥善处理群体性事件,我先请问曾宁先生,您看近年来,中国群体性事件数量规模不断,扩大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
   
   
   
   
   
   曾宁:中国大陆的最近这几年群体性事件越演越烈,规模越来越大,根本的原因,还是现行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制度的不合理,民众自己合理的经济社会包括政治诉求,但是作为目前中国的一党专制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制度的话,它是不允许民众有自己的各方面诉求的,尤其是政治上的诉求,那么这种不可调和的矛盾,是导制中国民间的群体性突发事件规模的愈演愈烈,越来越大的根本原因。
   
   
   
   
   
   记者:有资料显示一九九三年到二零零三年,就是这十年当中,中国的群体性事件数量已经有一万起增加到六万起,参加的人数,也由大约七十万增加到三百多万,而且说它这组织化程度,甚至也愈来愈高。张先梁先生,您的观点呢?
   
   
   
   
   
   张先梁:我认为这个群体事件,其实已经是中国人民维权运动的一部份,中国现在目前正处在一个积极变化的时代,中国政府它就是在经济上,搞了一个经济开放,但是在政治体制上却远远没有跟上,所以有很多问题就这样产生了,就是说我们所要求的那些司法独立,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这些看起来好像老生长谈,但是这是非常重要的,是维护人权一个重要的方面,而正因为中国这些问题都没有跟上,都没有配套,所以人民的诉求,他们心中的怨气没有地方可以申诉,可以发泄,所以就必然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而且我们知道中国共产党自建政以来,他实现一个社会主义制度,就是把中国人民所有的财产包括你住的房子,你申请的土地,都是国有化的,而人民所有的就是一个很低的工资,所以这么多年来,到了现在你用经济改革开放这个时期,你把人民就是赖以生存的最后一块土地,最后一个方式你都要掠夺去的话,那人民只有起来抗争,这也是官兵民反的这个显注的表现,我认为这个现象是不可避免,而且会愈演愈烈。
   
   记者:确实,中国不少的群体事件都跟群众切身利益有关系,有些问题都涉及到农村的争地,城市拆迁,企业改组重建,移民安置补偿些问题,那么现在中央有关部门也提出要加强处理群众性事件的工作机制建设,现在就已经派中央的综合治理办公室和公安部,这些部门已经组成了调研组,吩咐一些省市,就处理一些群体性事件专题调研,曾宁先生,您怎么看这个行动呢?为什么会由中央综合治理办公室公安部门来进行这样的调研。
   
   
   
   
   
   曾宁:他这种作法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就是说作为现在中国的这个政府,他把群体性的突发事件,变相定性成为一种治安问题,甚至是刑事问题。所以说他由社会中央综合治理办公室和公安部来处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中国政府在认识上本身就进入了一种误歧,由于中国政府,他是把所有的土地资源,包括其他很多资源他都视为国家所有。
   
   
   
   但是另一方面,在中国,所谓的“国家”,又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中共把国家等同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因此将所有国家的资源和所有的财富财产,收归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所有。这样一来,做为执政党的,他和民众根本对立关系很矛盾,就必然导致一些冲突的发生。
   
   
   
   
   
   记者:江先梁先生您的观点?你怎么看中国由中央综合办和公安部门一起进行调研,看怎么建立这种群体性事件的应急,机制?
   
   
   
   
   
   江先梁:我觉得他还是用稳定压倒一切的方法,来处理这些问题,就是说还是要维护党的权威,还是要用这种方式。所以他的目地根本上来说,还是把这些群体性运动抗争,公民的维权运动,把它压制下去,这一点我们可以看的很清楚。
   
   
   
   
   
   所以它这个纳入的范畴本身就是错了,它本来原来那就是一个信访办公室什么的,但是我们看这信访办公室根本不起作用。因为它就跟公安部联合起来,把情况都了解了以后,就保中央,希望中央最后关头是怎么采取整理的,就是用镇压的方法。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7/15/200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