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接受采访讨论:马晓明、曾宁:江苏官员刊登"政绩广告"/rfa安培]
曾宁
·伟大的良师益友———深切悼念刘宾雁先生/邓焕武、曾宁
·曾宁:人权——中华民族的光荣与梦想
·没有人权的民族等待它的将是亡国灭种——再谈人权
·强烈抗议重判许万平、拘捕杨天水
·从许万平、杨天水身上看民运人士的精神
·天道人情、理义长存──再谈许万平、杨天水精神
·从袁红冰说开去——兼三谈民运
·对袁红冰先生的一点期望
·胡锦涛主政贵州二、三事/曾令一、曾宁
·许万平处于危险中
·人权专员访华、邓焕武被问话
·我们设想的“中国人权”改革/火戈、曾宁
·专访:声援高律师和法轮功
·专访:退队 贵州声援百万人退党
·专访:许万平被秘审 "当局不敢见光"
2006年发表
·对中国时事政治现象的解读
·对中国时局的判断与善意期盼
·从许万平刑事判决书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的独立只是个时间问题
·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
·毛泽东的悲剧
·中国"权贵""性"福生活
·邓小平的"伟大"成就—"无产阶级专政"变"利益集团专政"
·李元龙案件突显中国体制致命弊端
·民族主义象条狗
·“人民文革”说是根本错误的
·中国之病及病根——基督教精神的缺失和制度存在致命的缺陷
·中国之痛——民主化及文化创新、心灵革命、制度变更
·中国之亡——社会政治体制自身的原因+外部竞争力量的逼压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
·专访贵州异议人士曾宁谈西山会议
·专访曾宁:绝食维权唤醒中华良知
·专访:中共"六四"前大规模抓捕异议人士
·从“文革”到“改革”历史转变的关键及意义
·中国最后一个反革命集团案刑事判决书
·美国总统会见与中国文人之争
·遣返赖昌星,谁是“无形之手”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十七周年祭日
·东、西方文化中“民主”观念上的根本差异
·中国之罪——中国对中国人民犯的有原罪
·中国的原罪
·中国之乱——人权之舟行驶在专制暗河的逆流之上
·维权,维出一个人权新中国
·“文革”是“人民”被诱奸后的耻辱——中国文化再批判
·构建民族精神自由魂魄、再现百家争鸣历史局面——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而歌
·自由精神与儒家伦理道德文化批评——再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叫好
·孔子的理想与毛泽东的恶行——中国政治现象与真实
·"神道"文化决定日本民族一定要参拜靖国神社
·马克思主义三大危害——对西方文明的颠覆、与东方专制主义合流、反孔孟道德主义
·和平或其它——对人类战争的忧虑与注目
·希望之声采访:评论中共活摘器官并表示愿加入真相调查委员会
·我所了解杨天水案件的一点情况------兼谈和谐、民运及其它
·讨论∶中国新一轮环保风暴
·讨论:江苏官员刊登"政绩广告"
·讨论: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国各地袭警缘何呈增多趋势?
·讨论:为何中国民众暴力抗警事件频传
·重庆法院判处许万平十二年徒刑
·讨论:以偷拍来监督政府机关是否可取
·西方感恩节中国教育学生感恩
·讨论:如何抑制中国腐败问题
·民间悼念紫阳触动中央神经
·讨论:如何克服"衙内现象"
·讨论:中国民衆中的仇官心态
·广东三百多名县处级干部因腐败遭查处
·讨论∶中国花费巨额派官员出国考察
·讨论:女子涉嫌偷奶粉被保安人员毒打致死
·中共禁"卫星锅" 被指"越打越火"
·贵阳民众砸警车 专家:中共腐烂民愤大
·北京市招200名首批特约网路监察员
·中共坦承群体抗议事件频传 各地成立防暴特警
·宁波设“581”廉政帐户能否遏止官员收贿
·讨论:讲真话是一种官德吗?
·接受采访讨论:贵州记者网络文章批共产党被起诉 记者: 亚微
·接受采访讨论:王文怡的行为出格将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推向国际正义审判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监督法缘何迟迟不能出台?
·接受采访讨论:深圳立法保护新闻从业人员
·接受采访讨论:谷歌将继续发展中国业务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群体性事件迅速增多
·接受采访讨论:北京贫富差距超越国际警戒线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村官的作用和现状
·贵州民间悼念赵紫阳活动情况通报
·曾宁(zengning)小档案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学者建议严格监督省委书记类高官
·接受采访讨论:伍凡、曾宁:中国哪些领域比较“黑”?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讨论:胡星斗、曾宁:小官何以能大贪 rfa高山
·接受采访讨论:严加其、曾宁:不堪回首话文革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湖南遭遇百年不遇洪灾 /rfa杨家岱
·中国实况:从丁点火星到民变四起/曾宁
·震撼!!!国人糊涂!思维混沌!文化浑浊!
·昝爱宗被抓泄露了秘密
·不准说话与反对有罪—观念导致落后等探源
·抓捕高智晟和诡异的中国政局
·高智晟的命运和中国的现状
·谈海外中文网络兼答张国堂、曾节明二先生
·谈海外中文网络与笔者的写作
·胡锦涛最新攻防-虚名笼罩前任、实拳出击地方、反腐维稳压制异议、力挽或加速即倒危局
·中国之烂—从一个侧面看今日国民心态
·温家宝之后,总理还有谁人?
·我看近期中国异议人士“失踪”之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接受采访讨论:马晓明、曾宁:江苏官员刊登"政绩广告"/rfa安培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采访报导) 最近,江苏省政府邀请民众对82个厅局级单位进行工作作风评议。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当地不少官员和政府机关争相在媒体上刊登,宣传本单位的工作成就。
   
   应当怎样看待中国官员这种刊登"政绩广告"的做法?中国应不应该允许官员和政府机关刊登"政绩广告"?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特别邀请贵州的曾宁先生和原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先生就相关问题提出讨论。
   记者:中国媒体报导说,去年江苏一个省籍的报纸里面,政府机关花钱所做的广告占该报纸广告收入的五分之一。首先请问贵州的曾宁先生,您怎么看待中国政府单位自己花钱做这种"政绩广告"的现象呢?
   曾宁:中国这种是以官本位、权利为本位。作为政府部门的官员,他总是把政绩、自己的成绩,做为对上级负责,并不对人民负责,做为自己向上邀功请赏的一种依据。因此他花的是国家的钱财,花的是纳税人的钱财做这种广告,这种现象根本原因还是官本位和权利本位在作怪。

   记者:这种政绩广告,据中国媒体报导说,有的是以新闻的形势出现的新闻专刊或特刊,马晓明先生,您看中国媒体以前有过这种花钱来做新闻的政绩广告吗?
   马晓明:近二十多年来,这种做法已非常普遍了,就是所谓的专版、特版,名目当然是有所翻新的,有时是介绍所谓的区域经济成果、改革开放成果,介绍某些企业或是政府有关的人员等等,看上去好像是新闻稿,但是接触的多了,一看,他就是出钱收买的宣传品,这已经屡见不鲜了。中共的所有的所谓新闻单位,它就是一个宣传中共政绩,对人民进行欺骗和愚弄的一个工具,这也就是中共所谓反来反去,反新闻行业的不正之风,反有成新闻的具体结果。
   记者:在美国我们看到总统选举或地方官员选举时,也可以看到一些广告,那么曾宁
   先生,您看在中国应不应该允许官员做政绩广告?
   曾宁:美国总统他因竞选的需要,他在美国这样一个新闻完全自由的社会里,他这样做是很正常的,但是在中国这样做就极不很正常了。为什么呢?因为中国毕竟是一个新闻不自由,甚至是新闻被垄断、被管制的这样一个社会,不管官员出于某种政治需要做广告,它的结果只能是对民众的欺骗和愚弄,强奸民意,丝毫不可能产生正面的效应。这一点是中国这样一个没有新闻自由、新闻被垄断和管制的这种社会,和美国那个社会根本不同的地方。
   记者:马晓明先生,您看曾宁先生的观点有没有道理呢?
   马晓明:我认为是这样,在美国州长或是总统竞选,他们也可以出钱刊登广告,播放广告,但是我想他们的媒体首先不受某一个政党,某一个政治势力操控的,有权社会和价值规定的制约,毕竟它是要客观、公正层面的。广告和新闻体的报导,它是截然区分开的,它不可能说,是像中共把持着这些宣传机构里面,用这种所谓的新闻体进行赤裸裸的政治宣传,这是很大的不同。
   记者:江苏官员刊登政绩广告引起了媒体争议以后,江苏省政府领导人已经下令禁止当地官员或机关刊登这样的政绩广告,曾宁先生您怎么看这条措施?
   曾宁:做为省一级的领导,不管他是主观上认识到这个问题需要解决或承认弊端,还是迫于舆论的压力,实际上仍然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这样一种处理办法。他们不可能从根本上认识到这个问题,需要从官本位、权利本位这样的一种制度上来解决。江苏省领导虽然出面制止这种现象,但是也只能是地方性的权宜之计,我想对于全国来说,这种现象非常的普遍。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来解决这些问题的话,虽然某一个省,某一个地区,暂时可能得到一定的遏止,但是整体广泛的来讲,我想这些现象依然会继续发生。
   记者:马晓明先生,您怎么看江苏禁止官员或政府机关刊登政绩广告这样的做法,有没有效果?
   马晓明:江苏省提出的这种要求市民来评议党政机关这样一种做法,或许他们的出发点,还有那么一点诚意,但是现在中国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做到。人民就没有起码说话的地方,他们说出许许多多黑暗的内幕,值得令人发指的一些情况,令人震惊的情况,他们有没地方去登,所以这种做法本身就是欺世盗名,一种腐败。就是为了制造一种新的证据,和新的一种好像是执政的创新手法,许多机关和要员,争相花钱,吹嘘自己的政绩这种情况以后,江苏省政府又出面制止刁民以后不准再这样子做了,也是办不到的。你不叫他花钱做,他又花样翻新,他总是要做的。政府的腐败和媒体的腐败结合起来,你是制止不了的。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2005。1。6

此文于2006年08月0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