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
曾节明文集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拯救中国与世界的方案
   
   美国既然这样愚蠢,那么,美国人是不是很愚蠢呢?美国人一点也不愚蠢,事实上,美利坚民族是世界上最有创造力的民族。从交通、通信到家电--电影、汽车、飞机、空调、冰箱、电脑、手机、互联网...现代人生活所依赖的几乎所有科技,都是美国人创造的,美国现在的科技创造成就,超过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总合。

   美国立国不到三百年,产生了大发明家爱迪生和划时代的企业家兼发明家福特,还诞生了华盛顿、杰斐逊、林肯、罗斯福、艾森豪威尔、里根这样一大批杰出的政治家,美国人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数比其他所有国家的获诺贝尔奖的人数加起来还要多 ...美国人怎么可能是愚蠢的民族呢?
   美国的教育崇尚自由,因而最能培养人的创造力。美国的主流文化沿袭了盎格鲁--撒克逊的优良传统,与中国很多地方以扁头为美的陋习相反,美国人崇尚大头、长头,美国人习惯让初生婴儿俯卧睡觉,以避免压迫柔软的头骨,尤以法律的形式保证婴幼儿的牛奶供应,因而美国人普遍的脑髓发育充足、气质潇洒、身材富有立体感、天资优越、精力旺盛......美国人实在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一个大民族,真是上帝的宠儿!
   上文说了,美国一以贯之的见利忘义,那么,美国人是不是一个丑恶的民族呢?美国人一点也不丑恶。在待客之道上,美国人虽然比中国人吝啬,但是美国人却普遍的比中国人、乃至比世界上很多民族更有正义感。美国民族对中国人尤为友善,美国是八国联军中唯一一个没有要中国庚子赔款的国家,美国用中国的赔款创办了燕京大学,并把所有的钱用于资助中国学生赴美留学;抗日战争中,美国是中国的最大援助国,若没有美国的援助,蒋介石在四川将挺不住,中国就会再次遭受三百年前满洲征服那样的命运;没有美军在太平洋上对日本血战,中国凭自己的力量很难战胜日本,中华民国也收不回台湾;没有美国人的保护,韩国早被金太阳吞并、台湾早被毛泽东解放、科威特也成了萨达姆暴政的牺牲品;没有美国的世界警察行为,前南斯拉夫的非主流民族早被米洛舍维奇灭绝,非洲卢旺达、塞拉利昂等地的种族屠杀将会规模更大、时间更长;美国大兵冒着生命危险,将阿富汗人从塔利班邪恶政权下解救出来,又将伊拉克人从萨达姆邪恶邪恶政权下解救出来......尽管美国唯利是图,有一点不能否认,美国人是当今世界为维护正义做得最多、贡献最大的民族。
   美国人总的来说是一个正直的民族,为什么美国在对外事务上经常表现得见利忘义呢?美国人是一个非常聪明的民族,为什么美国人在对外战略上总是表现得那样愚蠢呢?
   这是资本主义的劣根性造成的必然结果。美国是一个典型的资本主义国家,它一直走的是经济高度市场化、低税收、轻福利的道路,世界七大工业国中,美国的福利是最薄的。这是一条有别于法、德、加拿大、澳大利亚,特别是北欧国家的道路,可以说,在七国中,美国的社会主义程度是最低的。美国的道路是一条鼓励经济大力扩张的道路,这种道路容易创造高就业率,它催使整个美国社会高速运转,使绝大多数美国居民过一种快节奏的、紧张工作的生活,从而最大限度的创造物质财富。实际上,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的这条道路与中共国瞪小瓶开创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同一条道路。这条道路能够刺激经济飞速发展,非常投合广大民众的需要,再加上美国有一套完整的民主制度,社会非常公平,因此与中共国的发展成果为特权阶层窃取不同,美国老百姓的生活水平非常高,可以俯视世界各国人民的生活水准。
   但是,这条道路也有很深的弊端,现在部分的显现出来了:追求经济快速发展的道路造成全球能源的快速消耗,其中尤以石油为最显著,美国对中东反美政权动辄开打,就是冲着石油去的。现在美国也注意到自己的石油高消耗发展道路已经导致了他对石油的高度依赖,所以加紧了在全球控制石油的措施;同时,中共国也走上这条资源高消耗的发展道路,如果中美不采取措施修正这条道路,势必会因为争抢石油等战略资源爆发军事冲突、危及人类和平。
   追求经济快速发展的道路容易造成对生态环境的破坏。美国的环境污染一度非常严重,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纽约港的海水都是黄的,幸亏美国是民主国家,有一个能够修错的体制,经过几十年严刑峻法的保护,在环保方面才扭转了不利的局面。但是,至今,美国的生态环境在发达国家中却不是很好,远比不上加拿大、俄罗斯和北欧国家,甚至不如一些人口密度比自己大的西欧国家。美国至今仍是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大的国家。
   最重要的是,美国走的这条高度的资本主义化道路同样会使人的心灵普遍的扭曲,因为以经济发展为中心必然导致物欲横流,造成一切向前看的社会风气。由于福利薄,人们时时感受到压力,不得不拼命挣钱,很少能够享受到悠闲,尽管要活得舒服,并不需要那样多的钱。大多数人成为工作的(金钱的)奴隶。所以现在许多美国人尽管并不贫穷,却非常忙碌,俨然成了一部工作的机器,由于惯性,许多美国人即使在国外度假,走在街上还是一副急冲冲、煞有介事的样子。金钱扭曲了美国人的情感,导致美国社会的人情和亲情非常冷漠,这直接反映在音乐作品上,美国化的音乐普遍的如同机器噪音一样难听,美国向来以大批量生产快餐音乐为能事,这个民族可以创造伟大的科技成就和商业成就,却决不可能产生伟大的音乐作品,因为美国人的心灵缺乏闲暇,没有闲情逸致,而没有闲情逸致的心灵是不可能有丰富的情感的。与此对比鲜明的是,在前苏联时代和中国的计划经济时代,苏联人和中国人没有太多赚钱的激情和冲动,生活贫困而闲暇,社会进步缓慢,但是在音乐上却很有成就,许多前苏联歌曲非常优美;中国则在专制严酷的十七年期间创生了中国迄今为止最伟大的音乐作品《梁祝》。
   可见,资本主义不是万能的,而是有很深的局限性的。美国的低福利、低税收的道路是典型的资本主义道路,在这条道路上,由于金钱太过重要,导致非金钱的一切方面都相对靠后,一切都被金钱异化,宗教概莫能外。许多美国基督徒侍奉上帝是假、侍奉金钱是真。赖斯做出一副虔诚信教的样子,实际上她侍奉上帝是假、侍奉金钱是真,美国国务院向来是讨好中共的大本营;布什对上帝的信仰也许是真诚的,只是他受制于他周围无形的资本主义的制约,他必须讨好选民,否则就会失去总统宝座,为了权力他不敢做他信奉的事,还违心地向胡锦涛道歉,结果布什侍奉上帝是假、侍奉权力是真。
   美国走的这条道路,使得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在美国社会成为必然的、普遍的现象,在美国的对外事务中更是如此。因为资本主义的局限性,美国在对外事务上非常唯利是图,从而见利忘义,因此往往显得很丑恶。但是,唯利是图是很容易犯错误的,因为利令智昏,所以美国的对外战略总是那样的短视和愚蠢,中共现在就是摸准了美国的这个软肋出招。
   高智晟先生通过苏家屯事件,敏锐地发现了美国的虚伪和丑恶,只是高先生不因该过多的指责美国人缺德,因为美国的虚伪和丑恶不是因为美国人缺德,而实在是因为资本主义的劣根性造成的。美国的众议员就非常的友善和正直,他们已经通过了制止中共迫害高智晟的决议。
   
   美国的税和福利都已经很低了,但是布什还不满足,还要继续减。曹长青先生一边倒地支持布什的减税低福利政策,反对法国、德国、加拿大和北欧国家的高福利、高税收路线,不仅片面、而且肤浅。曹先生的理由是布什的路线可以使经济增长率更高、经济更自由,但是曹先生却会略了两点:
   一是一味追求经济增长容易破坏生态环境,会加重地球的能源危机,从而加剧全球冲突。而没有和平,自由是享受不到的。
   二是一味追求经济增长容易败坏社会道德。美国社会治安
   向来在发达国家中排名不佳,这是因为美国为福利薄,生存压力大,金钱至上的影响。而高福利国家因为生存压力很小、贫富差距较小、金钱相对没有那么重要、犯罪的冲动当然也相对小得多。美国的邻居,福利国家加拿大,虽然没有美国富裕,犯罪率却比美国低得多;高福利国家芬兰是全世界犯罪率最低的国家,几乎不用警察;北欧其他各国的犯罪率也比美国低得多。
   自由经济可以增加自由,但自由的经济并不等于自由,英国思想家阿克顿曾经说:“没有秩序就没有自由”。也就是说,如果光有自由经济,而秩序混乱,同样没有自由。高福利国家通过高税收节制了资本,降低了犯罪率,这同样保障了自由。香港很富,社会和经济都很自由,但人们享有自由程度却不如加拿大人,为什么?因为香港的治安较差,黑道非常猖獗。
   北欧国家很好,但中国却不能模仿北欧国家走高福利的道路,中国人口太多,平均生产力水平低下,走高福利道路,势必生产力发展缓慢,就养不起如此众多的人口。但是中国也决不能走美国式的高消耗快速发展经济的道路,因为中国的资源匮乏,现在生态环境已非常脆弱,承载不起这样的发展模式,中国既不应该、更无力同美国进行军事争霸。中共倒台后,中国在经济上应该走一条中间道路,但是这条道路,必须优先给予所有全国的居民以最基本的福利保障,因为中国不能乱、中国再也经不起大乱。
   现在中共就要垮台了,因为中共赖以支撑其非法统治的东西已快要耗尽。中共倒台后,中国决不能照搬美国的三权分立的政治体制。因为美国是逃避迫害、寻求宗教自由的基督徒创建的移民国家,美国有深厚的基督教传统来维系一个民族的价值体系;美国还有华盛顿、林肯两位伟人作为美国精神的人格化的象征,因此美国不容易乱。而中国大陆经历五十七年的中共流氓暴政,儒家传统已经七零八落、共产主义的信仰已破灭、毛泽东的神坛又已经倒塌,中国社会的道德现在非常败坏,根本没有一个维系整个民族价值标准和人格化领袖,整个民族潜伏着崩溃解体的巨大危险。中华民族素来无宗教传统,却有着几千年来的黑道枭雄毒素,中共的邪恶统治,更是强化了这一毒素。中国大陆幅员辽阔,民情复杂,各地及各民族新旧矛盾错综复杂,因此中国不能大乱,否则就会分崩离析。中国的国情决定了中国决不能照搬美国的政治体制,否则就会天下大乱。
   1911年孙中山照搬美国的政体,结果军阀混战、国无宁日,中共乘机崛起;1946年美国强迫蒋介石学习美国的政体,结果导致国民党丢失了大陆;就连法国这样的西欧国家试图搞美国式的三权分立,也走了大弯路,从 1789年开始折腾,直到上世纪初年,还是得通过建立法国式的总统、总理二元制才解决问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