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文集
·中共即将攻台,台湾宜早做准备
· “小粉红”是无所谓真相的,兼论对付小粉红的诀窍
· 国民党引进了共产党专政的话语体系,国共两党将同归于尽
·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危
·暴力抗争的价值,暨胡平绝对推崇和理非的荒谬
·习近平搞砸大陆,毁掉香港,台海战争的浩劫临近
·香港问题中共图穷匕见,台海战争已近在咫尺!
·港民再不上街声援“勇武派”,香港自由将被赶下海
·这个对比证伪了华人低劣论,也是大陆人三十年来只能维权、没有民运的根本原
·为什么太监和女人当权,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为什么当了权的太监和女人,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香港高院和美国参院沉重地打击了习近平的权威,加剧了中南海的分歧
·香港法案的影响,及川痞将会如何选择
·秦朝的技术之迷
·以周易预测香港人争普选的前景
·以周易预测香港人争普选的前景
·刘备为什么成不了刘邦第二?兼论习近平
·为什么老革命不如新革命,新革命不如反革命?
· 习近平红卫兵治港、制台双惨败,武统台湾浮出水面
·香港区议会选举证伪了胡平,下一步中共会对香港下什么毒?
·普选是硬道理——港人的五项诉求可凝缩为一项诉求
·普选是纲,其他都是目——港人一项诉求胜过五项诉求
·港人要靠台湾更靠自己,不要奢望英、美帮忙
·维权访民现象:一件不知是可笑还是可悲的真事
·拼车经历——切身感受白川粉
·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李元洪事件戳破了中共伪民族主义的画皮
·儒家不等于中华,华夏文明包含诸子百家
·中共对弹劾指控的反应,照出了川痞通共的鬼脸
·大陆川粉的文化基因缺陷:漠视程序正义
·川普的逍遥法外暴露出美国的体制缺陷
·也谈中共武统台湾时间节点、及兵力使用分析 ——兼与姚诚先生商榷
·川普的经济成就与中共一样是短期行为:在我走后哪管洪水滔天!
·中文语境不是中国人不正常的原因,汉语之先进远超世人想象
·川痞以经保政短期行为与中共酷似,对世界前景的另类预测
·特朗普的反社会主义,与马克思的反资本主义一样偏缪
·中国没有左祸、右祸,只有专制独裁之祸
·什么是左派、右派?中国存在未来极右派专政的高危
·伪民族主义和反“白左”:中共保专制、防清算的两剂毒药
·经济极右派同样反人权
·高唱“四大自由”的富兰克林. 罗斯福其实是一个法西斯分子
·儿子大事不糊涂
· 特朗普袭杀苏莱曼尼的用意及后果
·川普刺杀伊朗高官,令美国重返亚太流产,中共成最大得利者
·中共特务的特征之一:始终为中共战略利益而欢呼
·台军坠机事件为中共制造,意在打击蔡英文选情
·川普袭杀苏莱曼尼的性质及重大影响
·立此存照:周一台湾大选,蔡英文必胜韩国瑜
·共产党政权灭亡前有哪些征兆?
·美国是正义化身吗?——双重标准背后的利益考量及其他
·特朗普愚蠢卑鄙的中东政策,让中共获得了战略优势
·骗子治国结硕果,特疯子对华贸易战以失败告终,中美关系前瞻
·中共真能够“东方不败”吗?驳芦笛
·台湾政局前瞻,国民党边缘化,第三党或崛起
·中共转移视线手法精致,大陆废拉败坏扭曲
·极权防疫:武汉封城恰如长春围城
·武昌起疫,湖北被封:今明两年是中共的大劫
·曾节明接受赵岩采访:一错再错,封城把中国推向社会危机
·丧失修错能力的末路专制狂奔:封城正把中国推向全面的社会危机
·习共当局掀起对湖北人的空前歧视,湖北同胞当如何自救?
·中共败坏社会道德的具体手法:不断地制造对特定社会群体的歧视
·中共煽动仇恨武汉人以转移视线,武汉人当如何自救?
·习近平顽固坚持极权倒退,不断加重疫情,必激发倒逼浪潮
·封城防疫为何大错?欲对武汉断网,习近平顽固坚持极权必引发倒逼革命
·七律. 江夏感怀
·满清亡于武昌起义,后清亡于武昌起疫
· 中共最怕冠状病毒,号召所有的感染者上街要民主、要生存!
·应对瘟疫,为什么封城会造成更大的灾难?
·武昌起疫后红朝数尽标志:救招解招反自捅肺管子
·中共急建火神山、雷神山两医院的玄学预兆
·预言2020年新冠状疫病危机下的中国前景
·几乎所有人都没想到:共产党极权的克星是瘟疫
·极权大系统为何防治不了瘟疫?中共政权必因瘟疫步满清后尘
·中共垮台之异象,武汉龙门竟被大风吹倒
·从玄学解读:广州SARS=1911年广州起义;武昌起疫=武昌起义
·面对疫情恶化,习近平的甩锅、卸责、抓权、强专制伎俩注定救不了局
·中共的极权大系统为何在瘟疫面前一败涂地?
·钟南山其实是中共特级舆论引导员
·四月疫情消失是弥天大谎
·习近平在利用瘟疫复辟文革式的极权,必很快失败
·陈秋实被被当作新冠状病毒感染者隔离,警惕中共以瘟疫大规模谋杀异议人士
·中共高层或逃离北京:新冠状瘟疫已危及中共政权
·七常委作逃跑准备:新冠状病毒已危及中共政权
·美国电影《中途岛之战》:美国的实用和日本的凄美
·新冠状病毒冲击下,中共政权危机全面加深的信号
·新冠状惊人规律:越挺共越染病,新冠状病毒是上天派来结束中共的
·排华,就象瘟疫一样滋长:我的亲身经历
·旅途艳遇
·新冠状病毒是大规模灭绝中国老年人口的生化武器
·中国的新冠状疫情今夏不会消失,秋冬会更猛烈反弹
·给予外国人超国民待遇:中共的满清、蒙元意识
·海外华人的抢购潮,是否证明了中国人天生劣等?
·新冠状病毒能否刺激美国对抗中共?
·2020年美国大选没有任何指望
·文革中周恩来涉及三大谋杀案 ——兼论周是中共的长生丹和最后的道德牌坊
·中共政权的满清、蒙元意识
·武汉抗疫的“胜利”,是应政治需要而伪造的假胜利:两会才是疫情风向标
·疫病危机果然引爆中共内斗:习近平与王岐山翻脸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不自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曾节明
   --------------------------------------------------------------------------------
   【大纪元9月13日讯】现在退党(团、队)人数的总数已经超过了一千三百万人,但是中共的统治仍然没有立即垮台的迹象。有一些人士据此否定退党运动的意义,这是完全错误的。
   
   因为首先指望仅凭退党就能退跨中共的想法是错误的。退党运动是法轮功发起和领导的一场救心(精神觉醒)运动,以精神觉醒为目的,而没有其它政治目的,所以退党运动没有消灭和瓦解中共的政治职能,法轮功是宗教信仰组织,不适合也不应该参与政治活动。至于瓦解和消灭中共这个世俗的政治组织,还必须得有民运人士合组只来完成。
   因为单凭退党不能够退垮中共,就因此否定退党运动的意义,也是完全错误的,因为退党当运动促成了整个中国社会的精神觉醒,如果没有中国人的普遍的精神觉醒,民运想瓦解中共的统治将困难得多。
   从六四屠杀后到本世纪初法轮功讲真相运动之前,民运在缺乏精神觉醒运动的情况下搞了十五年,结果怎么样?结果是民运变得一盘散沙、群龙无首,越来越边缘化;而中共则妖运亨通,在国际上越来越火,江贼民八面玲珑、招摇过世,还政得了奥运会主办权、加入了WTO。
   而从2004年年底退党运动兴起以来,不到两年的时间中共即厄运连连、日暮途穷、危机大大加深,这不能够说明一些问题吗?
   事实无可辩驳的说明:退党运动已经严重打击了中共邪党的运气。随着退党运动的持续进行,中共的厄运越来越多。
   单凭退党不能够退跨中共,就因此否定退党运动的意义的人们错了,他们错在:只从物质层面看问题。而世间有些事情,光从物质层面看是看不出所以然的。
   事实上,在几乎所有的前共产党国家和现有的共产党国家,夺权之前,共产党的力量很弱小,看起来其得逞的概率并不大,但是共产党居然胜利了,当时许多聪明的人士跌破了眼镜。
   这两个问题,都要从物质以外的层面来看。共产党在世间的兴起和执掌权柄,从根本上说是外层空间的一个巨大的邪灵——大红龙的操纵的结果。大红龙是宇宙中的灵体,人看不见、摸不着,它本来在外层空间活动,如何降临到人世间来了呢?《圣经》之《启示录》告诉我们:这大红龙的前身就是伊甸园中的古蛇,是魔鬼的化身,他在外层宇宙空间和天使们的争战中落败,天上已经没有它的位置,它就恼怒的逃到地球上来祸害人类……
   这大红龙为什么要残害人类?因为“它就是坏,它就是毒”,不残害人类,它就无法生存。魔鬼本是上帝创造的天使长,它却背叛了上帝;它既背叛了上帝,就得不到上帝的恩养,就只能通过邪恶不法途径吸取能量以维持灵体。大红龙既下到人类中来,就大量地汲取人类的鲜血和生命以滋养自己的灵体。它的采补方式有两种:
   一是杀人,血流满地,在惨叫哀号声中,这无形的恶灵就悄然附在地上贪婪地添食冒着热气的汩汩鲜血,这是大红龙最见效的采补方式;二是吸附于人体,逐渐汲取人的生命力精华,终其一生,汲干为止。这是大红龙长期采用的一般的采补方式。
   大红龙因为是灵体,要在人间作恶,只能通过人的手来实施。为了有效采补,大红龙就要操控特定的民族、人群和个人,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翻新。
   19世纪中叶,大红龙来到人间,先后依附于尼采、马克思,并赐大能与这两人,结果邪灵的邪性在马克思身上结出了硕果,故马克思受到邪灵拣选,建成了“科学共产主义”暴力崇拜理论大厦;而尼采却因为过于敏感和人性化,结出的果子始终不够邪恶,所以他被魔鬼抛弃,他狂喊“上帝死了”,结果自己却发疯而死。
   “马克思主义”的产生,使无产阶级第一次有了“理论武器”——即大红龙在人间有了诱惑人的工具。接下来大红龙就要拣选最容易操纵的民族,并在法国和中欧做了好些革命暴乱试验,这些民族均不满意,专制习性不够重、基督教传统又太深厚……选来选去,选中了俄罗斯民族和中华民族,这是因为:这两个民族都是大民族,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专制习性根深蒂固。而专制是万恶之源。
   俄罗斯民族有八百年的沙皇专制帝制传统,专制性在欧洲首屈一指;而且,俄罗斯民族民风强悍、十分崇尚暴力、侵略扩张成性;再说,俄国人天资优良,创造力不逊西欧 …总之,控制了俄罗斯,再问鼎其他国家就容易多了。
   中国比俄罗斯还要深得魔鬼的青睐:中国有五千年的崇拜龙的传统,这个民族的图腾崇拜与魔鬼有不解之缘;中国有两千多年的专制帝制传统,极端的专制,专制到“留头不留发”,专制性在全世界首屈一指;不像俄罗斯民族,中华民族没有任何宗教传统,奉儒家尊人为大,从没有罪恶感、陋习深重、民风残忍;而且,中华民族有着世界第一的人口,却有一盘散沙、酷爱内斗…能够轻易的从人数众多的自相残杀中得到采补,魔鬼焉能不喜欢这个如此愚劣残忍大民族;再说,中华民族的文化有极强的同化力,控制了中华民族,更能够有效的对外渗透,与俄罗斯的武力配合起来,一文一武,岂非相得益彰?
   要控制一个民族,首先要操控一个天才的领袖人物。
   在俄罗斯,大红龙拣选了一个叫列宁的人,这个人有大学文凭、大秃头特别好用、精力特别旺盛、口若悬河魅力十足、阴险毒辣、野心极度膨胀…邪灵赐大能与好运给他,通过列某人凝聚了一大批人,这列宁果然不负魔望,带领布尔甚维克取得了十月革命的胜利。
   但是,布尔甚维克的胜利真的如中共教科书上宣传的,是历史的必然吗?完全不是,这是一个大大的偶然。事实上,当时列宁夺取政权的机会非常小。二月革命之后,布尔甚维克在议会中始终是少数派,在民间也没有成大气候,其掌握的最主要的枪杆子不过是彼得格勒的五千水兵和两三千工人赤卫队武装,而且列宁一帮人分歧严重、争吵激烈,暴动阴谋一再外泄。合法当选总统克伦斯基受到普遍的支持,克伦斯基掌握着军队和警察,本可以轻而易举地粉碎列宁的暴动阴谋,列宁曾惊慌失措,一度逃往芬兰。但是克伦斯基却阴差阳错的浪费了八个月的时间,迟迟没有调军进京,保卫首都,相反,他居然幻想利用布尔甚维克帮自己稳定秩序。克伦斯基的一错再错,给了列宁大好的喘息和发动政变的时机。
   这就是所谓“鬼使神差”,从物质层面是理解不了的。这只能从零星层面上理解:列宁一伙能够爆出“十月革命”这个震撼世界的大冷门,是因为他们有大红龙着巨大邪灵扶助;而列宁的敌手,克伦斯基却没有援手,关键时刻,他既糊涂又倒霉,不输给列宁才怪。可见,物质上的优势并不是决定性的。
   在中国,即使加上苏俄的援助,中共的力量始终也无法和蒋介石政权抗衡。中共在二十八年的夺权路途上,有不下数十个灭顶之灾,而蒋介石政权先、后有德、美的支持,物质上几乎占尽优势,垮台的可能性很小,但最后得胜的是中共,蒋介石政权在大陆就是垮台了。这又是从物质层面上无法解释的。
   中共遭遇的几次大的灭顶之灾分别是:
   1927年“清党”,中共在全国各地的组织遭到沉重的打击,但它的最有才干的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都虎口脱险,特别是毛泽东,本来被抓,就要死定了,却能够九死一生的从民团刀口下逃脱,堪称奇迹。追兵几次走近毛泽东藏身的水塘,脚踩在他的鼻子旁,却就是发现不了他。毛泽东的造反天才是不可替代的,如果毛泽东没能逃脱,历史肯定要改写。毛泽东等杀人如麻的暴动领导者,断然得不到神佛的保佑,他们之所以妖运亨通,是因为他们受到红龙邪灵的拣选,有邪灵护身。
   同年末,毛泽东发动秋收起义,率农民军攻打长沙失败,被迫窜入井冈山落草;朱德发动南昌起义,失败后也逃入井冈山与毛合流,中共土匪武装此刻极其虚弱,不堪一击,如果蒋介石率大军围剿,朱、毛等人将死无葬身之地。但李宗仁、阎锡山、冯玉祥等几个大军阀偏偏此时与蒋介石叫板,军阀混战打得老将抽不出身来剿共。军阀混战,救了中共得命,最大的受益者是中共,李宗仁等人,怎么不像是受了邪灵的诱惑呢?
   “长征”路上,剿灭中共易如反掌,但这时候老蒋之子蒋经国被斯大林扣为人质,遂使老蒋狠不起心,江西剿共前功尽弃。共产邪灵用的手段不可谓不下流。
   尽管逃到陕北,尽管有“西安事变”,尽管中共牢牢占据陕甘宁,如果没有日本的全面侵华战争,中共以西北之贫瘠,想“解放”全中国,不啻痴人说梦。但是日本就像得了神经病一样,早不打、晚不打,偏偏在1937年全面侵华。如果日本早十年侵华,中国必亡无疑,当然中共也完了。日本在1937年的侵华,使中共席卷天下有了现实可能性。日本以亚洲第一强国的国力、人力,以亡国为代价,帮了中共特大的忙,日本军国主义当局,怎么不像是受了邪灵的诱惑呢?
   即使在抗战结束,中共势力增长数十倍的时期,中共也碰到两次差点灭顶的事件。
   一是重庆谈判,毛、周身赴重庆,在国民党政府的天罗地网之中,随时有被扣留的可能。如果蒋介石向中共学几招下流,硬是扣留毛、周,美国也没办法。但是蒋介石在这点上却不如袁世凯,要绅士虚荣,放毛泽东回延安,纵虎归山,小不忍而乱了大谋。关键时刻,老蒋妇人之仁,怎么不像是受了邪灵的迷惑呢?去谈判之前,毛泽东焦虑得在窑洞里睡不着觉,后来还是泰然地去了,怎么不像是受了邪灵的指示呢?
   即使已经纵虎归山,内战开启,老蒋仍有大好机会摆平共产党。当年在最重要的东北战场,林彪率军攻四平不下,死伤惨重,仓皇北逃,东北国军乘胜追击,林彪在黑龙江眼看立脚不住,准备逃往苏联。此关键时刻,老蒋却在再次犯妇人之仁的错误,接受美国马歇尔愚蠢混账的“调停”,错失了一举彻底粉碎中共夺取天下图谋的战机。接着又头脑发昏,不顾戡乱时期急需兵源的形势,盲目裁撤东北五十万伪军,把这些人都赶到了中共队伍中,从而跟本地断送了东北战局。蒋介石如此雄才大略和精明的一个人,在关键时刻一错再错,接连犯下低级失误,怎么不像是受了邪灵的迷惑呢?从灵性的层面上说,这一点不难解释,人的智慧永远敌不过灵的智慧,蒋介石虽然声称阪依基督教,但他同时又死抱着妄自尊大的儒家思想,因此不能有效地得到上帝的灵性护佑,他以人的智慧对敌从邪灵那里获得大能的毛泽东,不败才怪。
   从上可以看出,共产党的兴起,不是因为其物质力量的强大,而是因为其享有巨大的运气,巨大的运气总是出自神灵的护佑,共产党极端邪恶,不可能受神佛护佑,它的惊人的好运气是来自大红龙的护佑。大红龙嗜血,所以所有的共产党政权无一不嗜血成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