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文集
·大汉奸金之俊灭亡了满洲族
·大汉奸金之俊灭亡了满洲族(善本)
·中共吞并台湾的具体手法
·台湾是亚细亚的弃儿
·习近平的唯一出路,是转向稳健的民族主义
·警告习近平:光镇压伊教不够,必须正视少数民族分裂的根源
·原子化的个人主义毁灭西方,中国传统家庭观念是世界之光
·为什么满人以扁头为美的陋习,会席风行全中国?
·李咏和二月河经典地印证了佛教因果报应律
·为什么满人以扁头为美的陋习,会风行全中国? (善本)
·警告习近平:必须严限非洲黑人来华,并尽快遣返非法滞留黑人
·梅伊的眼神落寂,因为英国人算不如天算
·特朗普难免提前下台
·在穆斯林冲击下摇摇欲坠的普世价值
·暴政痛苦中的希望:中国未来复兴的有利因素
·导致西方衰落和中国复兴的意外因素
·理学亡国的楷模:宋理宗与蒋介石
·哈耶克主义比法西斯主义更坏
· 柏杨、阎崇年为什么敢如此嚣张?
·远在天边,近在咫尺的台海战争
·蔡英文渴盼习近平成为“习特勒”
·论李世民是霍去病转世,兼论军事天才共性
·名将的政治短板:霍去病之死与林彪之死
·中共还能统治多久?
· 雪夜修笔记本
·特疯子肆虐——美国和西方联盟遭到空前威胁
·案卷失踪案诡异,王岐山现司马懿之态
·透视杨恒均现象
·“见风就是雨”的盲目乐观危害中国反对派 ——兼评委内瑞拉局势
·“热血汉奸”是中共一箭三雕的高级黑战略
· 毛、蒋特型演员的命运反差,再次验证了因果报应律
·特疯子究竟是“里根第二”,还是特效美国进口维稳剂?
·习近平夫妇与毛泽东夫妇的惊人相似预示着什么?
·为什么习近平的高压收不到毛泽东的整肃效果?
· 吕布与杨康
·中共国的社会形态及其致命弱点
·共产党与纳粹的不同特质,决定了它们不同的灭亡方式
·川金会为什么会破局?金无赖没读懂特疯子造假之心
·俄国代理人特疯子,是美国旷世权奸小丑
·由孙权毒杀吕蒙,看统治者的核心利益
·由三十年代末蒋、汪的不同抉择,看中华民国的悲剧,以及民运的战略
·真要独立,也需要先倒共才行
· 中共国的灭亡方式
·解析红卫兵一般荒谬的“川普热”
· 诺贝尔和平奖,与其提名王炳章,不如提名秦永敏
·为什么有的同学群比南极还冷?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是习近平遇刺的预告
·作茧自缚、走入死胡同的中共历史观
· 为中华民国领有蒙、疆、藏地辩
·“六四”不会再来,中共灭亡方式将出人意料
·“六四”再反思:“六四”本来有胜机,机遇诉求宜分开
·警惕:中共已把“狼性文化”树作隐性意识形态
·中共推播“狼性文化”,既是维稳的需要,也是榨取的需要
·谁来还原败者?希特勒诞辰130周年
·纳粹和现行白人种族主义的区别
·从诸葛亮到蒋介石,战略僵硬为哪般?
·习正恩学朝鲜再上台阶:毒死张健,中止开放
·张健暴死疑云密布:扑朔迷离的泰国之行
· 列宁式极权+官僚原始资本主义模式,在习近平手上成型
·“励志文化”是榨干血汗的迷幻剂
·中共为什么要毒死“没有威胁”的张健?
·川太阳粉将再次幻灭:特疯子对华加税为骗选票
·特疯子加税为交易,反对派人士切勿重蹈“顶锅”覆辙
·中美贸易战前瞻:习得独裁机遇,川保连任票仓
·特朗普就是美国的掘墓人
·借助川痞贸易战,习二世掀起新义和团狂潮
·单纯的贸易战决不可能推翻中共 ——驳经济决定论者
·台湾走出反制中共“武统”转折性的一步
·特疯子高唱“反社会主义”,对中共是无的放矢
·中国异议群体为什么充斥着对特朗普的意淫?
· “八九”不再有,希望在台湾
·“红色极权+原始资本主义”的中共模式,是自由世界前所未有的威胁
·要逼退港奸政府,就必须二次“占中”
· 香港人已无路可退
·港人宜成热打铁,反“送中”兼争普选
·林郑月娥比李鹏还厉害
·为什么港人的反占中运动不可能感染大陆人?
·香港“反送中”运动,胡平再显维稳面目
· 胡平希望中国反对派永远失败
·习近平将步赵紫阳的后尘
·香港民主派的胜机:中共决不敢在香港制造“六四”式的屠杀
·反对派人士必须正视中国大陆民众道德大滑坡的残酷现实
·港奸特首与中南海寡头对应图
·后邓时代造成的道德败坏,对中国民主化的阻碍,甚于毛泽东的“文革”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八九”与香港“反送中”似曾相识:三十年前后大陆民众的天渊之别
· 一件前所未见的怪事
· 习近平访朝归来后,倒行逆施必大幅升级
·特疯子的G20戏剧性裸奔,是其赞美六四屠杀价值观的必然结果
·特疯子别动律
· 特疯子与郭吻鬼的惊人相似性
·离奇往事一览
· 中共不敢动武,港人胜利可期 ——香港同胞请大胆地往前走!
·形势危急!蔡英文政府必须急行“对等法”
·比起女童强奸犯川痞及其犹太同伙,王振华是小巫见大巫
·胡平“见好就收”的本质是共产党恩赐民主
· 港人“反送中”的胜利,凸显出大陆维权运动的死胡同
·中共之吃里扒外,为何在共产党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习泽东旗帜鲜明,“反对派”神经错乱
· 透视香港局势:中共明年二月摊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现在退党(团、队)人数的总数已经超过了一千三百万人,但是中共的统治仍然没有立即垮台的迹象。有一些人士据此否定退党运动的意义,这是完全错误的。
    因为首先指望仅凭退党就能退跨中共的想法是错误的。退党运动是法轮功发起和领到的一场救心(精神觉醒)运动,以精神觉醒为目的,而没有其他政治目的,所以退党运动没有消灭和瓦解中共的政治职能,法轮功是宗教信仰组织,不适合也不应该参与政治活动。至于瓦解和消灭中共这个世俗的政治组织,还必须得有民运人士合组只来完成。
    因为单凭退党不能够退跨中共,就因此否定退党运动的意义,也是完全错误的,因为退党当运动促成了整个中国社会的精神觉醒,如果没有中国人的普遍的精神觉醒,民运想瓦解中共的统治将困难得多。

    从六四屠杀后到本世纪初法轮功讲真相运动之前,民运在缺乏精神觉醒运动的情况下搞了十五年,结果怎么样?结果是民运变得一盘散沙、群龙无首,越来越边缘化;而中共则妖运亨通,在国际上越来越火,江贼民八面玲珑、招摇过世,还政得了奥运会主办权、加入了wto。
    而从2004年年底退党运动兴起以来,不到两年的时间中共即厄运连连、日暮途穷、危机大大加深,这不能够说明一些问题吗?
    事实无可辩驳的说明:退党运动已经严重打击了中共邪党的运气。随着退党运动的持续进行,中共的厄运越来越多。
    单凭退党不能够退跨中共,就因此否定退党运动的意义的人们错了,他们错在:只从物质层面看问题。而世间有些事情,光从物质层面看是看不出所以然的。
    事实上,在几乎所有的前共产党国家和现有的共产党国家,夺权之前,共产党的力量很弱小,看起来其得逞的概率并不大,但是共产党居然胜利了,当时许多聪明的人士跌破了眼镜。
    这两个问题,都要从物质以外的层面来看。共产党在世间的兴起和执掌权柄,从根本上说是外层空间的一个巨大的邪灵--大红龙的操纵的结果。大红龙是宇宙中的灵体,人看不见、摸不着,它本来在外层空间活动,如何降临到人世间来了呢?《圣经》之《启示录》告诉我们:
    这大红龙的前身就是伊甸园中的古蛇,是魔鬼的化身,他在外层宇宙空间和天使们的争战中落败,天上已经没有它的位置,它就恼怒的逃到地球上来祸害人类......
    这大红龙为什么要残害人类?因为“它就是坏,它就是毒”,不残害人类,它就无法生存。魔鬼本是上帝创造的天使长,它却背叛了上帝;它既背叛了上帝,就得不到上帝的恩养,就只能通过邪恶不法途径吸取能量以维持灵体。大红龙既下到人类中来,就大量地汲取人类的鲜血和生命以滋养自己的灵体。它的采补方式有两种:
    一是杀人,血流满地,在惨叫哀号声中,这无形的恶灵就悄然附在地上贪婪地添食冒着热气的汩汩鲜血,这是大红龙最见效的采补方式;
    二是吸附于人体,逐渐汲取人的生命力精华,终其一生,汲干为止。这是大红龙长期采用的一般的采补方式。
    大红龙因为是灵体,要在人间作恶,只能通过人的手来实施。为了有效采补,大红龙就要操控特定的民族、人群和个人,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翻新。
    19世纪中叶,大红龙来到人间,先后依附于尼采、马克思,并赐大能与这两人,结果邪灵的邪性在马克思身上结出了硕果,故马克思受到邪灵拣选,建成了“科学共产主义”暴力崇拜理论大厦;而尼采却因为过于敏感和人性化,结出的果子始终不够邪恶,所以他被魔鬼抛弃,他狂喊“上帝死了”,结果自己却发疯而死。
    “马克思主义”的产生,使无产阶级第一次有了“理论武器”--即大红龙在人间有了诱惑人的工具。接下来大红龙就要拣选最容易操纵的民族,并在法国和中欧做了好些革命暴乱试验,这些民族均不满意,专制习性不够重、基督教传统又太深厚...选来选去,选中了俄罗斯民族和中华民族,这是因为:
    这两个民族都是大民族,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专制习性根深蒂固。而专制是万恶之源。
    俄罗斯民族有八百年的沙皇专制帝制传统,专制性在欧洲首屈一指;而且,俄罗斯民族民风强悍、十分崇尚暴力、侵略扩张成性;再说,俄国人天资优良,创造力不逊西欧...总之,控制了俄罗斯,再问鼎其他国家就容易多了。
    中国比俄罗斯还要深得魔鬼的青睐:中国有五千年的崇拜龙的传统,这个民族的图腾崇拜与魔鬼有不解之缘;中国有两千多年的专制帝制传统,极端的专制,专制到“留头不留发”,专制性在全世界首屈一指;不象俄罗斯民族,中华民族没有任何宗教传统,奉儒家尊人为大,从没有罪恶感、陋习深重、民风残忍;而且,中华民族有着世界第一的人口,却有一盘散沙、酷爱内斗...能够轻易的从人数众多的自相残杀中得到采补,魔鬼焉能不喜欢这个如此愚劣残忍大民族;再说,中华民族的文化有极强的同化力,控制了中华民族,更能够有效的对外渗透,与俄罗斯的武力配合起来,一文一武,岂非相得益彰?
    要控制一个民族,首先要操控一个天才的领袖人物。
    在俄罗斯,大红龙拣选了一个叫列宁的人,这个人有大学文凭、大秃头特别好用、精力特别旺盛、口若悬河魅力十足、阴险毒辣、野心极度膨胀...邪灵赐大能与好运给他,通过列某人凝聚了一大批人,这列宁果然不负魔望,带领布尔什维克取得了十月革命的胜利。
    但是,布尔什维克的胜利真的如中共教科书上宣传的,是历史的必然吗?完全不是,这是一个大大的偶然。事实上,当时列宁夺取政权的机会非常小。二月革命之后,布尔什维克在议会中始终是少数派,在民间也没有成大气候,其掌握的最主要的枪杆子不过是彼得格勒的五千水兵和两三千工人赤卫队武装,而且列宁一帮人分歧严重、争吵激烈,暴动阴谋一再外泄。合法当选总统克伦斯基受到普遍的支持,克伦斯基掌握着军队和警察,本可以轻而易举地粉碎列宁的暴动阴谋,列宁曾惊慌失措,一度逃往芬兰。但是克伦斯基却阴差阳错的浪费了八个月的时间,迟迟没有调军进京,保卫首都,相反,他居然幻想利用布尔什维克帮自己稳定秩序。克伦斯基的一错再错,给了列宁大好的喘息和发动政变的时机。
    这就是所谓“鬼使神差”,从物质层面是理解不了的。这只能从零星层面上理解:列宁一伙能够爆出“十月革命”这个震撼世界的大冷门,是因为他们有大红龙着巨大邪灵扶助;而列宁的敌手,克伦斯基却没有援手,关键时刻,他既糊涂又倒霉,不输给列宁才怪。可见,物质上的优势并不是决定性的。
    在中国,即使加上苏俄的援助,中共的力量始终也无法和蒋介石政权抗衡。中共在二十八年的夺权路途上,有不下数十个灭顶之灾,而蒋介石政权先、后有德、美的支持,物质上几乎占尽优势,垮台的可能性很小,但最后得胜的是中共,蒋介石政权在大陆就是垮台了。这又是从物质层面上无法解释的。
    中共遭遇的几次大的灭顶之灾分别是:
    1927年“清党”,中共在全国各地的组织遭到沉重的打击,但它的最有才干的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都虎口脱险,特别是毛泽东,本来被抓,就要死定了,却能够九死一生的从民团刀口下逃脱,堪称奇迹。追兵几次走近毛泽东藏身的水塘,脚踩在他的鼻子旁,却就是发现不了他。毛泽东的造反天才是不可替代的,如果毛泽东没能逃脱,历史肯定要改写。毛泽东等杀人如麻的暴动领导者,断然得不到神佛的保佑,他们之所以妖运亨通,是因为他们受到红龙邪灵的拣选,有邪灵护身。
    同年末,毛泽东发动秋收起义,率农民军攻打长沙失败,被迫窜入井冈山落草;朱德发动南昌起义,失败后也逃入井冈山与毛合流,中共土匪武装此刻极其虚弱,不堪一击,如果蒋介石率大军围剿,朱、毛等人将死无葬身之地。但李宗仁、阎锡山、冯玉祥等几个大军阀偏偏此时与蒋介石叫板,军阀混战打得老将抽不出身来剿共。军阀混战,救了中共得命,最大的受益者是中共,李宗仁等人,怎么不象是受了邪灵的诱惑呢?
    “长征”路上,剿灭中共易如反掌,但这时候老蒋之子蒋经国被斯大林扣为人质,遂使老蒋狠不起心,江西剿共前功尽弃。共产邪灵用的手段不可谓不下流。
    尽管逃到陕北,尽管有“西安事变”,尽管中共牢牢占据陕甘宁,如果没有日本的全面侵华战争,中共以西北之贫瘠,想“解放”全中国,不啻痴人说梦。但是日本就象得了神经病一样,早不打、晚不打,偏偏在1937年全面侵华。如果日本早十年侵华,中国必亡无疑,当然中共也完了。日本在1937年的侵华,使中共席卷天下有了现实可能性。日本以亚洲第一强国的国力、人力,以亡国为代价,帮了中共特大的忙,日本军国主义当局,怎么不象是受了邪灵的诱惑呢?
    即使在抗战结束,中共势力增长数十倍的时期,中共也碰到两次差点灭顶的事件。
    一是重庆谈判,毛、周身赴重庆,在国民党政府的天罗地网之中,随时有被扣留的可能。如果蒋介石向中共学几招下流,硬是扣留毛、周,美国也没办法。但是蒋介石在这点上却不如袁世凯,要绅士虚荣,放毛泽东回延安,纵虎归山,小不忍而乱了大谋。关键时刻,老蒋妇人之仁,怎么不象是受了邪灵的迷惑呢?去谈判之前,毛泽东焦虑得在窑洞里睡不着觉,后来还是泰然地去了,怎么不象是受了邪灵的指示呢?
    即使已经纵虎归山,内战开启,老蒋仍有大好机会摆平共产党。当年在最重要的东北战场,林彪率军攻四平不下,死伤惨重,仓皇北逃,东北国军乘胜追击,林彪在黑龙江眼看立脚不住,准备逃往苏联。此关键时刻,老蒋却在再次犯妇人之仁的错误,接受美国马歇尔愚蠢混账的“调停”,错失了一举彻底粉碎中共夺取天下图谋的战机。接着又头脑发昏,不顾戡乱时期急需兵源的形势,盲目裁撤东北五十万伪军,把这些人都赶到了中共队伍中,从而跟本地断送了东北战局。蒋介石如此雄才大略和精明的一个人,在关键时刻一错再错,接连犯下低级失误,怎么不象是受了邪灵的迷惑呢?从灵性的层面上说,这一点不难解释,人的智慧永远敌不过灵的智慧,蒋介石虽然声称阪依基督教,但他同时又死抱着妄自尊大的儒家思想,因此不能有效地得到上帝的灵性护佑,他以人的智慧对敌从邪灵那里获得大能的毛泽东,不败才怪。
    从上可以看出,共产党的兴起,不是因为其物质力量的强大,而是因为其享有巨大的运气,巨大的运气总是出自神灵的护佑,共产党极端邪恶,不可能受神佛护佑,它的惊人的好运气是来自大红龙的护佑。大红龙嗜血,所以所有的共产党政权无一不嗜血成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