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只有除掉中共才能组建成熟政党/曾节明 ]
曾节明文集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习近平会有多大作为?谜底已经提前揭开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庭审薄熙来的希望和失望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有除掉中共才能组建成熟政党/曾节明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答张国堂
    (博讯 boxun.com)
   
   
    张国堂先生:

    您好!您在《只有组织政党接管政府,才能救国救民》一文中提出了这样观点:因为中共垮台后会动乱,所以在建成成熟的反对党之前,推翻中共是不适宜的。您的这个观点,实际上是以中共垮台后动乱的可能性,来否定推翻中共专制的迫切性,是完全错误的。
    清醒的人都不会否定,中共一党专制是造成现今中国所有重大危机的根源,中共统治多延长一天,中华民族的危机就会加深一天。
    清醒的人也不会不承认您所说的的正确性:在中共灭亡之前建成成熟的反对党的重要性:如果有一个成熟的反对党取代中共上台,实施民主宪政,能够把中华民族抛弃专制的代价降到最低。
    只是,我们有建成成熟的反对党的条件吗?
    中共让你自由组党吗?除了胡耀邦时期后期和短暂的赵紫阳时期,因中共开明派势大而露出了点自由组党的萌芽外,其他哪个时期能自由组党?刚刚建国,中共就迫不及待把八个亲共势利糊涂“民主”党派改造成花瓶党,犹嫌不够,很快又把一大批花瓶党的派敢言分子打成右派,当劳改犯使用;“民主墙”斗士陈泱潮先生在1980年立志要建立第一个反对党“中国公权大同盟”,还在筹划当中,其本人就被抓捕重判十年;1998年王有才、秦永敏、徐文立等人宣布成立“中国民主党”,僵贼泯中共立即疯狂镇压,该党骨干分子被一网打尽,多数人被判处十年以上重刑;同年彭明成立“中国发展联合会”,披着“学术研讨”的外衣,走的是时时向中共陪笑脸的“绿色”道路,仍然被被伟光正打翻在地,彭明本人被抓捕迫害,直至逃亡泰国...僵贼泯中共犹嫌不够,还要动用整个国家机器、四分之一的财政,对另一个独立组织——根本与政治无涉的法轮功气功健身团体疯狂的镇压迫害,直至今日。今天,除法轮功外,另有包括香功在内十四种气功信仰组织被取缔。在中共严酷的专制统治下,根本没有公开组织独立政党的条件,而组建秘密的政党,非按黑社会规矩不能成事,这又天然会形成类似中共那样的黑帮暴力党,只会成为中国民主宪政的阻力。
    因此,在中共专制统治下,没有建成成熟的反对党的条件。
    事实上,组建成熟的反对党的想法不是只有您才有,很多人早就有了,而且已经试过了。
    当年在满清的严酷专制下,中国也没能产生能取代满清的成熟政党,国民党是满清倒台后才成熟的。
    张国堂先生,您在2004年公开成立了中国共和党,中共至今没有抓你,这不是因为现在在中国大陆已经有条件独立组党,也请您不要误认为您现在能够建成成熟的反对党,而实在是因为您的共和党现在还是一个光杆司令党,对中共来说根本不足为虑;中共不抓您,让您在网上以真名实姓悠哉悠哉,反而可以以此迷惑外国人,向美国等西方国家显示中共国的公民享有充分“自由权利”。
    但是,如果今后您创建的中国共和党名声响起来了,中共就必然会对您下手,届时,就不是关精神病院了。所以,还请您在树立雄心壮志的同时,注意保护好自己的安全,狼终归是要吃人的,对中共的邪恶低估不得。
    您批评高智晟律师“蛮干”是毫无道理的。作为维权律师,高智晟先生怎么会不知道组建成熟的反对党的重要性?但是有实施的可行性吗?中共现在连律师事务所都不让高先生开,能让他组党吗?事实上和您说的相反,现在冒险组党才是蛮干,幸亏高律师没有“蛮干”,因为中共现在正愁找不到高智晟“犯罪”的借口,要是高智晟现在就组织了政党,中共对高先生就不是骚扰的问题了,早就将他关进监狱了。
    高智晟先生非常勇敢和有智慧,他正在为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实实在在的奋斗,您对他的批判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不负责任的,您应该与他团结起来才对。
    中共现在为了一党之私,把所有的独立组党的路子都堵死了,它要把和平演变的路子都堵死,它明知自己将死,就要拉更多的人陪葬;他就是要让中国的转型付出尽可能多的代价;它就是要为未来堆积更多更大的动乱因子,使更多中国人因为恐惧“动乱”而不敢推翻它的邪恶统治。张国堂先生因为担心动乱而反对尽快的瓦解中共统治,张先生的思维恰恰是钻进了中共设下的套子。
    由于中共恶得出奇、坏得离谱,抛弃中共后的痛苦已经成了中华民族必须付出的代价,这是历史的宿命。就连人的素质、科技、资源、生态环境比中国好得多前苏联抛弃共产党时都经历了阵痛,中国的转型更是在所难免。只有畏苦怕难的民族才会逃避自己的命运,中华民族是一个吃苦耐劳的民族,必然能够经受历史宿命的考验。俄罗斯民族经历了几年的阵痛,现在不是很好吗?现在他们要等着看我们的笑话了。但我们中国人要比他俄国人更能吃苦,历来如此。
    只要不是傻子或头脑有病,都可以看出,中共统治越久,中华民族的未来就越惨(现状已经很惨了),因此,现在抛弃中共之痛,比起任由中共统治造成未来的如《黄祸》预言那样的大痛苦,恰如拔牙之痛比凌迟之苦。况且,长痛不如短痛,中共是长在中华民族肌体上一个无法用温和手段治愈的恶性肿瘤,长期折磨这个民族,不将这个民族折磨死,它是不肯罢休的,因此,与其用服止痛药来忍受这种致命的痛苦,不如鼓起全身勇气尽早将肿瘤一刀割除,对于癌瘤,割除越早越安全、手术越好做;割除越晚越危险,且手术越难做。
    中共像一道巨大坚固的路障,把一整条温和转型的道路完完全全的堵死了,这个路障,无法通过逐步搬除的手段清除,现在交通越来越混乱,塞车塞得厉害,如果不尽早去除这道路障,交通就会越来越混乱,塞车就会越来越厉害。现在疏导交通是没有用的,只有把路障炸掉,才能够根本解决问题,而炸毁路障造成公路损坏的代价,必须付出。
    张先生您说,中共这栋房子已经烂透了,任何改良已经不可能。这是非常正确的,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在由中共强力阻碍造成的,在旧房子倒塌之前,已经没有可能建好新房子的情况下,只能及早撤出这个烂房子,并把它炸毁,免得它塌下来把我们压死。
   
    忠言逆耳,有得罪之处,还请张先生包涵。
    祝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曾节明 星期五 2006年4月7日下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