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文集]->[【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严正学文集
·1993年12月23日圆明园画家村村长严正学在法院前的讲话
返回事件:
·【行为艺术】呼吁立即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行为艺术』·颠覆父母官·严正学揭穿公安伪证庭审目击记
·“十面埋伏” 被強暴“秋菊”再遭强暴!
·【行为艺术】枉法裁定"状告公安局"在暗箱中被驳回 严正学赴京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行为艺术】 决战公、检、法、黑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当庭揭穿被告公安部门作伪证
·【行为艺术】严正学凶多吉少?
·"中全會前夕中國異見者嚴正學被捕"
·【專欄】鄭貽春:強烈抗議中共秘密逮捕畫家嚴正學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四中全会前加紧压制 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再次立案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现场直播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公安部门抓捕、拘禁、施暴案件全国各地多有发生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著名画家严正学被暴打抓捕……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遭椒江法院迫害
·【行为艺术】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行为艺术】致习近平的公开信——强烈要求停止侵害严正学先生
·【行为艺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行为艺术】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
·鲁德成,我愧对你!
·關於強烈要求恢復嚴正學人身自由的緊急呼籲
·【行为艺术】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
·【行为艺术】提高执政能力与权力寻租、权力返祖
·【行为艺术】借刀杀人、杀人灭口,谁在制造孙志刚第二? 
·【行为艺术】自古壮士多血泪 敢叫恶魔胆心惊
·【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当代卓越的行为艺术大师 ——《“可爱的中国”》读后感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柠檬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民主论坛 2006/6/4》 (博讯2006年6月5日) 《网路文摘2006年6月5日》

(维权之声/李非洋)

   2000多年前,秦始皇说:“敢对我说半个‘不’字者,挖眼削鼻、砍足凌迟!敢议论国事者,焚书坑儒! ”

   汉武大帝诛心更毒辣,帝曰:“司马迁,我把你阉了,看你还能否刚强正直!”

   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大清皇帝:“说‘清风不识字’逆我龙颜,我就株连九族、满门抄斩,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丁林超一个从仙居县令爬到台州,混了个水利局长的土皇帝,中共处级的一个一把手,仍是一代天骄。在官费的酒宴上,对着女属下咬牙:“不喝敬酒!不给面子……”工会主席金华斌立即领令,只两拳一刀,杨春红右脸面便遭贯穿性伤,缝59针,当场毁容破相!丁说:“脸上流血死不了……”并宣布:“酒宴继续进行!”

   中国浙江台州,中共地方高官的部门独裁,成了真正的铁幕世界!

   “敢批评政府的严正学,扒你公墓的祖坟;”

   “到县民政局信访,不予理睬;”

   “跑到台州民政局交涉,没门,” “拿3080元钱重买!”

   “申请‘行政复议’不予受理!”

   “提起‘行政诉讼’驳回起诉!”

   “还到《台州市市长接待群众来访日》登记上访,不答理你!”

   今日的台州!官衙竟养着丁林超这样的昏官、黑官、恶官,连掘坟卖墓都干得出的录壳官!

   真应了台州一则民谣:“死(史)书记、鬼(瞿)市长,私人广场绿壳(强盗)多。”

   ————————————————————————————————————

   2006年5月30日“严正学状告台州市民政局《不履行信访法定职责》一案,在温岭市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下午一时许,等侯在法院大门前,欲参加旁听的公民已达百人之多。二时零五分准时开门后,温岭市人民法院最大的第一审判庭座无虚席。关心此案审理的公民来自台州三区和各市县,有市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记者和温岭市机关人员,除三、四名法警外,还有国保、国安的便衣。台州市民政局、天台县民政局人员亦占据了两排长座。旁听公民中,有一大部分是受尽上访磨难的台州访民,仅来自温岭市区的就有近百人之多,这批信访中受尽欺诈,曾屡遭官员暴力劫访、关押、殴打的草根阶层苦大仇深的经历,和原告一样饱尝过被推诿、被蒙骗、被欺压,所以也最关心《不履行信访法定职责》一案审理。

   二时十分,行政庭审判长准时敲下法槌,宣布:“开庭!”

   审判长核实原、被告后追问:“被告法人丁林超是否到庭?”被告回复:“丁林超没有到庭。”

   审判人员例行必要程序后,法庭就进入实体审理。由原告严正学宣读长长的《起诉状》,严说:“……出于政府的政治报复,原告的祖坟已被天台县民政局掘坟盗卖,另有新尸正寝。”

   原告列举:“被告及被告的下级拒不受理、拒不履行法定的信访职责又拒不作出信访答复的一贯作风。被告对访民的冷漠、推诿、压制,不仅不纠错,保障其出售公墓不受侵占,反支持了天台县民政局掘坟盗卖的行为,并以‘县委、县政府明确要求’进行政治恐吓,非法索要‘(原告)再付3080元’,是明目张胆的敲诈勒索。”

   

原告严正学斥责:“中共的地方政府已堕落到如此黑恶的程度!”

   严接着宣读:

   “中共黑恶官员的独裁专制是一脉相承的。查台州市民政局局长兼党委书记丁林超,官为处级。原在山高皇帝远的仙居,做惯了专权武断太上皇式的县官;后坐镇台州水利局局长兼党委书记为台州(处级)高官时,又以‘独夫民贼式’的寡头统治行政,任意挥霍开支被财务郑冬菊、杨春红、属下张贤根等举报(见证据⑥),因为杨春红又报警揭露丁林超手下官员性骚扰的罪恶。为报复杨春红们举报,2005年2月2日,丁林超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包下椒江宾馆多功能厅,官费设宴十几桌弹冠相庆。官为市民政局局长兼党委书记的丁林超,竟在公款设宴的花天酒地中,因逼迫其女属下杨春红干杯不从,血涤酒宴。

   “本案系台州高官在挥霍纳税人的钱财,吞啮民脂民膏的酒宴上发生。

   “(以下摘自台州市水利局副局长李福庆的在派出所所作的“笔录”)台州市水利局(现民政局)局长丁林超携赵晓夫、颜传华、李正瑞、武桂荣、姚兆虹及我(李福庆)共七位班子成员(台州高官)到酒桌敬酒……,杨春红不情愿,在碰杯中不慎将酒溅到丁局长手上。

   “几滴溅到丁林超局长手上的酒水,竟犯了天怒得罪九五之尊。在旁的工会主席(工会主席不保护职工,反做打手!)金华斌闻风而动追打杨春红,当场锐器戕害,贯穿性伤,缝59针,(一年多后)结单线蚯蚓状凸凹疤痕长6.8厘米。因几滴酒水,竟毁女属下容颜,毁杨春红一生!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抗命的女公务员被戳破脸额,满嘴喷血,女属下杨春红在血流如注的挣扎求救声中,铁面冷血的丁林超竟然仍宣布:‘酒宴继续进行!’ (见证据⑥)。

   “撒旦也不至于如此的灭绝人性,禽兽也不至于如此丧尽天良啊!

   “有权就敢骄奢淫逸、就能生活糜烂、就要在花天酒地的同时进行血腥残害。竟指使手下在众目睽睽之下,气壮如牛地伐杀、毁人容貌。

   

   “恶官恶行请看:丁林超在《官权毁容案》后被问责的《活人送火葬场案》。

   

   “台州高官丁林超统一口供、摆平关系后,有关部门竟隐匿关键证据‘现场监控录像’,疏通关节将(一年后)脸部仍留有明显凹凸单线条状疤痕6.8厘米的毁容做成“轻伤”(根据《人体重伤鉴定标准》 单线明显条状疤痕5厘米为重伤)。逃避了“渎职、毁容、毁灭证据、见死不救”的惩处,官官相护,平调为台州市民政局为最高长官后,又成了惨绝人寰、惊震全球的《活人被送火葬场案》被问责的官员(见证据⑥)。

   

   “2005年10月24日,在浙江台州打工的四川农民工尤国英没钱治病,在台州‘活人被送进火葬场’。尤国英的遭遇就是血泪的控诉,台州市民政局局长兼党委书记的丁林超是难逃其罪!之所以如此,就是地方权贵丁林超之流,一方面对国家资产肆无忌惮的瓜分,对人民的残酷压榨和对公民财产的疯狂掠夺;一方面又用民脂民膏花天酒地,骄奢淫逸,生活糜烂,腐败官员在声色犬马中,何曾记得其负有扶贫问苦、救助穷困的职责。

   

   “其肆无忌惮的瓜分、疯狂掠夺请再看:《恶官喝死人血案》。”

   鞭苔灵魂的遣责,赢来了声声叹息和阵阵掌声,也引发原、被告的争议。

   被告雇用律师项靖南说:“丁林超个人的行为,与本案无关,属刑事追究的诉求,不应在本案中陈述。”原告严正学笑而反诘:“只因为有如此黑恶的高官,才有如此黑暗的民政局,民政局敢于违法行政,与丁林超敢于违法作恶有着因果关系。丁林超的个人品质和他惯用毁灭、伪造证据手段,特别在《官权毁容案》中,用权力统一口供,持权术摆平关系后,有关部门竟帮其隐匿关键证据《现场监控录像》。我所以在本案中指控涉及《刑法》的‘毁灭证据罪’,是特别提醒被告和被告雇用律师项靖南别再次伪造证据……同时警告丁林超,即使逃避出庭、逃避了世俗的裁判,但终究逃脱不了历史的审判……中共高官的恶行必将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

   审判长连续敲击法槌,制止争执。掌声和议论不绝的旁听席立即鸦雀无声。审判长告诉原告:“属刑事追究的,行政法庭无权审理,请简要地接着陈述。”

   原告严正学继续宣读《起诉状》:

   

   “2001年天台县政府划扒50亩土地,投资150万兴建了“天台水坑公墓”(见证据⑦),一年后的2003年8月11日,在“官商勾接、以权谋私”的黑箱中,竟变成私人老板私有。强盗的手段!强盗的作为!强盗的逻揖!鲸吞国有公墓后,竟以“全面殡葬改革”和“按县委、县政府明确要求”为政治借口,将原告为岳父母于2002年4月15日向天台县民政局社事科购买的水坑公墓第一排(3、4)两处坟墓,掘坟盗卖。

   

   “此即本案所指在‘台州市领导接待群众来访日’登记接待来访的事项。

   “本案中的‘公墓’是政府向社会推出的公共产品,原告为岳父母向被告(民政局)购买公墓,已支付了3,600元,获得了相对永久的安息权。不到一年,即因政治报复被掘坟盗卖;意味着原告精神和财产权遭受侵害和损失。天台县民政局作为出卖公墓的单位并负有管理公墓的责任,属其他具体行政行为。(出具盖有‘天台县民政局财务专用章’的《浙江省行政事业单位往来款收据》)为什么对公墓被掘被盗卖而拒不答复?而在‘台州市领导接待群众来访日’向被告台州市民政局上访后(见证据⑧),又仍拒不作出《信访书面告知答复》?此后,原告又三次去被告处找丁林超索讨《信访书面告知答复》,丁林超不仅避而不见,竟仍是拒不答复。

   “疯狂敛财、疯狂挥霍。中共地方政府的黑恶官员就是这样不顾人民的死活,党政官员的整体腐败就是做官不为民,贪图享受的花天酒地,骄奢淫逸和生活糜烂已到了道德极端沦丧的地步。无论从《官权毁容案》《活人被送进火葬场案》还是《恶官盗卖死人墓案》都是丁林超身为台州高官的杰作。当政府的权贵持权任意残害、任意掠夺,使权力变成金钱,将人民奴役的时候,请恶官们别忘记:中共的政权,是靠不愿做隶的人们起家的。”(鼓掌)

   

严正学提高嗓音强调:“特别提醒:国歌的第一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还会再起来!”而赢来一片掌声。

   审判长再次敲下法槌,宣布:“按照《行诉法》新的规定,法庭辩论穿插在举证、质证中进行”,女审判员:“现将本案争议归纳为:

   ①、原告有无向被告提出解决墓穴被盗卖纠纷的事项?

   ②、被告有无按《信访条例》规定的期限答复?

   关于第①点,请原告先向法庭举证。”

   原告严正学立即向法庭提交⑴---⑹项证据原件6页。

   [证据⑴]、是盖有天台县民政局公章的出卖公墓(1排3、4号)两穴的收款收据;

   [证据⑵]、是2002年清明,原告购买公墓后修建祖墓立坟碑的照片;

   [证据⑶⑷]、系原告于2005年10月2日、10月12日两次用挂号信向天台县民政局邮寄的《信访函》,要求解决祖墓被掘卖问题;

   [证据⑸]、是原告没有得到《信访书面告知答复》,专程从北京回台州向被告上访后,被告竟交‘殡管所’便函敷衍。函中明确告之:‘需再缴3080元,再购公墓’。被告没有进行信访登记,依法给上访人《信访书面告知答复》,竟违法支持了天台县民政局掘坟盗卖的行为,以敲诈勒索方式,非法索要‘(原告)再付3080元’。”

   

   原告严正学再次斥责:“中共的地方政府的冷血、黑恶、贪渎和堕落!”

   原告提交[证据⑹]共三件,①任意挥霍开支被属下郑冬菊、杨春红、张贤根等揭发的《举报状》;②《一个水政女监察员的血泪控诉》;③《活人被送火葬场》三幅彩色照片和《报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