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研韬观察
[主页]->[百家争鸣]->[研韬观察]->[新加坡大众传播业的现状和挑战]
研韬观察
·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新主任
·新疆采风行程表
·叩问新疆:恐怖何来
·西方人怎样解读西藏
·谁解雪域风情?
·《圣经》的本质与价值/毕研韬
·上帝也不能塞人耳目/毕研韬
·关于“西藏问题”的国际博弈
·八成港人反对台独藏独/毕研韬
·卫藏、康巴和安多/毕研韬
·神秘的海南黎族文化
·佛教是正教还是邪教?
·毕研韬:我为什么关注西藏
·毕研韬:新疆人抗议境外记者蓄意挑拨
·谁会相信高雄市政府?
·新疆7.5骚乱的三大教训/毕研韬
网络传播
·社交性网站——没有硝烟的战场
文化教育
·给2013级同学的九条建议
·文化的翅膀在哪里?
·如何推动全球华文大融合?/毕研韬
·抢救皮影艺术的民间艺人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记季羡林先生的两次题词
·被学生误解是常态/毕研韬
政治传播
·领导人卡通片是政治传播的可贵突破
·中国亟需政治传播学
·中国的政治传播新纪元
·权力与传媒关系散论
·传媒,权力博弈的舞台
·媒体,客观公正性何在?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的朋友们
·新加坡大众传播业的现状和挑战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新闻,绊脚石还是垫脚石?
·毕研韬:谁来推进公民的话语权?
·权力运行:阳光下的“阴谋”
·中国媒体是“第N权”?
·试析NGO会议传播
·中国需要传播学吗?
·中国的“王道”与“软实力”
·重新审视美式“宣传”
·谁是真正的“纸老虎”?
·政治传播学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的政治传播学研究
·略论《中华新闻报》的倒闭/毕研韬
·从李肇星写诗看中国政客形象
·美国专家称赞中国信息公开
·传播学视角下的民意与管治
·《多维新闻网》易主的警示/毕研韬
·周恩来陈毅批左派报纸/毕研韬
·毕研韬:民调是新闻的宿敌?
·毕研韬:中国特色的政治传播
国际传播
·自由亚洲电台背景分析
·毕研韬:美国外宣媒体的变革与启示
·新媒体时代的舆论战
·亚太世纪中国媒体的使命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美关系的真正威胁?/毕研韬
·“微博外交”值得中国探讨
·美国“外宣”理念值得解剖
·中国“外宣”亟需脱胎换骨/毕研韬
·对外宣传与国家软实力
·中国能否收购《新闻周刊》?
·毕研韬:媒体阻碍世界和平?
·国际博弈讲究“期望管理”
·中国媒体进军海外的陷阱
·[书评]美国,以宣传统治世界?
·书评:洞察全球传播的本质
·《用信息颠覆世界》序
·传播的动机是颠覆
·书评:舆论外交时代的危机
·谁会关注中国形象?
·迷雾下的中国国际形象
·剧变中的美国公共外交/毕研韬
·美国公共外交女掌门
·提升中国形象的三大法门
·谁来挽救中国形象?
·毕研韬:影响中国形象的三大要素
·胡锦涛“困惑”了谁?/毕研韬
·欧洲学者为啥关注中国/毕研韬
·欧洲社会科学研究对我国的启示
·毕研韬:美国是中国的头号敌人?
·“教育外交”的格局不够大
环球掠影
·亚太“江湖”,何以动荡?
·21世纪的战争型态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加坡大众传播业的现状和挑战

   
   一、新加坡的媒介生态
   
   新加坡的总人口只有400多万(其中华人占76%,马来人占14%,印度人占7-8%),国土面积仅有6万平方公里,传媒市场狭小。英语是新加坡的第一语言,学校的所有科目(华文除外)均用英语传授,新加坡人具有明显的英语崇拜倾向。新加坡使用简体汉字,与中国大陆是“两国一字”。
   

   新加坡是个市场经济体制与计划经济体制并存的国家。新加坡报业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报业控股)(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td,简称SPH)是由政府全资拥有的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的子公司,其股份分为管理股和普通股两种,所有董事都必须是新加坡公民。报业控股的管理股只占全部股份的3%,而且购买、持有管理股必须经过政府的严格审批。政府对传媒业的行政干预较多,人事权掌控在政府手中。
   新加坡的大众媒体是“官民桥梁”:既要“下达”官意,又要“上传”民意,以期扩大社会共识、降低施政成本。新加坡的大众媒体享有一定的言论空间监督政府,但总体形势是,“离经”不能“叛道”,“犯上”不能“做乱”。
   
   新加坡是个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国度,不容许大众传媒刊载“有伤风化”的内容,某些在西方国家畅行无阻的节目和广告在新加坡是被禁止的。
   
   二、 新加坡大众传媒业的现状
   
   新加坡发行量最大的英文报纸是《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每日发行40万份。新加坡也有免费的英文报纸,如Today和New Paper。
   
   新加坡第二大报是中文的《联合早报》,日发行量为20万份。《联合早报》《联合晚报》《新明日报》《星期五周报》(面向中学生)和《大拇指》(面向小学生)是新加坡的五大中文报。《联合早报》是典型的主流媒体,被戏称为“新加坡的《人民日报》”,但现在发行量有下滑趋势,而《联合晚报》和《新民日报》属休闲类报纸,发行量有所增加。
   
   New Media(新传媒)是新加坡政府唯一的电视媒体,现有8个频道。新加坡的电视剧多表现“俗文化”,所以不为精英阶层所看重。新加坡的传媒市场基本由报业控股和新传媒集团瓜分。
   
   新加坡报业提倡以商养文。《联合早报》平时每期56版,每天的广告收入有数十万新加坡元(多时高达近百万新元),广告收入约占其总收入的60%。每份的总成本(含有形和无形成本)约为1.1新元,虽然售价远低于其成本,但每年的纯利润仍高达3-4亿新加坡元。
   
   三、 新加坡华文报纸面临的主要问题
   
   新加坡传媒过度依赖广告,而广告收入随经济的起伏而波动,员工的收入也随之变化:经济上升时每年会有相当于18个月的薪水,而衰退时则减薪2-3%。
   
   新加坡建国于1965年,40年的光阴已整整养育了两代人。现在,50岁以上的新加坡人的华语水平明显优于青年人。就整体而言,青年人华文水平低,而且普遍不读报(更不读华文报纸),这是新加坡华文媒体普遍面临的难题。不过,新加坡现有大约20万来自中国的“新移民”,他们是目前新加坡华文媒体的主要支持者。如今,《联合早报》关于中国的报道比重在逐步增加。
   
   新加坡华文媒体正在采取一系列补救措施吸引青年人,但国民对华文的重视程度归根结底取决于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为此,韩先生在演讲结束时深情疾呼:“中国,你快点强大起来吧!”
   
   (本文系根据新加坡《联合早报》资深记者韩山元先生的演讲整理而成。本文未经韩山元本人审阅。本文原载《传播学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