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银波文集]->[重庆特大旱灾的方方面面]
杨银波文集
·信息公开与特权政治
·独立思考这场战争的巨大影响──采访郑贻春──
·反击中共旧政权
·为申办“弱势群体法律援助中心”鼓与呼
·我与《民主论坛》共同祈祷
·郑贻春采访录
·高呼自由朝鲜运动 ──采访郑贻春
·人城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
·请关注徐高金:一个中国老人的慷慨壮歌
·共产王朝与一党专政
·杨银波对话余樟法(东海一枭):政治的罪恶乃世间最大的罪恶
·【红朝谎言录·参赛作品】红朝谎言三百年说不完
·【某征文大赛·参赛作品】癸未十项建言
·在中国搞大一统是死路一条
·介绍《红史》:抗击红朝——2003年8月5日晚于广东某大学历史系的演讲记录,原题为《历史的惨剧》
·重建"中日索赔"的基本原则
·破除军政府呼吁书
·对当前民主运动的看法
·杨银波8月22日严正声明
·生 命
·书评天下,天下书评
·东升农场民工抗议拖欠工资纪实
·警言
·面对谎言与虐杀 ——推介《新世纪红朝第一谎言》
·惊乎!百万网友大签名!
·宣扬正派民主,重整海外民运
·关于当前中国的八项建言
·杨银波推荐:中国教育界的奇耻大辱(记实档案)——中国辽宁省营口市第五中学青年女教师李广艳控诉“恶魔校长”庞庆振
·杨银波加入"中国独立笔会"申请书
·疯狂之诗(九首)
·致重庆公民第一书 ——我们为什么要爱重庆?
·以斗志的力量——写给妹妹杨蓝蓝的一封家书
·第五权力:政论家的话语权
·致重庆公民第二书 ——重庆农民处于九天之下
·致重庆公民第三书
·柯特遗书
·致重庆公民第四书——重庆,请带头废止教育产业化
·我的四点看法
·致重庆公民第五书——杨银波明天就是被捕的杜导斌
·民间版《新闻调查》:湖南刘骏“6·16命案”调查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
·与《大纪元》共议杜导斌事件
·鼓励“民间自救”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二](11月14日更新版)
·刘骏的在天之灵在飘荡——“6·16命案”舆论影响之大,蔚为壮观
·广东底层民工访谈录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三](11月24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六书——将公民维权冲出重庆、冲出中国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简要提纲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庆特大旱灾的方方面面

重庆遭遇特大干旱,因其危害之严重、受灾区域之广大、涉及人口之众多、持续时间之长久、投入财力物力人力精力之繁巨,已激起海内外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我所在的区域及家族,同样是不同程度的受灾者之一。纵观全重庆,结合自己的所见所闻,我实感有记录的必要。自5 月初干旱在重庆云阳等地初现苗头开始,到现在40个区县受灾、2 ,000 余千公顷受旱、三分之二的乡镇人口饮水困难,直接经济损失超过34亿元,整个过程持续了将近四个月的时间,到现在仍未结束。气象局预测:旱情将延续至8 月底!在这将近四个月的时间里,我一直在重庆度过,亲眼目睹了灾情的严重、高温的残酷、各项行动的紧张,以及群体的恐慌、焦躁、镇定、从容、投机等林林总总的状况。一幕一幕,令人感触非常,且由于这种“在场感”的支撑,体会起来显得更加真切和感同身受。
   灾情:高温、缺电、火灾
   6 月20日,重庆巫溪遭遇60年一遇的特大干旱,八万多名学生被迫停课。一个月以后,重庆遭遇旱情的区县达到28个,共计206 万人面临临时饮水困难。第二天,受旱区县突然增加到36个。到8 月9 日,尚属全国首次发布的“红色一级预警”由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布,这一天全市共有24个区县的最高气温超过40度,其中巴南区达到42.8度。

   8 月15日,更成为重庆气象史上的大事件:重庆綦江以44.5度的极端高温,超过1953年8 月19日重庆彭水地区创下的极端最高温44.1度!
   全市共计22个气象监测站点的气温刷新历史记录,全市28个地区超过40度!这一天,是重庆自1951年有气象资料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天,重庆北碚区也以44.3度的极端高温达到自1934年有气象资料记录以来的最高值,重庆也因此遭遇全市40个区县全部受灾的严峻形势!
   第二天,倡议社会各界捐助的活动立即拉开,从市政府“社会捐助接收办公室”、市财政局到市慈善总会、市红十字会,再从媒体到企业、组织、团体、社会直至个人,各种捐助活动此起彼伏,从世纪金源集团、中石油集团、电力公司集团、西南铝业集团、烟草公司集团等商界巨头,到普通的农民工,无论贫富贵贱,一一行动,场面壮观,感人肺腑。其如火如荼之状态,简直如一场临时预备战争。为了尽可能弥补损失,解决临时问题,所有人都甭紧了弦,堪称“全民抗旱运动”。
   缺电与火灾,也一度伴随着高温旱情,成为重大问题。6 月20日,全市当日负荷达494 万千瓦,与2005年最高日负荷记录持平。6 月28日,全市当日负荷达515 万千瓦,成为2006年最高日负荷记录。7 月12日,全市当日负荷攀升至561 万千瓦,刷新了2006年的最高日负荷记录。7 月13日,电力负荷达到电网承受极限,九龙电厂一机组突发故障,被迫首次拉闸限电。7 月20日,电力负荷竟在拉闸之后仍然攀升至591 万千瓦,不但刷新了2006年的最高日负荷记录,并且成为重庆电网有史以来的最高日负荷。迫不得已,8 月16日,重庆向邻省四川紧急求援电力30万千瓦。8 月18日,电网面临特大困难:水电枯竭,白鹤电厂、珞璜电厂等火电机组发生故障,日最高用电缺口达到156万千瓦,成为2006年电力缺口最大的一天。
   高温之下,森林、树林、竹林、草木等干枯、焦躁,极易发生火情。从8 月3 日凌晨重庆涪陵区罗云乡狮子梁村一社森林起火(火场总面积达292 亩,受害森林面积达217 亩)开始,到8 月10日巴南区木洞镇院墙村冷水垭森林起火、8 月11日沙坪坝区曾家镇虎峰山森林起火等,森林火灾频繁发生,城市、乡镇火灾更是常见。仅8 月16日18时到8 月17日18时,在这短短24小时之内,重庆就发生山火37起、电线失火六起、民房失火七起、其它火灾57起,共计107 起火灾!状况略为缓和是从8 月20日才开始的,这一天全市气温第一次回落到40度,但仍没有大范围降雨。就在我写作本文之时,窗外仍然高悬着毒辣的“火太阳”。
   旱情之重,为历史所罕见
   传统农业在干旱中遭到最为严重的重创,水稻、蔬菜、水果等损失惨重,轻旱面积超过510 万亩,重旱面积超过982 万亩,干枯面积超过476 万亩。为弥补受灾损失,除了外出务工(比如到新疆采棉,每公斤棉花计价0.85元。8 月21日,永川、铜梁、武隆已经外出1 ,700 名农民工,截至9 月5 日将超过十万重庆农民工赴疆采棉)之外,其它方面就必须依赖于晚秋粮食生产(比如再生稻、秋洋芋、秋荞、秋红薯等),依赖于速生蔬菜抢种抢播,依赖于以柑橘为重点的果树保护,依赖于大牲畜、生猪及禽类养殖,依赖于草鱼、鲢鱼、鳙鱼等水产品培育。这方面,特别需要政府的组织输送和补贴救济,否则根本就是无米之炊。
   各方面都面临重大危机,防汛抗旱、人畜饮水、打井、人工降雨、森林防火、农业生产等,方方面面都需要钱、需要物、需要人。当全市近623 万人直接投入抗旱,并大量投入机动抗旱设备、机电泵站、机电井、机动送水车等的同时,全市也有共计275 座水库蓄水降至死水位以下!河、溪大量断流,水库大量干枯,连长江、嘉陵江也降至历史最低水位。有的江段河床裸露,为历史所罕见。目前,嘉陵江一等航段的水深只有1.5 米,三等航段的水深只有1.2 米,且水域面积也在不断缩小,所有载重船都被一律停航。
   重庆急需求援的,不仅有大量资金,也有灭火机、灭火弹、油锯等普通物资,还有降雨专用炮弹、森林消防飞机等重要物资。8 月17日,重庆的火箭弹就用得一干二净了,高炮弹也只有3 ,000 发左右,为此,重庆已被逼到向江西、内蒙古、四川购买炮弹的地步。购买300枚火箭弹、10,000 发高炮弹之后,居然远远不够,还得继续买。没有雨,水严重紧缺,只能不断停水。8 月10日,江北区三万人停水十小时。8 月18日,沙坪坝自来水厂的取水龙头只差40厘米就将露出嘉陵江水面,江水比往年同期降低十多米,只好等待大渡口的丰收坝水厂和九龙坡区的和尚山水厂救援。綦江县的通惠河都快干了,河床裸露,水厂的取水口也露出了水面,面临停水危机,不得不启动紧急预案,直接从綦河取水。
   大量农村地区更为悲惨,大多数人并不能喝到自来水。有水井的村民倒好一些,那些没水井的村民只能到处想办法找水源。今年重庆旱灾最严重的是潼南,潼南旱灾最严重的是五桂镇,那里的人就算凑齐了打井的钱,但仍有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用机器打一口井,至少要30方水用于润滑机器之用,但是五桂镇的村民大多深居高山,连一滴现成的水都没有!重庆垫江县受灾人口达62万余人,其中31万多人饮水困难,12万多亩农作物绝收。其管辖范围之内的砚台镇,占90%以上的农田干涸硬化,裂缝大多能容下拳头,全镇大多数农作物被干死,减产在一半以上。此种严峻状况,何止是“50年一遇”?简直是“百年不遇”!
   市场:菜类、肉类、果类欠缺
   现在的状况,对于我们这边的人非常不利——我住在重庆西部的永川市,情况很糟糕。这几天,重庆东部、东南部的开县、巫溪、万州等区县的气温已经下降十度以上,但是重庆中西部地区的高温天气仍在持续,永川、壁山、潼南、荣昌、大足等渝西地区大片大片的老竹林干死,百年老树也在高温下枯萎乃至干死,即使年龄再大的老人,也是第一次遭遇这么厉害的天灾。我的周围正处于“退耕还林”地区,竹林、果树、蔬菜干死的现象普遍存在。现在我和家人每天必做的事情,就是挑脏水来抢救唯一可活的蔬菜——藤菜,否则连可吃的菜都没有。
   其它地方的情况也与我们差不多。比如壁山县青杠街道新七村,大片红薯死在地里,大量橙子枯死在树上。青杠街道下辖的几个鸡鱼养殖社,就发生了鸡鱼大量死亡的情况,其中孙河村养鸡户宋邦进就有近200 只鸡被活活热死。那些卖花的花市、花店、花铺也被整得很惨,只能拿塑料花来撑门面,因为在高温之下一般鲜花的死亡期只有一、两天,而康乃馨、百合等鲜花的死亡期也只有七、八天,每天都要浇水两三次,不然生意就只能面临瘫痪状态。
   物价也是备受关注的问题之一。目前市场上最急需的是叶类蔬菜和瓜类,比如小白菜(1.88元/ 斤)、黄秧白(0.92元/ 斤)、豇豆(1.81元/ 斤)、莴笋(1.85元/ 斤),以及藤菜、茄子、番茄、瓢白、木耳菜、苦瓜、黄瓜、丝瓜、南瓜等。重庆缺菜,但又必须控制市场价格,所以对于大型蔬菜批发市场(如江北盘溪、九龙坡毛线沟、南岸正扬、北碚京华等),以及运输、进场、销售等一系列环节都想尽了优惠的办法,并向四川蔬菜生产公司求援。大量蔬菜商贩也从中赢利,有的人搞得非常不象话,大发“国难财”,坐地起价,超出一般人的忍受程度,令人愤慨。
   肉类市场和水果市场也趋于紧张,这跟整个受灾背景相关。至于绿化工程惨遭重创那就更显得无比正常了,仅在重庆主城区,就有近3 ,900 株乔木、近30万灌木死亡。在渝北、巴南、万州、巫山等十个区县,就有80余万株柑橘果苗受灾,其中巴南、万州、云阳、巫山等地的苗木死亡率均在60% 以上!缺水果、缺蔬菜,那就吃肉,可肉也缺,居然有人趁机打起“偷运青蛙,输送餐馆”的主意,有甚者甚至用飞机从山东等地把青蛙运到重庆来。最近,我在一次等船的旅途上,就亲眼目睹一名女商贩收集了六个麻布口袋的青蛙,通过轮船、火车运到重庆主城区餐馆,青蛙连连惨叫,声声撼人!
   警醒:亡羊补牢之后,应防患于未然
   一次罕见的旱灾,将整个社会的各个细胞都刺激、反弹了起来,每一处细小的角落、每一个具体的个人、每一件牵涉到众人的事情,都在这次旱灾中凸显无疑。如果要深刻地了解重庆旱灾给社会各阶层带来的问题与启示,我建议诸位先去阅读一下任不寐先生的著作——《灾变论》。因灾而变,我们要的就是这个“变”。事实上,这次罕见旱灾绝不仅仅是天然的、不可抗拒和更改的灾难,另有其它许多隐藏因素,有一定的必然性。这次旱灾,已经警醒重庆应在亡羊补牢之后防患于未然,在整个发展过程的种种方案中找到平衡,而不能不顾一切地冒进。
   重庆其实还很稚嫩,还有待于在基础设施建设、弱势群体扶持、自然生态保护以及“人文重庆”等方方面面下功夫。当然,作为地地道道的重庆人,我非常感谢海内外各界人士对重庆灾区的关注、支持与帮助,我也欣喜地看到在大事件背景之下重庆人正在学习和练习的某种坚定、不怯和从容。虽然这当中不可避免地发生过恐慌,虽然还有许多没被政府和媒体重视到的地方,但是这也正好提醒这里的公共管理者更应注重公共事务当中易被忽视的那些细节。
   我非常热爱故乡重庆——从内心深处说话——我也很想投入一份力量,所以我也坚持不断调查,不断表达,不断满足读者和朋友的知情权。灾情是一个连锁反应,从生活到生产,还有教育、医疗、消费等,这些都受到了影响。重庆要恢复起来,还需要一段时间。而外省在这段时间之中对待重庆的态度和行动,也是值得重庆深思的另一项重大资源。危机成就教训,磨难成就经验,愿家乡度过难关,众人携手,扶平伤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