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银波文集]->[陈世江冤案:侵权必惩!]
杨银波文集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
·请关注徐高金:一个中国老人的慷慨壮歌
·共产王朝与一党专政
·杨银波对话余樟法(东海一枭):政治的罪恶乃世间最大的罪恶
·【红朝谎言录·参赛作品】红朝谎言三百年说不完
·【某征文大赛·参赛作品】癸未十项建言
·在中国搞大一统是死路一条
·介绍《红史》:抗击红朝——2003年8月5日晚于广东某大学历史系的演讲记录,原题为《历史的惨剧》
·重建"中日索赔"的基本原则
·破除军政府呼吁书
·对当前民主运动的看法
·杨银波8月22日严正声明
·生 命
·书评天下,天下书评
·东升农场民工抗议拖欠工资纪实
·警言
·面对谎言与虐杀 ——推介《新世纪红朝第一谎言》
·惊乎!百万网友大签名!
·宣扬正派民主,重整海外民运
·关于当前中国的八项建言
·杨银波推荐:中国教育界的奇耻大辱(记实档案)——中国辽宁省营口市第五中学青年女教师李广艳控诉“恶魔校长”庞庆振
·杨银波加入"中国独立笔会"申请书
·疯狂之诗(九首)
·致重庆公民第一书 ——我们为什么要爱重庆?
·以斗志的力量——写给妹妹杨蓝蓝的一封家书
·第五权力:政论家的话语权
·致重庆公民第二书 ——重庆农民处于九天之下
·致重庆公民第三书
·柯特遗书
·致重庆公民第四书——重庆,请带头废止教育产业化
·我的四点看法
·致重庆公民第五书——杨银波明天就是被捕的杜导斌
·民间版《新闻调查》:湖南刘骏“6·16命案”调查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
·与《大纪元》共议杜导斌事件
·鼓励“民间自救”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二](11月14日更新版)
·刘骏的在天之灵在飘荡——“6·16命案”舆论影响之大,蔚为壮观
·广东底层民工访谈录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三](11月24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六书——将公民维权冲出重庆、冲出中国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简要提纲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世江冤案:侵权必惩!

   艰苦创业几春秋,懂憬未来生豪情。
   谁知晴天霹雳响,厄运当头不由己。
   刑讯逼供六昼夜,冤入囹圄至如今。
   恨我周围冷漠眼,心中犹如死般寂。
   可怜老母奔天下,为儿平冤甘献身。

   心中滋味难言表,仇恨悲哀藏心头。
   为何天下无包公,害我家破人也亡。
   叩问苍天何时期,才是我的再生日。
   
   ——《鸣冤狱》(陈世江,写于2004年8月6日,狱中),摘自陈世江出狱万言书《黄莲之苦——冤狱》
   
   1998年,一个年仅22岁的山东蓬莱青年创业者——陈世江——,因被疑杀人,遭到公安六天六夜共计140多个小时的严刑拷打,刑讯逼供(包括用枪),屈打成招,从此瘫痪在床长达三年。陈世江当庭翻供之后,仍被强行判处死缓,从此服刑于监狱。其母郭玉香奔波八年,累计上访十万多里路,八年后的今天,终被法院宣告:陈世江无罪!并同时下达《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告知国家赔偿请求权通知书》。冤狱历史自1998年12月6日始,自2006年4月18日止。这则惊人的冤案消息,目前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传遍传媒、网媒(如:凤凰卫视、央视、湖南卫视、法制日报、法制早报、法制周报、齐鲁晚报、雅虎、新浪、搜狐、网易等),激发公众对中国冤案的强烈关注。
   
   陈世江上了网,IP地址为:221.214.131.* ,用户名为"shijiangrui888"。一个苦不堪言的人,正在以一个普通网友的身份苦不堪言地、"超级浓缩"地叙述着那些令人拍案而起的黑暗历史——
   
   "我因被怀疑杀人而被公安强行抓走,然后拷在老虎凳上被五六个人轮番严刑拷打六昼夜。那是黑色的六天六夜,这期间不让我睡觉、不给水喝,并且一直挨打受冻。我昏死过去数次,又被用冰凉的水激醒……。我被折磨得生不如死,被迫违心承认。"
   
   "我在蓬莱市看守所里戴着沉重的脚镣,并且固定在床上一呆就是三年,这期间我一直都瘫痪……。在烟台市中级人民法庭上,我当庭翻供,并展示伤痕累累,控告公安机关的执法犯法行为,但当时的法官、检察官却置之不理,冷漠对待,遂于2001年3月二次开庭后对我'疑罪从轻、暂留人头'地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我不服上诉至高级人民法院,同年7月被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后被投入潍坊监狱改造,因不认罪伏法又被转至泰安监狱服刑。一审判决后,我家人及1000余村民感到非常震惊,他们为我联名请愿……"
   
   "我可怜的老母亲泪水撒满了整个华北大地,她累计上访里程十万多,为了省下有限的费用,她经常给列车长下跪,求其奉献一片爱心。"
   
   …………
   …………
   
   详细阅读各种媒体报道以及陈志江仅用四天时间写就的两万余字的《黄莲之苦——冤狱》,我深深震惊之余,"啊"地一声斜倒在椅子上,闭目冥思良久。电话就在旁边,我抓起电话打到了山东。接电话的是陈志江21岁的妹妹和她的男友(陈志江正外出检查身体),从中我了解到——
   
   陈志江是个头脑灵活的人,生意头脑、文字功底都不错,当年创办山东省蓬莱市亨乐园食品饮料厂时,年仅22岁,便已安排70余人就业。然而,冤狱使得这一切都成为泡影,经济上的窘况更因冤狱的牵连难以启齿。八年最宝贵的黄金岁月的代价,一个创业人生的斗然抹杀,与之旁带的是家属们的长年痛苦和巨大挫折。例如:陈志江的妹妹在1998年时仅有13岁,因经济严重受限、环境压制,小小年纪便被迫辍学,外出打工。其父,更是头发一夜变白……。幸运的是,陈志江有一位伟大的母亲——郭玉香。她笃信:"我绝对不能屈死这个好孩子,更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长年不在村中的她,跑法院、跑检察院、跑人大……,省吃俭用,只为平反冤案。为寻求精神支撑,郭玉香加入了佛教协会,祈求菩萨保佑。
   
   从现实司法实践的角度来讲,陈志江在"凶手没捉到,二审维持原判"的前提下,竟能够出狱再生,实在是个奇迹。然而,仅以"奇迹"来概括这个冤案,又实在令人愤慨不已,此案乃是中国司法之耻辱。真凶到底是谁?竟让陈志江为之背负了整整八年的监狱苦难!这个曾被官方誉为"农村新一代的楷模"的青年人,这个出狱后仍然十分清楚同类受害者——佘祥林、李久明、杜培武等——的聪明人,以其最切身的体会,彻底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冤枉"——
   
   "它包含了仇恨、愤怒、暴躁、悲伤、哀愁、无奈与不安,就像一只恶魔死死纠缠着我,使我欲哭无泪,欲喊无力,呼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进而六神无主,丧生了生活的勇气!……冤狱生活,已彻底毁坏了这一切,长期的心理压抑使我失去了所有信心,感觉前途一片黑暗,因为这一切对我太不公平了!……我恨透了这个世界——无罪的人越改造冤越深,因为无罪到何时都无罪!……无魂有身,像个稻草人!……我非常理解佘祥林大哥,我们有着同样的命运,当然他的冤案有些离奇,但我感觉我比他还要冤。"
   
   陈志江出狱了,八年残酷历史不堪回首。虽然"谁是真凶"、"冤案制造者应被如何惩处"仍是一团巨大的阴霾;然而,毕竟重归自由,面对出狱的陈志江,众乡亲鸣锣击鼓、放鞭喝彩,准备好了陈志江最爱吃的饭菜……。随后,众人接连来访,媒体频频关注,网友大声疾呼,正义舆论之声势不可挡!与此同时,另外一群人却已如坐针毡、心乱如麻,他们当中的重点人物是:陈帝尧,当年的山东省蓬莱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现任蓬莱市公安局政委);田力,蓬莱市公安局局长;于徐东,当年的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无论他们今天如何回避,何等厌烦这一历史疮疤,然而在法律与监督面前,他们终会得到应有的结果。
   
   冤案在中国,乃是一个十分敏感的话题。它不但牵扯到冤枉者及家属本身,同样也涉及到公安机关的声誉、司法机构的权威、相关领导的官帽,更涉及到体制性的巨大弊端和社会舆论的强烈震动,以及法律本身的庄严扫地和公众法治感的严重苍白与失望。中国的预防和纠正冤假错案的侦察、审理程序、死刑复核程序,以及监狱制度改革、冤案救济渠道、赔偿基数等,更是值得深究的重大现实课题。
   
   尤其是侦查程序,如确认受害者身源、认定嫌疑人、侦查取证、运用证据等,若程序不当、运用错误或者故意设计、栽赃、陷害,都易导致冤案丛生。特别是对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难以判决的案件,更应坚持"无罪推定"、"疑罪从无"的原则,换句话说,亦即:可捕可不捕的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不诉。另一个重要问题是,在中国,审判并未走向与侦查平起平坐的地位,起诉和审判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侦查的结果,这样继续下去,易于导致侦查错误不被纠正,反被过度迷信。
   
   近几年,冤案多是在经历了非常人所能想象的努力后,才被爆光于社会。如下,即是我搜集的一长串冤枉者的名单,他们是:佘祥林、周安相、高进发、张从明、李久明、杜培武、孙万刚、邢伟、聂树斌、兰永奎、覃俊虎、姚伟、岳兔元、王树红、滕兴善、王清侠、陈立泉、胥敬祥、李志平、陈国清、何国强、杨士亮、朱彦强、隋洪建、隋洪波、隋洪儒、隋洪超、隋国志、隋国成、隋晓敏、任树君、任树学、任财、郭丽华、郭海斌、秦雪、王友林、黄亚全、黄圣育……,以及今天的陈志江。而更多的冤案,还深埋底层,不为公众所知。即使已经有的冤案,在纠正冤案错误与严惩冤案制造者罪行的同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或者转嫁他人、找替死鬼的官僚思维,以及报复、灭口的反扑也仍然大量存在,这更加激起民众的失望、悲哀、愤怒和控诉。
   
   后记
   
   被宣告无罪的30岁的陈志江,在被宣告无罪之时,与我们想当然似的完全不同。他在《黄莲之苦——冤狱》里说:"当时我的心理没有太大的波折,几乎很平稳,因为这一天我盼望了八年,同时也失望了八年。"遥想八年前,他给母亲郭玉香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妈!咱走的正,做的正!什么都不怕",不料竟遇上一群叫嚣"'刑'字就是开一刀,刑警队就是上刑的部队"的国家败类,这群暴力机器的人渣,吼叫着"我们就是刽子手"、"我们要剥你的皮"、"不上刑是不行的"、"看样子不揍你是不行了"、"打死你也是白死,到时候没人为你作证"……。他们拿人民的钱,却害人民的命,此等残害,此等狰狞,实在比土匪、黑社会之行径更加恶劣……。由此,我不由得猛地一呼:侵权必惩!
   
   联系陈志江:
   电邮:[email protected]
   电话:0535-5771267;0535-6161335
   
   《大纪元》[首发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