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银波文集]->[真实、犀利、独到——评导演管虎]
杨银波文集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论当前农村基层政权腐败模式
·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中国青年的精神和思索
·盘古乐队 今后的路还很长
·三个年龄层的女工体验
·电台专题活动之后的五点感悟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审视政府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1)——
·推动民间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2)——
·捍卫媒体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3)——
·深圳宝安 请你解决民工的艰难
·赌博--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当前大陆启蒙网站与敢言网站综述.
·论电子杂志的实践与障碍
·赌博与杀人
·警察杀人 一个必须研究的问题
·致狱中郑贻春──现代化学者的受难
·强奸幼女:一个激起民愤的焦点
·蹂躏幼女 权力魔掌之下的惨剧
·不正常的中国家庭故事仍在继续
·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拟稿
·反诉索赔“名誉权”的非正常官员
·探索道路:《公民正刊》策划杂感
·村委会主任当选就职演讲辞
·青年节致青年读者的一封信
·彻底改革村民自治制度为民主自治制度
·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联名上书:解13名民工燃眉滴血之急
·公民办刊:在强势压迫之下
·治安体系:从亲属被盗说开去
·致中国21省新一届基层自治组织
·底层缩影曹建纲一家的生存挣扎
·为弟弟杨丰友受重伤致宁波官商人物
·从1672 元拖欠民工款调查到的广州大案
·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一封民工公开签名信
·办一份敢为您说话的杂志《维权通讯》刊词
·暴虐之下 不能只有心灵抗争-关于维护农民工具体权益的解答陈词
·沉重的青春──少年时期摇滚歌词——
·村级民主自治制度草案(提要)
·民选村委会致信党选党支部
·调查:一个农民工家庭的经济帐目
·母亲说——“让我怎么回报他们”
·民主论坛》七周年七则感慨
·以此为鉴:工伤,痛在广州番禺
·与台湾著名主持人杨宪宏对话
·电台主讲节目《民工的钱与命》策划书
·让活生生的残酷现实说明这一切--《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让我们直面不和谐的劳资矛盾——《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把焦点集中于扩大民工的选择权
·1
·《民主论坛》第七周年简略报告
·民工之死:脆弱的生命—未必比现实更残酷的不似小说的小说
·采访病床上的母亲梁如成
·河北“马堪敏案”深度报告
·启事:杨银波更换联络方式
·告别一盘散沙 建立维权网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必须寻求高效率的维权途径——《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呼吁扩大援助的层面和范围——《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社会不公正挑战的是社会安全..
·关注民工 外界打击和心灵扭曲——《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潜规则导致从上而下的全体腐败——《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别把自己牢牢地钉在屈辱的地位——《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黑社会:评简竹醒集团的覆灭
·社会剧变之下的劣根—《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权力型黑社会
·陈忠明的失踪与记者的命运——《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大陆“少年性犯罪”个案报告
·严酷的底层生存真相.....
·权力型黑社会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陆青少年犯罪研究(提纲)
·剧变的中国:论述黑社会与民工
·职业病·腐败司法·可耻经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关于我的民工家族的真实故事—《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频频被袭 黑社会恶果累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深切关注:9个求助孩子调查报告
·见证贫穷:9个求助孩子调查背景
·《调查背景》附图:
·回忆曾患“精神病”的亲人们
·那些曾经抚育我的亲人们
·无序状态下的黑社会和底层人—《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哥英逝,银波沉痛哀悼
·警惕暴力、资本、权力的合流—《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评述一代着名诗人杨春光
·专访杨银波:退团退队 找回真实自我
·忍无可忍的激烈冲突 评王斌余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实、犀利、独到——评导演管虎

文字无法取代视觉语言的丰富,且一般受众对于专业评论无法接受。而我的目的,仅仅是要在这个剧变、复杂、缺少人文关怀、缺乏省思力量的时代,推崇一个对时政、社会、文化、生命、生存、价值、理想等观察独到、关怀深刻、形式不拘一格,并易于被公众广泛接受和认同的著名知识分子(导演、剧作家)——管虎——,叙述此人在我印象之中的值得尊敬之处。须说明,此种推崇与娱乐毫不相干,但高度评价管虎却具有刻意性,因为至今还没有任何一个大陆导演以如此多的优秀作品一次又一次地震动着我,其真实的震撼力已远胜如今"文字叙述式思想"的苍白。
   至今,我已珍藏1000余部电影、电视、音乐作品。香港的徐克、大陆的管虎,乃是我的嗜好,前者急管繁弦、飘逸挥洒,后者剑走偏锋、真实震撼。管虎曾被一度誉为"第六代导演之中最为灵活与务实的导演",也曾被一度誉为"第六代导演之中最具弹性和商业潜质的导演",有其少见的入世、内敛与犀利,也具备一定的理想主义色彩,富含个性、思想与批判手段。此处的"第六代导演"如同影视史上的任何流派、思潮、群体一样,无法界定其准确概念,一般泛指上个世纪60年代—70年代出生的导演,其代表性人物有:胡雪杨、张元、吴文光、王小帅、何建军、管虎、阿年、娄晔、姜文、王瑞、李欣、章明、路学长、贾樟柯、王全安、施润玖、张扬等。
   我曾抽样般地观看过被舆论所指的"第六代导演"中的30余部电影,确实各具锋芒,或者逼视现实,或者归避现实,或者狂飙独立,或者学院气息,或者取材禁忌,或者专攻另类……。然而,也很容易从中找出其共同点:都具有强烈的关注边缘、关注底层、关注人性的责任意识,都极力表现弱势边缘者的生存、生命在时代变革、社会冲击、价值冲突、观念激荡之下的双重悲剧乃至多重悲剧,视觉语言不求规范,风格或多或少地保留个性化,个人表达、个性表达占绝大部分的空间。然而,真正能够既坚持个性、又不丧失内省理性,把全片表达得自然、流畅、从容、精致,而且还能占据市场、冲击社会思索与公众感知的导演,唯有管虎、姜文等极少数人,连同样很优秀的锋芒毕露的贾樟柯、王超也难以望其项背。当然,这只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管虎,北京人,1968年出生,1991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其电影作品有:《头发乱了》(1992)、《浪漫街头》(1996)、《夜行人》(1997)、《再见,我们的1948》(1999)、《上车,走吧!》(2000)、《西施眼》(2002);其电视作品有:《南方女人》上下集(1995)、《昨天的哨音》上中下集(1996)、《黑洞》30集(2001)、《七日》28集(2003)、《冬至》36集(2003)、《生存之民工》32集(2005),均是运用仿电影摄制方法与模拟记录片形式,尽力达到接近现实的效果。其作品,曾荣获中国、日本、法国、新加坡、韩国、美国等主办电影节的多种荣誉,尤以早期电影《头发乱了》和近年电影《西施眼》获誉为最。目前,管虎正在我的家乡重庆摄制电视剧《活着,真好》(原名:《生命之活着》),该剧以"乳腺癌"家庭为轴心,探索生命、生活的内在价值与中国家庭的酸苦幸福,纯属写实风格,已拍摄过半。
   公众对管虎的敬意,更多地源于他导演的电视剧,尤其是从电视剧《黑洞》开始。该剧不但取材独到(反腐、反黑、刑侦,涉及黑社会、刑警、政府、看守所等),而且制作节奏强而快,在剪辑上更是花费了几倍于正常情况下的时间。看《黑洞》的前十分钟,只要静静地分析拍摄的角度、光线的层次色彩、背景色的深浅、旁白的心态、音乐的诱导,人物的表情、语言、行为,以及镜头的夸张、近远、长短、凹凸,便能明显感到一阵阵紧张刺激的气氛。全剧整体气势凌厉恢宏,人物性格饱满充沛。管虎的镜头运用是异乎寻常的,他的每一次画面切换都有悬念在其中,画面信息密度很大,在不露声色的情况下也能显示纪实与艺术俱在的张力。剧情也设计得跌宕起伏,设计的情节常常出人意料,而且对社会各角落、各人等、各风俗、各民间性的独特色彩,也尽力吸收在其中,所以观看其作品会明显地不感到是在了解故事那么纯粹,而是更多地被引领到人的内心世界和社会的内在变化之中,从而去主动挖掘事件、现象的种种促成因素。
   《七日》(内容:假钞走私)、《冬至》(内容:金融犯罪)几乎是《黑洞》的延续,刻画细腻,题材涉及一定的政府行为背景,人物性格趋于成熟。《生存之民工》又更上一层楼,尽力摆脱政府行为背景,风格粗砺,力透荧屏。残酷的现实记录,赤裸裸的现实批判,还原中国民工的生存真实,表达民工的社会呼唤,镜头冷竣,不加修饰,没有夸张,没有矫情,血泪斑斑,毫不妥协。该剧讲述一群民工追讨微薄的血汗钱,却被诱拐、被诱骗、被致残、被致死;黑心包工头纠党结伙、非法牟取暴利、欺骗压榨农民工的暴戾面目,皆被全剧毫不留情地揭露。
   在摄制《生存之民工》时,管虎规定:所有参演者,一律去掉"演技"这两个字!演员先真实体验几十天民工生活,俊男靓女一概不要,40多位真正的民工随之被起用(最大场面曾达到起用500名真实民工),并参与剧本探讨。打,就真打;摔,就真摔;干,就真干;吃、住、睡,三个多月都与民工在一起。该剧情节全由片段支撑,管虎把以往的叙事经验全部废除。结果,近乎完全地达到了现实境况当中的一切效果,表现出了超强的批判写实能力,激起近100%的公众认同,报端、杂志、电视、电台、网络对于该作的评价,"真实"二字几乎次次俱在!颠峰之时,管虎作品已几成"真实"的同义词。
   这是一个具有旺盛创作力的导演,他和他的制作人吕东、出品人邹雄以及编剧、演员一起,拼搏奋斗,几乎次次都是以"赌"的姿态来创作电影、电视剧,最终大获成功。无数观众都被导演、编剧、演员强烈的社会良心感动,也被剧中人性的关怀感动。在如今这个社会剧烈震颤的时代,每个人的灵魂都很容易被腐蚀,因此关注灵魂的变化历程,即是解剖时代的精神状态,续写中国人的心灵史、精神史。这一点管虎不但正在做,并且把关注的范围越扩越大,把关注的深度刻画得越来越细腻,在警示社会的同时,也震醒了每一个平凡人的灵魂,这与一般的商业影视和一般的小众影视完全不同。即使连"爱国主义"这么严肃而又宏大的题材中心,管虎也能表现出反传统、反常规的含义,他的下一部描述伪满洲国时期真实爱情的电影即是明证。
   管虎与任何具有独立性创作的导演一样,同样面临着诸多拦路之虎,其一,便是中国的影视审查制度对影视作品的限制、制约和钳制。管虎的早期电影作品多被禁播,沦为"地下电影"。这包括获得不少荣誉的经典国产摇滚电影《头发乱了》,该片充满了急切的宣泄与叛逆之情,体现出个人与体制的对立和困惑,也体现出个人对主流社会的茫然和疏离,曾连续三年在国内被禁播(92年创作,95年解禁),而"刀下留片"的结果却是遭到北大学生起哄,可见被"审"得有多么残酷!就是连管虎相对平和的电视剧,也曾多次遭到审查和播放时的删节。在《生存之民工》的结尾,民工被法院判定胜诉,然而他们究竟有没有拿到工钱却并不提及,电视剧结尾被突然缩短。管虎坦言其苦衷:"如果把结果表现清楚,我会面临很多问题,包括审查问题,包括怎么去解释'三角债'问题等。"在地方电视台播出《生存之民工》时,有的情节、画面也多次被删,曾遭到观众和网友的愤怒抗议。
   电影、电视剧被禁播,原因很复杂:或者是没有通过审查,即使是国家体制投资的影视,有的也因与当时的政治意识形态不吻合,或者挑战了当时的主流意识形态的合法性,而被禁播;要么即使通过了审查,也由于出资方或制片方的问题而不能在国内公映,尤其是一些导演的独立电影(注:独立电影,常指个人制作的实验性影片,其拍摄资金常常脱离国家体制,大多来自海外资本和民营资本)。事实上,中国影视一直受制于政治意识形态的主流倾向(或曰"当局意识"),也一直受制于大众化的市场机制与商品机制,虽然中国有诸多多元化的影视艺术,导演、编剧、演员在才华、创意、深度、敬业等方面都丝毫不逊色于别国,然而不管是创作、送审还是营销、放映、播出,都会遭遇层层阻拦和压制,尤其会遭遇官僚审查制度和旧经济模式的约束管制。
   荒谬之处在于,中国的影视审查制度一是制度违宪(违背公民出版自由,艺术家的创作和出版作品的活动未受最大限度的保护,如影视被禁播、导演被禁止拍片等),二是无界定分明的审查标准(权力压抑创作,审查标准多由官僚们自行制定,变度大,主观性强,意识保守封闭),三是审查程序极其繁琐(主站是送交国家广电总局,次站亦必须,作品题材涉及何种领域就应交由相关部委审查,涉及多少领域,就要交由多少部委审查,一个也不能少)。此制度的存在,导致影视创作的质量、数量以及取材严重受限。
   正因为此,导演们唯有选择审查风险低、无揭露无批判的娱乐片、武侠片等进行拍摄,荧屏上面充斥着大量缺乏诚意、缺乏思想、缺乏现实意义的垃圾泡沫,公众唯有长期被迫地沉溺于无聊的扯蛋、花哨的打斗、轻浮的演绎、空洞虚假的内容、矫柔造作的形式、毫无真诚的人文关怀……之中。至于国家体制投资的诸多所谓"正剧",无休止地为专制者歌功颂德,制造谎言,奴化民众,更属罪过。所以,我个人是基本不看电视的,要看就自己购碟,或者上网下载,以求主宰对影视的独立欣赏。
   近年的管虎已不同于早期的管虎,与其他"第六代导演"也明显不同,在先锋、前卫、青春的道路上,他毅然舍弃了幼稚、燥动的一面。基于关注层面的扩大,他把现实社会的复杂层面一一解剖、还原、呈现,把个人激情的一面更为内敛地掌握在从容的导演艺术之中,不过分地形于外,而是深深地化入骨子里,游刃有余地展现激烈动荡之下的国人内心。敏感于国家政策的管虎,不同于一般的愤怒青年,相对而言,他更轻松,更老道,没有那么大的心理负担,也没有那么明显的空洞口号,但这不等于说管虎没有社会责任感,相反,他对社会公平、公正、民众血性的理解已然成熟,并非是宣泄式的或者纯理想式的,完全脱离了学院派的束缚。他的视野,看到的绝不是联想的、臆想的不公,而是用自己诚实的展现方式来截取社会问题的缩影,这一点非常务实。
   如同中国的任何成功导演一样,管虎不可避免地实现了与体制的共谋,但这种共谋在更大意义是"同流",而非"合污"。他并没有丧失自己的立场,更没有用华丽的视觉、听觉技巧来完全替代基本真实的现实以及知识分子的良知。这是个性与体制在反复冲击之中的客观意义上的共谋,其最终达到的效果是平衡与双赢。无论是专家还是普通百姓,对这样一位虽陷于艰难却能从容挥洒的知识分子都充满了敬意。在这一点上,管虎与张艺谋、陈凯歌等"名导"可谓泾渭分明、分道扬镳。
   与管虎的成功离不开的,是所有参与者的创作、演绎与制作,更有营销层面上的成功。当我们观看管虎作品的同时,同样也忘却不了陈道明、淘泽如、丁勇岱、马少骅、刘斌这样的成熟演员,更忘却不了王毅、黄渤这样的出色新锐。在国内的影视创作中,许多演员都极少遇到管虎这样的独特导演,在剧本、导演风格之外,管虎能够把演员的演绎空间尽最大努力地放大,对之洞察细微,使之尽量个人领悟,完全凭借临时即兴的领悟去发挥,从而激发出自己最多的表演激情,在场面、人物、情感、语言、行为等方方面面都尽力达到极至,最好是人戏不分,完全突破自我,使全片信息量大、张力十足,受信于公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