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杨恒均之[百日谈]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黎海不必讲得太白,我已经明了他的意思。而且,我本身对这项工作非常感兴趣。当天我就开始一封封阅读匿名信,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我根据每封信举报的内容,把名字和他们的罪行记在桌子上摊开的一张大白纸上:市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市长,副市长,银行行长,国有资产管理局局长,宣传部长,组织部长、工商局长,扶贫委员会主任,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一中校长……当我把名字都写下来后,我发现广海市每个党政单位都有被举报的领导,领导总数几乎达到了三分二之多。
   
     我在每个名字下用细小的字体写上群众揭发他们的主要罪状:贪污、受贿、包二奶、打击报复、转移资产、搞裙带关系……
   
     然后,我再开始阅读第二遍。这次我从众多的匿名信中找出这些官员之间的关系。很多检举揭发信都是民众揭露这些官员搞裙带关系,安插自己亲戚和亲信的。于是,我使用不同颜色的笔把那些有关系的官员用线条连接起来,关系铁的使用粗线条,关系一般的使用细线条。

   
     每天黎海还偷偷带给我十几封新的举报信,我都找机会从他那里了解一些情况,同时我还从当地的报纸杂志了解了广海市的官员出身和背景。接下来,我已经可以使用不同颜色和字体的标志把广海市领导集团中的派别区分开来,斜体字表示势力最大的东北帮,他们是十年前一位东北吉林的市委书记开始营造的关系网,高峰时期,广海市政府部门一把手中竟然有一半是吉林人。宋体字则表示团派——这批人本来不多,但听说中央要提拔团派上位,那些五十多岁的文革一代摇身一变,都向团派靠拢……
   
     我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工作中,几乎是废寝忘食了。最后十五天,我还对被多封匿名信举报的一些场所和个人进行了一些实地考察和电话采访,有时也走进市民中听取意见。我的样子一定显得很奔波劳累,黎海每次来见到我都觉得很抱歉。他却不知道,我这个工作狂已经被这项特殊工作吸引住,而且,我乐在其中。
   
     紧张的一个半月过去了,我抬头一看,面前一张同桌面一样大小的纸上已经划得密密麻麻,每一个榜上有名的领导干部的名字都被一个圆圈圈住,圆圈的大小和线条的粗细表明这位领导干部被举报的次数多少和所举报犯罪事实的轻重——这些大大小小的圆圈在图上看起来成了一个个小山头。山头下面还有群众举报的主要罪行……。这些山头之间被各种不同颜色的粗细线条联系起来,线条代表不同种类和深浅的关系……。当我直起腰,再次凝视自己一个半月的杰作时,我赫然发现眼前出现了一张“作战地图” !我很激动,小心地在这张“作战地图”的右上角标上了“绝密”的字样。
   
     这张“作战地图”太大,无法复印,而且我也不可能有精力再绘制一份,加上害怕夜长梦多,所以我小心地卷起来,连夜给黎海送去。
   
     当我把这张“作战地图”交给黎海时,他肃穆的表情让我进一步认识到,这张关系图确实是一张“作战地图”——公安局长黎海将根据我按举报信和观察分析绘制出来的这一张广海市官员贪污腐败以及关系网情况分析图打响广海市规模巨大的反腐败之战。
   
     黎海表情严肃得让我觉得有些过分,我刚想讽刺两句让气氛轻松一下,就在这时,我发现他在“作战地图”上摸索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我一下子对老同学充满了同情。
   
     我帮老同学绘制了“作战地图”,让他知己知彼,然而要真打起来,却不是按图索骥那么简单的。广海市接近三分之二的高级党政领导干部都在这张“作战地图”上占据了一个山头,总数超过了一百人。图上的线条显示,有三分之一的高级干部占据的那个山头简直是堡垒,防御工事不但坚固无比,而且周围还连上了四通八达的粗线条。这些靠匿名举报信提供的信息绘制的关系网当然有不准确的地方,但黎海也不能不承认,准确性非常之高,和他原先观察的基本上吻合。他仔细凝视了一会,使用涂改笔涂抹掉几个出现明显错误的地方,然后满意地点点头,双手颤微微地举起了这张地图——
   
     “攻占这些坚固的高地谈何容易呀,我的老同学。”
   
     “不错,”我也直言不讳地说,“你也看到了,这张‘作战地图’上几乎都是等着你这个公安局长去攻陷的山头和碉堡,但你看看他们的防御工事,我怕你是有心无力。”
   
     黎海摇摇头,突然放下地图,用手在三个小小的山头上使劲擦,我过去看了一眼,说道:“你不用擦,这三个小山头比较孤立,我迄今没有找到他们和其他山头的连接。”
   
     “会有这样的山头?”他叹了口气。
   
     “不过,这三个可是很小的山头,一个中国银行的科长,一个靠公开招聘考试刚刚进入税务局的处长,还有一个不久前从广海一中提拔起来的教育局副局长。拿他们下手,你倒是无后顾之忧,就怕你会手软。”
   
     黎海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我,我也不忍心再讽刺他了。
   
     “我不会放过这些贪官污吏的,不要以为有保护网就可以肆无忌惮!”他恨恨地说,语调中透出的决心吓了我一跳。
   
     他把那份被我标明了“绝密”字样的“作战地图”小心地收起来,放到了自己的保险箱里。
   
     “杨子,此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ok!让你忙了这么久,真不好意思,我是无法支付你工资的。现在你的任务完成了,你有时间还是多到‘天上人间’夜总会去走走,那才是支付你工资的地方。”
   
     我点点头,告诉他我其实每个星期都抽空去一次夜总会,一是报个到,看看有什么新情况,再说,我还在领工资……
   
     过了一会,黎海突然想起来似地说:“对了,下个星期,我们政法系统要搞个联欢会,其实主要是提前欢送老政法委书记,不如,你也来吧……”
   
     ***
   
     一个星期后,当我和黎海一起进入到市委礼堂时,我已经从工作中恢复过来,显得很有些精神了。黎海找到机会也顺便把我介绍给一些领导干部,这些人的名字我都很熟了,很多人都在我制定的地图上占了一个不小的山头。我没有放过打量他们的机会。我发现黎海比平时更兴奋,也更善于交往。
   
     “来,让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黎海大声说。我抬起头,看到一位五十岁左右,长着一张国字脸,穿着笔挺的“登喜路”西装,头发修剪得一丝不苟的人威严地站在我面前。
   
     “这位是我们广海市的铁面包公——法院陈国光院长!”
   
     我连忙把手伸过去,院长慢慢伸出右手,用两个指头轻轻碰了一下我的手,又立即缩了回去,嘴巴里跳出几个干干的“呵呵”,仍然保持威严的国字脸。
   
     黎海也干笑了几声,用手指了指我,向正准备转身离去的法院院长介绍道:“老陈,不要急呀,让我介绍你认识一下我的老同学,作家……”
   
     “作家?作家也来参加我们的聚会?”法院院长的声音里带点蔑视。
   
     “作家也有不一样的。”黎海嘻嘻哈哈地作了个鬼脸,“例如我这老同学就不同,他不但是作家,还是探案高手。所以他就写那些专门揭露贪污腐败的案子,你大概不知道,他可是远近闻名的,那些有后台的贪污犯,经过他的笔下描写暴露出来,没有不灰溜溜下台的。有些听说杨子要写他们,都自觉地提前收拾内衣内裤准备坐牢了,哈哈,火眼金睛呀……”
   
     黎海的夸张太过火了,但我听出话中有话,也就没有打断他,但我感到一阵不安。不过,不安的显然不只我一人,我发现法院院长怔了一下,随即国字脸上挂上一丝僵硬的微笑。
   
     接下来的时间我大多是一个人坐在旁边,我对黎海向院长如此介绍我,心中仍然不舒服。我虽然写了一些揭露贪污腐败的文章,但从来没有贪官因为我写文章而被“双规”,反而是每写一篇揭露贪官的文章就为我自己带来不少麻烦。黎海为什么要这样介绍我?就我已经知道的,现任广海市政法委书记退休后,顶替他的人选以法院院长最热门。我也知道,在我制定的“作战地图”上,法院院长不但是最大的山头,而且他的防御阵地也属于最坚固的。
   
     黎海对我的介绍显然起了作用,法院院长在晚会期间好几次来到我旁边坐下来。他的态度完全变了,威严的国字脸变成了弥陀佛的笑脸。在闲聊中,他表达了对独立知识分子和作家的钦佩,并一再表示他自己也很喜欢写点东西,希望有机会能够向我请教。
   
     我谦虚地告诉他我既不是知识分子,更称不上作家。而且,我本来也以为他只是顺口夸我两句,没有想到说到后来,他竟然掏出名片和我交换了电话号码,并在晚会结束时,像老朋友一样把我拉到一边,问我一个星期后的周末是否有空,如果我方便的话他想请我出来聊聊文学……
   
     我答应了,并把此事告诉了黎海,他没有说什么,但若有所思的样子。
   
     按照黎海说的,他开始部署一系列的反腐败工作,那些涉及到具体的工作也没有我的什么事了。第二天我就回到了夜总会,看看有没有五朵金花的新消息,上个星期得到的回馈说她们都很入戏,深得省里领导的好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