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杨恒均之[百日谈]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麦当娜、阿媚、小娇、李丽和小红这“五朵金花”当天就被挑选出来集中在夜总会最大的一间包房里,先是由老板娘开门见山地训话,随后,我轻轻咳嗽了一声,矜持地开始了带有探索性质的特训课程。为了确保质量,这次是脱产特训。
   老板娘不把我当外人,进一步向我透露了这些即将租出去的“女大学生”的服务对象和任务。这对于我的工作真是帮了大忙,否则我真不知道如何下手。
   按照匿名客户要求,丰满的麦当娜是去侍候省国土局局长的。资料显示,国土局局长已经五十五岁,工农兵学员,对毛泽东诗词特别感兴趣,喜欢丰满的女子。目前有三个情妇,其中一个由于体重下降而失宠——针对这些特点,我重点培训麦当娜朗诵诗歌的能力,给她一个师范学院中文系一年级的身份,另外让她每顿都去麦当劳快餐厅吃汉堡包,喝可口可乐,这些东西可以增肥。

   阿媚是本市一位副局长买单,送去侍候的对象是省委组织部的一位处长,这位处长只有三十来岁,正牌大学毕业,还常常在省级报纸上发表颇有水平的文章……这使得我给阿媚安排专业时,煞费脑筋,最后也只好把她编成省卫生学校的外科系学员——好在阿媚对男人和自己的身体都有很深的认识。
   李丽是陪省建设厅副厅长,出钱租下她的老板财大气粗,表示一个月不行就两个月,两个月不行就半年、一年,不管我们用什么方法,只要达到他的目的就可以。他的目的比较明确,就是要副厅长出面,把广海市旧城区计划改造中的西城改建项目拨给他的公司负责。
   租小红的主正是经常嫖她的广海市扶贫委员会主任,不过这次租小红是送到省里去陪上面领导干部的,扶贫委员会主任一直想调动到省里,在那里退休。这次大规模的政府换届是他最后一个机会——对小红的培训我最省心,因为,这位扶贫委员会主任在长期嫖宿小红的时候,从来没有放松政治思想教育。我根据这一情况,因势利导,让小红成为广海大学政治系二年级学生,职务是班长。
   小娇年纪最小,也最漂亮,我始终没有搞清楚她到底满了十八岁没有,反正外面随便可以买身份证。她这次的任务比较艰巨,她要扮演一名在校高中生(可是她小学都没有毕业),而且要是一名处女——无论我怎么问,老板娘都不肯告诉我小娇的使命是什么,最后我威胁说,不知道对象,我如何培养?老板娘无奈地说,她也不太清楚,但据说有可能会随着领导到北京开会的……这是一个半年期的长期租约,老板娘让我多费点心思,把她培养成天真可爱、知荣知耻的高中妹……
   随即我投入到紧张的教学工作中,上午政治学习和普及知识教育,下午个别辅导和训练。好在这些工作都没有超出我的专业,也是我平时比较关心的,所以可谓得心应手。
   没有想到,政府换届也给我带来了工作和机遇,不过就是太忙,让我暂时忘记了其他的一切,包括答应帮人家民工子弟学校写文章募捐的事。
   看起来,为政府换届紧张工作的不只我一人,在我日程安排最紧张的时候,黎海打来了电话。电话中他请我帮忙这两天送一下黎小明上学放学。我说太忙,他说忙什么,夜总会白天又不开门。我没好气地说:我在为十七大和政府换届做准备。
   他听后好一会不说话,我问怎么了。他说,你真厉害,你怎么知道我在为政府换届忙。
   他误会了,以为我在含沙射影说他,我并没有解释,只是反问:“你真在为政府换届忙?”
   “哎——”他在电话里长长叹了口气,“如果只是忙也就算了,我担心我忙来忙去忙不出什么东西,最后还把自己忙坏了。”
   我没有说话,他接着说:“每次政府换届都是这样,上面要求公安把所有积压的涉及公务员领导干部的案子都要尽快处理和了结,不能拖到政府换届后。可是哪里那么容易了结,何况还有新的案子不停涌出来,比平时多了好几倍……老同学,真希望你能够帮我一把……”
   他是真情流露,声音里露出可怜,我打断他说:“算了,别说了,我就送吧,我再忙,也比不上你呀……”
   第二天也就是“五朵金花”的特训进入第四天,老板娘计划要来初步验收。所以一早我就赶到黎海家,赶到时,家里除了保姆和黎小明外,他夫妇俩都去上班了。我带着黎小明上学。
   停好车后,我急忙打开车门,牵着黎小明的小手朝学校走去。虽然我一路都在想今天的验收以及我最后三天要做的事,但接近东山小学时,我还是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异样。我先是从和我擦肩而过的家长脸上感觉到一种类似紧张和压抑的表情,再走近一些,发现今天校门口集中了黑压压一片人,马路上的车也堵塞了来往的交通,仔细看,发现都是送孩子上学的家长们。
   我放慢脚步,走进这不同寻常的气氛里。那些车平时放下孩子,看到孩子消失在学校大门里也就疾驰而去,今天却有十几辆停在路上,完全不顾及这条路是不能停车下客的。再扫一眼身边的家长们,虽然都是一些熟悉的面孔,天气也不冷不热,但每一张面孔不是罩上一层寒霜,就是笼罩在一头冷汗里。而且,家长的人数远远超过了平常的规模,人群没有发出什么噪音,可是我却分明听到阵阵让人不安的惊惧和惶恐的呼吸和叹气。
   学校出什么事了?还是昨天的新闻报道了什么?我开动脑筋,也没有想出所以然来。牵着黎小明好不容易挤到大门口,发现这里送孩子的家长好多都不愿意离去,甚至发生了推撞。我把黎小明送进大门,学校门卫点了点头,在本子上记录了一下。我本来也想多站一会,看看家长们说什么。但同平时吵吵嚷嚷相比,今天人数超过平时好几倍的家长显得异常安静——一种不祥的沉默。
   看看手表,我发现不得不赶回“天上人间”。
   赶到“天上人间”时,麦当娜、小红等五朵金花已经东倒西歪地等在那里。她们平时习惯夜生活,脱产学习期间,我规定她们过上正常的学生生活。虽然至今她们都能够九点以前勉强爬起来,但整个上午,都像鸦片烟瘾发作一样东倒西歪、呵欠连天。
   我又简单地交代了一下,不久老板娘就带着她的香奈儿味道一阵风地冲了进来。她手里拿了厚厚一叠打印纸,挥了挥说,这是那些租客出的一些考题,如果这些题目都通不过,那就不用见面了。
   然后五朵金花一个个进入老板娘的办公室。一个半小时后全部结束,小姐们一个个累得好像被轮奸过一样,这时老板娘叫我进去。
   我看到老板娘脸上严肃的表情,心里直犯嘀咕。她把那些“考卷”推给我,我扫了一眼,有些不解。
   “真有你的,几乎是满分!政治和时事一题都没有答错,其他的也只是少量错误。你可真厉害,我的这些小姐我是了解的,大多连西藏是哪个国家的都搞不清楚,经过你这一调教,竟然口若悬河,好像国务院发言人一样,哈哈……”
   我忍不住暗暗得意。我靠,我是谁?如果我找对路子,又不走那么多弯路,早到中南海讲课了——不过我突然打住了,因为,老板娘脸上的表情还是很严肃,并没有分享我的得意。
   我看着她。她抬头看看我,喃喃地说:“不过,我还有一个最大的担心,杨子作家,她们虽然通过了这些考题,而且谈吐也今非昔比,可是我刚刚也注意到,她们的行为举止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她们仍然是鸡!”
   “她们本来就是鸡。”我没好气地说。
   “可是我们要的是品学兼优的大学生,是纯情少女呀,怎么办,怎么办……”
   “这——这、我可能无能为力。”我小声说。
   “可是,如果连你也无能为力,我还能指望谁?”她说着,打开抽屉,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牛皮信封推给我。“辛苦了,杨子作家,这是一万元补助,你肯定有办法的,就是没有办法也得想办法,不但要纠正她们身上明显的鸡的动作、举止,而且还得提醒她们和那些老家伙睡觉时不要太放肆……”
   难道还要让我指导她们房中术不成?我咽了口口水,到喉咙的唾沫和话也吞了回去。
   “时间来不及,我全靠你了,杨子,你一定要再接再厉,再创辉煌。我真想不起还有谁可以帮我,我建议你今天可以带她们到一些大学和高级办公楼出入口实地观察学习一下。对了,我想起来了,本市最有风度和品位的二奶是工商局蔡局长分别从广州、长沙和江西老区带回来的三个情妇。她们的地址我都有,你不妨带我们的小姐到人家门口去等等,如果能够看到蔡局长的二奶出来散步,就好好学学人家的行为举止,那可是有口皆碑的。”
   当天下午,冲着一万块钱,我开上公司的面包车,带着五朵金花到市区转悠。这不是我的专业,但时间紧迫,我不能袖手旁观。
   我带他们到广海大学门口,她们盯着那些大学女生看,还冲她们乱招手,嘻嘻哈哈地,评头论足。看了一个多小时,连我自己也觉得这些大学女生太没有品味,于是开车到办公大楼。这里的白领丽人一个个窈窕淑女、目不斜视,高跟鞋把包得紧紧的屁股抬得老高,但稍微细看,她们那屁股一个也比不上我车上的这五位的有吸引力。最后我只好按照老板娘的指示,来到那位工商局长二奶居住的小区。但我知道能够碰上这些二奶的机会很渺茫。
   没有想到的是当我们车子进入小区后情况起了变化,首先是李丽最先认出了这里,她说她来过这里,这里是“二奶村”,当然是绰号。随即车上另外几位也都七嘴八舌,原来她们都有认识的姐妹或早或晚光荣地进驻过这里,她们都很羡慕。
   原来这里就是传说中的“二奶村”,我不觉放慢车速,仔细打量两边的景物和过往的行人。两边的店铺以小食店为主,走不到一百米,竟然有三个专门出售塑胶阳具的性用品商店,商店门口坐着很多无所事事的男女,男的个个英俊年轻,一看就知道是和塑胶阳具有同样功能的小白脸。再看那些女人,我这才大吃一惊,发现来对了地方。
   我找到一个人流较多的路口停下来,转头招呼五位学员,开始以路上经过的优雅的二奶为例子,悉心指导她们留意修改自己的步态身姿……一开始她们还能够集中注意力,但不久我的评论就被呵欠声打断了。
   我盯着打呵欠的李丽,其他几个也不甘示弱,麦当娜大喊一声,“哎呀,你们看,我脸上有一个小豆——”
   随即她们几位都抛下了我,开始研究麦当娜脸上的青春痘,接着七嘴八舌地发起了牢骚。
   “脱产学习,憋死了,能不长青春痘!”
   “我真受不了,昨天晚上我都自摸了……”
   “哦,老娘五年都不用自摸一次,可是这次也受不了,真烦——”
   “不知道还要学习多久,真想今天……”
   ……
   最后她们几人都转向我,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后小红代表她们提建议了:“杨子作家,杨老师,不如今天晚上放假,让我们回夜总会陪一下客人吧,难受死了,不收钱我们也愿意,五天都没有人搞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