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幽灵谋杀案(二十)]
杨恒均之[百日谈]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幽灵谋杀案(二十)

    二十
   
   我的话让房间里的空气凝聚了足足有十秒钟,仿佛连飘浮的烟雾也停止不动了。
   我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观察着每个人的动作和表情。一分钟后,我缓和了口气,轻轻地说:“我想借这个机会,把这篇小说写完,希望大家配合。”
   大家脸上都出现疑惑。我接着说:“请大家理解,我想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不受到任何干扰和打搅,包括电话和烟雾。”

   我走到门口,把门锁死,转过身来用坚定的口气说:“任何人敲门,都不能开,否则我无法分析下去。另外,请吸烟的同志立即停止吸烟,坚持一下,要不了半个小时。”
   说着,我在大家惊奇的目光中走到黎海的办公桌前,把他桌子前的两部电话线都拔掉。然后向他伸出手:“请把手提电话拿出来——”
   “杨子——”黎海本来想责问我,但看到我严肃异常的脸色,他咽回了到口的话,顺从地掏出手提电话递给我。我关了机,举着电话面对另外的人表情严肃地说,把手提电话全部关机。在座的看到局长的电话都关掉了,都纷纷照做。转眼之间,桌子上摆了五部关掉电源的手提电话。
   “谢谢,”我坐回到原位上。“这样,我才能不被打扰地完成我的小说——也就是《幽灵谋杀案》!”
   房间里很安静,烟雾也慢慢从窗户飘出。我缓缓扫了眼周围,大家的面孔逐渐从消退的烟雾中清晰起来。
   “谢谢大家从文学创作的角度对我小说提出的各种意见,我会认真考虑并在下一部小说中体现出来。不过,说实话,我对发表推理破案小说没有信心,我不是那种可以写出轻松小说的人——这点黎局知道,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政治动物’。我倒是一直想回避政治、也尽量不谈政治,可是政治不但已经渗透进我们的衣食住行,而且也钻进我们的大脑和骨髓,——不过,今天不说这个,还是回到主题。对于这篇《幽灵谋杀案》,是否能发表,已经不是我最大的关心。”
   我停了停,扫了眼满脸疑惑的听众。
   “这篇小说写得很艰难,不像我以前写那些虚构的小说,可以随心所欲,前面不小心留出一个漏洞,后面找机会编个故事堵起来就行了。这次不行,这次我虽然仍然是写小说,可是却不敢擅自发挥,我小心翼翼地按照实际案情一路写下来……
   “——当我写完后,或者我认为自己写完整个故事时,我突然发现,小说的推理和结构存在明显的问题,可是我怎么都看不出问题所在,——那时,我已经知道不是我的小说出了问题,而是案子本身有问题。我知道你们读过甚至在座有人亲自写了公安局的案情报告,如果我让你们再去读一遍,肯定没有人愿意,甚至会认为我多此一举。所以,请原谅,我只能换一种方式,让你们认真读我的小说,——果然不出我所料,两位直接参与破案的人黎局和小王都发现我小说在破案推理上的漏洞,以及给人还没有结束的感觉。”
   黎海凝重地看着我,我怕他插进来打断我,有意无意地冲他摇了摇头,继续讲下去。
   “我的小说详细记录了案情侦破的经过——但是,细读小说后,黎局和小王,包括我自己,都产生了疑问,为什么小说中出现了漏洞,而且好像并没有结束呢?”
   我故意停顿了一下,房间里静得每个人的呼吸声都可以听得见。我很满意这个效果。
   “请让我分析一下,”我装出若无其事地说,“这篇小说,或者这个案子,给人最深的印象是什么?就是一个看不见的幽灵贯穿始终,——用张德荣博士最后分析案情的话来说,就是社会变态和个人变态造就的那一个个扭曲的灵魂……,
   “刚才张德荣博士说得不错,小说中或者说这个案子中,我们借助对每个当事人心理的分析接近、认识和识破当事人的内心世界,从一个涉案人到下一个嫌疑人,使用排出法逐渐接近真凶——最终让事情真相大白。小说中我真实地记录了破案过程中对每个人的心理分析,这些人甚至包括我自己——当然除了一个人,这等一会再说。
   “由于幽灵谋杀案为高智商犯罪,除了一具具尸体外,人证物证和凶器都找不到,这个时候,我们却被一个幽灵带着走,最终顺藤摸瓜地找到了‘凶手’——不过……
   “现在,我还是从头讲。第一个连环谋杀案,也就是西城医院外科医生陆卫方的连环杀人案,是一个典型的连环杀人案。破案无外乎从现场找线索,从死者人际关系找线索,找人证和物证,以及动机。在这起案子中,凶手智商很高,几乎没有给警方留下任何人证和物证,被害人又是素不相识的外来人口,这使得破案的关键只剩下一个:作案动机。
   “黎局正是从作案动机——杀人取器官——顺藤摸瓜找到罪犯的,当然找到罪犯后,由于没有物证和人证,所以就必须得到罪犯的亲口证供。这点要归功于张德荣博士。”
   说到这里,我停了一下,瞥了眼脸上开始露出不安的张德荣,三位制服民警也向他投去了敬佩的目光。
   “半年后,”我具有磁性的声音以讲故事的语调把大家的目光再次吸引过来,“一系列谋杀案突然发生,而且和半年前的作案手法几乎一模一样。任凭谁都可以看出来,这是一起模仿犯罪。模仿犯罪在国外很普遍,但在中国非常稀少。中国的谋杀案大多是谋财害命,——谋财害命几乎占到中国谋杀案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另外的百分之十也基本上有明确的动机,例如强奸杀人、报复杀人等等。唯独这模仿犯罪,中国非常少,而至于说到模仿一个连环谋杀案,在我的印象中,几乎一起都没有。”
   黎海和小王也都赞同地点点头。
   “我们说,侦破陆卫方杀人是从杀人动机推测出来的,那么这模仿陆卫方的杀人就没有一个可以让我们顺藤摸瓜的动机。特别是如果凶手同样可以做到滴水不漏,不给我们留下物证人证的话,那要破案就真是一场智力的较量——罪犯在暗,我们在明,这不是一场公平的较量。你们都是干警,比我更清楚,杀人案件的破案率远远低于百分之五十,所以,就算真有杀人案无法破,也并不奇怪。可是,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凶手好像是为了模仿并且蓄意挑战警察,我们一天不抓住凶手,他就一天不会停止杀人……”
   我扫了眼大家,对于他们的聚精会神很满意。
   “我可以告诉大家,如果凶手只是为了模仿陆卫方,为了挑战警方的破案能力,那么,我们还真的无法破案。我们不是在侦破电影和福尔摩斯的小说里,现实是残酷的。大家不妨设想一下,一个高智商的杀人犯,只是为了挑战警方,在市区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随便捅死一个人,我们有什么办法?当然我们可以把事情公布于众,提醒全市人民包括外来人口提高警觉,做好自保,——基于政治影响,黎局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我们看起来真的没有办法了……
   “就在我们束手无策的时候,那只神秘的幽灵之手就出现了。我们开始被这只神秘的幽灵牵引着从一个嫌疑人到下一个嫌疑人——整个破案过程中,我和黎局都很被动,但却又无能为力。我们只有跟着感觉和那个看不见的幽灵走,好在那个幽灵把我们引导到凶手那里,你们知道,最终我们确实找到了‘凶手’。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呢?这只看不见的手是不是真的存在?到底是谁的?是正义的幽灵之手?还是一只幕后黑手?又或者就是‘凶手’……
   “不久我就知道这只手确实存在,因为这只手把一只印有陆卫方指纹的杯子故意留在作案现场。这件事当时在公安局引起了不安甚至恐慌,却让我一下子清醒过来。大家知道,这件案子本来毫无头绪,神秘、鬼魅,可是突然出现了陆卫方的指纹,那就不同了。如果真有鬼魂的话,他绝对不会像人一样思考,去弄个沾了指纹的杯子来吓唬人。所以,当凶手认为那只故意留下的杯子达到某种效果的时候,其实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只杯子让我清醒过来,我渐渐认识到,这个所谓的模仿者绝对不是在单纯模仿,他有自己的作案动机。模仿犯罪只不过是他释放的烟幕弹。我只要找到了他的作案动机,就能找到这个人。
   “大家可能要问,既然我已经从沾了陆卫方指纹的杯子上看到了新的动机和线索,为什么后来还一直走弯路,被牵着鼻子走呢?首先,我没有选择,我只能顺着那个牵着我们的看不见的手走,才能抓到那只手;其次,那位凶手确实是高手,他精心设计的一环环,都非常有说服力,例如李一刀这样德高望重的长者都成为他误导和玩弄我们的一环,我们确实没有能力回避他设的这些圈套,我们只有一个一个圈套钻下去,希望他最后机关算尽、黔驴技穷……”
   我停下来,扫了眼周围。黎海应该是第一个预感到我要说什么,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我为老同学难受。
   “一只看不见的手,一个游荡在空气中的幽灵,牵引着我们去‘破案’,而在别无他法的情况下,我们只好跟着走——这只手是什么?幽灵又是否存在?我得说,我和黎局相当长一段时间是在黑暗中摸索。是谁再次给了我灵感呢?是张德荣博士,他在见到我们后,告诉我们,所谓幽灵只不过是一些人过去的经历造成的创伤,只不过是一些变态和被扭曲的灵魂等。——真得谢谢张博士,他让我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张博士一言点醒梦中人——我们之所以觉得有幽灵缠绕,正是因为这件案子发生后我们接触的所有的人几乎都有心理问题,甚至有精神病。于是,我就开始分析每个涉案人的心理,并找他们之间的关联——你们大家猜猜,我找到了什么?”
   我停下来,扫了眼大家,我发现小王悄悄站起来,走到窗户下面的饮水机旁边用纸杯装了半杯水。但他没有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站了一会,向左边走了几步,斜靠在书架上,就在张德荣博士的身边。
   我感觉到,他是第二个猜到我要讲什么的人。我稍感安慰,继续讲下去。
   “陆卫方、李一刀、胡建平等,这些人都有心理变态,但正如张博士所讲,不是一代人,加上每个人的经历和所受教育不同,所以,我没有找到缠绕这些人的‘幽灵’有什么共同之处,但我确实发现了把这些人联系起来的一个‘幽灵’——那只看不见的手——
   房间里每个人都凝神静气,等着我说出那只手。
   “——那只看不见的手就是张德荣博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