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打工文学选集》:秋风秋雨—暂住的爱情不需要证]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
·港人向中央吵着08普选:反省你在中国做了什么而不是要什么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七
·试析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当前的历史条件下对现在中国新左翼劳工运动的影响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八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九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十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十一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十二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十三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十四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十五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十六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十七
·从2005年中国掀起的抗日爱国示威游行东莞发动和动员劳工的情况分析对中国劳工运动的深远影响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十八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十九
·2006年东莞外来劳工暴动纪实
·中国劳工贴出的第七张批判血汗城市深圳的大字报:深圳繁华的背后是穷人的血泪
· 《打工文学选集》:可怜天下父母心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一
·从民工王斌佘讨工钱杀人到东莞香港伟盈集团非法悬赏通辑工人运动罢工领袖分析中国阶级斗争之激化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二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三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四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五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六
·沃尔玛,在中国撒播着美国人文关怀的种子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七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八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九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三十
·与牧师的对话(小说集《谁在拯救你中国之一》)
·玉钵大悲咒(小说集《谁在拯救你中国之二》)
·“邪教”之花凋零在铁窗下《小说集/谁在拯救你中国之三》
·是中国的宪法出了问题还是中国人民出了问题?《劳工宪政杂弹之一》
·呼吁取消外来工子女中小学业务教育学杂费百万人公开签名信(摘录)
·在咖啡馆里基督教青年的聚会 《小说集/谁在拯救你中国之五》
·大风起兮云飞扬《隔岸观火之一评清廉出名的马英九以贪污罪被起诉》
·海外记者对珠三角劳工问题的采访(小说集/谁在拯救你中国之四)
·深圳疯狂镇压殴打罢工的沙彼高仪器厂(意大利独资)外来打工妹(摘录)
·劳工维权律师唐荆陵持续受到政治迫害,处境维艰(摘录)
·强烈呼吁深圳/珠三角改变目前对外来工子女业务教育的歧视政策(摘录)
·从东莞宇航手工艺品厂透视珠三角外来工压迫
·呼吁印尼警方要按照国际公约秉公执法,立即释放贾甲先生并保护他的人身自由和安全
·珠三角血汗工厂何时休:东莞钜旺鞋业有限公司调查
·从血汗工厂和外来劳工抗争中分析中国社会各阶级阶层(一)
·中国血汗工厂(深圳)系列:嘉豪鞋业有限公司调查
·从血汗工厂和外来劳工抗争中分析中国社会的各阶级阶层(二)
·外来劳工将高举捍卫民生的联合统一战线旗帜推动中国劳工运动的发展
·2007年东莞劳动暴动7.25事件调查:美尔敦塑胶电子厂(亨利模具有限公司)
·苛政猛如虎的总理 ----朱容基未盖棺先论定之一
·尘封的老照片衬现不知忠孝仁义为何物的总理----朱容基未盖棺先论定之二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总理----朱容基未盖棺先论定之三
·翻江倒海的红孩儿----评说红卫兵派系领袖薄熙来之一
·深圳的法院不能这样来损害外来劳工的权益----外来劳工贴出的批判血汗城市深圳的第八张大字报
·“英雄”不问“出身”----红卫兵派系领袖薄熙来评说之二
·深圳血汗工厂系列报道:新益厂再调查报告
·念胡温之不仁,以天下劳工为刍狗----论胡温和谐社会之一
·巧言令色,鲜有仁的胡温----论胡温和谐社会之二
·向温家宝举报深圳劳动部门并致深圳外来劳务工同胞们的公开信
·东莞东城钜旺鞋厂工人忍无可忍奋起罢工抗争
·中国民主化的策略-- 郑酋午
·宝吉厂八千工人罢工女工因目睹深圳警方暴力精神崩裂住院厂方拒不治病
·致中共十七大及中国公民的一封信---唐荆陵
·东莞工伤女工艰辛维权路透析外来劳工困境(一)
·沁园春 网(劳工朋友发给我的广告贴,朋友们捧场)
·外来劳工站出来掀起一场反对血汗工厂的民间劳工运动
·司法独立与制衡浅议(摘录)
· 文官制度浅议 (摘录)
·自组织系统理论和民主(摘录自由圣火)
·东莞台商佳泰鞋厂外来劳工的艰难困境
·应该选择什么样的政权组织形式(摘录)
·西安市林业局知法犯法损害妇女职工权益
·保护妇女权益,女职工上书请求拘留藐视法院的西安市林业局法人代表
·谁能来保护中国妇女职工的合法权益---从西安林业局藐视法院角度分析
·八月一日东莞血汗工厂钜旺厂工人再起罢工抗挣的思索
·拖欠工资太过份,东莞沐足妹集体堵路讨工钱
·普遍和解的前提
·中国现代法律制度建设的迷失
·谈中国立法的封建传承性
·谈新中国土地公有制与历史上土地王有制
·谈谈新中国司法体制对汤武革命司法制度的移植
·从人民经济学角度来揭示当下真实的中国社会/人民经济学探讨之一
·珠三角民间劳工维权持续受到恐赫
· 关注劳工维权抵制血汗工厂
·戏说股市升降环球同此凉热
·失效的宏观经济调控政策/人民经济学探讨之二
·毛泽东思想源泉的封建集权法家理念
·试析封建集权新法家学说毛泽东思想在二十世纪中国的复辟
·漫谈新中国与时俱进的封建集权法家经济政策
·谈“肃贪反腐”的中国古今监察体制
·论中国改革开放的变法之路
·从香港扎铁工人罢工分析未来省港大罢工的联合趋势
·东莞劳工处境恶劣,维权人士接连被拘留
·赖景东:政治论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一)
·中国人民抗议独裁军人政权开枪镇压缅甸民众,呼吁释放昂山素姬公开信签名
·深圳法院渎职包庇无良香港老板,失业外来劳工身陷困境
·让民主人权圣火持续相递(摘录)
·进步社会制度建设浅论(一、进步社会制度建设的必要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打工文学选集》:秋风秋雨—暂住的爱情不需要证

    <打工文学选集>:秋风秋雨—暂住的爱情不需要证
   文娟一下车,一丝冷风伴着秋雨袭面而来,让她微皱了一下秀眉;帮她开车门的保安忙不迭的给撑上伞,脸上堆滿讨好的笑容边跟着走边禀告说:“文总监,张老板打电话来说有个美国叫什么杰利夫的客户来了,晚上在东海酒店吃饭”.她一走进写字楼,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问好声:“文总监好”.马上有几个职员拿着文档跟着来请示工作。
   “这是经过人事部筛选的应聘品管部经理的人员资料,”人事经理指着其中一份惶恐的解释说:“我不知道这个叫陈捷生的腿有点跛,我刚才面试时才发现。”文娟冷傲的脸孔不自觉的怔了一下,打发这些人走了后,她找出这个叫陈捷生的个人简历。
   “是捷生啊!”文娟手紧捏着这份简历,立在半开着的窗前,心一阵阵的在抖,秋风秋雨飘过来吹乱吹湿了她的秀发,她清秀的脸上不知是雨是泪在流,她的思絮随着飘过的秋风飘入伤心记忆中……
   那年那天黄昏,刚来深圳找工作的文娟挎着包在一家工厂面试后走在冷清的街上,忽然感觉一阵风从后面窜过,包被人抢走了,刚出校门没有社会经验的文娟一下给吓愣在原地,后面有两个人一前一后跟着追上去,后面那个还大呼小叫的:抢却啦,抢却啦。

   包里有文娟全部的证件和钱啊,她站在那儿眼泪涮涮的流下来了,这时两个青年气喘着走到身边,那个长得浓眉秀目的小伙将包递过来:“小妹,看少了什么没有?”.她打开包,什么都没少,破涕为笑:“谢谢大哥啦”。旁边那个叉着腰还在喘粗气的瘦弱小伙不乐意了,嘻皮笑脸的说:“不谢谢我啊,没有我在后面摇旗呐喊,那家伙会吓得把包扔了啊。”文娟给他逗乐了,挤出一张夸张的笑脸对着他:谢--谢—大—哥啦。”
   大家都是年青人,很自然的就聊开了,哦,帮她把包追回来的青年叫陈捷生,那个瘦的就喊他李少啊。说到她找工作的事,李少又挤眉弄眼了,嘻闹说:“你多叫我几声哥,我们帮你想想法子。”陈捷生打断了他的话头:“别闹了李少,小妹,我们工厂正在招人,你要愿意的话过来试试。”文娟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
   后来文娟就到他们工作的工厂去上班了,原来这家工厂一开始他们就跟着来大陆的老板一起创业,怪不得他们这么年青就高高在上了,陈捷生是工厂厂长,李少是总经理助理,老板现在很少来国内,一两个月才来一趟。所以李少很是逍摇快活。
   打工的日子是很累人的,不过年青人总是很快就能把烦闹抛到脑后,捷生的稳重和体贴让她不知不觉中有了一种依赖,李少可能是瞅出了一点什么苗头,总是创造大家一起出去玩的机会,然后他就跟大伙不知到那里去闹去了,留下捷生跟她独自相处,可是文娟总是在捷生深情的目光中感觉到一丝欲说又止,茫然的神情,她又不好意思先表露,情感就这样在她和捷生之间静静流淌着。
   直到有一天,她忘记带暂住证就去逛街,遇上查暂住证,抱着新买的衣服和哭哭涕涕的其它打工妹挤在囚车里,她相信她的捷生一定会来救她的,一定会的!
   这不,她的BB拷不断的响起来,“小妹,你在那里”;“小妹,晚上李少请我们吃饭”;
   “小妹,你怎么不回拷啊”.
   在囚车里,挤在哭涕和愁眉苦脸的打工妹中,文娟甜蜜的笑了。忘了今夕何夕,身在何处。
   等到夜色深深星星点灯的时候,一直很镇静的文娟一见到找来的捷生,是哭得一蹋糊涂。弄好手续出来在107国道旁等车时,依偎在捷生的怀里,那一刻她觉得心里好轻松,好温馨。此时国道边密集的正在加班的工厂眩耀夜空的灯光衬映着这相依相偎的两人。
   
   
   
   
   这时有人扭动门锁开门进来,“文娟,走啊一起去吃饭啊,张生又打电话来了。”在工厂管财务的老板娘笑迷迷的走过来,文娟轻快的用纸巾抚了几下脸颊,对老板娘淡淡的微笑着说:“陈姐,我手机没电了,今天有点感冒了,就不去了。”老板娘陈姐很紧张的连问:“没事吧,吃过饭我们就回去休息好了。”美国客户杰利夫是工厂最主要的客户,是文娟在以前公司开拓的打过多年交道的客户,对方很相信文娟,文娟来这个经营不振的民营企业后杰利夫的订单让它的营业额成倍数增长。让老板俩口子把杰利夫捧做他的财神爷一样。
   做为一个职业女经理人,在南方商海和工厂管理摸爬滚打出来的文娟同样很会处理人际关系,不然她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怎么会让这位老板娘陈姐当她是姐妹一样亲密呢。
   “陈姐,这个应聘经理的人很不错,你来面试确定下好吗”.文娟指着捷生的简历。
   陈姐忙不迭的应允,她文化程度不高,老板除了让她控管财务,其它事不让她管,文娟来工厂后各方面工作都做得出色,特别是她找了李少上了MRP工厂制造业管理软件后,借机换了财务人员,连财务方面的实际管理职能都让文娟接管了,陈姐也就管管现金出纳了。 做为老板娘她是有权利欲的,这不文娟一说她马上就在文娟办公室隔壁的会议室面试捷生了。隔着挂窗帘的玻璃,文娟看到了两鬓已夹白发,面容沧桑的捷生——让她伤心让她疼的男人……。
   文娟跟捷生好上以后,真感觉小日子的生活美好极了,每天早晨总是捷生把她从美梦中唤醒,热水早点已弄好了,哄着她去上班;还出钱送她去补习英语;不管晚上加班还是上课刮风下雨有多晚,他总是等着接她回家。直到有一天回到出租屋见到一个脸色阴沉的老人和一个伤心哭泣的女孩,她的梦才醒来。
   找上门来的是捷生的老爸和他订了婚的未婚妻。捷生未婚妻叫明芳,比捷生还大;当时闹水灾垮堤把家给冲毁了,捷生妈又重病,捷生家欠了一身债。那有钱供捷生上大学,那时明芳她家条件不错,明芳也在外打工挣钱,她看上了捷生这个小伙子,她爸就托人搓和订了这门亲,明芳拿出自已打工挣的钱供捷生念完大学。
   捷生和文娟好上后,把自已打工挣的钱偸偸寄回去,想悄悄退掉这门亲。这事在村里闹开了,捷生老爸觉得在村里抬不起头,良心上也对不起明芳,这几年一直是明芳在供捷生念书,为照料捷生重病的妈妈,辞工回去帮捷生家料理家事,别人早就当她是捷生家的媳妇了。
   这不捷生老爸就找到深圳来了,捷生手足无措的向文娟解释,文娟看着捷生老爸充滿敌意的眼神,明芳悲戚的神情,捷生躲闪的目光,她住回到厂里,等着捷生的选择,可捷生没有去找她了。
   这时李少和捷生闹开了,却是因员工罢工的事,捷生请假处理家事,李少在管厂,员工因连续加班几个月,成品部更因赶港车出货常加通霄,女工在熬夜赶货,先有小女孩子挺不住昏倒了,旁边的女孩子是她们老乡又累又伤心,“流浪的孩子多么想家,想起了爹娘泪汪汪”先是一个女孩子流着泪在唱,马上所有的女孩子哽咽着边做事边情不自禁地唱起来。
   第二天成品部就罢工了,李少感觉好没面子,执意要炒掉这批员工,清理暗中撑腰的管理人员,和召回来处理此事的捷生在老板面前吵起来了,老板笑着折中了一下,炒掉了二十个起头串联的女工。李少口才了得,个别向女工问话,有年龄大的女工顶不住李少的心理攻势,她们要被炒掉因年龄大很难在深圳找厂(工厂普遍只招小女孩),把串联罢工的事全都说出来了。
   那天捷生瞅着被炒掉的女工排队结算工资,望着铁青着脸的李少连连叹气。其实这些女工并无意针对李少,她们是在出完这期货后才罢工的,只是李少年轻气傲,家境不错出来做事又一帆风顺,那知这些打工妹的艰辛。
   这事过了不久李少就离开了工厂。
   文娟在知道捷生结婚的消息后晚上躲在被子里流了一晚上的眼泪,第二天也辞工走了。
   
   
   
   文娟之后还和李少保持着联系,略略听李少提过捷生的事,捷生老婆前面给他生了两个女孩,执意又生了第三个儿子。
   后来工厂因易燃危险品堆放车间发生火灾,捷生为救受困的工人摔断了腿。再以后老板把工厂迁到江浙去了,捷生也出来了。
   目送着面试后的捷生微跛着冒雨离开工厂后,文娟和老板娘陈姐离开工厂坐车去东海酒店时,打定了心中的主意,其实这趟杰利夫来工厂并不只是瞅新产品的试制,而是他打算在江浙开工厂,知道文娟有良好的国内外市场客户关系,对产品开发和生产工艺很精通,又有熟悉的技术人员,想请文娟帮她办厂,开的条件很优厚,工资比现在高一倍,另在工厂有股份,为了表示诚意借这次了解所下订单的新产品试制机会亲自过来跟她面谈开厂的计划和文娟待遇事宜。
   这时老板娘的手机响起了悦耳的音乐,老板又在催她们啦。
   保安打开厂门,立正敬礼,目送着载着文娟和老板娘陈姐的小车驶进飘着的茫茫秋雨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