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心性修炼的至境]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心性修炼的至境

   《平定主权国家》
   Pacification of nation-states
   
   谢选骏
   Xie,Xuanjun

   
   
   
   第八章 天子
   Chapter Eight Son of Heaven
   
   
   七,心性修炼的至境
   7. The ultimate state of spiritual cultivation
   
   我常常奇怪,命运为何给天子的仆从深刻的彻悟……更奇怪何以在这旷古的彻悟之后却迟迟不给他们一展宏图的机会?他们震憾世界的时辰久久不能来到,怀疑主义像毒蛇一样咬啮世界,人民不知前途何在。但命运似乎没有抛弃他们,灵感与顿悟的恩惠实在无数。天子的仆从抛弃了怀疑主义,把世界也把自己从徘徊在深渊旁边的险境下拯救出来。炽热的信仰折磨他们,只因命运的落实遥遥无期。“命运”就是自我欺骗?“自由意志”到底是摆脱了命运还是实现了命运?
   
   这样的提问万万不适合生在和平年代的心灵。这样的提问者对于一切平淡的、安宁的、繁荣的,总之“阴性的”生活,已经由衷厌恶甚至怀有恐惧,许多大战的爆发,都和这种心灵的鼓噪很有关系,心灵的不安是重大历史的徵候,并要在暴风骤雨中一吐为快!如果这样一些心灵竟然毫无用武之地,并且愤然死去,那将是文明历史的多大浪费?那将是野蛮人类的天大欢喜?富于创造性的人们,为这颗活脱的心灵昼夜紧张,付出多少动人的代价,如果他像鸽子无声无息死去,值得惋惜。谁在哀叹并遗憾“这太残酷了”?激励他一生,最后却是骗局?难怪有人谴责命运是个“偶然性的骗子”。但愿生活不要给创造者们太多的幸福,不然他们也会流于凡俗,会被权力和贪婪给毁掉。要是当初的猿类有了太多的幸福,就不会有今日的人类了,要是当初的人们有了平安如意的小天地,就不会有今日的全球文明了。太多的幸福指标超过了“使人们继续生活下去的兴趣”,结果淹没了人们,它不仅多余而且有害,只会对人的高贵性产生腐蚀和消磨,因此有志者不得不驱逐它。对他们来说,幸福是自生自灭的标志,唯有苦难才是天赐的。寻觅琐屑,追逐蝇头,在人生缝隙中讨生活,是群众的幸福。历尽艰辛,驾御历史风暴;劫贫济富,实行马太效应:充满青春魅力,是幻想无限的苦杯!未来的行者!在这两条道路之间作出抉择,没有妥协,无须回旋,支那式的亡国智慧不能逞其圆滑拖延之凶,惟有颁布命运判决的中国思想,可以整合世界。
   
   前者是舒适、甜蜜、被统治者的道路;后者是惊险、艰苦、行使统治的道路。不要纪念碑和倾慕者的凭吊,名垂青史和留迹人间纯属多余。常人脱不了“名利”二字,而天子的仆从既不要利更不要名,他们要什么呢?天子的仆从太危险了!他们什么都不要,所以什么都羁縻不住他?在这些无名者的身上,闪耀着同样无名的光:我的名字是写在水上的涟漪。
   
   有两种精神的潮汐,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互相鼓溢、噬咬、相扑……一种产自东方文化的精魂,一种产自西方文化的精魂,前者给他们安宁静谧和直觉的智慧,后者将他们带入激情的天地和效率的世界;前者给他们以悠闲与休息,后者使他们充满进取与热情……他们的精神潮汐是全球历史的反响,他们的心灵是世界命运的缩影。整合历史的步伐就这样随着他们的心律张驰、浮沉、循环……他们知道现代文明正在回光返照,东方文化的精魂正在悄悄地吞噬着西方文化的精魂,这一大势给他们启迪,是时候了,调整自己的生活、塑造世界的观念,那既不依傍于东方,也不依傍于西方的位于地平线上的“中国”……
   
   天子的仆从,一反支那人的劣根性,排斥肮脏、虚伪、苟且、贪小、自欺、卑劣……以新的面貌迎接全球时代,如果新的白昼竟然照出了一群旧的小丑,那岂不可笑?天子的仆从,不但是革面的勇士,也是洗心的圣徒,他们的道德是心理的镇静,烧烤的伤痛止息,防患于未然,清除副作用,强化精神的肺腑。天子的仆从以天子为最高的德,庸碌之物缚不住手脚,他们的行动亮出身份,孤注一掷,为观念而赌,为理想而战,不需要勇气,只需要延续。需要的时候才涌出激情,不需要时则仿佛机器,而不分泌情感:这是心性修炼的至境。将自己作为一块塑料、一团泥石,按照需要加以定型处理……这是宇宙最富于创造性的活动:造人。从根本说,整个文明世界都是从这里出发的……有一天,他不再年轻,请就毫不犹豫地击碎他,再创一个新型的器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