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
谢选骏文集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东京的治安还不如纽约
·共产党中国的昆虫变形记
·共产党的渗透力量主要来自美元
·超级的东西就是骗人的东西
·德国为何成了中国与俄国的兄弟
·中国的城市建设确实不行
·从布什的破坏市场到川普的大炼钢铁
·谢选骏:肯尼迪或因勾结古巴而死
·“让美国再次伟大”是个二流口号
·鲸鱼搁浅象征现代文明的末日
·美国国会成了乡巴佬聚餐
·没有牙的老狼反证了谢选骏的英明
·魔鬼的声音总是动人的
·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战争失败就是最大的犯罪
·撒谎要打草稿
·蚂蚁王国的继承法则
·结束内战国共两党就会失去政权
·中国需要研究如何结束百年革命
·没有读懂小国时代,如何吸取历史教训
·盖棺论定才能谈论政治手腕
·航空改标混乱再证中国仍在内战状态
·中国公众真的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吗
·中学不知“摧毁书本”的价值
·相信中共开放这才是个笑话
·奸商如何拯救地球
·奸商和演员如何拯救美国
·让妇女和儿童冲锋陷阵
·川普代表了美国的最后挣扎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远远不够的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联合国人权标准向共产党中国看齐
·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
·马克思主义造就中国骗局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就是低端人口
·公共游泳池就是公共澡堂和公共厕所
·2002年效应终于得到了证明
·“美式开放”才是“网络主权”
·川普就是他所斥责的假新闻的头号消费大户
·消灭方言,统一中国
·中国为何是个侏儒
·“千人计划”是对“六四绿卡”的复仇
·投资就是投河自尽
·要钱不要命的投资人
·“中国化”必以“去马列”为前提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贪官群体愚公移山见了蚂蚁国主马克思亡灵
·全球政府才能解决移民问题
·虚拟舰队可以统治世界吗
·发展科技需要十字架精神
·解放军恶有恶报
·解放军恶有恶报
·竹木筷子是消化道疾病的元凶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飞毛腿女人追求的只是掌声
·作品的成功和作品本身毫无关系
·重点维稳也算一种贵族待遇
·欢迎非法入侵美国
·老移民最恨新移民——以澳洲为例
·陕西神木遗址证明中国文明西来论
·闻一多是个混饭吃的
·闻一多是个混饭吃的
·中国战场经济瞬息万变
·中国战场经济瞬息万变
·中国为什么民主不了
·心灵鸡汤为何好卖
·希特勒对美宣战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美国校园暴力的根源
·退伍军人问题是战场经济的后遗症
·明星都属高棺的后宫
·学坏容易学好难
·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工作越勤奋就会越是贫穷
·墨西哥向美国转移内战
·第二次内战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美国人厌恶台湾的血汗工厂
·中国只有一个发明——“以夷制夷”
·无神论者讳疾忌医、麻木不仁、只有自杀
·曾侯乙墓里的魔鬼崇拜
·以色列总理恶意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1989年阎明复的特务调停活动为何失败
·中国必须向苏联纳贡——马克思主义者就是蚂蚁
·世界首富用马克思主义来消灭蚊子
·犹太大屠杀是马克思主义的反馈
·马克思的幽灵在美国使馆区游荡
·墨西哥左派总统会不会率众直接排队进入美国呢
·忧郁症患者才是清醒的人
·网友不懂美人计
·从悲剧到天国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希特勒仅仅是个圣女贞德吗
·一带一路只去那些不能透明的地方
·职务让人变成植物人
·达赖喇嘛承认喇嘛教不是佛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平定主权国家》
   Pacification of nation-states
   
   谢选骏
   Xie,Xuanjun

   
   
   
   第八章 天子
   Chapter Eight Son of Heaven
   
   
   
   三,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3. Four faces of the son of heaven
   
   天子的宗教性、天子的艺术性、天子的科学性、天子的政治性以及贯穿并主导上述“四季循环”的革命性,产生了宗教天子、艺术天子、科学天子、政治天子等文明史的四面相。
   
   哲学家帝王,不靠他的“知识”来判断、行动,而是倚赖其百试不爽的直觉和无往不利的本能……他,不排斥“知识”,不排除“学习”,但他并不依靠它们。学习过程,积累知识的过程──对他只是一个“显影过程”,一个合乎本性的发展标记。他的直觉和本能,则发自他的神髓之深处,可以点石成金;化愚蛮而文明!他是天生的,不像柏拉图一类的“埃及神学生─共产主义者”幻想的那样,可以通过教育培养治国者。列宁斯大林以及他们在中国的“学生”模仿亚历山大和埃及法老保存尸体的方法,不是偶然的,而是说明他们继承了“埃及精神”。而柏拉图本人也在意大利西西里岛上的叙拉古城邦兜售埃及精神,试图说服僭主推行“理想政治”,结果铩羽而归,比孔子还要狼狈。其惨痛失败表明,天子不是远方的说客,而是深入前线的人。我们的“第三十七计”(拒当盟主)可以证明了这一点:柏拉图的思路是对的,可惜方法错了。柏拉图的理想,不是不可行,而是当由恺撒亲自完成(屋大维更发扬了它)。但恺撒却不是好的受教育者;甚至连亚里山大也不是!项羽、刘邦甚至嬴政,也统统不是。
   
   政治天子,善于把自己的生活和世界的命运联系起来,并不试图用个人生活的东西取代世界命运的东西,个人的东西归个人,世界的事务归世界,仿佛“二元论”的太阳:黑夜的东西归黑夜,白昼的东西归白昼。在与《圣经》观念的对比中,天子接近弥赛亚而不同于基督,因为基督的国不在这个世界。天子既然不是一个“新约的基督”,而更大程度接近“旧约的弥赛亚”,是因为基督的国是天国和上帝的城,而弥赛亚的国却是尘世的物件,在全球事务的范围以内。
   
   在古代神权政治下,耶稣基督的世界表现(即“历史形式”)体现为“拯救人类的灵魂”。但天子不同,他是“救世”而不是“救人”,因此是“政治性”的而非“灵魂性”的。尽管他的心同样是孤寂的,没有对话者,没有足以交流者,只有听命者或是抗命者……他是最高意义上的“无赖”:无所依附凭借,独往独来,纵横历史。他是这段历史到那段历史的过渡,是历史裂壑的连接,是白手起家的精神、文化、社会势力的载体……他无须仰赖现存的精神、文化、社会权势,他的命运是“无赖”,不仅人们视他“无赖”,他也以“无赖”自居,以“无赖”行事立业。他对周围的人并非好消息,他打破他们的惰性循环、将他们逼上一条充满激动的新路。有如哥伦布的那船囚犯面对茫茫的大西洋。但在现代文明的压迫下,天子的历史形式将以优生学的方式,重振人类的精华、刷新精神的世界……他的鸿图不是古代的“数”,而是现代的“量”:以逆转现代的滥竽充数。
   
   在天子身上,凝集着历史对超凡英雄的哀思!在天子身上,闪耀着文明对独断英雄的奢望。软弱的人民永远通过思念天子,来完成自己的渴望。卑微的群众永远企盼天子,抹去泪痕、治愈创伤。然而创造者对于周围的人们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并不是他存心为恶,而是他的出现本身就表明历史和社会的恶已经膨胀到无法收敛的地步。恶果过于硕大,早就不可挽回了。罪既然不在他,我们怎能因为他送来了“坏消息”就谴责他呢?视“天子”的来临为不祥、将历史和社会所积累的恶归诸天子,不是迷误,就是亵渎。反天子的宣传家们企图从迷误和亵渎中继续得利,为他们的主人(在专制社会)或是主顾(在民主社会)服务。但我们知道,人形的天子是转瞬即逝的“转世者”,他的动因不朽,他的形态永易,他不是历史与社会的恶,而是反抗罪恶的化身。天子不是古代思想的重复,更非现代哲学的陈述,而是宇宙事实的显露。天子崇拜是全球融合集团的高度黏合剂,将不同于中国历史上的精神运动,也不同于埃及的、巴比伦的、印度的、欧洲的、阿拉伯的任何精神运动……这种意义的全球融合集团,就是跨越国族和区域、种族与文明的集合体──一个巨大的“政治整合的跨国公司”。
   
   那么,问题只是像“新儒家”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仅仅是个“道统”或“解释学”方面的问题吗?其最后结果仅仅是形成类似于禅宗或理学那样的“思想结晶”?当然不是。这是要创造一个全新的政治结构,一个从各个民族中选拔出来的新人集团,一个在共同教义下形成的武装和非武装的生命共同体。不过这一次,它的规模必须是全球性的。中国文明必须走向全球,否则自身难保。
   
   现代中国已不是五百年前的中国,当今的全球更不是两千年前的中国了。如果缺乏更多的思虑、更多的思绪、更为理性化与条理化的观念,我们就无法通过精神上的冒险、探求、和创造活动……解救地球文明的毁灭性危机。只有结束徘徊、皈依在天子的静默里,才能使徘徊和忧虑变成欣喜的思绪和情感,理性的明晰和玫瑰色的憧憬,齐驱并驾,像童年时代的感恩充满天子的每一个面相。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