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谢选骏文集
·《金融时报》的骗术
·习近平真被架空了吗
·“习近平思想”不如“习近平主义”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平定主权国家》
   Pacification of nation-states
   
   谢选骏
   Xie,Xuanjun

   
   
   
   第八章 天子
   Chapter Eight Son of Heaven
   
   
   一,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1. The one who integrates the modern civilization
   
   现代世界文化主流的源头是西方文化,西方文化的源头,是希腊文化和希伯莱、波斯等近东文化的结合。古希腊文化,是超人式的,希腊史诗的核心人物,是半神、超人。希腊悲剧,不是平凡人的悲剧,而是以英雄─超人为主角的悲剧。当希腊的宗教神话,伴随“罗马的和平”(Pax Romana)而弥漫地中海世界并逐渐趋于衰灭之际,希伯莱的“弥赛亚”(Messiah)观念,就随着基督教的勃兴而进入希腊文化的传统内圈;基督与超人的综合,构成西方中世纪文化的内核。深受希腊文化影响的亚历山大里亚(Alexanderia, 希腊殖民城邦,埃及地中海港口)犹太哲学家裴罗(Philo of Alexandria,前20─后50年),是推动弥赛亚观念在实践上和理论上深入希腊世界的人物。
   
   文艺复兴以降,西方世界的现世主义缓缓地取代了来世主义。“上帝死了”的结论表明,宗教的弥赛亚终于让位给科学的超人。科学主义在本质上是对神秘力量的物质把握而非精神归属,是渴望与大自然及其主宰平分秋色的超人式努力。但二十世纪以来,此趋势使人本身的精神和社会发展陷入危机。现代世界,是否已到了需要输入并接受“天子”观念的时候?天子观念,及其对“天人合一”双向性的理想,有助于现代文化缓解过度追求物质利益、过度追求感官快乐、过度强调意志的单向性紧张,有助于减少生物圈内部的紊乱与毁灭,有助于调节人间群体关系白热化冲突──以便形成更富于人情味、更能与自然协调的全球新文明。中国文明的世界主义性格,对全球文明作出贡献的时刻,已经在望,而系统阐发其内涵的使命,可能正期待着一批“远东的裴罗”。
   
   在此之前,东方文化的太阳尚未重新升起的困惑时刻,这个黎明前的“黑暗”,动摇分子最容易失去方向感并深感迷惘,以致从精神上彻底解除了武装。例如,现在的“中国人”已彻底失去了文化自信,偏偏在快要天亮的时刻,陷入了最深的颓唐绝望。这并不可笑,因为人们的耐受力已经耗尽。
   
   这也是转折的象征,事实上,不同的文明,尤其分处欧亚大陆东西两端的典型文明,其文化精魂必定因为差异巨大而可以互补。这一互补能轮流照耀人类前进的道路。用古人的术语来说:这是一阴一阳;一柔一刚;一弛一张;一缩一伸……综合二者,作为二者的最高体现而问世的,就是不朽的天子,永不熄灭乾元之火……有时候,生存的悲剧性迫使我们感叹“这个民族毫无希望了”,但一个更加强力的声音提醒我们:“为什么要祈求一个民族的得救呢?即使这个民族很有价值,很值得拯救;即使这一得救十分动人,很值得予以理由化,──又怎么样呢?这一切不是已在历史上重复过无数周遭了吗?”确实,民族的兴衰起落只是历史借以展现它自己的轨迹,命运的秘密旨意和无限心灵包含在民族形式的装潢中。形式固有因袭;内容不应雷同:我们当为世界寻求的,是永远翻新其形式、更替其内容的生命。至于民族,不过是这个宇宙基因借以整合寰宇的杠杆。明白了这个道理,在民族的灭顶之灾面前,让衷心的祈求代替无谓的悲哀吧。
   
   正如民族无法得救一样,个体化的、由个体的超人去施行拯救的“仙佛观念”,也只能沦为精神浪费,尽管它投合庸众口味并以大众化的自我中心主义肆行精神纵欲,也无济于事。例如天子哲学,不是古代多神教和原始泛神论的翻版,否则(像人人都可能成为仙佛那样)人人都可能成为天子,世界将变成什么样子?难怪佛道二教总是造成教派林立、互相水火的局面。天子具有“唯一”的性质,这与仙佛观念的多元性并不相容,天子作为天(自然)的人格化形式,与天使观念也大相径庭,我相信现代生物学证明天子观念容易,而证明仙佛观念及天使观念较难。再举一个例子,如果说瑜珈及气功可以证明仙佛观念的合理性,而历史过程本身又可证明天使观念的合理性,那么人类种族的进化本身则可证明天子确实存在:天子首先是作为种族的始祖而存在的。(具体论述可以参见谢选骏《天子》一书。《天子》具有五个不同的版本,其最为精练的第一版(“天子”简说)兹录于下:1、天子,仿佛宇宙派给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帝降夷羿,革兹夏政。”由此展开新的种族、新的文明。2、种族与文明的原型原生不是实验室里的科学发现的,而是宇宙造物者的奥秘;这需要我们用生命的高级部份去体验,而不是用生命的低级部份去经验。3、天子是指向新的方向的细胞核,他满载良善健康的宇宙编码。他的诞生与时代(包括当时的天体环境)发生神秘的共振,并以特异的结构性脉冲辐射四周(包括当地的人类环境),优异的范本具有强烈的向心力,形成生命体的同心圆运动。这是从种族命运的角度看。4、从文明史的角度看,则与通常的想象相反,所谓文明与野蛮:分别是对天子的离心运动(文明)与对天子的向心运动(野蛮),也就是说,文明是细胞的异质化过程,因此也是对天子的背离,回到野蛮则是细胞再度趋近同质化过程,因此也是对天子的回归。5同样与通常的想象相反的是,人类成员彼此间残忍的对待,乃是异质化行为,是离心的文明化过程的现象;而人类成员彼此间仁爱的对待,仄是同质化行为,是向心的野蛮化过程的现象。所以,是爱创造了世界,而上帝也就是爱。在这种意义上,野蛮并不像许多意识形态教导的我们那样,是所谓通向死亡的;它也许血腥一点,但并不像文明那样苍白贫血,缺乏生育力。实际上,文明过程才是通往整体的死亡的。6、苦难,是细胞的异质化过程所产生的痛感,所以同质性高的原始社会的苦难,并不会多于异质化强烈的文明社会;幸福,则趋向细胞的同质化过程的宁静,所以文明的退化有时带来的并不是苦难的骚动,而是幸福的宁静。7、所有的社会成员乃至所有的人类成员都是一体的,也就是源于同一个细胞。文明的异质化过程,并不能消灭人类细胞的同质性起源这一事实。所以凡偏待人的,就是自己偏离了正规,从而陷入了异质化的不正确、不良善、不健康的状态。这还表明其自身细胞,已经具有高度缺陷。8、唯心,唯物:是因为看见核的不同与相同。9、革命:原生细胞征服派生细胞。10、腐败:细胞角色混乱,并因混乱而畸形、变态、败坏。11、在极端病态的社会里,原生的范本细胞“天子”反而被显为是极端的、病态的甚至不可取的。12、从天子派生出来的人们,不仅仅是兄弟姐妹,而且包容在一个广延的种族细胞内,这个广延细胞的原生形式就是天子。在这种意义上,我们常人也是天子的退化形式。而常人的健康,就是从决意回归天子的那一刻,开始的。)
   
   理解方式和理论系统可能对文明造成重大影响,以欧洲文明为例,若路德教(Lutheran Church,是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1483─1546年]1517年以《九十五条论纲》发动论战后组织的新教教派)和加尔文教(Calvinism,日内瓦的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1509─1564年]创立,与更早的改教者慈运理[Ulrich Zwingli,1484─1531年]创立的教派,合称“改革宗”)引起的基督教会第二次大分裂(第一次大分裂是希腊语东正教与拉丁语天主教之间在1054年进行的),即由类似“顿悟成佛”的“人人得以成为上帝的代言人”的神学理论所致。确实,中国的禅宗师傅惠能(638─713年)也担负过类似的“宗教消解使命”,从那以后,教派纷争越演越烈,大的教团萎缩、解体,新的教派越分越细。不论在欧洲还是在中国,这一趋势最后都发展到“人各为战”,直到宣告到处都是上帝和佛,直到“上帝已死”和“立地成佛”(等于无佛)。可见从路德的反教廷到路德派牧师的儿子尼采反上帝,其间确实是有一个逻辑的联系。而这一过程在中国的佛教系统里提前几百年就完成了,但在欧美尤其是美国,目前还没有完全结束。
   
   至于伊斯兰教的哈里发、西藏活佛这两种制度的形成,实质上和个人化仙佛观念并无关系,而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实体概念,他们是作为教祖的继承人被使用的,例如“活佛”是转世轮回的,而“哈里发”一词的意思干脆就是“继承人”,和“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相去不远。全球政府的心理背景,只能建立在实体观念而不能建立在个体观念上,例如不能建立在仙佛得救的观念上。同时,只能建立在现世主义而无法建立在来世主义上,故伊斯兰教一类“神使观念”并无价值。至于天子观念,则不难和现代物理学、生物学、文明史兼容,能平衡科学与宗教,达成新的精神统一。
   
   谁说达尔文(Charles Robert Darwin,1809─1882年)的进化论摧毁了宗教?我们认为,进化论所摧毁的只是建立在片面理解之上的宗教理论基础,而并不与儒学、佛教、天子学说发生冲突,甚至不与圣经创世记相冲突。进化论其实有益于它们,而难以加害它们。天子学说是胜利者的书,也是召唤胜利者的书,它认为胜利的战争就是执行了正义者的旨意。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