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
谢选骏文集
·中国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官方杀人魔
·川普总统终于累了
·诺贝尔文学奖是怎样选出来的
·旗袍是汉奸贱民禽兽的标志吗/“中华民国亡于旗袍!”
·信靠教廷的权势还是信靠基督的宝血
·虚无与颓废是世俗文明的最后归宿
·民主监督可能弄假成真
·要马克思还是要美国
·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反网络主权
·政府最缺德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洋垃圾
·小说《大典》为电子监控做广告吗
·不自觉的侵犯
·宋玺是新时代的宋彬彬/宋要武
·美国假隐士的终南捷径
·波兰和法国都是性侵保护国
·广东清远纵火案的野蛮民风
·纽约市长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压迫
·囚徒总统面对蛛网法律
·人生是一种酷刑
·政法委书记会不会中毒身亡
·是缓兵之计还是全面投诚
·是猎奇还是情报蒐集
·犹太人的多妻制VS基督徒的一妻制
·樊立勤太可恶了
·瓶装水骗局举一反三
·三十六计和中国智慧难道都是欺诈吗
·是共产党入侵而不是中国入侵
·IQ、EQ之后的“VQ”
·英国没有舰队的苦闷
·美国两大奸商
·欧洲王室正在改良血统
·中国人不如机器人
·中国式的创新是怎样形成的
·中国式的骗局是怎样形成的
·俄罗斯牛肉多多益善
·邓小平家族沦为劳改犯家属
· 川普成为金正恩的同志+兄弟
·无神论与欢乐颂
·言论自由与沉默自由
·《经济学人》不通人性
·《纽约时报》又来拾我牙慧
·自拍——自恋——自杀
·最遥远就是最接近的鬼辩证法
·巴黎会有蒙娜丽莎吗
·动物世界也有黄祸
·仅有摄像和荧屏还是不够的
·锦衣卫狗都不如
·起诉习近平也没有用
·鲍彤为何否认马克思的犯罪行为
·吴小晖的智商不如邓小平
·吴小晖邓卓芮根本就没有离婚
·河南警方打捞杀害空姐嫌犯的尸体也有备胎
·一带一路与邪恶轴心
·英国王子V.S.A片男星
·死亡确实是存在的一种形式
·共产党为什么不如日本人
·文化战就是多种形式的消耗战
·中越战争是中国内战的延续
·川普已向北韩的核讹诈俯首了
·千万不能依靠中国产品
·站在巨人的肩上非常危险
·美国为何缺少公共厕所
·金正男阴魂不散川金会
·中华亡国已久——红色旅游热衷马克思一妻一妾同葬一穴
·海洋中国的挽歌
·杰福瑞斯(Robert Jeffress)没有读过新约全书
·中国航母即将巡航美国沿岸
·凶手基因可以恢复英国王室的雄风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开和不开都一样的朝美会议
·开和不开都一样的朝美会议
·十大奸臣结党亡国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国家”的道德底线
·大国往往不是强国
·国家无法提高国民的地位
·五四运动与纳粹主义——纪念五四运动99周年会议发言提要
·中国只能为荷兰打打下手吗
·纪委就是黑社会
·太监才能胜任妇科医生
·共和党就是共产党
·金正恩面临代沟的夹击
·美国国会抵抗特朗普帝国扩张
·土改就是“土匪的改革”——中国成为“战场经济国家”
·土改是土匪的快乐——“战场经济国家”的起源
·诺贝尔奖的贬值
·刘鹤一人扛起的“新时代”
·刘鹤一人扛起的“新时代”
·成为战场经济大国全靠这癞和尚的祖坟
·谢选骏:孔子为何说后生可畏
·请蚂蚁去见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就是蚂蚁国教义
·女星和运动员不受法律保护
·什么是警察的非法搜查
·特朗普就是“特来普”——“普京置入美国的特洛伊木马”
·无神论加剧环境破坏
·从蓝蚂蚁到山寨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平定主权国家》
   Pacification of nation-states
   
   谢选骏
   Xie,Xuanjun

   
   第七章 胜利者
   Chapter Seven The Victor
   
   
   
   
   七,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7. How is the book of the victor written
   
   全球政府出现的时机,就是厌战已经成为全球公民的共同心愿的时候。那时,结束全球无政府状态和战争恐怖的人,将被视为解放者和胜利者。全球公民应该同情这样的胜利者而不是同情对立的失败者,同时,对胜利者的外在谄媚和屈从,应该转化为内在的敬仰和效忠。新的中国人也就是全球公民也将学会不是利用胜利者,而是与胜利者同心同德,不仅要遵循“追随强者”这一生命道德,且要在这一道德的基础上形成坚忍不拔的种族本能──新的本能后面,一个青年中国正在历史舞台的幕旁跃跃欲试……他们一反司马迁以来的陋习,而恢复了孔子之前的道德,当权的桀纣不应受到赞美,而在野的商汤文武却应该受到赞扬。对于失败了人与事,不该给予艺术的同情甚至寄托滥情和牵强附会,而应给予生命批判并寄托道德褒贬,以形成新的习惯法。
   
   培养这样尊敬胜利而不是尊敬权势的良好习惯,显然需要时日,胜利的开拓需要时间的浇灌,胜利的巩固需要空间的浸润。胜利给时间灌注了超常的意义,如果胜利无望,时间岂非一个苍白的幻影?时间因此只是胜者的俘虏?尽管人世的残酷真理告诉我们:权势高于一切,既创造了哲学及其观念,也改变了时间及其偶像。但是权势之上的胜利却道破了真相:胜利的果子从来不是甜美的,顶多只是酸甜酸甜的,也许还带了点辛辣的味道。──而且胜利会变质,即使它曾经令人肃然起敬。胜利,从来不会是“全盘的”或“彻底的”,即使“全球胜利”也罢。“全盘”“彻底”这类煽动意味十足的形容词,重在激发有用的热情,而非描述实况。胜利其实意味着妥协,意味着某种程度或某种形式的“和光同尘”,对理想家来说,这诚然包含了苦痛和幻灭,但若拒绝妥协的胜利而要坚贞的失败,奉行“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方针,也就实际上拒绝了胜利。理想家成为不负责任的代词!他们竟把个人的爱好强加在全球命运的头上?他们竟把文学的趣味与天命的热忱混同起来?胜利者不是这等偏执狂,他不愿独抱原则默默死去,让伤感的后人来凭吊他的废墟:他的生命不在后人的眼泪中,他的生命灌注在历史事变的微妙处,他因此不能放松对于潮流的把握。
   
   为什么历史偏袒胜利者?仅仅因为“历史是胜利者写的”?并不全然。因为在历史的偏袒中,还深深埋藏着被征服者们对胜利者的深深敬畏,如此一来,即使失败者们撰写的历史也不再真实。“圣之时者”的地位,预示胜利的果子常常暗藏衰败的种子!只等松动的时刻刚一冒头,它就无情地发芽滋生了。尽管人民同情失败者,借以发泄他们对胜利者的忌妒和不满,但毕竟,人民的潜意识还是认定胜利者“到底是正义的化身”。所谓“英明的判断”,那是事后的评价;所谓“对情况的把握”、“知根知底”,也并非万灵的符咒,它们的意思仅仅在于“只需要少冒一些风险”。但决策就意味着冒险,决策中暗含的冒险性只有程度上的大小。未来的世界,需要一群虔诚的人,不怕冒险甚至乐于冒险:他们可以埋葬主义,同时抛弃玩世不恭,撕去生活的帷幕,面对浩荡云海、吹起天籁、进军宇宙……他们知道胜利没有保证,而胜利成果也无从保鲜,因为历史不仅没有目的,也没有终止,像一个没有规则的硕大棋局,摇曳动荡,永无定案的一天。
   
   “在伟大的胜利之后,敌人将进入我们内部来与我们战斗,并从内部来腐蚀我们。”──这既不是一个内战的信号,也不是一个可笑的误解。实际情况并不在于敌人的混入,而在于自我的分化。什么是敌人?什么是敌我关系?敌人就是历史力量的一种分化形式(我们自己是另一种),敌我关系是历史力量之间的一种抗衡。也就是说,敌我关系只是一种表现形式,其实质却在历史力量的分化会演。所谓胜利是指“敌我双方中的一方之消灭或失势”,在此种事变之后,历史力量不会停顿,而是以其它形式继续演出,行动场所转移了,新的敌我关系已转移到“我们内部”。
   
   在苏联势力咄咄逼人的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我们曾经绝望地思考:“也许这就是新的罗马帝国?中国已经被它灭亡,几百年都没有出头的日子。”但后来转念一想:“不要紧,即使如此我们也可以进入罗马帝国内部和它战斗,直到它终于垮台。”事实上,日耳曼人就是这么干的。而一千多年前的中国,也正是凭借相似的信念,先后从佛教的影响和蒙古人的统治下解放出来,终于赢得了新的春节。但头脑清楚的人都知道,这个“敌”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敌”,这时的“我”亦非过去之“我”──作为各自的存在,他们已是风马牛而不相及,但作为历史力量的表现形式来说,不妨视为一脉相承。
   
   超出现行国际关系而着眼于未来全球格局,只有某种“世界性的民族文化”才有希望整合全球并统治世界,类似古代的希腊文化或是中国文化。换言之,若无民族性作为全球性的内在支撑,这世界性文化就无法贡献自己于全球历史。但如果它的“民族性”彻底压倒了它的“世界性”,从而沦为一种“民族主义”的话,那岂不会引起其他民族的世界性抵制?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一个神奇的声音仿佛在说:“世界群雄并起,先得我书者胜。”(1982年8月2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