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
谢选骏文集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平定主权国家》
   Pacification of nation-states
   
   谢选骏
   Xie,Xuanjun

   
   
   
   第七章 胜利者
   Chapter Seven The Victor
   
   
   
   五,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5. Suffering is the companion of minority fighters
   
   面对茫茫的历史,临风而立的人们能说些什么呢?只能说,亲爱的易道,谢谢你让我们看见了新的太阳、世界和新的自己。号称“君子”的社会中坚,并不能脱落感情的摆布,而使人的原罪得以救赎。“理性用事”在乱世中激动过多少人,给我们带来希望,因为和谐毕竟是灵魂的氧气,芸芸众生呼吸不到它,结果被即兴骚乱的物欲窒息了的生命原欲,终于慢慢枯萎、默默死去了。物欲是误导原欲的罪魁,它触发激情,形成万恶,例如爱国主义这一“大善”,对其他民族及“世界和平”就是一大凶恶。 经济爱国主义破坏了经济上的世界秩序,政治爱国主义破坏了国际政治的稳定,思想爱国主义形成理论的偏执狂。
   
   惟有以全球为思考对象的预言家,听凭自己的体验,从宇宙的不舒适状态下流溢出来,他表达平定主权国家的思想,而不顾及主权国家的垂死挣扎。曲意投合当代思潮,能得最大的收获,但他不屑于这么做。相反的倒是聪颖的后人,处心积虑地推行精神“占领权”,以便把预言的力量据为己有。这是些实干家,如此获得了对预言的“认同”,实际上进行了修正、曲解、篡改。
   
   可悲的是那缺乏自信的家伙,用暴力强迫别人称他“伟大的导师”,抽象概念为了迎合具体暴力,不得不削足适履。也许阿谀者们缺乏经验,也许阿谀者们的天赋过于干瘪,总之,这些违心者的教言漏洞百出,不能一以贯之。到头来,其可利用的价值反而沦丧,终被精明的新人所弃。
   
   “自由思想即真诚地思想”──这应成为精神活动的座右铭。要敢于突破思想上的风俗、心理上的风俗、艺术上的风俗甚至道德上的风俗所设置的阿谀奉承。敢于真诚地面对自己、真诚地面对社会,这种“破坏”正是精神的康复。“听任人们议论纷纷”──少数创造历史的人需要这个本能,他对不愿敏感的事必须保持麻木不仁的态度,以保护自己的神经系统。他把有害的骚扰转成动力,再变成营养,没有这种禀赋,天才难以顶住世界的压力,他能应付自如,实因掌握了转化的技巧,不因超人的精力。
   
   不平凡的命运就是可怕的命运?能承受它的人寥寥可数。许多人悲叹自己不是天才,其实,是他们自己从这天才面临的可怕命运下,临阵脱逃,且是逃回大众的营垒,他们既要掌声又想创造历史,怎么可能两全其“美”呢!
   
   一意孤行的人们可望主宰生活,而患得患失的人却只能被生活所主宰。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它给战士以力量,并保持童贞与美德的续存,这是命运的礼品,也是战士的自寻苦难所夺得的掳物。他要保持内力,必须不停战斗,因此渴望更多的折磨与煎熬来挑战自我。战斗能克制苦难,若无苦难,战斗带来的快乐也就不存在了,战士因此追求困厄,为生活增添独立的感觉……
   
   苦难和挣脱苦难,是新生活的原动力──为一次成功,他失败九十九次;为一种狂喜,他迎击了九十九次痛苦;他既不回避失败,也不逃离绞痛:因为这就是他的人生。
   
   新一代的天骄,作为历史新潮的先声,在时代的鼓荡中悟到:不把自己视为“真理的化身”。他是明智的,他只是来完成应做的事,而不是确定万世之法;追求绝对的理想──只是主权国家时代的变态反应,是由于肢解历史与人性而产生的幼稚病,它会毒化切实可行的全球化目标,甚至使之退化变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