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为宇宙秩序立法]
谢选骏文集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我的自由就是不能让你自由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中美大国“唯北韩小国之马首是瞻”
·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美国加速走向虚无主义
·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核扩散不可阻挡
·三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最后的西方殖民者
·全球进入无中心时代
·纽约时报想吃朝鲜的免费汉堡
·英美的差异是旧大陆与新大陆的差异
·印度人的难言之隐
·借助于中国传统的力量
·小国掌握了大国的命运
·川普可能告别帝国革命
·帝国革命需要积极的国际主义
·莫迪—习近平对决2022年!
·中国人是一个绝望的民族
·林子健的苦肉计是否连环计
·我的房间进了哥伦布、麦哲伦
·危险的国家创造历史
·白人至上与伊斯兰国
·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俄国对中国的秘密战争
·香港学运领袖改判监禁、污蔑犬儒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四派勘误
·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解放军需要大批尿布
·川普总统走上反美前线
·什么是假新闻
·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班农逃离家族政治
·《战狼2》展现一带一路的流血冲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宇宙秩序立法

   《平定主权国家》
   Pacification of nation-states
   
   谢选骏
   Xie,Xuanjun

   
   第二十章 地外文明
   Chapter Twenty Extraterrestrial civilization
   
   六,为宇宙秩序立法
   6. Legislate for the cosmos order
   
   进入全球时代,已有先虑者开始着手“为宇宙立法”的问题了。如,人类怎样拥有火星?谁可以购买月球土地?未来的月球城市如何采用废物回收法?这都是些“太空法学”方面研究讨论的课题。
   
   自太空探索数十年以来,一批律师开始关注外太空。美国甚至有家名叫“月球使馆”的公司宣称自己拥有出卖月球及其他宇宙所有物的知识产权和合法依据,通过公司网站,有兴趣的购买者可以用每英亩49.99美元的价格买到月球上的土地。
   
   三年前,数十位德国人“购买”了月球上的不动产,其中一些人正在抗议美国“在我们的所有物上”建造月球基地的计划。但大多数太空律师说,类似的主张并无意义。为证明这一点,太空律师维基鲁·波普宣布自己拥有太阳,并在2001年4月28日注册了所有权,但他却同时声明不对自己拥有的太阳给人类造成的可能伤害和损失承担任何责任。在接受“太空日报.com”的采访时,波普先生说,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显示:如果可以在没有实际拥有的证据下,单凭一纸权利主张,而建立太空资源的所有权,那么事情将变得多么荒谬。
   
   与此同时,法国一个律师组织“UNIDRIOIT”正在围绕一项协议进行谈判:保障那些参与卫星投资业务的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进行交易。这项协议如果得到国际公认,将为私人瓜分太空所有权开创一个恶劣的先例,这等于是把主权国家瓜分地球资源的犯罪行为扩展到宇宙中。
   
   按照这些妄图对宇宙进行私有化的太空殖民强盗们(他们的先驱是瓜分世界的欧洲殖民强盗)的概念,在所有“太空法律”中最棘手的问题,就是“对太空如何界定”。有些穷凶极恶的太空强盗主张,外太空从大气层(航空领域)结束的地方开始算起。另外一些比较隐蔽的太空强盗指出,只有远离地球一千三百万英里之外的地方才能摆脱地球重力的束缚,因此建议“外太空从那里开始算起”。
   
   在欧洲浮士德文明的贪欲推动下,全球已有数十家有关太空法律的协会,十几个大学开设了有关这一前沿专业的课程,以各种理由吸引学生来选修。从前苏联发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到“太空船1号”,“太空律师”一直站在宇航员身旁,谨慎地研究着太空探索的法律问题。当星际旅行尚处于幻想成分多于现实成分之时,人们会问:月球真的需要回收废物的法律吗?然而太空律师们坚持说,他们的动机很简单,为太空制定法律可以避免太空探索像五百年前的地球探索和殖民活动那样陷于无法无天的强盗状态。
   
   在这些所谓的太空律师们看来,“外太空是所有人的疆域,外太空不允许,也不应该出现任何私有化。它应该是属于所有人的公共资源”, 实际上这已经相当自私了,是典型的人类中心主义。那些力图瓜分太空的欧洲强盗们也不想想:自己真能吞下宇宙外太空吗?而实际上,任何法律也不能限制强盗行为,最多不过是为强盗行为划出了一些界限。
   
   而为确保太空成为“公共资源”,太空律师们在联合国的指导下已经草拟了五个国际条约。1967年的《外太空公约》明确指出,任何国家都不能将太空的任何部分占为己有,同时所有的国家都应该同意太空的和平利用,这一公约为所有的太空法律提供了基础。世界上主要几个拥有太空探索能力的国家都签署了这一公约,它至今指引着太空探索的方向。科学家、工程师、政府以及联合国官员各种力量坐到一起草拟太空法律,为确保太空用于和平开发和全人类共同利益而努力。但是当奉行单边主义的美国总统布什2004年宣布打算增加太空工业的私有化程度、派遣宇航员登陆火星,太空法律再次成为公众担忧的话题。
   
   几十年来,所有权问题可能是太空法学中最重要的课题,也一直是太空律师们关注的焦点。1979年,他们试图通过《月球公约》解决这一问题。《月球公约》明确禁止任何个人对地外空间中不动产的所有权,并认定太空资源作为“人类共同的遗产”。但是与其他外太空公约相比,《月球公约》没得到多少国家的支持:仅仅五个国家签署了这一公约,即法国、危地马拉、印度、秘鲁和罗马尼亚,而它们都不是当今世界主要的太空势力。美国和其他太空开发的主要国家没有签署《月球公约》,它们的法律既然没有禁止私人占有地外空间,因此就留下了漏洞,可能被不法的大公司财团钻了空子,利用月球大发不义之财。
   
   有人认为,太空法学的未来取决于人类如何继续探索外太空。法学者们不得不承认:“法律是社会需要的产物,当太空没有价值时,就没有太空法律”,这揭示了法律的本质:法律乃是人们之间利益的折中化产物。然而由主权国家和主权国家俱乐部(“联合国”)所签署的法律,能保护外太空不被地球上掌握了权力的主权国家分割破坏?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