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谢选骏文集
·毒贩的理论
·有什么可以取代死刑的办法
·中国人扎堆的地方特别危险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
·德国也害怕美国的国际安全税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傅国涌跳梁小丑竟敢妄议全球政府
·格林斯潘搞乱美国的原因终于暴露出来了——卧底和犹奸
·北京人是满蒙余孽吗
·怪兽吞吃自己的孩子
·林彪吃了败仗打老婆
·川普被金正恩骗了还是选民被川普骗了
·国民党早已是过海的卒子
·一条德国人命不到两万美元
·对贪官污吏网开一面
·卡扎菲和毛泽东都是吃软饭的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智馕智裤可以包治百病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贸易战”救了刘霞一命
·移植记忆培养认贼作父的奴才
·刘霞从中国政府的人质变成德国政府的人质
·中国的人均监控率即将赶上美国
·远藤誉以为中国人都没有去过靖国神社
·突厥人不该听从阿拉伯人使唤
·一条中国人命价值50美元
·日本拍摄的侵华战争纪录片《上海南京1938》
·毛泽东崇拜的心理基础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悼念恶性竞争的红色中国(纪念《河殇》30周年)
·原子弹确保贸易战不会成为世界大战
·林毅夫是个丧心病狂的叛徒
·火刑与烧烤(barbeque)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哈佛大学的垂死挣扎
·狗官相护与狗棺相护
·美国不是反华而是反共——世界日报故意混淆二者
·没有圣父圣子圣灵就没有长进
·毛泽东的老婆就是毛泽东的老娘
·德国企图人质刘霞窃取世界领导地位
·德国人真的很阴险——竟想以贪污罪把加泰独派领袖送给西班牙处置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毛泽东的死亡之吻
·全球闹剧主角缺席
·毛粒子与毛栗子
·五眼联盟血浓于水
·墨西哥向美国输出内战
·为什么一切新闻都是假新闻
·中国对美国增税为何是一招臭棋
·彭博通讯社不懂邓小平式的逃跑主义
·社会信用系统可以整合全球
·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诺贝尔和平奖就是诺贝尔死亡奖——达赖喇嘛千万不能回家!
·美国的财团中国的党
·共产党没有能力开放市场
·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法国的胜利还是黑人的胜利
·俄罗斯真会冒充白人
·绝龙峪与帝制的灭绝
·裙带关系与平反六四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从秦景公的坟墓看秦国何以兼并天下
·关说、托人办事都构成了阴谋罪和贿赂罪
·玩火不如纵火
·自由社会的自杀
·魏京生还算一个书生
·美国总统说的是斯拉夫语吗
·美国的问题是花费太高收益太少投机成风
·中国知识分子都是留声机吗
·西班牙法院类似中国法院都是政府黑帮的走狗
·日本天皇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操蛋
·从唐爽自述看唐爽犯下的致命错误
·市场经济、官场经济、战场经济,不能混为一谈
·穷人的乐趣就是数钱
·含饴弄孙鸟类,工作至死蚂蚁
·爱国者捣蛋掌握了爱国者导弹
·人民战争的经济原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是移民倾向还是间谍活动
·没有基督教的欧洲人禽兽不如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没有基督教就会有毒疫苗泛滥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商业信誉
·清除马粪的厕所革命
·华人社会为何不能废除死刑
·定于一尊的假疫苗
·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为何打架
·黑心疫苗无远弗届
·从《河殇》到《疫苗之殇》到《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新反右运动的靶子还是光荣革命的先声
·中国“#Meetoo”运动碰撞政治壁垒
·辛子陵胡说八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
   Pacification of nation-states
   
   谢选骏
   Xie,Xuanjun

   
   第十九章 天下与国家
   Chapter Nineteen Universality and the State
   
   
   七,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7. Universal order serves to protect and save humanity
   
   全球政府的天命已经出现,推动其具体化、制度化、物质化的动力,则由某些人在其特定的时间予以展现。这样的人,也会有其自身的习性、惰性、消极性,因为人的群体常常服从那些拥有主导地位的个体,他的意志既然成为集体的意志,他的缺点也就成为集体的缺点。这种自以为义的社会惯性作为虚幻的集体意志,常常把独断专行者的个人缺点说成是天命。载体的惰性因此被夸张为天命的属性。但历史证明,集体意志从不一致,各种集体意志间的互相角力,才是集体意志诞生的基础。历史还证明,独断专行的意志自身常在变化中,经历连串的胜利也会遭遇致命的败北,在天命的巨岩上碰得粉碎,结果只是充当了调动人们积极性的燃料。这样的燃料可以受到捧场但不该受到崇拜;除非是发挥着捧场作用的即时崇拜。据此,全球政府的统治原则就是不断超越自存的惯性、不断超越并偶尔克服自己,以形成超越人道主义的神明之德。
   
   万象本出自然,但当它们成形,却开始自己的独立,最后违背自然,不肯随遇而安。任何事物一经诞生,自觉或不自觉就拥有了自我延续自我扩张的意向──这一特性以人间事物为特别突出,如阶级效忠、文化习惯、国家意识、民族感情等等。全球政府既然承袭了历史遗产,也不能免俗。这些东西看起来“念旧”,其实是“忘本”,忘记自己是本于自然并归于自然的。过犹不及,过于念旧的,反而成了忘本的,性格忠诚的人难以急流勇退──即使他们效忠的对象已经注定归于淘汰。自存的惯性这时格外膨胀起来,可以构成反动的壁垒;使得没落的贵族生出社会冲突和文化苦恼。甚至国家民族的命运也不能逃脱这一宿命:作为历史产物,它们在历史中消亡,它们的自存惯性终将空虚,在物理层面被克服,在意志层面被超越,它们作为族群幌子和个人利益的真相,暴露无遗。原来其“集体意志”的金冕,竟是以如此屑小的碎片熔铸的,“绝大多数人”不过是个“人类物理学”概念,实际上绝大多数人的作用往往最小,关于这一点,王弼的解释再清楚不过了:“夫众不能治众,治众者,至寡者也;夫动不能治动,治天下之动者,贞夫一者也。”(《周易略例.明彖》)
   
   人生的种种难题既然无法依赖数学方法求解,人生的种种困境也就无从透过逻辑力量解脱──人生根本上是艺术、创造、一股生气,而不是科学、规律、一套逻辑,总之,人生的基础是“本能”而不是“理性”──尽管本能是需要用理性来掩护自己的。这就说明了:为什么“科学的世界秩序”的真正基础不该是“科学”,而只能拱手让给“创造”──科学的演绎本身有其前提,那就是“有待神明力量的感化”。何谓神明?神明就是科学还无法解释、技术还无从把握的那种力量。再简化一下:神明就是某种创造了人而不是被人创造的力量。神明因此构成了未来历史的基础。
   
   “礼制的天下统治──科学的社会秩序──神明的精神归属”:这个半新半旧半艺术半科学半神话半政治的奇妙尤物,不是用任何一种理性方法可以推断出来的。任何严谨的清醒的科学思想都不会指向创造行为,因为科学本身是事后聪明的总结,而不是预先的创造的能力,它不是熔岩,更不是使溶岩爆发而出的那股力,它只是冰冷的已经凝结的岩块及其研究罢了。
   
   新的全球中枢将使命授予一个新的使者:他不用风化消磨“过去的结晶”,而用地震粉碎往日的梦魇,新的熔岩喷射而出……新的大地成型:“人生的种种难题、人生的种种困境,在绝望中迎来曙光。”谢谢命运,使者不是科学,而是灵感,他通向那无所不知、无所不备、无所不在、无所不通的宇宙能力和神明之德……人生的种种难题与困境,在他面前化为“命运特意散播以激活人类身上宇宙力量的引信”。科学主义的冰冷惨白在人生实况的刺激下热腾红润了;科学的世界秩序,不是以科学决定人生,而是以世界秩序保障人生……
   
   新科学的形态是“历史教”──不是历史科学,而是历史教化,“科学是神学的婢女”,是各类学科的历史综合。历史教融冶了科学,且在历史的即变动的意义上,扬弃固定的科学主义。新的文明及其合成的种族,将随着历史的教化出现,构成全球政府的持久基础。历史教是旧事物衰落过程的纪念碑,也是新生命诞生的丰盛典礼,它意味数百年来欧洲文明的扩张有了结果:欧洲化(相当于古代的“希腊化”和“春秋战国”)的结束和全球化(相当于古代罗马法和秦统一的秩序)的开始,融合集团的同化程序,揭晓地球历史的新页……
   
   这一“新的地球实体”,取代一切主权国家的世俗权威,它不是万世一系的,却是万国来仪的。全球政府将创造历史的泉涌:
   
   1、全球政府作为世界风暴的中心、世界历史的枢纽,其活动空间终将超出地球和太阳系,可以抵达一个又一个银河。
   
   2、自动化程度不断提高、电子系统普遍运用,使得全球政府的综合政治能力获得了坚实基础。世界秩序、普遍信仰、生活方式、文明方向,都在机械化和自动化的基础上获得更新,但它们的意识形态却得以排除了机械论和唯物主义的毒素。这正如大财阀的拜金主义态度其实不及中产阶级,尤其不及富农和小房产主,大财阀甚至捐赠慈善事业和文化教育。同样,在科学的世界秩序下,科学方法将变成基础,甚至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基础。科学方法的尊崇地位将被更高级的神秘思想取代,科学主义甚至被迫进入半地下状态,就像无神论国家的宗教那样。
   
   一种压力需要另一种压力来抵挡,一种事物需要另一种事物来制衡:日益猖獗的自动化与电子化会激起新的神秘主义,商业主义会激起新的神权政治,这是迟早的事。老成的精神会重回故乡的思念──故乡可爱、童年甜蜜,特别当人和文明衰老之后,这种远去的思绪像是隧道另头透出的光亮,美好回忆仿佛回马枪、刺杀一个垂死的心灵……失去前途的心灵,就“向过去寻求慰藉”。一个社会是这样,全球文明也会这样,回归人类与社会的童年,崇尚野蛮质朴、物欲单纯……他说:“商业主义追求奢华,是社会和文明趋于中老年的表现,正如中老年妇女热衷于化妆甚至割皮整容,年轻的丑女也是如此。商业主义夸大物欲,推动文明的衰朽,正如戏子的过度化妆,却撕裂了自己的皮肤。等到衰落的有机体死亡之后,叶落归根,新的优势再度趋向童年的野蛮。这个事实也许使人生悲,但这个杞人忧天也构成了真实的威胁,是文明与野蛮之间一再交替出现的周期:春──夏──秋──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