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谢选骏文集
·台湾骗子为何面对严刑峻法
·共产党是中国自由主义的领军人物
·美国谍报人员如何颠覆中华民国——文化战的范例之一
·共产党改名字有用吗
·六四30年,解放军全歼
·梵蒂冈出卖耶稣基督
·梵蒂冈出卖耶稣基督
·户籍制度是蒙古人开设的奴役制度
·中国人为何喜欢内斗
·和平转型不及上帝天命
·教宗是怎么堕落的
·人道报纸反人道
·房地产市场就像金鱼和渔夫故事里的大海
·PayPal是个危险的陷阱
·老毕养的毛泽东
·专制国家如何推行国际关系的民主化战略
·中国恐怖蔓延美国
·中国不能从美国的崛起中获得经验教训
·人民币再度退出市场交易
·印度人骗美国人还是美国人骗印度人
·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华为公司
·社会是靠着数字进行管理和运作的
·美国还有十六年寿命
·拉美人就是拉美人
·垃圾食物马克思主义入侵中国
·出口成章的错误
·2020年大选从强吻开始——谁让你涂了那么多的口红!
·川普先生向李鸿章投降了
·成王败寇的汉奸集团
·谢选骏:党国不如王国
·谢选骏:党国不如王国
·强风有时是一种恩典
·不懂“小国时代”的基本原理就寸步难行
·秋雨教案的鲜血是基督教中国的种子
·穆斯林支持镇压穆斯林
·三个中华不敌第三中国
·说你有权你就有权了
·川普没有读通我的小国时代致使外交失败
·比专制政府更烂的废垃国民
·文丐莫言与其战友互相出卖
·假博士与真浪子
·正因同根生,所以相煎急
·川普家族接管美国受阻
·望子成龙导致学生作弊
·统一福建就是统一中国
·智人的灭亡
·纳粹主义的领导力量终超美俄
·抄袭不仅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中央政治局就是中央幼儿园
·两会代表都是铁丝网里囚徒
·“被署名”的人其实自己也有责任
·华为是战场经济的代表
·呆胞不知富人如何花钱
·现代中国相当于罗马帝国的埃及行省
·川普成为共产党中国在美国的代理人了吗
·改朝换代的时候到了吗
·佛教徒和共产党联合起来破坏环境
·陈米不是米的王八蛋
·炸毁毛泽东他妈的像
·韩国瑜屁都不是
·活人也可以覆盖国旗——这是最高的川普总统荣誉!
·川普政府高估了中国
·一步失去自由还是步步失去自由
·川普的营垒从内部攻破了
·美国还有十六年寿命
·镇反运动就是惩罚叛徒吗
·中国人无赖太多没有专制不行
·毛煮稀流毒哈佛大学
·川普只能打败希拉里
·人类有望进化为虫子
·千面女人的话能信吗
·崔永元是大陆的郭文贵吗
·特型演员不仅是毛泽东的专利
·文革和改革的暴虐都是源于老人的极乐
·民族界限其实是一个模糊的东西
·伊斯兰就是法西斯
·自己和自己结婚就是新社会了
·中国成为世界的领头羊
·《国家利益》杂志毫无国际常识
·基督教为何不能取代共产党
·中国应该建立父母责任制度
·“主权网络”冒充“网络主权”
·中华民国为何弱智
·马恩列斯四大狗头到底姓“中”还是姓“西”
·国王是无需选举的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反川普就是去毛化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实验学校测试亡国奴受毒的极限
·美国人不知道染发致癌吗
·总统套房犹如监牢
·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沉闷诡异才体现了永恒的中国
·好人统治世界还是坏人统治世界
·经济学人的愚蠢
·共产党中国人缺乏基本常识
·美国的新闻管制
·毛泽东为何能够吃人不吐骨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平定主权国家》
   Pacification of nation-states
   
   谢选骏
   Xie,Xuanjun

   
   第十五章 间接统治
   Chapter Fifteen Indirect Rule
   
   五,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5. The global government must uphold kingship
   
   “王道”的内涵,尽管千百年来具有纷纭无比的解释、层出不穷的思想,但是我们在前面已经阐明,“王道”的主要内容用现代语言说,就是“间接统治战略的哲学总结”,其半神秘化的表达则是“神授的君权”,完全神秘的表达则如印度《摩奴法典》或中国的《天问》、日本《古事记》(Kojiki即“Records of Ancient Matters”)那样描述的“天神下凡”。君权神授论不一定导致君主独裁(如法国国王),也可以导致君主虚设(如日本国王)。只是从单纯的战略角度看,王道的一切善举、一切良政,都不是出自心血来潮的仁爱之心,而是出于间接统治的礼法制度。
   
   要想满足王道设想,必先创立施行间接统治,要想永葆王道的荣光,需要遵循间接统治的规范。间接统治不仅是益寿延年的政治神术,也是一种走钢丝的大胆冒险──它的收获是文明的涌现:“钦明文,思安安,允恭克让,光被四表,格于上下……协和万邦。”(《尧典》)王道,这是一种绝顶高妙的统治艺术,当然也是一种极端危险的人际关系:既能赢得巨大的赌注,也可能输掉一切收获,因为间接统治并非万灵仙方,时刻面临着威胁及挑战。人性复杂,时刻追求相反的东西,这就注定人间事务一旦达到良好状态,就会因为“过犹不及”而立即走向恶化。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如像《摩奴法典》认为的那样指示因为“厌倦仁慈”),间接统治的继承者开始经不起直接统治的诱惑,甚至开始执行最为强硬的直接统治战略,如统购统销、人民公社、工商业全部收归国有等等。根据不同的强度,直接统治可分为:1专制君主、2独裁僭主、3军人专政、4僧侣专政,等等。当然,这里面存在许多变态和伪装,如二十世纪下半叶中国文革期间的“5群众专政”,其实是一种隐蔽的独裁僭主制。上述各类直接统治几乎构成了二十世纪世界的主要图谱,它们彼此虽有差异,却有一个深刻的共同点:握有统治权的势力直接参预行政。
   
   上述五种制度的统治者分别为:1君主、2僭主、3军人、4僧侣、5暴民(群众专政),五者之中,好像第二种与第一种有些重复,其实君主制因为受到传统的约束而往往不是个人统治,而新兴的僭主制经常是个人专政、完全抛弃了法律的外衣,新兴的僭主制所造成的个人崇拜形成了最为暴烈的直接统治。当然说到底,对间接统治经常的威胁,却不是来自直接统治,而是来自人性中的不安定成份及其引起的社会骚动。这在和平时代体现为“犯罪”,在动荡年代则体现为“革命”:犯罪是“个人的革命”,革命是“集体的犯罪”──直接统治比间接统治更容易引起革命,秦朝以后各个中央集权的皇朝,显然比先秦的地方分权的王朝,更容易覆灭,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而间接统治比直接统治,对群众的福利也较为有利,所以人们总是讴歌“王道”、“王政”的好处,而痛斥“苛政猛于虎”。苛政,就是直接统治。同时,因为间接统治对局部暴乱的压制效果不如直接统治来得那么有效,反倒不容易在大面积中积累小乱为大乱。我想这是同一特征的两个侧面:间接统治对民众福利的保障和促进,实际上也就意味它对暴乱的压制必然有些力不从心;而直接统治对暴乱的有力压制也就意味着它对群众福利可以继续保持冷漠。飞机大炮武装起来的暴政,当然比长矛大刀武装起来的暴政更容易延续下去。
   
   在很早以前我就发现,各种形式的现代国家好像很关心臣民和公民的种种福利,然而这只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是各国政府为了争取国内外的民心而施展的“夺人魂魄术”。一旦全球政府建设成功,不再存在这一“人心争夺战”的实际需要时,可以想见,那时贯彻其统治意志世界唯一主宰,就会露出它对人民福利的真正冷漠态度。我认为这并非臆想,这种现象在中国、罗马和其他统一帝国的历史上都先后出现过,将来在更大的全球范围里重新上演,我一点也不会感到奇怪,而不论这个大一统政体实行间接统治还是直接统治。因为伟大而宽容的善政,总是不能持久,总是不能敌过人性中静极思动的恶意,恶意往往拥有强大的驱动力,在它的持久冲击下,统治的力量再度以严酷的面目狰狞了起来,直接统治的时节再次来到了。
   
   我曾经思考这么一个问题:在全球政府的创立中,间接统治能否成为人类秩序的持久形式呢?人类能否驱散直接统治的阴魂,并以此为契机,来证明自己的智慧确实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我之所以如此偏爱间接统治并疏离直接统治,并非因为间接统治能给群众带来更多的福利,而在于我倾向于认为,间接统治更能促进社会的文明状态,减少无政府和专制状态的交错、避免无谓的社会痛苦与人命牺牲。
   
   一般说来,文明的进展总是与社会痛苦及人命牺牲紧密相连:没有痛苦及的牺牲,文明的进展就不会顺畅。但我怀着一个异想天开:全球布局的间接统治能否两全其美?全球布局的间接统治能否既不像直接统治那样摧残并压制创造性,又不像无政府状态那样涂炭生灵?“现代世界”这个直接统治与国际无政府状态互相错乱的混合怪兽,能否停止吞噬人命的暴行呢?
   
   近代无政府主义者的社区自治,诚然是边缘化人群的一派幻想,但直接激怒他们的,却是直接统治的弊端和国际无政府状态的残暴不仁。在我们看来──有众多敌对的政府等于没有政府;唯有“全球政府”才可以提供人类文明一顶保护伞,提供合理的土壤、阳光、水份、肥料,使文明得以保育发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