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火的洗礼]
徐永海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名被刑拘的基督徒获释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名被刑拘的基督徒获释
·北京通州教案被抓基督徒已释放10人,还有三人仍被羁押
·梨园教案又有信徒获释,宗教自由还只是宪法中的“概念股”
·圣爱团契教会两信徒获释另11人仍被刑拘
·多名外地通州教案获释者不获自由
·北京梨园教案基本结束,尚有张海彦无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被刑拘的13名基督徒中张海彦仍无获释的任何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被刑拘的徐彩虹讲述看守所的经历(图)
·就圣爱团契教案杨靖说我控诉我祈祷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庆祝被党国刑拘的弟兄姊妹凯旋[视频]
·谁来拯救你:中国访民/康素萍
·飞来刑拘,莫须有(康素萍)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
·徐彩虹: 通州梨园案被捕记
·我是大连市访民王春梅,姐姐王春艳,弟弟王亚新,
·辽宁访民王素娥到丰台区看守所给赵广军存钱被失踪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徐永海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西安康素萍:行政起诉状
·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在京访民欢迎两会定调偷偷摸摸拉横幅表达
·到丰台看守所为赵广军存款的王素娥被北京警方带走失踪多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两会揭露教会遭取缔情况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徐永海: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陕西访民康素萍 被维稳人员控制在北京某地下室内
·王春艳: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向“两会”反映通州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3月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图)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就我们家庭教会遭受最强力取缔致信两会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
·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本教会高举科学爱心反遭打压为此致信两会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访民赵作媛路过天安门被抓并押回原籍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旧稿:教案蒙难者张海彦至今无消息
·曹顺利在维权中的三张较清晰照片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通州教案受难者王春艳起诉公安局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依旧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4月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2014-4-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
·为正在经历苦难患难逼迫的肢体教会祈祷——2014-4-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的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2)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3)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4)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5)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6)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火的洗礼

    火的洗礼
         徐永海 
       (此稿为旧稿,写于1999年12月15日,发表在《生命季刊》2000年3月第12期)
     一
     
     主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又说:“你们要为我的名,被众人恨恶。”信主的道路是不平坦的,尤其是在中国大陆,要为主背十字架。在1994年的春天,我见到了多义沟的弟兄。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韩庄镇多义沟村,1929年此村的几户基督徒在一起建立了耶稣家庭,他们在一起共同生活、劳动,渡过了兵荒马乱的那个年代。1983年在郑元苏弟兄的带领下,几户基督徒共三十多人恢复了耶稣家庭。他们用自己的劳动所得盖了教堂,几千名基督徒在他们那里聚会。1992年6月18日公安人员用推土机推倒了他们的教堂,拿走了他们的财产,抓走了他们的弟兄姊妹。郑元苏弟兄被判了12年,四十多名弟兄姊妹被关了2年以上,18名女青年基督徒被强行检查了下身。
     
     我看到这些材料后,非常气愤,我们的弟兄姊妹信主何罪之有,就被关、被打、被罚、被判,尤其是在材料上写道:“92年7月18日被捕,在微山收审三个半月,只因提审多次找不出我们的罪行,就用压制的办法,……,我们二个人戴一副手铐,被强押到微山县医院妇产科透视下部,后又强行检体,当时有看守所的王所长(男),还有两位女所长,强行我们脱掉下衣,当时我们不同意,王所长说,不同意就找两个男的给你们扒下衣。因为多数是未婚女青年,当时我们怒气忿忿,眼泪掉了下来,就这样被检体。……”在这个材料上18位姊妹签上他们的名字,并在名字上按上手印。
     
     有的弟兄姊妹可能不明白这里的意思,警察给你们检查身体不是件好事吗?即使有男人,难道在医院就没有男医生吗?警察不是为了姊妹好,警察是要找“罪证”,如果未婚的姊妹不是处女,尤其是怀了孕,那么警察就会说,你们这些基督徒在一起搞淫乱活动,你们这个教会是一个淫乱组织。
     
     主耶稣说:“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我们的主让我们弟兄姊妹相互之间彼此相爱,我们相爱,世人才知道我们是基督徒。在1990年,我刚信主、刚在袁相忱牧师家聚会,一个从美国来的弟兄说:“我们全世界的基督徒是一个身体,你们中国的弟兄姊妹是左手,我们美国的弟兄姊妹是右手,你们左手受伤的时候,我们右手的心在流泪。”这句话我是第一次听到,当时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我们是不孤单的,我们的背后有上帝,有全世界的弟兄姊妹。
     
     当我看到多义沟弟兄姊妹的这些材料时,我的心在痛,我的心在流泪。我不能装看不见,我也不能说,让我们祷告吧,我们不要管他们的具体事。这些弟兄姊妹和我是同一个身体,他们还在受苦,他们还在狱中,我要为你们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我们把一些材料转给了国外的弟兄姊妹,我们希望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他们祷告。
     二
     
     主耶稣说:“世人若恨你们,你们知道,恨你们以先已经恨我了。你们若属世界,世界必爱属自己的;只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家庭教会的弟兄姊妹为主背十字架,在“三自”教会内爱主的弟兄姊妹也为主背十字架。在缸瓦市教堂担任主任牧师达8年的杨毓东牧师说:“按照政府的意思,通过控制主任牧师,就可以控制整个教会。但我想,教会既是神的教会,就应当由信徒来民主管理。所以我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建立信徒自主管理的堂务管理委员。”在“三自”教会内建立信徒自主管理的堂务管理委员会,并给予这个委员会很大的权利,这相当于在“三自爱”教会内建立家庭教会。何况杨毓东牧师一反“三自”教会以往讲的奴隶之道,大胆宣讲主的生命之道,这样杨毓东牧师就被认为是一个不听话的牧师。多年来“三自爱”教会一直想罢免杨毓东牧师的缸瓦市教堂主任牧师一职。
     
     缸瓦市教堂的堂务管理委员会,是一个有很大权利的委员会,不是一个招牌,教堂内的一切重大事务都由它来决定。在罢免杨毓东牧师这个问题上,堂务管理委员会一直不与“三自爱”教会配合,加上广大信徒的反对,“三自爱”教会一直未能罢免杨毓东牧师的主任牧师一职。
     
     于是“三自爱”教会就想不通过堂务管理委员会,在杨毓东牧师讲道时,直接宣布罢免杨毓东主任牧师一职,或者直接把杨毓东牧师从台上拉下来。1994年10月30日是杨毓东牧师讲道的日子,他们招集了一大批亲“三自爱”教会的人员,包括便衣,想要把杨毓东牧师从台上拉下来。可是在教堂内外爱主的弟兄姊妹比他们多的多,一些弟兄姊妹还带着照相机。他们感到,把杨毓东牧师从台上拉下来是不可能的,如果强拉杨毓东牧师下台,不但杨毓东牧师拉不下来,他们的这种行经还要被拍照下来,那样他们就更加威风扫地了。因此那天他们没敢上台拉杨毓东牧师。
     
     但是在教堂的院子里,他们要摆摆威风,吓唬吓唬广大爱主的信徒。他们打了我和另一个弟兄华惠奇,抢了华惠奇弟兄的照相机,我的照相机他们没能抢走。那是一个“三自爱”教会的一个工作人员,看到我拿出照相机,就冲了过来,大声说:“你为什么照我”就抢我的照相机,我抱着照相机,他把我摔到在地。马上过来几个爱主的弟兄,把我保护起来。
     
     1994年11月19日晚上在燕京神学院讲师勾庆惠家里有家庭教会,散会后在回家的路上,我们发现身后有十几个身穿皮甲克的骑车人,尾随在我们身后,我们走到那里他们跟踪到那里,这些人一直跟踪了我们好几天,这些人只能是便衣。
     
     11月23日下午,刘凤钢弟兄去白塔寺袁相忱牧师家参加家庭聚会,当走至白塔寺路口时,一直跟踪在身后的七八个便衣一涌而上,把刘凤钢弟兄打倒在路旁的一排自行车上,接着又从自行车上打到人行道上,又从人行道上打到汽车道上,又从汽车道上打到路旁的电线杆底下,又从电线杆底下打到路旁商店柜台下,一个跟踪了刘凤钢弟兄多天的便衣,飞起一脚,皮鞋重重地踢在刘凤钢弟兄的眼眶上。一个便衣揪住刘凤钢弟兄的衣领喝道:“回家去,不许出来,告诉你们那帮傻B老实点。”
     
     同一时间跟踪华慧奇弟兄的便衣,在华惠奇弟兄从公共厕所回家的路上,用手卡华惠奇弟兄的脖子,华惠奇的母亲上前质问便衣:“华慧奇犯了何法,为什么跟踪打骂他?”便衣们说:“我们不是警察,我们是流氓,华慧奇拿了我大哥的东西。”华母问:“拿了你们大哥什么东西了。”便衣们不回答,但是也不走。
     
     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一个,就是吓唬我们,使我们不敢去缸瓦市教堂,这样他们就可以顺利地把杨毓东牧师从台上拉下来。12月4日又是一个杨毓东牧师讲道的日子,杨毓东牧师被他们强行拉下了讲台,但是他们不顺利。几年后,已离开缸瓦市教堂、在北京家庭教会为主做工的杨毓东牧师回忆到:“那天他们安排了近千名警察在教堂的内外,如果我坚持下去,信徒就有可能上街游行、抗议,那样会遭受到什么样的情况,我不敢想象,我宁可一人损失,我也决不会让信徒受到一点伤害,我的神告诉我,好牧人为羊舍命。”
     
     那一天的经历是个神迹,12月3日晚上,我们几个弟兄姊妹来到杨毓东牧师家里,杨毓东牧师说:“你们放心吧,神会让我上讲台的。”说实话,我们不放心,我们可以想象的到,杨毓东牧师家的周围,一定有警察在监视,明天早上,他只要一出家门就要被警察或者亲“三自”教会的人带走。事后听说,“三自”打算杨毓东牧师一出门,亲“三自”的人就把杨毓东牧师带到北京“三自”总部去,说在那里开一个会,你杨毓东牧师必须参加,也就是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第二天,我们一大早6点多一点就去了缸瓦市教堂,一看前几排座位上全是亲“三自”的人,他们来的比我们早,据说他们很早就来了,人家是工作吗。当时就想,杨毓东牧师看来是来不了,一定被他们堵在家里,或者带到其他地方。8点钟开始正式聚会,音乐响了起来,唱诗班走了进来。我猛地向台上一看,杨毓东牧师在台上。什么时候上去的,我怎么没有看见,事后其它人也说,他们也没看见杨毓东牧师是怎么上去的。杨毓东牧师是如何上的讲台,这是个迷,这是个神迹。
     
     杨毓东牧师被他们从台上拉了下来,在整个过程中,他们的所作所为受到广大信徒的强烈反对,教堂内反对声一片,持续了有半个多小时。他们希望是这样,在杨毓东牧师讲道的日子,不让杨毓东牧师来教堂,或者不让杨毓东牧师上讲台,这时他们宣布,罢免杨毓东的主任牧师一职。可是杨毓东牧师来了,上了讲台,并且他们的所作所为受到广大信徒的强烈反对。他们对这样的结果很是恼火,他们要报复。
     三
     
   1995年1月14日上午华慧奇弟兄骑车到工作单位领取工资,途中一个便衣用自行车从后边把华惠奇弟兄撞到,这时过来五、六个人上来就打,华惠奇弟兄说:“我信主无罪,你们为什么打我?”他们说:“打的就是你信主的,不信还不打呢。”打了半个小时,因为影响了交通才停止。之后又以违背国务院80年56号文件为由将华惠奇弟兄拘留半个月。当华慧奇弟兄1月29日释放时,必须给警方写一张4千元的欠条,留在公安局,否则不予释放。
     
     1995年5月25日,我被抓,被劳动教养两年,1995年8月8日刘凤钢弟兄、高峰弟兄被抓,刘凤钢弟兄被劳动教养两年,高峰弟兄被劳动教养两年半。从劳动教养决定书看,我们被劳动教养与缸瓦市教堂一事无关。是因为我们书写《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和我在《汲取血的教训,推动民主与法制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上签名,但是实际上是因为缸瓦市教堂一事。
     
     在1994年7月,为了介绍北京的基督教家庭教会、为了关心被抓的基督徒、为了传福音,我们写的一篇文章《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当时是公开发表的,那时国家有关部门并没有找过我们。“我们面对恶劣的环境并未停止聚会,信心没有受到损伤,残酷的现实使我们更加合一,我们的团契始终是坚实的一体,我们今后依然会在上帝的感召下持守我们的信仰和信念,以耶稣为我们的榜样跟主走十字架的历程”这句话是好话还是坏话,弟兄姊妹你们说说。就是这句话说我们污蔑政府,为这句话我们三个人被劳动教养。我想,他们不希望以这样的理由劳动教养我们,只是他们实在是找不到别的理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