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徐文立贺信彤文集]->[贺信彤:《姊妹两地书-致何德普妻子贾建英04.3.13》]
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徐文立:三評習近平
·徐文立:习近平危局源于眼皮子太浅 弯道超车将会遭遇不测风云
·徐文立:習共最大的危險在於「無疆界」
·徐文立:習近平的前景
·徐文立: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休怪別人
·徐文立:習近平2018年3月25日讓中共走上了第二次韓戰的不歸路
·徐文立:習近平都「四個自信」了,那就更無可救藥!
·徐文立:天下最不可信的就是共產黨和他們的紅二代
·徐文立:包子的褶,變不了
·徐文立:習近平夢斷「彎道超車」
·徐文立:習近平危局源於眼界淺(文字整理版)
·徐文立:《中華聯邦共和國》宣言
·這是日本華裔記者翰光做的紀錄片《流亡——長城外》/轉載
·徐文立起草的《中華聯邦共和國》宣言被插播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一集
·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一集部分反馈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意欲何为?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徐文立34年前《獄中手記》由王炳章、鄭欽華發表於《中國之春》
·徐文立淺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微信群第二次講話
·《中華聯邦共和國》宣言
·徐文立:草先生的觀念太過陳舊
·徐文立:習近平自己黑自己,休怪他人!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节目十集专访 第二集(上、下)
·習氏「中央造謠分子」= 毛氏「身邊赫魯雪夫」
·中共治下大
·清华传恐怖信号背景可疑等等/轉載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节目十集专访 第二集(上、下)部分反馈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三集
·徐文立:韓國瑜溫良恭儉,當然不讓
·徐文立:老康兄幾乎是中國當前唯一可能貢獻給世界的思想巨人
·徐文立:在紐約簡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2016年7月2日)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四集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四集部份反饋
·学者王康细谈「五四」百年反思/轉載
·新地:小啞巴(2019年5月4日清明節)/轉載
·遇罗锦:徐文立兄的几次辞职信/转载
·遇罗锦:女人的两种爱—《红色巨谍俞强声出走的前夜》读后感/轉載
·徐文立:習近平中共和全人類是野蠻和文明的衝突
·徐文立2008年6月1日文章:「一中兩府」的正式確立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五集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五集部份反饋
·徐文立回忆「六四惨案」及案后被杀害的邻居「嘎子」
·徐文立:習近平彎道摔車前後打的二張臭牌
·法广台特别节目:徐文立回忆“六四惨案”及案后被杀害的邻居“嘎子”
·徐文立:香港百萬大遊行的實
·徐文立對香港「反送中」的朋友們的建議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六集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六集部分反饋
·徐文立:香港民眾七月一日衝擊立法會當然合法
·徐文立:反對運動從來就不是乖孩子運動
·如何知天命——一家之言
·「天命如何知——一家之言」部份反饋
·終結中共專制統治,是我們和香港民眾的共同責任和義務
·深謝劉曉
·御書寶印鑑賞
·徐文立:董建華為匪共全面戒嚴鎮壓香港「三罷」造輿論和藉口而已
·音樂視頻:撐反送中!越南音樂人合力創作歌曲 為港人打氣/轉載
·徐文立:首罵五毛,長沙Jingsheng Chang
·徐文立:为钟闻兄《审判毛泽东》代序
·習近平香港之役敗局已定
·徐文立:習近平為什麼818之後卻立即在甘肅現身
·徐文立:習近平中共「牆國」危如累卵
·徐文立:習近平因皇位而趨保守,無知而繼續冒險蠻動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七集
·一位中國大陸的國軍後人對海外藍營僑胞的幾句建言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七集 部分反馈
·七十國殤日前看蔣緯國委託陳君天作《一寸山河一寸血》/轉載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八集
·「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八集部分反饋
· 徐文立緊急呼籲全世界大學生,共同抗議香港警察圍攻大學暴行
·虞超介紹《赤裸的共產黨人》/轉載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照片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简要版本
·石宇歌:中国民主党全联总「四大」「清党再出发」(1)
·杨梦笔关于被“被骗”和被“醒悟”的澄清与声明/轉載
·蔣經國日記揭秘/轉載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四大」「清党再出发」(2)-石宇歌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四大」「清党再出发」(3)-石宇歌
·中國民主黨全聯總(海外)「四大」政治宣言
·中國民主黨全聯總(海外)「四大」政治宣言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 特聘“总部荣誉主席”及“总部顾问”的公告
·徐文立:三問蔡英文:倘若作了假,能夠走多遠?
·纪录片《北京春天》官方预告片/轉載
·40年前民主墙的行动
·惊闻民主墙天津老战士刘士贤刚去世。哀悼!
·徐文立:痛哉!民主墻天津小弟劉士賢英年早逝
·劲道准确的论述——一个未完成的历史任务/转载
·徐文立:士賢弟兄葬禮追記
·徐文立:汪岷先生請不要做致國內民主黨人於死地的事情
·冯崇义:习近平如有担当就引咎辞职以谢天下
·徐文立:汪岷先生真是不說謊就不會說話了嗎?
·汪岷先生真是不說謊就不會說話了嗎?(附件1-4)
·徐文立:只要我在大陸的黨友安好就好
·徐文立:習共開了世界外交史一大惡例,善良的人們要警惕啊!
·尧舜心荆轲血 祭英雄遇罗克/轉載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九集
·「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九集部分反馈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十集(上下)
·「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十集部分反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贺信彤:《姊妹两地书-致何德普妻子贾建英04.3.13》

   小贾:你好!

   

   监狱管理局那3间平房里面我去过,跟他们谈过几次,有一次是跟他们的局长等八个人谈、又录音、又作笔录。我知道,去那里多么无奈;我知道去那儿,多么不得已;我知道去那里的苦辣辛酸。只有不得不去,才只得横下一条心,去敲那道门。丈夫在炼狱中煎熬,为妻的是豁出命去救人的,到了那里才知什么叫“衙门”,到了那里才知头顶着“反革命家属”这沉重的帽子,到了那里才更明白自己的亲人面对的岁月是怎一个“煎熬”、如何一个“不堪”!

   

   他们给你录像,说明德普的案子得到外界的重视、关注,他们掌握资料也是为了应付外面,一旦有关人权组织询问,他们会说,你们看,我们接见了她呀……。他们在随时掌握你在做什么,我想,不是给你个人攒什么材料,这是属于德普案的资料。你做什么他们必须掌握,特别是最近两会期间。也是恐吓你。

   

   但是,我们现在求得的是:德普的安危有保障。重要的是:德普不再受伤害,并与德普的尽快见面,已经有的病,及时得到治疗。

   

   你对周边环境的妥善处理,做得好,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被迫”那样做的,有的人是例行公事,有的人则是自觉自愿的,不惜出卖良心并且落井下石,这要心中有数。在这种时候更能认清人的本质,人是分善恶的。

   祝贺陆坤见到子立,问陆坤、子立好。

   

   大姐(2004.3.13)

   

   大姐:你好!

   

   3月12日上午,我去北京监狱管理局,找纪检处,传达室回答:在开会,我坐在大门口的石阶上等,约5分钟后,跟踪我的其中两名警察(市公安11处的)从传达室出来,走进大楼,约20分钟后,从里面出来一个穿便装的约40来岁男的,问:你是反映问题的?你是贾建英?(之前我没说过我的名字)他把我带到一间平房里(三个套间,我们在最里边的那间),跟着我的警察就坐在旁边的房子里等。两个男的一起谈,说是北京市监察处的。他们说:2月19日下午收到你的反映,2月20日我们2人就到大兴县的遣送处见到何德普本人,因他不认罪、不低头,不遵守监规,这在监狱里是不允许的,使劲按着他的头让他低头的现象有,但是没有打他,他耳朵的听力是有障碍,但不是遣送处的警察打的,是法院的警察打的,我们权力有限,管不了,何德普可以起诉高法。具体的答复,遣送处会在3个月内答复你。

   

   我说:何德普一直在发烧,还让他每天早5:30~晚8:30坐10几个小时的木板凳,健康的人都受不了,他病着还这样折磨他,他们说:他有病会给他看病,他已经不发烧了。

   

   我说:他一直被专人看守,没有机会投诉打他的人。他们说:不认罪的犯人,就是这样。

   

   他说:如果你有什么要求,或到规定探视时间不让接见,可以打他们的咨询电话:60277027。

   

   我问:司法部在网上的解释算什么?他们说:这件事我们不知道。你谁也不用找,找我们就行。

   

   我出来的时候,有一辆黑色轿车上的人对着我在录像。朋友们告诉我这是在给你攒材料。

   

   回家时,跟踪的白色轿车及那辆黑色的录像轿车一起跟到家门口。我很气愤,他们是那样的不讲理。

   

   “3.8”妇女节那天,单位放假半天,市局的警察来了好几个电话,其中,一个电话是被我无意接到的。他问:她走了吗?贾建英什么时候走?她是吃了饭走吗?我问:“你们是哪?”警察说:“市公安局11处,你是XXX吗?(就是大姐你见过的小X,XXX承认她们两个人是监控我的,随时向他们[警察]汇报我的去向)”,我说“我不是小X,贾建英还没走,她在吃饭”。

   

   大姐:我不恨这些监控我的人,他们是被迫做具体工作的,我遭遇的这一切与他们无关,通过在这些日子我见到他们这些警察起早贪黑的跟着我,吃不好、喝不好,甚至没有地方上厕所。我骑自行车走,他们也要骑车;我走路,他们也步行;我坐公共汽车,他们要站在车门边门被很多人挤着,他们挺不容易的。他们跟着我去超市,我告诉他们:应该吃点小西红柿,它含维生素多。如果没有地方洗,可以在我家洗。……,他们对我很客气。两会开完了我就会不被看着了。

   

   陆坤3月15日被批准看望杨子立,她已经3年了没有和丈夫说一句话。

   

   另外,徐永海3月15日在浙江萧山开庭。

   

   再联系

   

   小贾(2004.3.13)

   

   2004年9月10日 19:10:15

   

   大姐:

   

   你好!

   

   ……

   

   有很多从不相识的人,甚至德普都不认识的人,他们打电话、发邮件、给予经济上的帮助、呼吁、帮助出主意,慰问等等,让我们家属、狱中人倍感温暖,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们的感激,不能用一个谢字来表示我们的心情。有多少双温暖的手,送走人生路上苦和忧,愿人间真情天长地久。

   

   2004年9月9日我去二监看何德普,他和杨子立、靳海科、徐伟都在二监,那天我见到了徐伟的父亲(从山东来)、靳海科的父亲、母亲、奶奶(从河南来)。

   

   由于政治犯们不允许与家人通电话、团聚、在一起吃饭,每月到监狱里只能隔着玻璃与亲人说30分钟话,由于徐伟的父亲来的日期不是接见日,尽管是从很远的山东来,也不能见上儿子一面,让一位满怀希望能看到儿子的老人,伤心的离去。

   

   他们的父母年龄很大,大多文化不高,与儿子通信很困难,希望能在电话中听到儿子平安的消息,我和陆坤听说里边的人能给家里打电话,满怀希望的给他们买了电话卡送去,希望能让他们的父母听到儿子的声音,但是,由于是政治犯,取消了他们打电话的权利。

   

   不仅如此,政治犯在里边还不能享有与其它犯人同等的权利,别的犯人可以每月买一百多、二百多元的食品,但是,政治犯们每月只能卖八十元的食品。由于,监狱中的伙食费是十几年前订的标准,每月每人124元,每天4.1元(包括水、电、煤、汽、炊具等费用),现在,物价每年长得很快,4.1元买不了什么食品,只能吃到黑馒头、烂菜“游泳”(几片烂菜叶漂在盐水里)。对于一个刑期很长的人来说,在食品上,长时间得不到保障,会营养不良的,身体慢慢会夸掉。

   

   德普和子立都反映,在狱中,几年多吃不着食醋。醋能软化脑血管,促进人体血液循环,对人身体百利而无一害。对于一个常年坐牢,又不能劳动、活动、锻炼的人来说,能吃一点食醋,是非常有好处的。

   

   狱中的囚徒打电话、团聚,是个人生活基本生活内容,属于人权条款范畴,而政府将人的最基本生活权利,变成了对囚徒的奖励,是对人权的误解,在“人权入宪”后,基本生活不应该再充当奖励的角色。

   

   明年的一月一日就要出台新的监狱管理政策,在这里,我们希望,改善监狱的条件,改善囚徒们的生存环境,政治待遇,让他们享有人的最基本生活权利。争取在明年的新政策里,监狱的条件有明显的改善,提高囚徒们的生存环境,改善人权状况,共产党不是讲“与时俱进”吗,我们也要求囚徒们的生存环境能跟上时代的要求。

   

   小贾

   

   大姐:

   

   你好!

   

   2004年9月17日,我和徐永海的妻子李珊娜去北京市公安局信访处,去问:法院判决后退回来的物品到哪里去领回来。

   

   那里的警察说:我们打电话联系,你等一会儿。

   

   我们在那里等了一个半小时。就见,走进来三个全都是西城区展览路派出所的警察,其中一

   

   个是所长、一个是负责我们大院的管片、还一个是“六四”时期看过我的,进来门就让我们上他们的警车,说:回派出所解决。

   

   回到派出所后,由西城分局政保处长找我谈话,“你的事我帮你去问,‘十一’之前你不要再去找,不要发表文章,不要接受采访,不要和朋友聚会”,你别闹事,别把工作丢了,老何、儿子、婆婆还指着你呐,你的任务是好好工作,照看好家里。

   

   他们说:你以后有问题就告诉管片民警,我说:抄家的事他管得了吗?我找他要东西,他拿的出来吗?

   

   我们两个人被分别问话,李珊娜还被警告:以后不要和贾建英来往。在派出所里我们待了3个小时,才让走。

   

   我不理解,难道我们有问题去问一问都不行吗?去政府部门正常反映问题,也被认为是去闹事,受到警告,我们很生气。

   

   以后我们有问题还能到哪里去问?去反映?

   

   小贾

   

   04-9-17

   

   何德普妻子小贾来信(9/27/04)

   

   我现在每个月去看德普一次,他精神还好,只是左耳的听力还没有恢复,不能像其他犯人那样能给家人打电话,由于伙食很差,每个月124元,(北京市最低生活标准398元)身体还是很消瘦,他24日来信说:28日是中国传统的中秋节,是和家人团聚的日子,我身陷囹圄暂且不能与亲人、朋友们在一起共度这个节日,就此遥祝我的亲人、朋友身体健康!心想事成!愿每一个家庭不在因恐怖的存在,而有家不能归,愿来年的中秋节,世上稍一份恐怖和仇恨,多一些理智和宽容。

   

   前几天,贺大姐给我发来了中秋的祝福,我流泪了,两年来,德普不在我的身边,常使我感到痛苦和孤独,是大姐夫妇给了我最大的宽慰、鼓励。

   

   你们的中秋祝福,我见到德普时会告诉他。

   

   谢谢!

   

   小贾

   

   04-9-27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贾建英(何德普妻子)

   

   电话:011-86-10-68355230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朝阳庵大院9-1-5

   

   邮编:邮编100044 (P.R. China)

   

   Emai:[email protected]


此文于2006年08月2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