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徐文立贺信彤文集]->[贺信彤:《姊妹两地书-致何德普妻子贾建英04.3.13》]
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贺信彤:《姊妹两地书-致何德普妻子贾建英04.3.15》
·贺信彤:《姊妹两地书-致何德普妻子贾建英06.2.1》
·贺信彤:《姊妹两地书-致何德普妻子贾建英06.2.23》
·贺信彤:《姊妹两地书-致何德普妻子贾建英06.3.19》
·贺信彤:中共第二次审判徐文立纪实
·贺信彤:读《徐文立在狱中与女儿谈周易四书兼其他》
·徐文立贺信彤:谢谢你,鲍威尔先生!
·徐文立贺信彤:支持修建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徐文立:用高贵、纯粹的理想在引领着当今中国的中国大陆的学者——王康
·徐文立:在华盛顿“劳改国际研讨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从中国社会实现和平地民主转型的高度看
·徐文立:美国法院若判王文怡有罪,我愿意陪王文怡服刑——兼致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公开信
·徐文立:兼致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公开信事答友人问
·徐文立:有关陆光武事件以及中国民主党建党历史的一些说明
·徐文立:公布杨建利来自狱中的“维权信”、何德普夫人贾建英的信件的编者按
·徐文立:宾雁先生成为中国良心在于他懂得感恩和谦卑——在普林斯顿大学召开的刘宾雁先生纪念追思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揭示了另一个中国,挖了中共祖坟的史学家——王学泰
·徐文立:中共自1927年始就是“枪指挥党”,而不是“党指挥枪”
·徐文立:中共军队才是中共的核心力量
·徐文立:六四16周年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纪念会上的演讲
·徐文立:中共想把一党专制延伸到台湾
·徐文立:公布“中国民主党资料汇编”的说明
·徐文立:高扬亚洲第一共和的旗帜“摈弃一党专制,搁置台湾独立,复兴民主中国,共建均富联邦”
·徐文立:大义、公义、正义是以“大意”为前提——在刘宾雁先生八十寿典上的讲话的追记和延展
·徐文立:同悲赵紫阳病逝
·徐文立:和鲍彤先生一起回顾2004年中国人权状况
·徐文立:就选举事致任畹町王有才等先生的感谢信
·徐文立:请关注、营救当今依然系狱的民主墙时期著名民主斗士、中国民主党主要领导人秦永敏──纪念中国民主党成立六周年
·徐文立:请关注营救依然系狱的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四领导人查建国、高洪明、何德普、刘世遵
·徐文立:在美国布朗大学主办的中国“六四”十五周年纪念会上的演讲
·徐文立:荣辱不惊度人生——2004年5月16日在美国罗德岛州国际大赦分部的演讲
·徐文立:《“法治”和中国现行的“依法治国”》—2004年5月7日在耶鲁大学法学院的讲话
·徐文立:自由是人类的普遍追求
·徐文立:没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就不可能真正建立起民主社会—2003年12月2日在华盛顿世界新闻自由委员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人权第一——2003年11月12日在“卡特中心”人权卫士会议上的讲话
·徐文立:作为父亲,我一生最大的荣耀就是和女儿同台领奖
·徐文立:中国民主的希望决不在“胡温”
·徐文立:2003年6月2日在罗德岛州优秀中学生颁奖典礼上的讲话
·徐文立:促进中国民主转型的几点设想
·徐文立:民主就是太阳——2003年5月31日在美国旧金山民主基金会颁奖仪式上的讲话
·徐文立:布朗大学圆了我的大学梦又正在圆我的中国梦——2003年5月25日在布朗大学的毕业典礼仪式上的演讲
·徐文立:2003年5月8日在美国国会民主党政策委员会午餐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2003年5月1日普城名人俱乐部演讲
·徐文立:2003年4月30日在普城公立高中演讲
·徐文立:在罗德岛州詹学院演讲
·徐文立:2003年3月29日在美国印地安那州普渡大学的演讲
·徐文立:中国民主制度建立的希望在于渐进—2003年2月12日在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的讲话
·徐文立: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营救信——致布什总统及美国政府
·徐文立:我不上诉(1998.12.28)
·徐文立:中国政治转型期的民运对策与战略(1998年4月21日)
·徐文立:公开信——就申请建立《中国人权观察》事宜致中共中央、国务院、人大、政协并致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委员会(1998年3月20日)
·徐文立:就中国加入两个国际人权公约事宜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 (1998年2月1日)
·徐文立:和《路透社》驻京记者艾伯乐的谈话提出“结束一党专制,建立第三共和,保障人权自由,重塑宪政民主”(1997年11月29日)
·徐文立:引荐《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1997年9月9日)
·徐文立、秦永敏、毛国良关於签署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问题的原则声明(1998年7月1日)
·徐文立:建立全面的保护私有财产的法律框架是中国经济改革取得成功的关键(1998年5月18日)
·徐文立、秦永敏告全国工人同胞书(1997年12月21日)
·徐文立:朱成虎是言论上比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更凶恶的人类公敌(2005年7月19日)
·徐文立:把中国和平地改变为自由民主的共和国才是中国也是美国21世纪的最高国家利益—2005年10月6日在布朗大学西部校友会上的演讲
·徐文立:谁更像这块土地上的主人——谈广东太石村事件(2005年9月2日)
·强烈抗议胡锦涛为首的中共专制集团的倒行逆施//高度关注维权运动领袖郭飞雄、高智晟的危险境遇//台湾施明德前主席等先生联名支持
·徐文立:BBC专稿“毛泽东就是毛泽东——我眼中的毛泽东”(2006年9月15日)
·徐文立:朝鲜核试的最大受害国必定是中国(2006年10月6日)
·徐文立贺信彤致悼林牧老至亲
·贺信彤2002.5.31绝食声明
·徐文立:中国1978民主墙老战士(海外)黄翔等9人呼吁关注前中共官员贾甲出走后的命运
·贺信彤:写在女儿生日
·徐文立:关于《关注中国中心》(CCC)发布《公民常识》讨论稿的说明
·徐文立:中共正把苦难带向全世界——2006年11月26日《关注中国的苦难》澳洲墨尔本群英演讲会上的即兴演讲
·徐文立:自然•社会•人(1981年1月14日)
·徐文立:“未经批准”不能成为拘押、骚扰中国民主党建党和筹备人员的理由(1998年11月24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1)(2004年9月28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2)(2004年8月15-19日)
·徐文立致2月14日在纽约召开的纪念王若望先生辞世五周年赵品潞先生辞世三周年追思会
·徐文立就“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政治迫害一事的严正声明
·徐文立致纽约民运同仁和法轮功朋友2007年度新春联欢晚会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3)(2004年9月12日-30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4)(2004年9月27日-10月1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5)(2004年 10月11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6)(2004年11月3日)
·徐文立:正派和明白的人们组织起来,行动起来——在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大上的发言(2007年3月17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7)(2004年11月2日)
·徐文立:对“王希哲:‘万年筹委会’才是造成民主党今日困局的‘错误路线’——反驳对民主党党部系统攻击的几点辩护提纲”的补充说明(2007年3月30日)
·徐文立:正派和明白的人们组织起来、行动起来——在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大上的发言(2007年3月17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8)(2006年7月26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9)(2005年12月29日)
·徐文立:请全党高度重视国内理论界的新动向两篇能与《公车上书》媲美的论文
·徐文立偕夫人10月17日代表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受美国议长南茜•普洛茜邀请出席了布什亲自颁赠国会金质奖章给达赖喇嘛的仪式
·贺信彤简历
·徐文立简历
·賀信彤:不堪此夢六十載——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1)
·賀信彤:老街淚酒祭先父——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2)
·賀信彤:咖啡吧裏探選情——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3)
·中国反抗奴役者的妻子们 第一集 贺信彤
·徐文立:胡锦涛正步着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后尘前进(2008年4月6日)
·贺信彤:政大后山李酉潭——大陆反对党首访台湾随团漫笔(4)
·徐文立:中国民主社会的第二块基石——各省区的高度自治——兼谈三月台湾大选和西藏事件
·徐文立: 我的1998西藏问题建议(2008年5月3日再发布)
·徐文立先生在普市市府欢迎杨建利先生“公民行”会上的演讲//汪岷:杨建利和徐文立走在希望大道上——陪同杨建利《公民行》日誌(之三)
·徐文立:灾后普查和鉴定、重修或重建全国特别是边远地区中小学校校舍的建议(2008年5月20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贺信彤:《姊妹两地书-致何德普妻子贾建英04.3.13》

   小贾:你好!

   

   监狱管理局那3间平房里面我去过,跟他们谈过几次,有一次是跟他们的局长等八个人谈、又录音、又作笔录。我知道,去那里多么无奈;我知道去那儿,多么不得已;我知道去那里的苦辣辛酸。只有不得不去,才只得横下一条心,去敲那道门。丈夫在炼狱中煎熬,为妻的是豁出命去救人的,到了那里才知什么叫“衙门”,到了那里才知头顶着“反革命家属”这沉重的帽子,到了那里才更明白自己的亲人面对的岁月是怎一个“煎熬”、如何一个“不堪”!

   

   他们给你录像,说明德普的案子得到外界的重视、关注,他们掌握资料也是为了应付外面,一旦有关人权组织询问,他们会说,你们看,我们接见了她呀……。他们在随时掌握你在做什么,我想,不是给你个人攒什么材料,这是属于德普案的资料。你做什么他们必须掌握,特别是最近两会期间。也是恐吓你。

   

   但是,我们现在求得的是:德普的安危有保障。重要的是:德普不再受伤害,并与德普的尽快见面,已经有的病,及时得到治疗。

   

   你对周边环境的妥善处理,做得好,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被迫”那样做的,有的人是例行公事,有的人则是自觉自愿的,不惜出卖良心并且落井下石,这要心中有数。在这种时候更能认清人的本质,人是分善恶的。

   祝贺陆坤见到子立,问陆坤、子立好。

   

   大姐(2004.3.13)

   

   大姐:你好!

   

   3月12日上午,我去北京监狱管理局,找纪检处,传达室回答:在开会,我坐在大门口的石阶上等,约5分钟后,跟踪我的其中两名警察(市公安11处的)从传达室出来,走进大楼,约20分钟后,从里面出来一个穿便装的约40来岁男的,问:你是反映问题的?你是贾建英?(之前我没说过我的名字)他把我带到一间平房里(三个套间,我们在最里边的那间),跟着我的警察就坐在旁边的房子里等。两个男的一起谈,说是北京市监察处的。他们说:2月19日下午收到你的反映,2月20日我们2人就到大兴县的遣送处见到何德普本人,因他不认罪、不低头,不遵守监规,这在监狱里是不允许的,使劲按着他的头让他低头的现象有,但是没有打他,他耳朵的听力是有障碍,但不是遣送处的警察打的,是法院的警察打的,我们权力有限,管不了,何德普可以起诉高法。具体的答复,遣送处会在3个月内答复你。

   

   我说:何德普一直在发烧,还让他每天早5:30~晚8:30坐10几个小时的木板凳,健康的人都受不了,他病着还这样折磨他,他们说:他有病会给他看病,他已经不发烧了。

   

   我说:他一直被专人看守,没有机会投诉打他的人。他们说:不认罪的犯人,就是这样。

   

   他说:如果你有什么要求,或到规定探视时间不让接见,可以打他们的咨询电话:60277027。

   

   我问:司法部在网上的解释算什么?他们说:这件事我们不知道。你谁也不用找,找我们就行。

   

   我出来的时候,有一辆黑色轿车上的人对着我在录像。朋友们告诉我这是在给你攒材料。

   

   回家时,跟踪的白色轿车及那辆黑色的录像轿车一起跟到家门口。我很气愤,他们是那样的不讲理。

   

   “3.8”妇女节那天,单位放假半天,市局的警察来了好几个电话,其中,一个电话是被我无意接到的。他问:她走了吗?贾建英什么时候走?她是吃了饭走吗?我问:“你们是哪?”警察说:“市公安局11处,你是XXX吗?(就是大姐你见过的小X,XXX承认她们两个人是监控我的,随时向他们[警察]汇报我的去向)”,我说“我不是小X,贾建英还没走,她在吃饭”。

   

   大姐:我不恨这些监控我的人,他们是被迫做具体工作的,我遭遇的这一切与他们无关,通过在这些日子我见到他们这些警察起早贪黑的跟着我,吃不好、喝不好,甚至没有地方上厕所。我骑自行车走,他们也要骑车;我走路,他们也步行;我坐公共汽车,他们要站在车门边门被很多人挤着,他们挺不容易的。他们跟着我去超市,我告诉他们:应该吃点小西红柿,它含维生素多。如果没有地方洗,可以在我家洗。……,他们对我很客气。两会开完了我就会不被看着了。

   

   陆坤3月15日被批准看望杨子立,她已经3年了没有和丈夫说一句话。

   

   另外,徐永海3月15日在浙江萧山开庭。

   

   再联系

   

   小贾(2004.3.13)

   

   2004年9月10日 19:10:15

   

   大姐:

   

   你好!

   

   ……

   

   有很多从不相识的人,甚至德普都不认识的人,他们打电话、发邮件、给予经济上的帮助、呼吁、帮助出主意,慰问等等,让我们家属、狱中人倍感温暖,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们的感激,不能用一个谢字来表示我们的心情。有多少双温暖的手,送走人生路上苦和忧,愿人间真情天长地久。

   

   2004年9月9日我去二监看何德普,他和杨子立、靳海科、徐伟都在二监,那天我见到了徐伟的父亲(从山东来)、靳海科的父亲、母亲、奶奶(从河南来)。

   

   由于政治犯们不允许与家人通电话、团聚、在一起吃饭,每月到监狱里只能隔着玻璃与亲人说30分钟话,由于徐伟的父亲来的日期不是接见日,尽管是从很远的山东来,也不能见上儿子一面,让一位满怀希望能看到儿子的老人,伤心的离去。

   

   他们的父母年龄很大,大多文化不高,与儿子通信很困难,希望能在电话中听到儿子平安的消息,我和陆坤听说里边的人能给家里打电话,满怀希望的给他们买了电话卡送去,希望能让他们的父母听到儿子的声音,但是,由于是政治犯,取消了他们打电话的权利。

   

   不仅如此,政治犯在里边还不能享有与其它犯人同等的权利,别的犯人可以每月买一百多、二百多元的食品,但是,政治犯们每月只能卖八十元的食品。由于,监狱中的伙食费是十几年前订的标准,每月每人124元,每天4.1元(包括水、电、煤、汽、炊具等费用),现在,物价每年长得很快,4.1元买不了什么食品,只能吃到黑馒头、烂菜“游泳”(几片烂菜叶漂在盐水里)。对于一个刑期很长的人来说,在食品上,长时间得不到保障,会营养不良的,身体慢慢会夸掉。

   

   德普和子立都反映,在狱中,几年多吃不着食醋。醋能软化脑血管,促进人体血液循环,对人身体百利而无一害。对于一个常年坐牢,又不能劳动、活动、锻炼的人来说,能吃一点食醋,是非常有好处的。

   

   狱中的囚徒打电话、团聚,是个人生活基本生活内容,属于人权条款范畴,而政府将人的最基本生活权利,变成了对囚徒的奖励,是对人权的误解,在“人权入宪”后,基本生活不应该再充当奖励的角色。

   

   明年的一月一日就要出台新的监狱管理政策,在这里,我们希望,改善监狱的条件,改善囚徒们的生存环境,政治待遇,让他们享有人的最基本生活权利。争取在明年的新政策里,监狱的条件有明显的改善,提高囚徒们的生存环境,改善人权状况,共产党不是讲“与时俱进”吗,我们也要求囚徒们的生存环境能跟上时代的要求。

   

   小贾

   

   大姐:

   

   你好!

   

   2004年9月17日,我和徐永海的妻子李珊娜去北京市公安局信访处,去问:法院判决后退回来的物品到哪里去领回来。

   

   那里的警察说:我们打电话联系,你等一会儿。

   

   我们在那里等了一个半小时。就见,走进来三个全都是西城区展览路派出所的警察,其中一

   

   个是所长、一个是负责我们大院的管片、还一个是“六四”时期看过我的,进来门就让我们上他们的警车,说:回派出所解决。

   

   回到派出所后,由西城分局政保处长找我谈话,“你的事我帮你去问,‘十一’之前你不要再去找,不要发表文章,不要接受采访,不要和朋友聚会”,你别闹事,别把工作丢了,老何、儿子、婆婆还指着你呐,你的任务是好好工作,照看好家里。

   

   他们说:你以后有问题就告诉管片民警,我说:抄家的事他管得了吗?我找他要东西,他拿的出来吗?

   

   我们两个人被分别问话,李珊娜还被警告:以后不要和贾建英来往。在派出所里我们待了3个小时,才让走。

   

   我不理解,难道我们有问题去问一问都不行吗?去政府部门正常反映问题,也被认为是去闹事,受到警告,我们很生气。

   

   以后我们有问题还能到哪里去问?去反映?

   

   小贾

   

   04-9-17

   

   何德普妻子小贾来信(9/27/04)

   

   我现在每个月去看德普一次,他精神还好,只是左耳的听力还没有恢复,不能像其他犯人那样能给家人打电话,由于伙食很差,每个月124元,(北京市最低生活标准398元)身体还是很消瘦,他24日来信说:28日是中国传统的中秋节,是和家人团聚的日子,我身陷囹圄暂且不能与亲人、朋友们在一起共度这个节日,就此遥祝我的亲人、朋友身体健康!心想事成!愿每一个家庭不在因恐怖的存在,而有家不能归,愿来年的中秋节,世上稍一份恐怖和仇恨,多一些理智和宽容。

   

   前几天,贺大姐给我发来了中秋的祝福,我流泪了,两年来,德普不在我的身边,常使我感到痛苦和孤独,是大姐夫妇给了我最大的宽慰、鼓励。

   

   你们的中秋祝福,我见到德普时会告诉他。

   

   谢谢!

   

   小贾

   

   04-9-27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贾建英(何德普妻子)

   

   电话:011-86-10-68355230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朝阳庵大院9-1-5

   

   邮编:邮编100044 (P.R. China)

   

   Emai:[email protected]


此文于2006年08月2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