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徐文立贺信彤文集]->[徐文立:敦促中共政府在大陆实行政治改革的路线图和时间表]
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贺信彤:中共第二次审判徐文立纪实
·贺信彤:读《徐文立在狱中与女儿谈周易四书兼其他》
·徐文立贺信彤:谢谢你,鲍威尔先生!
·徐文立贺信彤:支持修建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徐文立:用高贵、纯粹的理想在引领着当今中国的中国大陆的学者——王康
·徐文立:在华盛顿“劳改国际研讨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从中国社会实现和平地民主转型的高度看
·徐文立:美国法院若判王文怡有罪,我愿意陪王文怡服刑——兼致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公开信
·徐文立:兼致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公开信事答友人问
·徐文立:有关陆光武事件以及中国民主党建党历史的一些说明
·徐文立:公布杨建利来自狱中的“维权信”、何德普夫人贾建英的信件的编者按
·徐文立:宾雁先生成为中国良心在于他懂得感恩和谦卑——在普林斯顿大学召开的刘宾雁先生纪念追思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揭示了另一个中国,挖了中共祖坟的史学家——王学泰
·徐文立:中共自1927年始就是“枪指挥党”,而不是“党指挥枪”
·徐文立:中共军队才是中共的核心力量
·徐文立:六四16周年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纪念会上的演讲
·徐文立:中共想把一党专制延伸到台湾
·徐文立:公布“中国民主党资料汇编”的说明
·徐文立:高扬亚洲第一共和的旗帜“摈弃一党专制,搁置台湾独立,复兴民主中国,共建均富联邦”
·徐文立:大义、公义、正义是以“大意”为前提——在刘宾雁先生八十寿典上的讲话的追记和延展
·徐文立:同悲赵紫阳病逝
·徐文立:和鲍彤先生一起回顾2004年中国人权状况
·徐文立:就选举事致任畹町王有才等先生的感谢信
·徐文立:请关注、营救当今依然系狱的民主墙时期著名民主斗士、中国民主党主要领导人秦永敏──纪念中国民主党成立六周年
·徐文立:请关注营救依然系狱的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四领导人查建国、高洪明、何德普、刘世遵
·徐文立:在美国布朗大学主办的中国“六四”十五周年纪念会上的演讲
·徐文立:荣辱不惊度人生——2004年5月16日在美国罗德岛州国际大赦分部的演讲
·徐文立:《“法治”和中国现行的“依法治国”》—2004年5月7日在耶鲁大学法学院的讲话
·徐文立:自由是人类的普遍追求
·徐文立:没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就不可能真正建立起民主社会—2003年12月2日在华盛顿世界新闻自由委员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人权第一——2003年11月12日在“卡特中心”人权卫士会议上的讲话
·徐文立:作为父亲,我一生最大的荣耀就是和女儿同台领奖
·徐文立:中国民主的希望决不在“胡温”
·徐文立:2003年6月2日在罗德岛州优秀中学生颁奖典礼上的讲话
·徐文立:促进中国民主转型的几点设想
·徐文立:民主就是太阳——2003年5月31日在美国旧金山民主基金会颁奖仪式上的讲话
·徐文立:布朗大学圆了我的大学梦又正在圆我的中国梦——2003年5月25日在布朗大学的毕业典礼仪式上的演讲
·徐文立:2003年5月8日在美国国会民主党政策委员会午餐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2003年5月1日普城名人俱乐部演讲
·徐文立:2003年4月30日在普城公立高中演讲
·徐文立:在罗德岛州詹学院演讲
·徐文立:2003年3月29日在美国印地安那州普渡大学的演讲
·徐文立:中国民主制度建立的希望在于渐进—2003年2月12日在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的讲话
·徐文立: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营救信——致布什总统及美国政府
·徐文立:我不上诉(1998.12.28)
·徐文立:中国政治转型期的民运对策与战略(1998年4月21日)
·徐文立:公开信——就申请建立《中国人权观察》事宜致中共中央、国务院、人大、政协并致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委员会(1998年3月20日)
·徐文立:就中国加入两个国际人权公约事宜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 (1998年2月1日)
·徐文立:和《路透社》驻京记者艾伯乐的谈话提出“结束一党专制,建立第三共和,保障人权自由,重塑宪政民主”(1997年11月29日)
·徐文立:引荐《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1997年9月9日)
·徐文立、秦永敏、毛国良关於签署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问题的原则声明(1998年7月1日)
·徐文立:建立全面的保护私有财产的法律框架是中国经济改革取得成功的关键(1998年5月18日)
·徐文立、秦永敏告全国工人同胞书(1997年12月21日)
·徐文立:朱成虎是言论上比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更凶恶的人类公敌(2005年7月19日)
·徐文立:把中国和平地改变为自由民主的共和国才是中国也是美国21世纪的最高国家利益—2005年10月6日在布朗大学西部校友会上的演讲
·徐文立:谁更像这块土地上的主人——谈广东太石村事件(2005年9月2日)
·强烈抗议胡锦涛为首的中共专制集团的倒行逆施//高度关注维权运动领袖郭飞雄、高智晟的危险境遇//台湾施明德前主席等先生联名支持
·徐文立:BBC专稿“毛泽东就是毛泽东——我眼中的毛泽东”(2006年9月15日)
·徐文立:朝鲜核试的最大受害国必定是中国(2006年10月6日)
·徐文立贺信彤致悼林牧老至亲
·贺信彤2002.5.31绝食声明
·徐文立:中国1978民主墙老战士(海外)黄翔等9人呼吁关注前中共官员贾甲出走后的命运
·贺信彤:写在女儿生日
·徐文立:关于《关注中国中心》(CCC)发布《公民常识》讨论稿的说明
·徐文立:中共正把苦难带向全世界——2006年11月26日《关注中国的苦难》澳洲墨尔本群英演讲会上的即兴演讲
·徐文立:自然•社会•人(1981年1月14日)
·徐文立:“未经批准”不能成为拘押、骚扰中国民主党建党和筹备人员的理由(1998年11月24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1)(2004年9月28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2)(2004年8月15-19日)
·徐文立致2月14日在纽约召开的纪念王若望先生辞世五周年赵品潞先生辞世三周年追思会
·徐文立就“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政治迫害一事的严正声明
·徐文立致纽约民运同仁和法轮功朋友2007年度新春联欢晚会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3)(2004年9月12日-30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4)(2004年9月27日-10月1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5)(2004年 10月11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6)(2004年11月3日)
·徐文立:正派和明白的人们组织起来,行动起来——在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大上的发言(2007年3月17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7)(2004年11月2日)
·徐文立:对“王希哲:‘万年筹委会’才是造成民主党今日困局的‘错误路线’——反驳对民主党党部系统攻击的几点辩护提纲”的补充说明(2007年3月30日)
·徐文立:正派和明白的人们组织起来、行动起来——在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大上的发言(2007年3月17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8)(2006年7月26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9)(2005年12月29日)
·徐文立:请全党高度重视国内理论界的新动向两篇能与《公车上书》媲美的论文
·徐文立偕夫人10月17日代表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受美国议长南茜•普洛茜邀请出席了布什亲自颁赠国会金质奖章给达赖喇嘛的仪式
·贺信彤简历
·徐文立简历
·賀信彤:不堪此夢六十載——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1)
·賀信彤:老街淚酒祭先父——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2)
·賀信彤:咖啡吧裏探選情——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3)
·中国反抗奴役者的妻子们 第一集 贺信彤
·徐文立:胡锦涛正步着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后尘前进(2008年4月6日)
·贺信彤:政大后山李酉潭——大陆反对党首访台湾随团漫笔(4)
·徐文立:中国民主社会的第二块基石——各省区的高度自治——兼谈三月台湾大选和西藏事件
·徐文立: 我的1998西藏问题建议(2008年5月3日再发布)
·徐文立先生在普市市府欢迎杨建利先生“公民行”会上的演讲//汪岷:杨建利和徐文立走在希望大道上——陪同杨建利《公民行》日誌(之三)
·徐文立:灾后普查和鉴定、重修或重建全国特别是边远地区中小学校校舍的建议(2008年5月20日)
·徐文立著文:吴伯雄、国民党、中国人的得与失——得:“一中两府”的正式确立;失:中共“一党专制”的近期终结
·徐文立:公民有力量,国家有前途——在中共政府驻美国大使馆前举办的“六四”烛光纪念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历史不容吕洪来信口雌黄——纪念中国民主党建党十周年、欢迎查建国先生即将出狱(2008年6月24日)
·徐文立9月23日出席美国总统布什在纽约总督岛主持的“自由议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文立:敦促中共政府在大陆实行政治改革的路线图和时间表

敦促中共政府在大陆实行政治改革的路线图和时间表

   (徐文立起草)

   (2006年5月15日公布)

   我们高度赞赏、评价和理解中国政治反对派各方人士为在中国大陆实行政治改革或改变所提出来的各项政治主张和政治方案。

   我们现在所提出的《敦促中共政府在大陆实行政治改革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只是以上各项政治主张和政治方案的一个部分,欢迎各位同仁提出批评和补充的意见。

   为了一个重大的政治进程得以实现,提出实现这个政治进程的路线图和时间表,是当今世界政治领域中成功的方式之一。

   当今世界,恐怕再没有比有13亿人口的中国大陆实现政治改革或改变,更加迫切和重大的政治课题了。

   中国大陆不实行政治改革,中国民众就不可能保持住经济改革所带给他们的种种权益,或消解经济改革所带给他们的损伤;更不可能使得中国走向公平、均富、稳定、繁荣的未来;也无法消除世界各国对于中国大陆的前景所存有的疑虑。

   何况,1939年2月25日的《新华日报》就代表中共中央指出:“他们(国民党)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其实在民主制度之下才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

   何况,1944年2月1日《新华日报》就代表中共中央指出:“为了国际的地位,必须从保障基本的民主权利开步走。恐惧是懦夫,疑虑是自私,反对便是倒行。我们再度呼吁:保障人民的基本民主权利。”

   何况,1941年10月28日《解放日报》就代表中共中央指出:“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

   何况,1944年4月19日《新华日报》就代表中共中央指出:“民主和言论自由,实在是分不开的。”

   何况,1944年2月2日《新华日报》就代表中共中央指出:“要彻底地、充分地、有效地实行普选制,使人民能在实际上,享有‘普遍’、‘平等’的选举权、被选举权,则必须如中山先生所说,在选举以前,‘保障各地方团体及人民有选举之自由,有提出议案及宣传、讨论之自由。’也就是‘确定人民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的完全自由权。’否则,所谓选举权,仍不过是纸上的权利罢了。”

   因此,在中共已在中国大陆执政57年、实行经济改革也已28年、经济有所发展、社会矛盾却更加尖锐的今天,立即敦促中共政府实行政治改革或改变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为此我们提议:

   1. 中国大陆应从2007年起,经过五年渐进的政治改革或改变,至2011年即亚洲第一共和国——“中华民国”成立100周年的时候,初步完成政治改革或改变的预订目标。

   2. 建议中国共产党的第17次代表大会学习中国国民党和越南共产党,差额选举党主席或总书记,首先在中共党内实现民主化。

   3. 在必要的准备之后,从2007年6月1日起,中共政府经人大常委会授权逐步释放全部因政治、思想、言论、宗教、民族诸问题而被囚禁的各类政治犯和良心犯。允许所有流亡海外的政治反对派人士回到自己的祖国。

   4. 当中共政府确实按第二条款实施了释放全部政治犯和良心犯、允许所有流亡海外的政治反对派人士回到自己的祖国的情况下,中国海内外政治反对派人士亦在2008年中国大陆举办奥运会期间,暂停一切行动上的政治反对活动作为善意的回应。

   5. 经过2008年起的一年多的酝酿和准备,于2009年秋天在北京召开中国共产党和政治反对派人士共同参加的“国是大会”;进而于2010年召开“国是大会”授权的“制宪会议”。

   海内外政治反对派人士和中国共产党双方应立即着手各组织和成立一个约20人的联络小组,各含一个研究操作方案的机构,从2007年起至2009年秋天在北京召开共同参加的“国是大会”之前的一年内,至少举行二次坦诚和善意的会谈,最好由联合国有关机构专人召集、调解及监督,一次在海外,一次在中国大陆,为大会议题、议程和可行性做充分的准备。可以先从政治反对派人士回国事宜谈起。

   “国是大会”政治反对派与会的人士总数应不少于100位。这100位代表人士由政治反对派各方政治力量协商产生。

   “国是大会”中国共产党和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党的与会代表总数应不多于100位。

   6. 未来“制宪会议”的参与者,应事先向国人公开做出日后永不谋求任何“公权力”的宣示。

   7. 与此同时,中共政府应和台湾政府及其朝野多党、西藏以达赖喇嘛为首的流亡政府、法轮功人士、新疆和内蒙古寻求独立的人士、六四受难者群体进行公开、和平的富有成效的对话,并吸纳他们的代表人物参与2009年的“国是大会”。

   8. 不迟于2009年初,在完成《新闻出版法》的立法过程之后,中国大陆实现新闻自由。

   9. 在2009年,选择一两个省(如:福建、广东或海南),作为政治改革先行省,允许先期实行有关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的立法;并不迟于2010年实现县、市级的直接选举;在积累经验的基础上,在2011年实现省级的直接选举。应在2008年实现香港特区的“特首”的直选。

   10. 在中国大陆实行政治改革,至少应达到以下几点目标:

   (1)任何政治组织不论是中国共产党,还是其他的政党组织,今后不得在政府部门和各地方政权组织、及国家的武装力量内建立党的组织机构或政治组织机构。中国共产党和其他政党组织在国家《政党组织法》的基础上,享有平等的权利和进行公平竞争的权利。任何政党组织不享有任何政治特权。

   (2)真正由全国民众选举产生的国会,才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机构;国家元首由全国民众间接或直接选举产生。国家的政治体制由“国是大会”授权的“制宪会议”提交方案之后,由全民公决确定。非此类重大政治事宜,不轻启全民公决的民主程序。

   (3)国家的武装力量国家化和中立化,由民选的国家元首指挥。除国家元首外,武装力量的任何军事人员不得干涉国家的政治事务,否则将予以最严厉的军法惩处。

   (4)国家继续实行开放的市场经济。

   (5)国家不谋求地区霸权和世界霸权,让中国成为世界大家庭中有影响的负责任的一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roposed Direction and Timeline to the Chinese Government for the Implementation of Political Reform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eliminary Proposal)

   

   Xu Wenli

   (May 15 2006)

   We recognize and applaud the efforts taken by the various Chinese political opposition factions in lobbying for political change or reform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in suggesting the various political propositions and proposals presented thus far.

   Our suggestion of a “Proposal of Direction and Timeline for Political Reform in China” is but one of the many political initiatives that have been proposed and I warmly welcome any form of criticism, recommendations or additional input on this issue.

   One of the most successful measures undertaken in today’s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arena to achieve political progress is through the formulation of timelines and blueprints.

   In the world of today, there is probably no issue more serious and more pressing than the topic of political reform and change in a China that houses 1.3 billion of the world’s population.

   As long as political reform is not implemented in China, the Chinese people cannot retain the benefits nor relieve the suffering that has accompanied the recent economic reforms. Neither can China hope to progress towards a future of justice, equality, stability, and prosperity, nor can it dispel the doubts and reservations that nations around the world have regarding China’s future.

   Moreover, an article published in the Xinhua Daily on behalf of the Communist Politburo on February 25, 1939 has stated, “They (Kuomintang) think that democracy in China is something that belongs not to the present but somewhere in the distant future. Their hope is for the Chinese people to first elevate their knowledge and educational level to one comparable to the capitalist and democratic nations of the West before they can begin to implement democracy. Actually, it is precisely under a democratic system that people can be more easily trained and educated.”

   Additionally, an article from the Xinhua Daily on behalf of the Communist Politburo on February 1 1944 has stated, “In order to maintain our international status, we must begin by guaranteeing the fundamental democratic rights of the people. Fear represents cowardice, doubt represents selfishness, and opposition represents backwardness. We urge once again: Guarantee the fundamental democratic rights of the people.

   On October 28, 1941, Liberation Daily published an article on behalf of the Communist Politburo, stating that “Right now, in order to establish a democratic political system, the key is to end a single-party government.”

   On April 19, 1944, Xinhua Daily stated on behalf of the Communist Politburo that “Democracy and freedom of speech are inseparable.”

   On February 2, 1944, Xinhua Daily once again stated on behalf of the Communist Politburo that “We must completely, fully, and effectively implement popular elections, so the people can realistically enjoy ‘popular’ and ‘equal’ right to election. With regards to the right to be elected, we must adhere to the words of Mr. Sun Yat-sen in that before every election, ‘we must guarantee that every person and organization from every locality has the right to vote and has the freedom to propose, publicize and discuss any policy propositions.’ This necessarily means that ‘we must guarantee that the people have the complete freedom of assembly, of speech, to publish, and to unionize’, otherwise, the so-called right to election is merely a right on paper.”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