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徐文立贺信彤文集]->[贺信彤:中共第二次审判徐文立纪实/附女儿徐瑾1999年1月8日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听证会上的陈述]
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徐文立:敦促中共政府在大陆实行政治改革的路线图和时间表
·徐文立:“倒扁”的施明德先生实际上是在“保扁”更是在“保民进党”——我看台湾目前局势三则
·徐文立:在纽约法拉盛遭遇“李鬼们”
·贺信彤:《姊妹两地书-致何德普妻子贾建英04.3.13》
·贺信彤:《姊妹两地书-致何德普妻子贾建英04.3.15》
·贺信彤:《姊妹两地书-致何德普妻子贾建英06.2.1》
·贺信彤:《姊妹两地书-致何德普妻子贾建英06.2.23》
·贺信彤:《姊妹两地书-致何德普妻子贾建英06.3.19》
·贺信彤:中共第二次审判徐文立纪实
·贺信彤:读《徐文立在狱中与女儿谈周易四书兼其他》
·徐文立贺信彤:谢谢你,鲍威尔先生!
·徐文立贺信彤:支持修建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徐文立:用高贵、纯粹的理想在引领着当今中国的中国大陆的学者——王康
·徐文立:在华盛顿“劳改国际研讨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从中国社会实现和平地民主转型的高度看
·徐文立:美国法院若判王文怡有罪,我愿意陪王文怡服刑——兼致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公开信
·徐文立:兼致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公开信事答友人问
·徐文立:有关陆光武事件以及中国民主党建党历史的一些说明
·徐文立:公布杨建利来自狱中的“维权信”、何德普夫人贾建英的信件的编者按
·徐文立:宾雁先生成为中国良心在于他懂得感恩和谦卑——在普林斯顿大学召开的刘宾雁先生纪念追思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揭示了另一个中国,挖了中共祖坟的史学家——王学泰
·徐文立:中共自1927年始就是“枪指挥党”,而不是“党指挥枪”
·徐文立:中共军队才是中共的核心力量
·徐文立:六四16周年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纪念会上的演讲
·徐文立:中共想把一党专制延伸到台湾
·徐文立:公布“中国民主党资料汇编”的说明
·徐文立:高扬亚洲第一共和的旗帜“摈弃一党专制,搁置台湾独立,复兴民主中国,共建均富联邦”
·徐文立:大义、公义、正义是以“大意”为前提——在刘宾雁先生八十寿典上的讲话的追记和延展
·徐文立:同悲赵紫阳病逝
·徐文立:和鲍彤先生一起回顾2004年中国人权状况
·徐文立:就选举事致任畹町王有才等先生的感谢信
·徐文立:请关注、营救当今依然系狱的民主墙时期著名民主斗士、中国民主党主要领导人秦永敏──纪念中国民主党成立六周年
·徐文立:请关注营救依然系狱的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四领导人查建国、高洪明、何德普、刘世遵
·徐文立:在美国布朗大学主办的中国“六四”十五周年纪念会上的演讲
·徐文立:荣辱不惊度人生——2004年5月16日在美国罗德岛州国际大赦分部的演讲
·徐文立:《“法治”和中国现行的“依法治国”》—2004年5月7日在耶鲁大学法学院的讲话
·徐文立:自由是人类的普遍追求
·徐文立:没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就不可能真正建立起民主社会—2003年12月2日在华盛顿世界新闻自由委员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人权第一——2003年11月12日在“卡特中心”人权卫士会议上的讲话
·徐文立:作为父亲,我一生最大的荣耀就是和女儿同台领奖
·徐文立:中国民主的希望决不在“胡温”
·徐文立:2003年6月2日在罗德岛州优秀中学生颁奖典礼上的讲话
·徐文立:促进中国民主转型的几点设想
·徐文立:民主就是太阳——2003年5月31日在美国旧金山民主基金会颁奖仪式上的讲话
·徐文立:布朗大学圆了我的大学梦又正在圆我的中国梦——2003年5月25日在布朗大学的毕业典礼仪式上的演讲
·徐文立:2003年5月8日在美国国会民主党政策委员会午餐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2003年5月1日普城名人俱乐部演讲
·徐文立:2003年4月30日在普城公立高中演讲
·徐文立:在罗德岛州詹学院演讲
·徐文立:2003年3月29日在美国印地安那州普渡大学的演讲
·徐文立:中国民主制度建立的希望在于渐进—2003年2月12日在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的讲话
·徐文立: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营救信——致布什总统及美国政府
·徐文立:我不上诉(1998.12.28)
·徐文立:中国政治转型期的民运对策与战略(1998年4月21日)
·徐文立:公开信——就申请建立《中国人权观察》事宜致中共中央、国务院、人大、政协并致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委员会(1998年3月20日)
·徐文立:就中国加入两个国际人权公约事宜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 (1998年2月1日)
·徐文立:和《路透社》驻京记者艾伯乐的谈话提出“结束一党专制,建立第三共和,保障人权自由,重塑宪政民主”(1997年11月29日)
·徐文立:引荐《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1997年9月9日)
·徐文立、秦永敏、毛国良关於签署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问题的原则声明(1998年7月1日)
·徐文立:建立全面的保护私有财产的法律框架是中国经济改革取得成功的关键(1998年5月18日)
·徐文立、秦永敏告全国工人同胞书(1997年12月21日)
·徐文立:朱成虎是言论上比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更凶恶的人类公敌(2005年7月19日)
·徐文立:把中国和平地改变为自由民主的共和国才是中国也是美国21世纪的最高国家利益—2005年10月6日在布朗大学西部校友会上的演讲
·徐文立:谁更像这块土地上的主人——谈广东太石村事件(2005年9月2日)
·强烈抗议胡锦涛为首的中共专制集团的倒行逆施//高度关注维权运动领袖郭飞雄、高智晟的危险境遇//台湾施明德前主席等先生联名支持
·徐文立:BBC专稿“毛泽东就是毛泽东——我眼中的毛泽东”(2006年9月15日)
·徐文立:朝鲜核试的最大受害国必定是中国(2006年10月6日)
·徐文立贺信彤致悼林牧老至亲
·贺信彤2002.5.31绝食声明
·徐文立:中国1978民主墙老战士(海外)黄翔等9人呼吁关注前中共官员贾甲出走后的命运
·贺信彤:写在女儿生日
·徐文立:关于《关注中国中心》(CCC)发布《公民常识》讨论稿的说明
·徐文立:中共正把苦难带向全世界——2006年11月26日《关注中国的苦难》澳洲墨尔本群英演讲会上的即兴演讲
·徐文立:自然•社会•人(1981年1月14日)
·徐文立:“未经批准”不能成为拘押、骚扰中国民主党建党和筹备人员的理由(1998年11月24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1)(2004年9月28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2)(2004年8月15-19日)
·徐文立致2月14日在纽约召开的纪念王若望先生辞世五周年赵品潞先生辞世三周年追思会
·徐文立就“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政治迫害一事的严正声明
·徐文立致纽约民运同仁和法轮功朋友2007年度新春联欢晚会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3)(2004年9月12日-30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4)(2004年9月27日-10月1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5)(2004年 10月11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6)(2004年11月3日)
·徐文立:正派和明白的人们组织起来,行动起来——在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大上的发言(2007年3月17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7)(2004年11月2日)
·徐文立:对“王希哲:‘万年筹委会’才是造成民主党今日困局的‘错误路线’——反驳对民主党党部系统攻击的几点辩护提纲”的补充说明(2007年3月30日)
·徐文立:正派和明白的人们组织起来、行动起来——在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大上的发言(2007年3月17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8)(2006年7月26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9)(2005年12月29日)
·徐文立:请全党高度重视国内理论界的新动向两篇能与《公车上书》媲美的论文
·徐文立偕夫人10月17日代表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受美国议长南茜•普洛茜邀请出席了布什亲自颁赠国会金质奖章给达赖喇嘛的仪式
·贺信彤简历
·徐文立简历
·賀信彤:不堪此夢六十載——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1)
·賀信彤:老街淚酒祭先父——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2)
·賀信彤:咖啡吧裏探選情——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3)
·中国反抗奴役者的妻子们 第一集 贺信彤
·徐文立:胡锦涛正步着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后尘前进(2008年4月6日)
·贺信彤:政大后山李酉潭——大陆反对党首访台湾随团漫笔(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贺信彤:中共第二次审判徐文立纪实/附女儿徐瑾1999年1月8日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听证会上的陈述

(徐文立妻子贺信彤整理)

   时间:1998年12月21日上午9时

   地点: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庭第六庭

   人员:审判长:王惠庆

   审判员:任连才

   代理审判员:柏军(女)

   书记员:黄璇(女)

   公诉人:王化军,李磊森,书记员:彭云华

   辩护人:莫少平律师,刘东滨律师助理

   旁听:共22人,贺信彤座位在左侧中间。

   (注:北京民主党人查建国、何德普18日到第一中级法院申请旁听,20日查、何等六、七位民主党人被警方从家中带走,21日下午才许回家。21日上午,北京第一中级法院门口中被数百警察封锁,元哲等数人申请旁听,被警方带走,拘留一天,元哲被遣送回原籍)

   法庭人员:法警2人,摄影2人,摄像三人(从三个不同角度从始至终摄像)

   审判长:“带被告人徐文立到庭。”

   徐文立在两名法警的押解下步入法庭,他很平静,目视前方,穿着从家走时的衣服。这时,贺信彤叫了一声“文立!”徐文立看到妻子贺信彤,笑了。两名法警立即用手拉他胳膊,不让他停留。贺信彤又说了一声“下一个律师我们请张思之!”审判长怒目盯住贺信彤,高声警告:“再喧哗,就把你逐出法庭!”(注:自从徐文立11月30日被警方拘捕,其妻贺信彤得不到徐文立的任何消息,既不通知家属被捕人所犯何罪,也不告诉是否正式逮捕,人关在何处。贺信彤几乎天天与警方联系,但得到的回答只有一个“无可奉告”。直到12月18日下午4:30分,才通知贺信彤去法院,告诉21日开庭,只给家属一张旁听证。)

   审判长:你是叫徐文立吗?

   徐文立:是。

   审判长:被告人徐文立,你还有什么曾用名?

   徐文立:主要是徐文立吧。

   审判长:民族?

   徐文立:汉族。

   审判长:你的籍贯?

   徐文立:安徽省安庆市。

   审判长:你的职业?

   徐文立:自由职业者。

   审判长:家庭住址?

   徐文立:北京宣武区白广路2条4号。

   审判长:徐文立,你以前是否受过法律制裁?

   徐文立:如果那称得上是法律制裁的话,在1982年判刑15年,剥权4年。

   审判长:这次什么时候拘留?

   徐文立:1998年11月30日。

   审判长:什么时候市公安局宣布逮捕?

   徐文立:1998年12月3日。

   审判长:什么时候收到起诉书副本?

   徐文立:12月9日。

   审判长:读合议庭组成人员名单、公诉人名单。徐文立,你有权申请回避,你申请吗?

   徐文立:我发表以下声明:这次审判是中国共产党少数人对中国民主党人的严重的政治迫害。所以,我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就像我在看守所期间拒绝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一样。12月9日,审判人员通知我可以请律师,我表示放弃,又说要为我指定律师,我也拒绝了。12月18日有两位律师到七处看守所,就是今天来的莫律师,还有一位姓冯的女士。鉴于他们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社会世风下,能够不收取报酬,免费为我辩护,我认为是值得尊敬的,我本人表示接受,对法庭的提问我不回答,我只回答律师提出的问题。

   审判长:被告人徐文立,法庭是重证据,轻口供的。没有证据,只有口供,不能定罪,有证据,没有口供,也可以定罪。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不妨碍我们判你有罪。

   徐文立:不语。

   审判长:下面开始法庭调查,由公诉人宣读起诉书。

   公诉人宣读起诉书。(注:起诉书见附件一)

   审判长:被告人徐文立,刚才公诉人宣读的起诉书,你听清了吗?

   徐文立:不语。

   审判长:(大声说)你听见了吗?

   徐文立:不语。

   公诉人:徐文立,你交待与路透社记者艾伯乐谈话的事实。(并宣读了其中的一段话:我认为,中国民主运动应该追求的目标是结束一党专制,建立第三共和,保障人权自由,重塑宪政民主。)

   徐文立:不语。

   公诉人:(又宣布了刑诉法的一些规定。)徐文立,你听见没有?为什么不说话,你不说话,我们也可以给你判刑,判你有罪。

   徐文立:不语。

   公诉人:合议庭,本案证据确凿,事实清楚,因为被告人拒绝回答问题,公诉人询问到此结束。

   审判长:辩护人有什么问题?

   莫律师:我来提几个问题,徐文立,你回答出于你的自愿,你也可以不回答。起诉书指控的第一项事实,你接受这次境外记者采访是事先安排好?还是随机采访?

   徐文立:不能称为境外记者,这些记者都是中国政府邀请来京的驻京记者,不只是艾伯乐,还有很多,我接受过很多驻京的外国记者的采访,这次采访是事先安排好的。

   莫律师:是由记者安排的,还是你安排的?

   徐文立:大部分采访都由记者提出采访要求,有很多次,这一年多来,有几百次,这次是我提出的。

   莫律师:第二个问题,请把这次采访的内容的中心意思介绍一下。

   徐文立:中心意思可以归纳为四句话“结束一党专制,建立第三共和,保障人权自由,重塑宪政民主。”请注意,我讲的“结束一党专制”这里没有主语没有说由谁来结束一党专制。而且用的是“结束”而不是“打倒”、“推翻”。这里是强调用和平的方式。至于由谁来结束,很可能是中共自己。实际中国已存在多党制现象。台湾是中国的领土,香港已经回归,香港有民主党,主席是李柱明先生,台湾有国民党,还有民进党,它们不都是在中国吗?这个结束有可能由别人作,也可能中共自己进行结束。

   莫律师:你的意思是和中国现实法律不冲突,对吗?

   徐文立:是的。

   莫律师:这些文章发表是否征求过你意见?

   徐文立:征求过,最后定稿都是由我自己做的。我家门口总有几个公安,每次我都告知他们,并把定稿的文章给他们一份。今天的这些证据,实际都是由我主动提供的。我是公开做事的。

   莫律师:审判长,我没有问题了。

   公诉人出示了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在XX年X月X日XX时段的广播的《徐文立接受路透社记者采访》的证明材料。

   审判长:徐文立,你对这份证据有异议吗?

   徐文立:不语。

   审判长:辩护人有意见吗?

   莫律师:有。这份谈话的内容,公诉人只读了其中的一部分,不能完全表达徐文立的意思,徐文立对这个问题的观点不能完整地表达出来,请求宣读同样是这份证据中的部分内容,请读原文。

   审判长:公诉人举证后,再宣读。

   公诉人断章取义地又读了个别句子。

   莫律师读了一些公诉人故意跳跃和漏读的部分。

   公诉人:(开始举证)

   1、从徐文立家中搜查出的1997年12月7日给王希哲的有关与记者谈话内容的传真;

   2、文检鉴定书。

   (法警向合议庭、被告人、辩护人出示这些证据,徐文立拒绝看。)

   公诉人:被告人拒绝回答问题,但不妨碍我们判他有罪。下面我们公布记者安琪对徐文立的采访记录,对于徐文立颠覆政权的罪行,我们将用事实予以揭露。

   公诉人宣读了安琪与徐文立谈话的部分内容。

   莫律师:徐文立,请你讲一下与安琪对你专访一文的中心意思。

   徐文立:其主要内容是讲我们企求的目标,这和与艾伯乐谈话的中心意思没有什么区别。

   莫律师:安琪的采访是谁来安排的?

   徐文立:安琪女士原来在大陆是记者,她是“六四”后出国的,现在是独立撰稿人,这次专访是安琪女士由法国去美国时她主动提出的。

   公诉人又把《安琪专访》一文拿出举证,并有《中国之春》177期上刊登的徐文立手写文字--“凡是要求发表时,必须有徐文立本人签名,才可发表。”并将1997年12月初徐文立与四记者谈话内容证据出示,徐文立拒绝看证据。

   莫律师:徐文立,请介绍一下谈话内容。

   徐文立:当时面临人大选举,我首先谈了以往的选举基本是在人民不知情下进行的,目前主要是人民要有参与权。后面我又特别强调分析中国民主运动的形势、目标、途径。我重点讲了我们要建立一个平台、一个构架,使人们充分发表自己的见解,推动民主进程。这个进程是公开、理智、和平、非暴力的。

   公诉人出示证据:《徐文立与韩东方对谈录》。

   公诉人:“徐文立诬蔑全国总工会不能代表工人,说共产党从来没把工人当作领导阶级,煽动成立独立工会。

   莫律师:这次对话是谁提出的,发表时是否征求过你的意见?

   徐文立:是韩东方约谈的,他在香港,发表时征求过我的意见。我在谈话中主要讲了以下几点:

   1、关于黑箱作业,本身讲的是缺乏透明度。

   2、中国签署了联合国的两个国际公约。工人有权成立自己的工会、维护自己的权利,应当从共产党领导一切的现状中解脱出来。共产党不能领导一切、代替一切、包打一切,工人有权组织自己的工会、维护自己宪法保障的权利。

   我请求宣读联合国人权国际公约中有关成立工会的章节。(注:法庭没有宣读。)

   3、工人有权组织自己的、独立的工会。当然,成立工会要申报,要在法律范围内活动,现在实际存在不同的利益集团,我们寻求的是为不同的政党建立一个平台,这些政党应是成熟的,负责任的,相互制约的。我本人不想组织独立工会。

   莫律师宣读《徐文立与韩东方对谈录》,针对指控,将相关内容,特别是漏读部分读出。

   公诉人又出示《告全国工人同胞书》,并指出这里有污蔑总工会,号召工人成立独立工会的内容。

   莫律师:徐文立,这个《告全国工人同胞书》是谁起草的?

   徐文立:武汉秦永敏。

   莫律师:你修改过吗?

   徐文立:修改过。

   莫律师:内容与你本意完全一样吗?

   徐文立:为了尊重起草人的意见,没有大修改,不完全代表我的本意。文告主要讲了这么几个问题:

   1、中国政府自己签署了这个公约后,应该向中国公民宣传。这个公约赋予了公民人人有组织工会的权利,人人有参加自己工会的权利。

   2、其中一个重要内容是:中国经历文革,不应有大的社会动荡,希望下岗、失业工人近期内尽可能放弃街头行为,争取社会稳定,更多地把行为局限在本单位。当然可以适当地向政府施加些压力。

   莫律师:我理解你的中心意思主要是:

   1、这个《告人国工人同胞书》没有完全表达你的意思;

   2、主要是介绍人权国际公约内容。

   徐文立:对的。

   莫律师:发表时征求过你的意见吗?

   徐文立:是的。

   公诉人出示以下证据:

   1、1997年12月27日晨,回答25日王希哲的传真。(注:传真上告王希哲国内尚无成立工会的条件。)

   2、市公安局出的证明:下载的电脑网络上发现的材料,有不同版本的告书。

   3、1998年2月8在公安局询问的笔录。

   莫律师:有关的证明材料内容不是一致。(随后宣读了不一致的内容:)这个证明《告全国工人同胞书》与徐文立的一些想法并不一致,而徐文立只是做了部分修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