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徐水良文集
·再谈幼儿水平的超宇宙逻辑
·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帖
·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几条评论
·郭卫兵用现代幼儿园水平及其超宇宙逻辑搅局
·国安会炒作郭王牌与当年公安部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
·黄河边总结郭文贵十个豪言壮语
·再谈中共情报机构及特线运作伎俩问题
·驳曾节明胡安宁螺杆并与网友对话
·对夏钧先生视频《魏京生帝王梦》的批评
· 也谈郭文贵现象
·郭文贵语录并网友评论
·谈郭文贵和习近平助理联系一事
·汤显祖答井污苔:民运到底想糊弄谁?
·再谈魏京生问题
·送给2018年和全人类的最好礼物:伊朗革命开始了
2018年
2018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新年献辞:作好准备,迎接巨变
·对郭文贵的两个小评论
·再批马列毛
·重申几个意见
·中共远不如满清
·中共两大王牌特工邓文迪郭文贵联手搞定布莱尔?
· 评伪精英伪右派“反民粹”
·党文化及其核心和本质
·近日几条评论
·重温郭文贵讲话
· 私有制公有制都可能产生奴隶制度
·民主和专制都曾经与奴隶制并存
·谈大陆网络巨头等问题
·如何认识扑朔迷离的郭事件?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就陈军问题再驳杨巍
· 郭文贵的意义只在于以毒攻毒
·闲聊全盘西化和战略决策问题
·近日谈陈军等问题
·在郭文贵昨日视频跟帖
·评洪秀全基督教共产主义
·评《小人才谈道德,智者只谈规则》一文
·郭曝料实为习系第二渠道曝料
·谈郭文贵春晚
·关于宪法问题的意见
·讲座稿一:中国和世界理论界都需要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关于自由主义的一个评论
·讲座稿二:中国和世界未来的道路
·2月中旬网上部分发言
·再谈孙中山和自由主义两个问题
·再评暴力非暴力
·闲谈骗子
·驳鼓吹信仰及种族歧视、迫害和屠杀的神棍
·对五一共振的初步意见
·只有基督教地区才会自发产生马列专制
·民主政权,服务机器
·全民国家服务机器VS阶级国家镇压机器
·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反人类势力
·儿戏型作秀型贸易战不会有多大作用
·习金联手,愚弄川普
·对川普近来做法的评论
·几个对比
·中国人不懂一神教,必须认真研读圣经可兰经
·实践证明自郭爆料以来本人一系列评论基本正确
·也谈后发优势后发劣势:两种理论都有严重缺陷
·孙中山亲手绘图:民生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孙中山亲手绘图:民生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四月上旬本人小部分网上意见
·4月中旬本人部分网上意见
·4月下旬本人在网上的部分意见
·郭文贵和郭阵营原形毕露
·谈基本理论以及三民主义等问题
·一个网友谈基督教
·再笑郭文贵和郭卫兵
·驳郭文贵和小蚂蚁们近日谬论
·网友汤显祖披露最新消息:郭文贵给的钱来自土共维稳经费
·评东海一枭《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闲聊郭文贵:郭是中共某派棋子
·再谈民主与自由关系,驳反民主谬论
·再聊一神教马列教等
·我的说明
·再驳路德
·极权社会,不可能有真正的民间组织
·就南京大屠杀等问题驳日本右翼意见
·谈贸易战中川普的一个重要失误
·再驳反道德谬论
·就中国问题的原因戏驳种族主义谬论
·戏评习、金、川
·再谈一神教
·近日杂论
·说道德评德治
·再說道德和德治
·马克思、专政和悖论
·中国道德重建,任重而道远
·近來一些評論(未來局勢,再駁胡平反暴力論等等)
·再駁鮑彤胡平
·一評川金會二評郭粉
·驳陈汉中对本人的攻擊污蔑
·隨筆兩則
·郭陣營剩下不要或不太要臉皮的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2006-4-23日


   
   
   陈树庆先生发来对古代法家评析稿件。我又从网上找了两篇有关法家的文章,一起发表。
   

   历史上,诸子百家,仅仅属于春秋战国时代,诸子百家,谁属于哪一家,本来是相当明确的。只有到现代,独独对法家,由于毛泽东和四人帮崇法,搞评法批儒,把中国历史上从古代到当代,有作为的政治家,甚至把那些儒家的、黄老的和很多非常反对法家的政治家,绝大多数都说成法家,流毒所至,及到现在,法家这个词,仍然被严重泛化。即使学术上还算严谨的,也把子产、管仲、李悝、吴起、慎到、申不害这些并非法家的人物称为法家。这些人如果地下有知,一定会大声呼冤、反对。
   
   把术家,法术家等错误地合并到法家中,从评法批儒以来,更是成为常例。
   
   事实上,从狭义说来,应该是韩非子创立法家,法家应该包括韩非、李斯、赵高、秦始皇等。笔者过去谈论的法家概念,就是在这个狭义意义上说的。
   
   如果从广义一点的角度说,把主张以君主之法为本的人都称为法家,那上述这些人之外,也只有商鞅等少数人。这些人的共同点,都是非常专制残暴,都为老百姓所痛恨,都在历史上留下非常恶劣的名声。
   
   当然,也有相反的观点,例如,有人就主张韩非不属于法家,而属于术家。
   
   这些问题,当然有很大的讨论余地。本文不过是谈谈笔者的一家之言。
   
   一般说来,主张某种理论的某些人们,往往会假借前人,名人,尤其是那些形象正面的名人的名气,把他们称为自己这个理论阵营的人。有时甚至特意为某些反面人物翻案,例如为秦始皇翻案,以便归入自己阵营,抬高自己。这是一种很普遍,然而这是一种不正派的做法,是一种理论和概念的泛化。
   
   古今中外都不乏这样的例子。例如中国的道教,就是假借道家,甚至假借黄帝,来抬高自己,以致中国当代学养很差的学者,就误将道家和道教混为一谈。(甚或还有将宋明以来儒家的道学家,与道家、道教混为一谈的。)事实上,道家和道教完全不同,我曾经说过,两者相比,“道家是龙,道教是虫”。当然,事实上,道教学习道家,学习佛教,在宗教中,仍然是一个水平很不错的宗教。但那是与除佛教等东方宗教之外的许多宗教相比,不是与道家相比。
   
   在国际上,19世纪初产生的,主张在策略上既不激进,又不保守,立场游移不定的“自由主义”,由于没有深度理论,缺乏思想家和道德形象,就拼命泛化,把人类关于自由的基本理论,包括不少当时社会变革策略上主张激进主义的自由理论,把19世纪以前的理论家和理论名人,大量归入自由主义阵营,以便抬高自己。以致近代当代世界和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们,不仅仅出于混淆是非,抬高自己的目的,而且很多人竟真诚相信这些自由主义产生以前的著名思想家理论家,真的是自由主义者。
   
   毛泽东四人帮为了为自己的极端专制辩护,捧抬法家,走的也是无限泛化法家概念及范围的路子。
   
   法家,是一个所属时代、和代表人物都相当清楚的概念。
   
   任何社会,都必须有法律,都必须有不同程度的法制和法治,我们绝不能把所有主张或强调法制和法治的人,以及强调术和势的人,甚至那些坚决反对法家的人,都称为法家。我们当然要在强调人和人的素质,包括强调道德的条件下,强调制度和法制、法治。但我们不能说这就是法家。我们反对法家概念的泛化,主张纠正这种泛化。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