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国是论衡
[主页]->[析世鉴]->[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国是论衡]->[蔣中正: 大陸軍事失敗的關鍵和教訓]
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国是论衡
·曾 琦: 論吳佩孚失敗之原因及政治學上不易之公例
沉思中國近五十年來的政治動亂,
益之以現在親身感受到的種種刺激,
我才得到一個確定的答案:
在中國的現在,
政治民主重於經濟平等。
沒有政治民主,一切都無從談起。
失去了政治自由的人,
自身先淪爲農奴、工奴、商奴、文奴,
先失去了人底身分,
一動也不能動,
說話不合分寸有生命的危險,
那裡還能爭取什麼經濟平等?
顯然得很,
在中國的現在而談社會主義
將構成民主之致命的威脅。
其結果一定走向新奴胫贫取�
從此,
我拋棄了將二者並重的不切實際的想法,
而向政治民主之路走去。
在中國,
必須先求實現政治民主,
打開數千年的死結。
有了民主,
改善生活才能著手。
否則只有作奴搿�
……
殷海光: 我爲什麼反共?
◆ 殷海光先生國是建言選 ◆
·殷海光: 我爲什麼反共?
·殷海光: 中國底前途
·殷海光: 我們走那條路?
·殷海光: 我對國共的看法
·殷海光: 民族戰爭呢?還是社會戰爭?
·殷海光: 「內戰」問題底分析
◆ 蔣中正先生國是建言選 ◆
·蔣中正: 大陸軍事失敗的關鍵和教訓
◆ 戡亂失利面面觀·社會經濟 ◆
·張維亞: 大陸時期戡亂失敗之經濟因素
◆ 两京中府時期政治派系與時局 ◆
·馬五先生: 政學系與現代中國政局
◆ 抗日戰爭· 華北時局 ◆
·劉鳳翰: 抗戰期間冀察兩省國共日偽兵力的消長
……
現在,大家面臨的重大問題,
是反共抗俄底問題。
這個問題,
關係於整個民族底存亡榮辱,
各個人底幸福苦樂,
和歷史文化底絕續盛衰。
……
我們承認了這是民族戰爭,
教育廣大人民
了解這是民族戰爭,
才能掀起民族意識,
而發揮出與抗日戰爭相同的敵愾心理。
在這民族戰爭底前題之下,
我們在觀念上
根本不把共黨看作是中國人,
而把他們認爲蘇俄人底一部分。
這樣一來,
我們才可能在精神上與共黨完全絕緣。
我們能夠在精神上與共黨完全絕緣,
那末
才不致爲共黨異族底宣傳所煽惑。
既然
我們不爲共黨異族底宣傳所煽惑,
那末
對於共黨異族
所發動的感應能力底感應也就没有。
既然
我們對於共黨異族
所發動的感應能力沒有感應,
那末
我們底陣營
才不致被共黨所動搖或瓦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蔣中正: 大陸軍事失敗的關鍵和教訓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的各項聲明: http://boxun.com/hero/xsj2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等(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囿於時間與精力,【析世鑒】所收數位文本之校對未能一一盡善,鲁鱼亥豕諒不能免,故我們忠告任何企圖以引用方式使用【析世鑒】文本内容的讀者,應核對有關文章之原載體並以原載體文本内容爲準,以免向隅。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彰往可以考來·後顧亦能前瞻】 ◆

大陸軍事失敗的關鍵和教訓

——民國四十年十二月七日講①

蔣中正

    今天是軍官訓練團高級班第二期及學員大隊第九期同時舉行畢業典禮。在你們結束這一段寶貴的學程,重新回到自己的崗位去從事革命大業的時候,首先我有幾本必讀的書籍和訓詞,要特別在今天交給大家。一本是「中國國民黨黨員守則淺釋」,一本是「中華民國陸海空軍軍人讀訓淺釋」。這兩本淺釋編訂的用意,是在使一般黨員和一般官兵,對「守則」和「讀訓」的眞義,獲得一致的認識,和正確的了解,同時並在每一條的後面,還附上一節故事,作爲大家崇敬的典型,和效法的模範。這些淺釋與故事,可以說百分之九十以上是我自己所寫過訂定的,希望交給大家帶回去虛心玩索,切己體會,並希望傳授給全體官兵,一致研習,共同砥礪。以蔚成濃厚的革命空氣,確立堅毅的革命志節,另外還有一本是克勞塞維茨著的「戰爭原理」,這本書就是我二十幾年以來,想從他所著「戰爭論」裡摘述概要,使讀者能簡切易知——容易看、容易記、也容易實踐的這樣一本小冊子,可是總沒有時間,來著手編成,了我心願。最近忽得了這本「戰爭原理」,正所謂「先得我心」,循誦三復,欣喜無已,故特爲之介紹,期勿忽視。只是這譯文還有些不易瞭解,不易望文生義的地方,因之我又費了許多時間,把它整理修正,並特加眉批,使之醒目,現在已不至如過去那樣艱深難解了。這是一本戰爭思想和戰爭哲學最高準則的鉅著。雖然裡面有若干不適用於現在戰爭的部份,已用方括弧括了出來。其餘大部份原理,依然是新穎、有力、切於實用的。這不僅高級將領應該隨時研習,以增益你們的智慧,加強你們的學識,堅定你們的意志,即作爲對基層幹部戰爭思想的教育,也是最有裨益的。這以外還有我「敵我雙方優劣之檢討」的一篇講詞。其中對「戰爭藝術化」的意義,闡述頗詳,大家應該特別講求研究,這所指的藝術化,不惟軍事上必須如此,戰鬥上必須如此,就是任何工作、任何事物,都應該朝著藝術化的目標去作。這樣,即使不能進於藝術化的境域,也至少能做到科學化的程度。現在是科學的時代,更是科學再進步的時代,我們如果還是像過去那樣的粗枝大葉,不分條理,不切實際,不能「致廣大而盡精微」的話,那對人家不斷的進步的學術,就要瞠乎其後,目眩心駭了。我們要做一個現代的革命軍人和革命黨員,就要遇事求精求實,使能確實合乎科學化和藝術化的要求,特別是「戰爭藝術化」,更是我們革命軍人的心神,應該朝夕嚮往善爲運用的基本要務。還有一篇是「說明革命建國的基本精神」(亦即陸海空軍聯合演習要旨)的講詞,那是我在三十八年看了臺灣日據時代的建設——日月潭水利工程,和阿里山登山鐵路工程、以及林場的規模以後所講的感想,像日月潭、阿里山那種工程,在創始時候的艱鉅困苦,是不難想像的,這每一件工程,都非經十年二十年的時間,和十萬二十萬的人力,所難舉辦,所難成功的。日本人的這種成功,就成功在他們從政建國的服務人員有任重致遠的毅力,堅苦卓絕的恆心,久遠深長的考慮,和精密周到的計劃。他們這種刻苦耐勞,滲淡經營的精神,是值得我們取法的。大家如要任大事,建大業,特別是要担當復國建國的重任,就必要深謀遠慮,勞筋苦志,不急近功,不畏艱鉅,每一事業,總要有十年二十年的規畫,更要有堅忍十年二十年克底於成的信心。惟有這樣,才能講雪恥復國,也惟有這樣的人才,才配談建設一個現代的新國家。此外還有我最近所講的「中東現勢與英國大選——並指示幹部教育之確立,基本組織之運用,與四維八德之生活化、行動化、社會化」和「如何紀念國父誕辰——檢討失敗的事實,反省革命的責任」及「改造教育與變化氣質」的幾篇講詞,都已經印

   成了單印本,所望大家時加省覽,深切體會,以此自反,並以此自勉。要知道我所以要把這些書籍和訓詞,趁著在今天交給大家,就是要把實踐這些昭示的責任,交給你們,勉勵你們。希望大家要母負於黨國對你們的培育和期望,完成我所賦予你們的責任

    現在要同大家研討的,是我們過去在大陸軍事失敗的關鍵和教訓。在未開講之前,先要宣讀「剿匪戰術之研究與高級將領應有之認識」的講詞裡,有關東北部份問題的一段,這是「前事不忘,後事之師」。

    這篇講詞,是三十四年十一月十六日,聽取東北行營主任熊天翼從長春回渝,報告在東北接收,橫遭俄帝的刁難與阻礙,以及共匪在東北通俄謀叛,梟張猖獗的情形以後,我對東北問題所下的決心,那就是:「我們寧可將東北問題,暫時擱置,留待將來解決。我決定將東北行營由長春移轉到山海關,而原來準備開入東北的五個軍,加入華北方面從事剿匪。首先來肅清華北方面的土匪,先安關內,再圖關外」。這個決定是針對當時的實際情況所下的決心,而定的一個戰略指導原則。因爲三十四年秋季抗戰初告結束,東北就爲俄帝佔領,由俄帝接受日軍投降,他就利用這種機會進行陰謀,使奸匪武力在其卵翼之下獲得高速度的成長,同時以種種藉口,阻撓國軍進入東北。使匪軍得以從容佔據各個重要據點。並且在那時候,華北方面之匪,尚未肅清,所以我聽到熊主任的報告,考慮再三之後,就決定將行營從長春撤退到山海關,至於三十四年十一月十五日以我撤退長春行營移設於山海關之舉,通告俄國。這意思一方面是國軍既然不能接收東北,橫遭俄帝的阻礙,那就只有暫時把東北問題擱置,俟之異日。故決將這五個軍主力第一步先控置於山海關至錦州間地區。一方面準備策應華北作戰,一方面如其可能,再依形勢作第二步計劃。只以先頭部隊推進至瀋陽,其餘即以全力清勦華北之匪,另一面通告俄國聲明我無法在東北進行接收,無法在東北行使主權,故特撤出東北,此次阻擾行爲,須俄國負其責任。如果當時這種決定,不中途改變的話,那相信是正確的,不僅華北之匪,必可肅清,東北局勢,不難徐圖恢復,至少亦不致在東北種下此次全面失敗的禍因,那更絕對可以斷言的。只是後來此一通知發出以後,俄國即表示退讓,要求熊主任重回長春自由行使職權,再不有任何的阻礙,當時情形,可說是他軟化到了極點。俄帝爲什麼會這樣軟化呢?那因爲我們如果撤出東北,即可正告世界各國,指斥俄帝對東北的侵略行爲,所以他不得不在外表上竭力遷就,以緩和世界各國的指責。我們許多同志,就都爲俄帝這種陰謀與手法所誘惑,動搖,仍舊要想行營遷回長春去行使職權。我就認爲這是萬萬做不得的,如果我們不能與俄帝交涉到由陸路與海口自由運兵,進入東北,那就是只有一個行營驻在長春,無異吊在空中,上不在天,下不著地的一樣危險,如果這樣是始終無法收復東北,亦無法應付俄帝和奸匪長期的陰謀。尤其是當時美國政策搖擺不定,上一星期說是他可派海軍幫助我由海道運兵到東北,這一星期又說是不行了。他們當時對東北的態度,到後來幾乎是搖擺不定,眞是令人莫名其妙,所以東北行營,我始終不肯再遷回到長春去。我以爲這原來的決策是正確的,只要我們行營不遷回到長春去,不爲俄帝所脅制,實現我們「先安關內,再圖關外」的決策,就決不至在東北問題上,遭遇到後來那樣悲慘的失敗。

    我們當時這種決心爲什麼會動搖?這種戰略爲什麼會改變的呢?那就是因爲三十四年年底,馬歇爾將軍以美國特使身份來華,正式通告我們,協助我運輸六個軍進入東北,同時在對匪停戰協定中,附件說明:「國軍運兵東北,及長江以南整軍計劃,與調動部隊,不受軍事調處時期,一律停止調動軍隊之限制」。於是大家就對原定「先安關內,再圖關外」的決策動搖了。我很相信當時美國是有誠意來協助我們收復東北的,於是我就再增調了幾個軍進入東北,重新來行使我們收復東北的政策,我們當時爲著要收復東北的政策實現,就不得不遷就他的調處,接受停戰,也爲了有這樣的協助,可以進軍東北,就動搖了原來把東北問題暫時擱置的決心和戰略,到後來不僅進軍東北的情形並不良好,而且自接受停戰以後,一切惡劣的形勢更相因而來,結果卒使每況愈下,竟致不可收拾,這個關鍵,就是我們失敗的一個總因。

    在三十五年五月間,國軍進入東北以後,即在長春與瀋陽之間的四平街附近,匪軍開始發動了三十萬以上,四倍於國軍的兵力,對我們集中攻擊,展開了一十八晝夜慘烈的激戰,最後奸匪林彪所部,卒被我國軍完全擊潰,而且潰不成軍。其殘匪就向松花江倉卒逃遁,我軍乃亦乘勝追擊,直入長春,這時如果我們不進駐長春,那就對後來的形勢,還比較容易控制一些。本來我在國軍未進駐長春的前夕,就到瀋陽指示熊主任和杜長官,要國軍主力停止在四平街不入長春。這亦是馬歇爾將軍對我的要求,後來因爲匪軍在四平街慘敗,國軍遂乘勝追擊,直入長春。等到既經進駐長春以後,我就飛到長春機場,對杜長官說,今日既然佔領了長春,就應該積極向北追擊,至少要攻佔哈爾濱爲止。他亦就急起窮追,到了小松花江南岸,後來因爲兵力不足,不得不中途停止,改取守勢了。如果那時候我們能一鼓作氣,佔領了哈爾濱,那奸匪就無法在俄帝的卵翼下佔有北滿,更無法在松花江以南竄擾了。這是我們當時在軍事上,不能佔據哈爾濱戰略要點,以致共匪死灰復燃,就又犯上了一個重大的錯誤。

    後來到了當年九、十月間,因爲北滿軍事兵力不夠的緣故,所以再不能向北推進經營北滿了,我乃就決定要先肅清南滿匪部,要將南滿穩定,能切實掌握之後,再圖北進。當時開始向南滿與鴨綠江掃盪的時候,進展非常神速,而且收復了鴨綠江邊的安東等重要各縣,不料在十月中旬我軍總預備隊第廿五師在寬甸附近被匪伏擊消滅,該師師長李正誼被俘以後,因之兵力更覺不夠,士氣亦漸低落,於是南滿又不能徹底肅清了,但這尚不影響整個戰局,到了三十六年六月,第二次四平街會戰以前,東北形勢,尚非大壤,可惜就在那年七月以後,向遼西掃盪的時候,因局部指揮錯誤,四十九軍與新廿二師,先後遭受了很大的損失,就消失了我們在東北總預備隊的力量,可說這就是我們國軍攻擊達到頂點而下降的一個關鍵,士氣亦就從此急速度的低落,軍紀亦更加廢弛了,當時因爲這種情勢的轉劣。我當時本來想親飛瀋陽,與東北將領面告一般形勢,決定放棄北滿,改變戰略的決心,後來因爲關內軍事與政治及謂解問題糾纏,不能前往,所以將擬定的方案派員攜至瀋陽,就是要積極的集結兵力,控制於瀋陽周圍及瀋陽至山海關一帶,不但南滿安東要撤退,即長春、吉林皆應放棄,專以瀋陽爲中心,全力集結在瀋陽附近及其外圍之撫順、本溪,鞍山、開原、錦州等各據點,積極整訓,鞏固後方交通線,暫時不求進展,以待局勢變化,再圖肆應。如果當時高級將領能夠進一步著眼,貫澈我的意旨,那也仍舊可以立於下敗之地,但是這個主張,竟不能爲一般高級將領所接受。而我本人亦復受當時一般政治經濟動盪的影響,如果是將吉林、長春等地放棄,不僅東北的民心士氣動搖,即全國的政治經濟亦要一落千丈。尤其是外交當局認爲吉林、長春如果一旦放棄,那我們國際地位就難維持。因之我亦就不堅持原有的主張了。及今思之,眞是痛心萬分,當然這是我個人決心不堅之過,應負其責,而不能歸咎他們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