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台澎重光与国府在莒
[主页]->[析世鉴]->[台澎重光与国府在莒]->[程玉鳳: 台糖總經理沈鎮南叛亂案的平反]
台闽重光与在莒之治
·士林柯秋潔家族·柯德三訪談錄
·士林郭坤木家族·郭琇琳訪談錄
·士林林阿嬰家族·林振永訪談錄
◆ 淡水河口 ◆
·淡水「五大林」·林雅湘訪談錄
·淡水張園家族·張伯勳訪談錄
·錫板楊家·楊彩南訪談錄
◆◆ 台島北部地區·佃農子弟訪談 ◆◆
·中和佃農林家·林欽重訪談錄
·三芝佃農戴家·戴寶村訪談錄
◆◆◆ 五二四事件 ◆◆◆
·于 衡: 沉痛的五二四事件
◆◆◆ 在莒時期國府要人 ◆◆◆
◆ 軍界要人·海軍人物 ◆
·徐學海: 作風刚直的劉廣凱
·徐學海: 獨樹一格的陳慶堃
◆◆◆ 台灣光復與二二八事件 ◆◆◆
◆ 二二八前後台籍中共外圍見聞 ◆
·古瑞雲先生口述記錄
·葉紀东先生口述記錄
·陳炳基先生口述記錄
◆ 國軍官兵見聞·北部地區 ◆
·柯遠芬先生口述回憶
·柯遠芬: 臺灣二二八事變之真像
·劉定國: 返台前後的經歷
·江崇林先生採訪記錄
◆ 台籍大陸返鄉非軍方人士見聞·北部地區 ◆
·林忠先生訪問紀錄
◆ 外省籍非軍方人士見聞·北部地區 ◆
·葉明勳: 二二八事件親歷的感受
·陳知青先生訪問紀錄
·汪彝定: 臺灣光復與二二八事件前後見聞
·嚴秀峯女士訪問紀錄
◆ 台籍非大陸返鄉人士見聞·北部地區 ◆
·蔡武考先生訪問紀錄
·林坤祥先生訪問紀錄
·林火盛先生訪問紀錄
·林衡道: 二二八事變的回憶
·陳逸松: 往事雜憶
◆ 外省籍非軍方人士見聞·中部地區 ◆
·楊忠民先生訪問紀錄
◆ 台籍非大陸返鄉人士見聞·中部地區 ◆
·陳明忠先生口述回憶
·李碧鏘先生口述回憶
·吳振武先生口述回憶
·鍾逸人先生口述回憶
·黄金島:「烏牛湳之役」前後的經歷
◆ 國軍官兵見聞·南部地區 ◆
·彭孟緝: 壹灣省二二八事件回憶錄
·彭孟緝先生訪問紀錄
·章次江先生口述回憶
·王作金先生訪問紀錄
·陳錦春先生訪問紀錄
◆ 台籍大陸返鄉非軍方人士見聞·南部地區 ◆
·李佛續先生訪問紀錄
◆ 台籍非大陸返鄉人士見聞·南部地區 ◆
·陳先生口述回憶
·許成章先生口述回憶
·王玉雲先生口述回憶
◆ 外省籍非軍方人士見聞·南部地區 ◆
·李堯階先生口述回憶
·林先生口述回憶
◆ 台籍非大陸返鄉人士見聞·東部地區 ◆
·葉蘊玉、張玉蟬: 張七郎張宗仁父子罹難前後往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程玉鳳: 台糖總經理沈鎮南叛亂案的平反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版權的各項聲明:

    http://boxun.com/hero/xsj2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處理。

◆ ◆ ◆ ◆ ◆ ◆ ◆ ◆ ◆

台糖總經理沈鎮南叛亂案的平反

程玉鳳

   

    今天在台灣凡是三、四十歲以上的人們,無人不知台糖在台灣的社會、經濟所佔的重要地位,它的煙囪、小火車遍佈南北鄉村都市,曾經興盛風光將近五十年的歲月,以砂糖爲國家賺進可觀的外匯。而回顧在台灣光復後,領導台灣糖業重建,走向復興之路,並帶動台灣工業的發展,奠定台灣經濟復甦的基礎,對於這樣一位對台灣有貢獻的人物,今日知道他的人恐怕不多,因爲在五十二年前他就無故的消失在台灣的歷史舞台上,他就是台灣糖業公司的第一任總經理沈鎮南。他從民國三十四年十一月就奉命來台負責台灣糖業的接收重建工作,使得大戰末期殘破不堪的糖廠重新開工生產,糖產量從八萬公噸,增加到六十三萬公噸。正當台糖走向蓬勃發展的時期,詎料於三十九年六月,竟被以通匪叛亂嫌疑逮捕訊問,至四十年一月十一日被判死刑慘遭槍決。同時被判死刑的還有人事室主任林良桐,受羅織牽連者,有台糖公司主任秘書潘鋕甲等七人。胡適先生曾說「沈案是千古奇冤」,孫立人將軍也曾說,沈鎮南這個人連走路都怕踩到螞蟻,那些特務硬說他是匪諜,活活把他害死。可見當時人多知道沈鎮南是冤死的,可是又無人敢出面爲他申冤。從五○年代以來,在所謂的「白色恐怖」的氛圍下,不知有多少冤魂慘死槍下,或繫獄多年,或冤死獄中,他也是在戒嚴時期國共鬥爭下的犧牲者。

    在我撰寫的歷史研究所博士論文「資源委員會與光復初期的台糖」中,沈鎮南是重建台糖的重要人物,對於他因叛亂案被槍決之事,並不十分清楚,以他身爲一個公營產業的主管,何以犯下叛亂罪而致死,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歷史研究的目的之一是要探究並重建歷史的真相,而沈氏是我研究範圍內的主要人物,加上我又是台糖子弟,因此責無旁貸的要探索這件叛亂案的真相。在此同時台糖前任總經理袁樹聲和協理關炳昭兩位先生,受沈先生子女之託,義不容辭的熱心幫助其家屬,出錢聘請王振志律師向「財團法人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提出申請補償金及恢復名譽。同時我也展開相關資料的蒐集,查閱台糖、保安司令部和生產事業管理委員會檔案,以及訪問口述當時相關人士。今年三月間沈案已獲得基金會初審通過,可望獲得平反。而我在資料的蒐羅整理方面,至三月底也告一段落,正可以提出對此案的研究報告。

    今年四月十二日正逢沈鎮南先生的百歲冥誕,在他蒙冤死後的五十一年終於能獲得政府的平反,回顧過去台糖的興盛,今日台灣糖業雖從輝煌的歷史走入尾聲,對於這位在台灣光復後奠定糖業發展的領導者,實不應任令他含恨於歷史的長流中,更不應讓青史盡成灰,時過境遷,也應該把真相攤在陽光下,爲當事者洗雪冤情,還他清譽令名,這應該是治史者的責任,對於沈鎮南先生和後世都具有重大意義。

沈鎮南的爲人與風格

    沈鎮南是上海市人,生於清光緒(壬寅)二十八年三月初五日,換算陽曆是民國前十年(一九○二)四月十二日,兄弟五人姊妹三人,在兄弟中是老大。父沈寶善,早年曾自費留美,回國後任教於北京大學,也是推行國語注音符號的前鋒。上海有名的「萬和醬園」就是沈家所有,從小在富裕的環境與家學淵源中成長,接受良好的教育,先是考入清華學校高等科,及大學一年級,七年後,於民國十一年六月十七日畢業。而後以官費進入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取得化工學位,又在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攻讀製糖工程,獲得碩士學位。後來又到德國的柏林大學研究甜菜製糖,是中國少有的留美製糖專家。回國後,曾在清華大學、交通大學任教,嗣任中國國民製糖公司技師。民國二十三年,應廣西省政府之聘,籌設廣西糖廠,實際發揮所學並獲得製糖經驗。民國二十五年任上海中國銀行信託部襄理,後任該行業務處副稽核、及重慶分行副經理。

    妻吳璿,也是上海人,生於民國元年,畢業於上海中西女中及聖瑪麗亞女中,父吳健是英國留學生,曾主持漢陽及大冶鐵廠,後任工業司司長。育有二子一女:孝先、孝同、孝怡。關於沈氏其人,因他在台只有五年,與他同時並見過他的人,多已不在,只能由其子及袁、關兩位先生的描述中得其輪廓。其次子孝同(在美)描述他對父親的印象是:爲人清廉正直,沈默寡言,嫉惡如仇,一生安於純樸,不沾菸酒,不打麻將。小時候過年時曾見有人來送禮,卻被父親大聲斥退並嚴拒收禮,因而在他幼小心靈中留下深刻印象,但又覺得父親有些過分,不收禮就算了,何必申斥送禮的人;又說他父親當時的薪水雖較一般公務員高,但要維持一家五口還不是很夠用,父親仍希望母親省吃儉用量入爲出。而父親被抓後,一個月中曾有相關人員至家中作三次地毯式的搜查,他們要找的是父親的錢到底藏在哪裡,結果並無所獲。據保安司令部資料可知,沈鎮南被判決後,沒收的財產僅一千五百元美金,依照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規定,可以沒收財產的百分之三十五作爲承辦人員獎金,而沈案所得還不夠分配,也可見沈鎮南的廉潔。

   

    至於袁樹聲先生最早認識沈氏,是在民國三十四年於犍爲焦油廠任業務課長時,曾代表廠長陳梓慶去重慶見過沈鎮南數次,覺得他相貌端正,溫文儒雅,待人和藹,很有親和力,對他這個年輕人一點都沒有官僚氣擺架子,是木訥寡言型的人物。關炳昭先生原任犍爲焦油廠工程師,來台後奉派爲總公司技術室工程師,也見過沈氏多次面,覺得他說話不多,但人很親切,部屬對他的觀感都很好。又當時行政長官公署工礦處工礦科科長嚴演存,和沈鎮南同時到台灣參加接收工作,稱其人是個「極端內向的人,不擅亦不喜言辭,而操守廉潔,生活淡泊;這種個性的人不容易使人相信他是共產黨」。由此大概可以了解沈鎮南的個性爲人及人格特質。

接收與重建台糖

    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日本宣告無條件投降,我全國軍民經過八年的艱苦對日抗戰,終於獲得最後勝利的果實,台灣也從此脫離日本殖民統治,回歸中國的懷抱。而當時政府面對戰後各地受到戰爭的破壞狀況,當務之急,必須積極展開全國接收復員重建的工作,其中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如何順利接收重建各個工礦業,使其能在極短的時間內恢復生產,以達到全國經濟復興的目標。

    行政院於民國三十四年八月三十一日頒佈「行政院各部會署局派遣收復區接收人員辦法」,由經濟部與戰時生產局將各收復區分成七區,各區設「特派員辦公處」,設特派員一人,全權處理各區敵偽工礦事業的接收。當時負責全國工礦業接收工作的單位是經濟部所屬的資源委員會,所以各區的特派員多由資委會的高級人員擔任,如台灣區特派員是資委會工業處長包可永、東北區是甘肅油礦局局長總經理孫越崎。

   「台灣區特派員辦公處」於三十四年九月成立,其下分設糖業組、機電組、冶化組、輕工業組、礦業組等五組,負責接收指定的工礦事業。各組組長及接收委員都是具有專業素養的人員,在五位專門委員兼組長中,四位都是資委會人員,沈鎮南當時奉派爲特派員辦公處的專門委員兼糖業組組長,時任中國煉糖公司(中國銀行主辦,資委會參加經營)理事、重慶辦事處主任,兼中國銀行重慶分行經理。其他如機電組組長劉晉鈺,是資委會昆明電廠廠長(後任台電總經理),冶化組組長湯元吉是內江遵義酒精廠廠長(後任台肥總經理),礦業組組長金開英,是資委會甘肅油礦局煉廠廠長(後任中油總經理)。

    沈鎮南奉命後,於三十四年十一月從上海轉乘運輸艦到台灣。由於台灣的工礦業在二次大戰末期遭受盟機轟炸,嚴重破壞,殘破不堪,也有不少完全停工。就糖業而言,雖是當時台灣最大的工業,在接收前,四十二個廠只剩下八個廠是完整的,其餘三十四廠的廠房機器倉庫都受到炸彈轟炸,斷瓦殘垣,滿目瘡痍,一片敗破景象,形同癱瘓,如何從廢墟中重建,使其機器運轉,繼續生產,真是千頭萬緒,無從措手。當時接收工作分成監理與接管兩個階段進行,糖業方面先成立「台灣糖業監理委員會」,沈鎮南奉命爲主任監理委員,並兼監理日糖興業會社、日本糖業聯合會台灣支部、日本製果株式會社、明治產業株式會社、株式會社蔗版製作所、株式會社福大公司等六大會社。監理時期自三十四年十一月中至三十五年三月底爲止。這段時期經各監理人員及員工的努力下,在破壞的三十六個糖廠中,有十七個廠參加三十四、三十五年度的生產,產糖量爲八萬六千公噸,雖然不多,但若不是所有參加接收重建的人員,和本地員工的齊心努力搶救,恐怕連這點都不可得。

    民國三十五年四月十五日起至九月一日止,糖業開始進入接管期,沈鎮南奉命爲主任接管委員。而此時台糖已確定由資委會和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合辦,於五月一日正式成立台灣糖業公司,沈鎮南成爲台灣光復後台糖公司的第一任總經理。

    這段接管時期最重要的工作是修復受到嚴重破壞而不能開工的糖廠,使能儘快加入生產。當時美國顧問專家認爲要修復糖廠,絕非易事,共需美金八百多萬,需時多年才能完成。而日本技師在被遣返回國前也以幸災樂禍的語氣說,他們走了,台灣糖業將無法恢復。結果在資金、技術、設備缺乏的困難情況下,經過兩年的極力修復,終於在三十六年底將破壞嚴重的糖廠大致完成修復,提前開工,三十六個場加入三十六、三十七年的生產,使這年產量增加爲二十六萬多公噸,是光復以來的最高產量,與原訂計畫數字幾乎相近。依照台糖的產糖計畫,最後要達到年產八十萬公噸的目標,三十七、三十八年期的產量預計爲五十萬公噸,而實際產量達到六十三萬公噸,是光復前一年的兩倍,總產糖量達到計畫的百分之七十七,與日據時期的平均成績比較已不遜色,所以三十八年的春天,是光復初期台灣糖業最輝煌的時期。然而就在這台糖充滿復興景象的時期,卻因國共戰爭局勢的轉變,使台糖的發展遭受最大的挫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