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台澎重光与国府在莒
[主页]->[析世鉴]->[台澎重光与国府在莒]->[吳振武先生口述回憶]
台闽重光与在莒之治
那時候北港的自治組織有兩隊,一隊是保安隊(維持地方治安),一隊是特攻隊(對抗國軍)。我參加的特攻隊正式名稱是「台灣自治聯軍」,在北港、新港、朴子、虎尾、斗六等地都有分隊,北港的隊長就是余阿木,新港隊長是陳明新,朴子隊長是張榮宗。
多年後我才知道,台灣自治聯軍其實是台灣共產黨張志忠組織的。張志忠念嘉義農民學校時,就參加文化協會抵抗日本。後來文化協會分裂成左、右兩派。張志忠跟當時的抗日份子都被抓去坐牢,後來他假裝發瘋而被釋放,出來後逃到延安加入中國共產黨,……回來台灣後,他……在二二八時組織自治聯軍攻打國民黨軍隊。
蔡武考先生訪問紀錄
二二八以前共產黨在台灣根本就沒力量,全台灣才七十幾個共產黨而已,二二八以後,變成八百多個,增加有夠快。那時我們也沒其他辦法可想,發生二二八這種事件以後,出來喊的人後來都被打死了,再也沒有一個人出來喊,讓所有台灣入團結起來。當時許多人就想,共產黨也許會有辦法,我們實在沒想得太深。現實上,台灣有那麼多人被打死,而且國民政府統治的情況是四處都有貪污,物價高,經濟差,每一項問題都發作起來。我們想,台灣應該走另外一條路,無論怎樣,另外一條路可能就是一條出路。其實當時我們沒有想得那樣嚴密,思想也沒有那樣成熟。經過五十年後的今日,大家頭腦已經更加精明,更會想東想西了,當時哪會想?那時沒法度呢,都是隨各人自己去想……檢討起來,我加入共產黨這項事情真冒險,但是有好也有壞,對我人生的經驗、對瞭解事情都有幫助,也可以讓我瞭解共產主義和共產黨。我認為不應該有共產主義,也認為共產黨不看重人的價值,他們會為了得到權力而犧牲所有人,人的價值不受肯定,這是我深刻的感覺。我會脫離共產黨,主要也是這個原因。
李登輝: 我為什麼加入又退出中國共產黨?
◆◆◆ 中共在台閩 ◆◆◆
◆◆ 政府肅諜 ◆◆
·谷正文: 中共臺灣省工委覆滅記——蔡孝乾、吳石系列潛匪案偵破始末
·谷正文: 關於吳石案的一些補充(書簡)
·龔選舞: 新店溪畔不歸路——匪諜吳石、陳寶倉伏法目擊記
·谷正文: 剿滅中共在臺武裝基地潛匪始末
◆◆ 李登輝與中共 ◆◆
·李登輝: 我為什麼加入又退出中國共產黨?——回首恐怖動盪的年代
·谷正文: 李登輝共諜案秘辛
◆◆ 台籍中共干部憶往 ◆◆
·楊克煌: 謝雪紅與我在二、二八起義前後的經歷
·吴克泰: 北西南东搞革命
·台灣政治運動的由來與內幕——吴克泰回憶錄附錄二種
·徐宗懋: 我所認識的謝雪紅——周青訪問記
◆◆ 台籍中共一般成員憶往 ◆◆
·戴傳李先生訪問紀錄
·連世貴先生訪問紀錄
·顏世鴻先生訪問稿
·黃玉坤先生訪問紀錄
◆ 推薦閲讀 ◆
葉雪淳先生批《黃玉坤先生訪問紀錄》内容不實
http://www.peacehall.com/forum/zwkl/412.shtml
◆◆ 台籍中共外圍憶往 ◆◆
·吳聲潤先生訪問紀錄
·呂錫寬先生訪問紀錄
·曾文華先生訪問紀錄
·林義旭先生訪問紀錄
·謝培元先生訪問紀錄
·盧兆麟先生訪問紀錄
·基隆中學畢業校友訪談紀錄
◆◆ 外省籍中共外圍憶往 ◆◆
·黃祖權先生訪問紀錄
◆◆◆ 蔣家祖孫在台閩 ◆◆◆
·廖明哲: 我對蔣家父子的觀感
·孔令晟: 總統蔣公侍衛長與國家元首警衛現代化
·谷正文: 蔣孝文染病內幕
◆◆◆ 戒嚴時期貪瀆案件 ◆◆◆
·谷正文: 軍法局長包啟黃伏法經過
·周宏濤: 毛邦初事件
◆◆◆ 戒嚴時期爭議案件 ◆◆◆
◆◆ 孫立人案 ◆◆
·孫立人: 誰來給我清白?誰能還我公道?
·周宏濤: 孫立人案前後
·谷正文: 彭孟緝導演「孫立人叛亂案」真相
·溫哈熊: 孫立人將軍與我
·周以德先生訪問紀錄
·潘德輝先生訪問紀錄
·陳良壎先生訪問紀錄
·張茂群先生訪問紀錄
·王霖先生訪問紀錄
·王 霖: 孫案小角色自述
·王學斌先生訪問紀錄
·王筠先生訪問紀錄
·王 筠: 竹階七十自述
·王樹槐: 我的父親
·孫敬婉女士訪問紀錄
·黄珏女士訪問紀錄
·黄正女士訪問紀錄
·王珂女士訪問紀錄
·吳惟靜女士暨司馬中原先生訪問紀錄
·蕭文艷女士訪問紀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吳振武先生口述回憶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版權的各項聲明。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原著述者或版權持有者同意而略去原著述者與原文出版資訊(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閱讀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 ■ ■ ■ ■ ■ ■ ■ ■ ■ ■ ■ ■ ■ ■ ■ ■

   

   

   

   

   

吳振武先生口述回憶

   

   

   

   

   

    我(吳振武)民國七年生於臺灣屏東,自幼身材壯碩魁梧,因此,在運動方面憑先天條件屢有傑出表現;臺南師範學校畢業後考進日本筑波大學前身東京高等師範學校攻讀體育。時值日本發動大東亞及太平洋戰爭,畢業後,旋入日軍海軍預備學生隊受訓(第三期),畢業後任海軍少尉,戰爭中晉升海軍中尉。終戰前升爲海軍大尉。(編按:待考)

    戰後,被推選爲「海南島三亞地區,臺灣官兵遣送部長」,回臺後曾任職臺中師範擔任體育教師;後來再度從軍至南京,中國海軍總司令部服役,又奉總司令桂永清指示,返臺創辦中國海軍陸戰隊,後移師至福州馬尾受訓,曾駐防廈東等地。

    三十八年隨政府遷臺轉任海軍體育組,以海軍中校退伍,除役後,曾任職於高雄醫學院及高雄師範學院,擔任體育講師。

    民國三十六年臺北「二二八事件」起,翌日,臺中地區民衆自報端獲悉事變,競相走告,於三月一日上午九時,臺中縣市及彰化的參議員在臺中市召開聯席會議,決議支持臺北行動,並公推林連宗爲代表北上與臺北方面聯繫。

    三月二日(星期日)我正輪值臺中師範舍監,鑑於校外,一片混亂,乃請示校長洪炎秋(上午七時即坐鎮於校長室),可讓學生外出否,校長認爲「尚無所謂」。

    是日上午十時許,在臺中戲院召開民衆大會,由謝雪紅擔任主席,成立所謂「臺中地區時局處理委員會」,就在同時,收音機廣播,指名要我儘速前往大會報到,洪校長乃要我前往暸解究竟,到達現場時,大夥已在高呼口號,不久看見學生陸續出場,我乃轉告校長指示叮嚀學生儘速回校。

    同日晚上,社教館來電要我儘速前往會見「おばさん」(編按:歐巴桑即女士),因莫知渠係何方「神聖」(後來對方告知爲謝雪紅),加上我甫至臺中,人生地下熟,乃再趨前請示校長。

    洪校長告以「謝雪紅爲貧窮人家女兒,少女時代曾在南臺中一帶爲人拼剩餘菜飯養豬,長大後曾赴中國大陸,並加入共產黨,戰後始返臺」等語,始略知其一、二。

    獲校長首肯,乃依約到達社教館,此時館內已高坐一批中年人,各封有部長級頭銜,宛如一國政府,謝雪紅見我到來,十分高興,立即封我爲學生隊長,然我諉以學校工作忙碌,無暇分身加以婉拒。同時我目睹所謂學生隊,竟多爲初中生甚至有國校六年級生,各持空氣槍、獵槍等整隊在側,乃趨前告誡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頭,要大家解散立刻回家。館内各「部長級大人」見狀,人人感到不安,遂紛紛「走爲上策」,謝雪紅當場氣急敗壞,憤怒有加,但對我亦無可奈何。

    因爲,我在日本館山砲術學校結訓前,校長要我改名換姓,好在踏出校門指揮日本官兵,我答覆說「讓亞洲各國知悉日本海軍軍官有臺灣人,更具有意義」,試想要如是答覆,需要有相當的勇氣才有可能。

    另外,在海南島戰爭中有一日本下士見我係臺灣人而不敬禮,我就把日本下士叫過來,左右巴掌打過去,這一打,所有臺灣同胞都對我刮目相看,天生我就有這種見義勇爲的正義感。

    後來,在事件中,臺灣中部地區許多南洋返臺,有實戰經驗之青年,攜帶所接收武器三五成群,紛至臺中師範找我,請出面整合與領導,我曾面加斥責並要大家趕緊回家(编按:惟據校長洪炎秋在其所著之「三友集」卻表示:「當時,吳君曾前來請示告以先組織起來按兵不動;一方面,透過關係向參謀長柯速芬,詳述缘由,取得其諒解,該校前教務主任林朝棨的的哥哥林朝權是臺灣省體育會總幹事,與會長柯速芬關係良好。」

    五日(六日)謝雪紅偕同鍾逸人等來到臺中師範要借槍支,被斷然拒絕,無法得逞,乃邀我一道赴空軍三廠,面晤廠長雲鐸少將及廠方代表李碧鏘等人,辦理該廠警衛由學生隊接防事宜,此項協調,使雙方人馬免於一場火拚。

    然而,在事件中,鍾逸人等透過空軍三廠軍醫許子哲自該廠偷運不少槍械與「二七部隊」;惟於事件後,許君在憲警等有關單位配合下拘捕鍾氏到案,許君始免於死罪。

    另一方面,謝雪紅則一直派人尋找我,請領導指揮部隊「作戰」 ,然而,我聞訊均設法躲避,有時甚至藏匿於師範學校屋頂上,故一直未被找著。

    惟在六日(七日)晚上,我自家赴學校途中,行經南臺中馬小溝,突聞「砰」一響,正感疑惑之際,俯首一看,原來是自己左脚中了一槍,鮮血直流,即潜行至李外科醫治,隨而轉至別處療傷。

    翌日,李醫師爲我換藥,提及昨夜,有一群人衝入醫院,並翻找醫院病歷表要找我,揚言如不願出面領導,將置於死地(此時,距我離開醫院才半小時光景)。

    如此,在民宅療傷約七—十天左右始出院,這時候國軍二十一師已登陸來臺,而謝等一夥所組「二七部隊」則已往埔里方面流竄矣!

    事件後,我仍然無法獲得政府(長官公署)當局諒解,陳儀所發通緝令,更下達「一經發覺,格殺勿論」(幸好,校長派人從北跟到南,向陳儀所派遣的人說明事情的原委及我的爲人。而海軍桂總司令亦趁此機會叫我入軍隊,才逃脫一劫。)在事變前一個月海軍總司令桂永清來臺,經本省士紳推薦,要我一道隨其赴南京,但我表明時值學期中,爲顧及學生學業之一貫性,宜俟學期結束後,始克成行,及我被通緝,桂總司令立刻來電要我赴京,並以海軍少校軍階任職海軍總部,始免於難。(註)

   

   

   

   

   註:早在桂永清要組織海軍陸戰隊時,即派人前來寻找拜訪我,後經由黃朝琴等人之介紹而與我認識,並力邀加入,唯以學校期末學生分數未打爲由而婉拒桂永清之邀請。然據桂描述,中國海軍是全世界最好的,因此憑著桂總司令滿腔熱情,認爲在如此「優秀」的軍隊裡當然也要有臺灣同胞在內,因此沒有詳加考慮中國軍隊到底是怎麼樣,即和桂約定待學期結束後再加入,當時心想只要訓練完畢就可出來,沒想到一進去就是十七年無法出來,後來足靠陳啟川先生的幫忙才得以離開軍隊。

    (本段為受訪者提供增補者)

   

   

   

   

   

■ ■ ■ 【以上全文完】 ■ ■ ■

   

    以上《吳振武先生口述回憶》,標題爲HGC所擬,是以中華民國八十年臺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之《二二八事件文獻輯錄》中吳振武先生訪問資料全文爲底本完成數位化處理。首發【析世鑒】。

   

■ ■ ■ ■ ■ ■ ■ ■ ■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版權的各項聲明。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原著述者或版權持有者同意而略去原著述者與原文出版資訊(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閱讀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