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广斫鉴
[主页]->[析世鉴]->[广斫鉴]->[溫哈熊將軍談歷任美軍顧問團長與協防司令]
广斫鉴
陳毅: 「關於高饒反黨同盟的報告」(1955年)
http://blog.boxun.com/hero/xsj4/5_1.shtml
共軍進犯大嶝島的作戰方式很特別,他們擔任第一線衝鋒的部隊,全都是手執手榴彈,拿著槍的士兵殿後,而且有共軍幹部尾隨後面鞭策作戰;他們擅長發動人海戰術,其目的就是要先消耗我守備第一線之彈藥。
陳明昭先生訪談
中共慣以「一點突破,兩面開花」的伎倆,根據他們的作戰計畫,打算從金門壠口一帶突破上岸,直取瓊林後,再順勢將金門一分為二,分別席捲金東與金西,達成金廈戰役全勝之目的。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共軍未能將當時的天候氣象,詳加計算與掌握,便舉兵強侵金門,遭到當日的勁風、大浪,將計畫全盤打破,大部分的船隻都偏向古寧頭沙灘上,退潮後所有的船隻都擱淺在沙灘上,距離海水約有數百公尺遠,無法返航作第2梯隊的運補任務;故第2天這300餘艘機漁船,所載運的共軍3個加強團,在混亂中登陸上岸,使原有建制都被打散,致使上岸後「官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官」,無法作統一的指揮。
其實在這些主力登岸之前,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先頭部隊,就是「敢死隊」,他們美其名為「幹事團」;它係由共軍的作戰部隊,抽調精銳的官兵所組成,共軍初期的登陸部隊都是乘坐機帆船搶灘上岸的,惟有這支部隊是乘坐自製木頭綑綁,略呈三角形狀的助浮器材,或者是把家中的門板拆下後中間挖一個洞,可以讓人跨坐進去的一些急造器材,當成渡海浮具,戰役開打前,便趁夜黑風高之際,開始潛伏滲透上岸,對我守軍進行捕俘摸哨及敵後特工的破壞任務。
但是,當時的共軍沒打過水仗,不曉得潮水的利害;尤其是強勁的東北季風,順勢刮起翻天的潮水,一下子就把人搞得暈頭轉向,分不清東西南北。戰鬥期間,我們抓到幾個共俘,發覺他們大部分來自於江北,不諳水性,口音與我們也有些差異,手中沒有槍,身上用布條纏的子彈袋及手榴彈彈袋的繩結活口,也因為浸泡海水多時,已經變得非常緊繃,就跟打死結一樣,很難解開。期間詢問這些俘虜槍枝下落時,他們回答因為在泅渡途中,這些隊員身上所攜帶的槍械,大多被海浪打散掉在海裡了,以致於這些敢死隊上岸後,發生不了太大的作用!
孟昭峰先生訪談
戰事進展到了25日天亮,共軍又發動一波激烈的攻勢;敵人從我們車子的侧翼進攻,雙方廝殺得很激烈。我海岸守備青年軍第201師,戰鬥技能訓練的相當好,底子相當紮實。我打從心裡相當佩服,應驗了「平時多流汗,戰時少流血」這句話!我在戰車裡面親眼見到他們發動逆襲搶奪第2、3線的子母碉堡時,在據點,交通壕裡,你爭我奪,與共軍拼戰的十分激烈;一個衝擊,一個砍劈,再一個上挑,這槍上的刺刀便從共軍的背後捅出,立刻噴出大量鮮紅色的血水,舉手投足間,無不展現出第四軍官訓練班紮實的訓練成果。20l師上下官兵將戰技發揮的淋漓盡緻,非常令人欽佩,此等真實的戰場景像,就是在現今中外拍攝的戰爭影片中,都沒有如此來得震懾人心!
熊震球先生訪談
10月25日凌晨2時,共軍在黑夜掩護下,強行登陸古寧頭、安岐一帶海岸。共軍登陸後突破我海岸第一線陣地,立即向我第2線湖下132高地進犯,與我第1連第2排最先接觸……第2天第201師奉命反攻,我第1連擔任第1營之左翼第一線連……第2營補給下士吳震在此役功勞最大;時有共軍潛入該營營部,因共軍已1日未食,十分饑餓,吳震急中生智,向共軍心戰喊話說:「把槍舉起來,跟我來,我們一起到團部吃飯。」於是有10餘名共軍向他投降,吳震因俘虜10餘名共軍及武器,戰後不僅獲得第601團全團最高勳章,亦連升三級,由下士晉升准尉。
張武堯先生訪談
10月25日夜,我排擔任古寧頭右翼安岐之第一線防守任務……激戰到第2天凌晨,共軍三五成群,高舉著雙手,大聲地喊叫:「老鄉不要打了,我請求向您們投降。」於是10餘名共軍,向我陣地前端走過來投降,由班長蕭忠誠帶領其坐在碉堡後方的地瓜田裡,命令他們不准亂動。否則此時的「子彈」是不長眼睛的。我們前後總共俘虜130餘名共軍,以及40餘枝共軍槍枝。
回頭我去偵訊這些被俘的共軍,他們沒有人承認是共軍官兵,都說他們是以前國軍某某師的人,是被共軍俘虜了,才不得不替共軍賣命。我繼續問他們:「為何子彈都用布袋捆在腰上,不解下來裝在彈匣裡?」他們就說:「聽我們的長官說,打金門很容易,準備在金門煮早餐吃!因為蔣軍的青年軍201師,僅有兩個團的兵力,而且都是娃娃兵,很容易解決的!」聽了這些俘虜的話,我想他們是錯估了戰場形勢。
梁振彪先生訪談
……安岐方面規復後,第352團續向埔頭、林厝突進,第353團為師預備隊,於湖南集結整頓,然右翼第354團之進展,卻仍然緩緩推進。此時,戰3連由安岐向北奔襲,該連充分發揮戰車特性,直衝海灘;所經之處,正是竄敵盤據處所,故經戰車衝撞輾壓戰場後,死傷遍地……當抵進小溪口以南,但見土堡及掩體工事,悉數皆為竄敵盤據,適逢戰車第1連亦由湖尾馳至,於是我戰車營集中可恃兵火力及展開地毯搜索與綿密轟擊,只見竄敵紛紛應聲倒下,頃間海水盡赤……其倖存者,多跪地乞降,期間,有一身著黑色中山裝之青年,高舉雙手,朝戰車第1連胡克華連長車,直奔而來,口吐鮮血倒臥在車前。胡連長目睹此景,遂下令停止射擊。胡連長特啟開戰車頂蓋,冒險探身車外,大聲疾呼:「把武器放下,所有的人到掩體前集合,大家都是炎黃子孫,我們馬上停止射擊。」頃刻間,敵軍紛紛棄械投降,此集合估計降敵約有數百人,先令其摘下紅星帽徽。解開上衣第1顆鈕釦,俯臥沙灘,等候送返……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我們連上突擊排有位名叫袁琳的戰士,平常他在連上總是喜歡說學逗唱,是相當逗趣活潑的人物。25日那天,他將一位共軍遺體的軍服給脫了下來,然後穿在自己身上後,便獨自混進共軍的隊伍裡面;那時上岸的共軍建制凌亂,誰是誰也搞不清楚,戰場恐懼與不安的氣氛,瀰漫在共軍的隊伍裡。當友軍掃蕩到袁琳躲藏的共軍隊伍前方時,袁琳見到友軍,灵機一動,巧妙的運用心理戰術,在共軍隊伍裡面先是鼓吹勸降的說詞,然後他率先舉起雙手投降;這麼一來約有百餘名的解放軍也跟著效仿袁琳,紛紛棄械高舉雙手投降!袁琳在未發一槍一彈,未傷一兵一卒的情形下,能成功策反百餘名共軍,事後蒙蔣中正總統召見,並親自頒授勳章,且當選戰鬥英雄,真是莫大的榮耀。
卞肇倫先生訪談
民國三十八年廈門失守,共軍大舉進犯金門,大磴小磴島先後失陷,十月二十五日淩晨一時,一陣由對岸發射過來的榴彈炮震醒了金門,不久後,兵力十倍於我的共軍搶灘登陸,我方以青年軍爲主力的防禦火力強烈還擊,掀開金門大戰的序曲,……血戰一晝夜的結果,我方大獲全勝,保住了金門,也為當時風雨飄搖的臺灣本島打下一劑強心針,而當時發佈新聞的人因附势心理,將迄場大捷定位於金門一角的「古寧頭之役」,由孫立人一手訓練的青年軍犧牲流血立下的赫赫戰功反略而不提,湮沒不彰,今人惋惜遺憾……一場轟轟烈烈,又是反共戰爭中空前未有的使共軍遭到全軍覆沒的殲滅戰,竟然被當時發佈新聞的人偏執於名人名言的附勢心理,而定位於金門一角的「古寧頭之戰」,豈不是妄自非薄的令人感到惋惜遺憾嗎!
王 霓: 孫立人與新軍——兼談三十八年金門大捷的眞相
……部隊休息了一夜,第2天下午6時,我團奉命到古寧頭外頭集結。董營長召集全營連長,指著古寧頭村莊內的1棟樓房對我說,因為白天未能攻下,我軍頗有傷亡,要我率第4連把樓房攻佔下來。
奉命後我派1個排先將古寧頭村內那1棟樓房的門堵住,另派1個突擊班支援。我下令如果門打不開,用人梯也要爬進去;經過20分鐘的戰鬥,排長向我報告,大門已經弄開了,同時俘虜2、30名共軍。我帶著部隊也趕到那棟民宅前,接著指揮其他排組人員,封鎖附近進出道路,派兵進去樓房搜索,緊接著在樓房的天井內,發現兩具共軍屍體,後經共俘指認那兩人是共軍的某團的團長與副團長……
焦崇勳先生訪談
在這漫長的軍旅生涯中,讓我印象深刻的是38年10月間,我擔任陸軍第11師警衛連上尉副連長參加了金門保衛戰(古寧頭戰役),在古寧頭進犯的共軍大都被國軍擊斃,因為屍體太多,以致古寧頭一帶的海水都染成紅色。此外,金門保衛戰中有1名是共軍82師253團的團長徐博,他戰爭結束後,躲在太武山躲了1多月,最後被我帶著連上的官兵捉到,而且徐博被俘時,起先還不承認他是團長,但仍被我給識破他的身分……
伍戰石先生訪談
……這場戰役結束,約兩個月後,於金門太武山搜出前共軍253團團長徐博乙員。這名共俘於審問時,我曾見過他一面;從他談話的口供中,提及解放軍之所以失敗,皆因:「被勝利沖昏了腦筋……。」又說:「明明已經看見數艘運兵船增援金門,盲目進兵,怎麼會不失敗?」這兩句話未嘗不是共軍自大狂傲所種下的敗因,爰以上述片段談話,做為此戰役之最佳註解。
張克山先生訪談
◆◆◆ 戡亂戰爭 • 東南戰局 ◆◆◆
◆◆ 福建戰事 • 金門戡亂戰役 ◆◆
◆ 綜 述 ◆
中華民國國防部: 金門戡亂戰役概述
http://peacehall.com/forum/201010/zwkl/734.shtml
·鄭遠釗: 爲湯恩伯辯誣——金門大捷眞象
◆ 陸軍 • 第22兵團 • 戰車第3團第1營 ◆
·張月先生訪談
·熊震球先生訪談
·秦志榮先生訪談
◆ 陸軍 • 第22兵團 • 青年軍第201師 • 第601團 ◆
·張武堯先生訪談
·梁振彪先生訪談
·蔣榮光先生訪談
·田興柱先生訪談
◆ 陸軍 • 第22兵團 • 青年軍第201師 • 第602團 ◆
·曾緝光先生訪談
·卞肇倫先生訪談
·王 霓: 孫立人與新軍——兼談三十八年金門大捷的眞相
◆ 陸軍 • 第22兵團 • 砲兵第14團第1營第1連 ◆
·陳雅山先生訪談
·盧弘曦先生訪談
◆ 陸軍 • 第22兵團 • 第25軍 • 第40師 ◆
·陳明昭先生訪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溫哈熊將軍談歷任美軍顧問團長與協防司令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版權的各項聲明。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閱讀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 ■ ■ ■ ■ ■ ■ ■ ■ ■ ■ ■ ■ ■ ■ ■ ■

   

   

   

   

   

溫哈熊將軍

談歷任美軍顧問團長與協防司令

   

   

   

   

   

一、歷任顧問團長

   

    一九五一年五月一日美軍在台成立顧問團,如今已四十餘年。當時麥帥曾經來到台灣,因爲時值韓戰爆發,故成立了美軍在台顧問團。

   

    第一任的顧問團團長蔡斯(MGen. William C. Chase),是美國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畢業的,在任共四年二個月。美國軍隊不會排擠非西點軍校畢業的人,而端視個人的表現是否優異,這點是很了不起的。蔡斯來的時候,國防部正爲顧問團長的官舍煞費周章。在當時全台北根本沒有很體面的房子,我們找了很久,國防部才看中省議長黃朝琴位在中山北路二段六十三號(即現在的國賓飯店)的一棟房子。這是一幢典型西班牙式的二層樓洋房,地點適中,且有很寬大的院子。於是軍方便情商黃朝琴議長,以每個月一千美元的租金租下這幢花園洋房。因爲當年我軍裝備破破爛爛,基於「有奶便是娘」的心態,所以蔡斯來了以後十分威風。我個人倒覺得蔡斯對我國貢獻很大,至少我們的整軍與換裝(那時換的步槍是M1半自動步槍)在他手裡便做得很好。

   

    一九五四年七月十六日,顧問團團本部突然奉命遷至信義路三段的「海軍輔助通信」營區(NACC—Naval Auxiliary Communications Center,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的駐華機構),其對面的NACC Club也改名爲MAAG Officers’Club(顧問國軍官俱樂部)。此一舉動不比尋常,當我們問及美方人士時,他們均閉口不談,但以我們的揣測,顯然美方有意疏遠與我國的關係。種種跡象看來美國政府遲早會承認中共,祇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約在一九五八到五九年時,蔡斯走後沒多久,台灣經濟開始好轉,所以也開始蓋旅館。當年國內第一家勉強可算觀光旅館的是第一飯店,不過第一飯店還是不夠豪華,以後便陸陸續續建了統一飯店、國賓飯店、中泰賓館等。在當時除了圓山飯店外,統一大飯店是十分受到歡迎的;而國賓飯店蓋好之後,十幾層的建築卻只開放兩三層,差一點就撐不下去。我記得有位前輩何縱炎(何應欽將軍的弟弟,當過郵政總局長)接到黃朝琴的信,歡迎他帶親戚前來免費住一個週末。那時候台灣根本沒什变觀光客,大家也都沒錢,根本住不起飯店,有錢的都是一些賣香蕉的土財主。

   

    蔡斯之後是史邁斯(MGen. George W.Smythe),西點畢業,任期只有一年三個月,因爲他有心臟病,所以需要回國就醫。而第三任顧問團長鮑恩(MGen. Frank S. Bowen. Jr.)也是西點出身,是個十分穩健的人物。鮑恩的後任是杜安(MGen. L. L. Doan),此人表現也是平平,且只幹了兩年就離開。杜安之後是戴倫(MGen. Chester A. Dahlen),此人是個標準的軍人,在顧問團的任期是兩年。

   

    戴倫的後任桑鵬(MGen. Kenneth O. Sanborn)是我見過最差的顧問團長,而且連他太太也很差。在顧問團團長辦公室還沒搬以前,國防部在今仁愛路圓環附近替顧問團長蓋了一棟房子。而協防司令的房子則找來找去,終於找到現在陽明山的山仔后(AIT的代表多半都住在那兒),也蓋了棟房子。不過我們替顧問團長蓋的房子裡有一座游泳池,不料協防司令知道之後引起了軒然大波,竟吵著「他有我也要有。」

   

    桑鵬乃顧問團空軍組長出身,後來搖身一變成了顧問團團長。他在空軍組長任內幹了兩年,隨後又幹了三年的顧問團長,所以他在顧問團的時間共有五年。他是唯一一位由空軍組長升爲顧問團長的例子。

   

    桑鵬之後是第七任的江森,江森在台不到兩年,也是個典型的軍人。第八任顧問團長則是戚烈拉,他是歷任團長中與我們處得最好的,也替我們爭取到很多東西,在顧問團的任期爲兩年九個月。他在美國曾獲三顆紫星勳章,這代表他作戰確實十分勇敢,真是不容易。戚烈拉是義大利後裔,爲人十分熱情,家裡常常請客,他和經國先生也處得很好,很談得來。駐台的美國人中,只有兩個人與經國先生有這麼深厚的友誼,一位是戚烈拉,另一位則是過去中央情報局的駐台代表克萊恩(前一陣子才去世)。

   

    戚烈拉的後任爲泰勒(Taylor),幹了不到兩年,表現也是平平。以後則是巴恩斯,也只幹了兩年。到一九七三年時由納水德(Maj. Gen. Slade Nash)接任,他也是空軍出身。此人與戚烈拉相反,是個十分拘謹的人,凡事一是一、二是二,對我們也沒什麼貢獻。

   

    第十二任顧問團長是馮納,此時中美關係已有變化,美方已不再派少將來台灣,而改派准將,這表示美國對台灣已不夠重視。我和馮納並沒什麼交情,但是很熟,不過我看不起他。他的父親在八國聯軍後就在美國駐天津的陸軍第十五團,所以馮納也會講一些中文。我發現那些會講中文的美國人對我們更壞,因爲他把中國人各種骯髒、貪污、不守法等事搞得一清二楚,所以就有一種優越感存在。馮納做人十分小氣,我不大愛理他,但又不得不理他。約在一九七五年時我就知道美國要派他到台灣來,那時美國與我們的關係已經疏遠,但因他只是個准將,所以能被派到這兒來,他馬上就來了,而且在官舍裡還神氣活現的。那個宮舍我自桑鵬任顧問團長起都在那兒吃過飯,其中吃得最寒酸的就是在馮納的時候。他爲了要省錢,所以能夠不請就不請,直到非請不可時,就簡陋地敷衍了事。

   

    馮納以後,中美關係每況愈下,後來只派上校來當顧問團團長。馮納一九七六年上任之後,一九七七年就又換了一個崔仕克,而一九七八年再換一個湯普遜,到一九七九年以後就沒有了。所以整體來說,顧問團在台共計有十四任團長、將近二十八年的歷史。

   

   

   

二、歷任協防司令

   

    協防司令是一九五五年因台海情势緊張而成立,其中文全稱爲「美軍協防台灣司令部」,英文名稱則是“Taiwan Defence Command”(台灣防衛司令部)。這中文名稱與英文名稱在意義上有很大的不同,因爲中文名稱中指明美軍只是協防,但英文名稱則沒有。因爲當時我們有一位高級將領認爲:我們的國防不能以美軍爲主,而協防的意思便是美軍爲輔、我軍爲主,由美軍協助我們防衛台灣。這個名稱改得很好!

   

    多少年來因我常和他們開會,冷眼旁觀的結果發現:幾乎所有的協防司令與顧問團長之間,相處均不融洽,造成此一現象的原因,多半都是因爲「權」。因爲協防司令雖貴爲中將,但卻是個有名而無實權的職位,因爲此職位的功能需在台海有戰事發生時才能發揮,但台海間卻始終無戰事。而顧問團長的階級雖只爲少將,但在台灣的相關工作(如武器銷售與提供)卻掌握了實權,因而無形中,協防司令便覺得我國比較看重顧問團長。

   

    我在華盛頓的時候,也有人建議乾脆就派顧問團的人來協防,當時經國先生也同意了。但是這個計劃只執行了三年,效果很差。這些人是我們在美國特別挑選剛退役的中將,組成一個六人的「大福顧問組」(約在八○年代),辦公室就在今天中山北路海霸王與彩虹賓館招待所的隔壁,也就是原來的PX。但他們來了以後依舊效果不彰,因爲背後沒有美國政府的支持,所以這也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

   

    第一任協防司令爲普萊德(VAdm Alfred M Pride,USN),他原是第七艦隊司令。像他這樣當過艦隊司令的人,再來當我們這種小衙門的司令,真的是委屈了他。事實上,像他這樣的際遇安排,多半也表示以後不會有多大發展了。普萊德只待了八個月,就換殷格索(VAdm Stuart H.Ingersoll,USN)接任,殷氏待了一年七個月又換了竇亦樂(VAdm Austin K. Doyle,USN),其後分別還有史慕德(VAdm Roland N.Smoot,USN)、梅爾遜(VAdm Charles L. Melson,USN)、耿特納(VAdm William E.Gentner Jr.,USN)、邱約翰(VAdm John L. Chen,USN)、包柏格(VAdm Walter H.Baumberger,USN)、貝善誼(VAdm Philip A.Beshany,USN)、史奈德(VAdm Edwin K. Snyder,USN)、林德(RAdm. James B.Linder,USN),以及商仕壯(Col. Jack H.Sandstrom)等人。由於協防司令是個沒有發展性的職務,所以這幾個司令的任期都很短。

   

    在竇亦樂與史慕德兩人任期中,正值一九五七到五八年「八二三砲戰」時,這兩個人很不錯,都是老將,不過那時他們也沒有派人去金門協防。後面的梅爾遜、耿特納等人過去都曾經當過艦隊司令。到了一九七七年林德上任時,也可看出美國將協防司令的軍階降編,只派了一個少將來(過去都是中將)。到了林德之後更是不像話,只派了上校來。所以商仕壯便或了一九七九年最後一任的協防司令,美軍歷任協防司令在台共計十一任、二十四年。

   

   

   

◆ ◆ ◆ 【以上全文完】 ◆ ◆ ◆

   

    以上《溫哈熊將軍談歷任美軍顧問團長與協防司令》,原題《溫將軍談歷任美軍顧問團長與協防司令》,是以《溫哈熊先生訪問紀錄》(台北:中研院)同名附錄内容全文爲底本完成數位化處理。首發【析世鑒】。

   

◆ 【彰往可以考來·後顧亦能前瞻】 ◆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版權的各項聲明。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閱讀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