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广斫鉴
[主页]->[析世鉴]->[广斫鉴]->[張寒松先生訪談錄 ]
广斫鉴
◆ 毛澤东 ◆
·現代國家: 談毛澤东的怪想
·李 璜: 民國七年我與毛澤东在北京往還中所得印象
·白 瑜: 湖南第一師範與校長易培基
·白 瑜: 補說長沙罷學運動及其它
·白 瑜: 湖南五四運動、驅張運動與毛澤东的發迹
·黃季陸: 比例選舉制的爭辯與毛澤东對民主政治的認知程度
·王唯廉: 毛澤东
·鐵 心: 毛澤东落草井崗山
·克 誠: 毛澤东的專橫錄
·許鄧璞: 毛澤东與國軍張輝讚部高級戰俘生死——謹述先父參與龍岡剿共之役脱險的一段往事
◆ 周恩來 ◆
·宋小青: 周恩來小傳
·龜 年: 武漢時代的周恩來——一個最卑鄙最庸俗的小人物
·陸揭守: 周恩來逃入赤區記
◆◆ 中共擴張與地方亂局 ◆◆
◆ 江西 ◆
·袁學黃: 江西共產黨的歷史觀
◆ 廣西 ◆
·時 花: 廣西共產黨之過去及現在
·黃旭初: 韋拔羣亂东蘭禍廣西始末
◆◆ 軍界聞人 • 親共人物 ◆◆
◆ 俞作柏 ◆
·黄旭初: 俞作柏演出的几幕怪剧!
·张任民: 蒋李最大裂痕制造者——俞作柏
◆ 中華民國外交 • 中日邦交 • 用間 ◆
·蔡智堪: 我怎樣冒險取得「田中奏章」?
◆ 日本在中國 •「五三」濟南慘案 ◆
·紫 淵: 報仇雪恥在自強——蔣介石總司令敍述「五三」慘案經過
·翠 薇: 濟南慘案目擊記
·佚 名: 濟南慘案發生的眞相
·冰 壺: 濟南「五三慘案」親歷記
·賀國光: 濟南慘案平心論
·王 微: 濟南「五三慘案」的前因後果
◆ 地方首腦 • 張作霖 ◆
·王卓然: 張作霖談話紀錄
·周大文: 皇姑屯事件親歷記
·繆澂流: 我所知道的張大元帅事迹
·齐世英: 我對張雨亭先生的看法及有關日本的兩件事
◆ 地方首腦 • 楊增新 ◆
·尧樂博士: 楊增新與清末民初的新疆
◆ 中共内訌 ◆
·陳獨秀: 告全黨同志書
·陳獨秀: 答國際的信
·徐善輔: 中國共產黨分裂史
·無 懷: 清黨以後的上海共黨
·萸 公: 中共偽四中全會追記
……
政治雖然不是陰險詭計的代名詞,
但,
陰險詭計常是伴著政治而存在的。
第三國際
就是
蘇維埃俄羅斯國家
世界其他各國的一個陰謀機關。
推動
第三國際敲中國之門的動機,
絕不是爲援助被壓迫民族的革命,
爲中華民族之生存,
而是『西方政策』失敗以後的冒險行動。
梁幹喬: 回憶與展望
◆ 推薦閲讀 ◆
漢 清: 第三國際面面觀
http://blog.boxun.com/hero/2007/xsj5/1_1.shtml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有六個孩子,四個男孩、兩個女孩。大兒子在調景嶺鳴遠中學讀到中二,轉到窩打老道信義唸中三,參加會考後,又入讀拔萃男校,到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唸大學,後到哈佛唸研究所,拿到碩士後,就被美國最大的一家石油公司網羅,後來又轉到另一家顧問公司,被派來香港負責東南亞業務,最近又被一新加坡公司挖了去。他有四個孩子,我跟他一起住。我這老大從小知道讀書,大學是學數學的,數學很好。他因考慮到家庭經濟困難,下面尚有好幾個弟妹,如繼續再讀數學,頂多到大學當教授,還是沒什麼出息,賺錢不多。因此進哈佛後,就改讀了企業管理。

    老二在調景嶺唸完高中才去臺灣,唸臺大機械系。老三臺北商專畢業,不肯再讀,後來學了廚藝,現在美國工作。老四去英國大學唸數學,後進哈佛唸企管,拿了碩士後,也不肯再深造了,進入美國麥卡錫顧問公司,不久又派回香港工作。他曾是港督中央政策組的顧問,俗稱智囊,港督送他一個太平紳士銜。現在一家石油公司當行政總裁兼總經理,也是香港土地發展公司董事,屬義務性質。他今年已三十八歲了。

    大女兒臺大國貿系畢業,再到加州大學攻讀碩士,拿到學位後,先在銀行工作了十幾年,考取美國會計師執照,現作財務分析,很多公司爭取她。小女兒在調景嶺讀到小學五年級,就與媽媽去美國。在那兒三年,讀到中二,一句中國話不會講,我趕緊把她接回來,在蘇浙公學唸了三年,考了會考,再到美國讀十二班,也在加州聖地牙哥唸大學,後來拿了碩士就到美國銀行工作。我曾希望孩子讀博士,他們都說讀了博士反而難找工作。

    我太太一直在學校教書。先在兒童學校,後在信義中學、調景嶺中學教書。後來在民國五十一年,她的弟弟替她申請去了美國。

    我沒有那麼多錢送孩子出國留學,現在想起,也是那個困苦的環境,逼得孩子非闖不可。我老大進拔萃可說是很戲劇化的,他在信義中學中五畢業,會考考得不錯,但不是最好,兩個A,其他的是B,因此就沒分配到他心目中的好學校:拔萃與聖保羅。我當時在文化協會工作,他跑來找我,問我有沒有熟人可以幫忙進拔萃,我沒有熟人,只好鼓勵他:只要自己肯努力,不論進什麼學校,都一樣可以出頭的。他先是不作聲,後來問我由他直接給拔萃的校長打個電話好不好?我想反正是小孩子,爲了讀書嘛!也沒什麼關係。結果他竟把電話打通了。校長是英國人:心想這個中國小男孩,有勇氣直接打電話給他,就答應面談。面談得很好,校長很喜歡他,就這樣進了拔萃。他又怎樣去美國讀書的呢?我沒有錢,就起了一個會,馬鶴年先生和其他二十幾位朋友及同鄉湊成了一個會,每人拿兩百元,一共收到四千多元,給他置點行裝、買張機票,剩下的錢已不夠第一季(美國那間大学年分三季)的學費,還差一百多美金,我就寫封信交他帶去紐約,給前在調景嶺中學當總務主任的楊先生,向他借一百五十元。他讀完一學期,表現很好,從校長到舍監,大家都喜歡他。這小孩在中學時就喜歡踢足球,現在到美國,也參加了大學的足球隊。這間大學在美國南部七、八個大學的校際足球賽已有好多年沒拿到冠軍。他參加後,常常打贏,終於得了冠軍,學校很高興,就免他的學費。他未出國前,我本希望他去臺大升學的,他不肯,甚至在本地唸港大,他也不肯,一定要去美國。我當初就跟他說,我僅能湊一學期的學費,其他的要他自己想辦法。現在學校免了他學費,又安排他在圖書館工讀,他就如此自顧自己地讀完了大學。後來進哈佛讀碩士,我也沒錢供給。他進入後,學校有個校刊,在美國工商界很受重視,它的發行是由學生來投標,他與另外兩個同學標到,每人每個月可賺到一、兩千元,這不只解決他自己讀書的問題,還可給家裏寄點錢。他就是這麼讀出來的。這也是環境所逼,不能不奮鬥,不能不往前衝。他今年已四十五歲了。

    回顧我這一生,由於個性淡泊名利,在家鄉只求溫飽,不求上進,從沒想到外面謀個一官半職,如果不是大時代的環境所迫,大概就會在老家,籍籍無名以終。我本來對政治並沒有興趣,但愛國心很強烈,離開老家後走上了報國這條路。

    陳:您初期在調景嶺教書時,學校情形如何?

    張:當時教師都非常負責,學生也很用功。在那種惡劣的環境下,逼得人不能不上進、奮鬥,不像後來(民國四十九年後),情況就差了。

    陳:您教過的學生中,有沒有較有成就的?

    張:我已離開學校多年,年紀大了,記性也差了。畢業生有許多去了臺灣,或去了外國,留在香港的,也都表現得很好。噢!以前在政大當過總務長的劉興漢,見到我都叫「老師」,他家裏還有幾人在香港。

    胡:現在「港九各界救濟調景嶺難民委員會」與臺灣的救總,關係如何?

    張:臺灣的救總委託救委會辦理救濟工作。現在救委會的所有經費、人事經費都由救總負責支援協助。

    當時救委會是經香港政府授意成立來協助香港政府從事救濟大陸難民工作,並沒有註册,因爲初時是設在中華總商會內,後來是設在九龍總商會內。香港政府方面曾有人在救委會開玩笑地提到,你們沒有註册,政府可隨時加以取締的,現在已經註册爲有限公司。救委會在這四十多年來,對香港社會做了許多貢獻,協助港府解決許多社會問題。當時那麼多難民一下子湧入香港,如無人救濟照顧他們,很可能會造成許多社會問題,更難得的是這些難胞對香港的繁榮進步做了許多貢獻。

    胡:中國文化協會與救總又是怎樣的關係?

    張:民國三十八、九年從大陸逃出的難民中,有許多是知識分子,他們在香港的生活非常困苦,因此不斷地呼籲我政府給予救濟,老總統就把此事交給谷正綱先生,經與港九一些文化人士交換意見,邀請丁文淵、左舜生、錢穆、許孝炎、王元龍等到臺北去開會,研究如何來幫助這些港澳知識分子與文化界人士,研究結果,決定成立一機構。其原因有二,一是这批知識分子有自尊心,不能像救濟一般難胞一樣只發給一些救濟金;另一原因是當時政治敏感性比現在厲害多了,中華民國在此的黨政有關單位,都不能名正言順地公開從事任何活動,新聞局只能派個代表在此搜集點新聞,僑委會也如此,但有些事情卻非辦不可,最好有個機構出來代爲辦理,因此就決定由逃港的學者及文化界人士成立「中國文化協會」。

    由於對外稱爲「文化協會」。當然需要舉辦些文化推廣的活動,這幾十年來舉辦了許多大型的中國歷史文物、名人及近代名人書畫展覽,其間如張大千、溥心畲及黃君壁三大名家的書畫展覽,都很轟動。最大型的是中國歷史文物展覽,曾借香港大會堂舉行,中國文化協會擴大宣傳,成爲一時盛事。

    還有當時一些臺灣、香港教授、文化界、工商界人士,要來香港或去臺灣參觀訪問,都由中國文化協會出面招待及安排,不像現在可由中華旅行社出面安排。

    此外,每年的節日慶典活動,其他單位都不能舉辦,只有文化協會可以公開辦理。元日、雙十國慶、國父誕辰、逝世紀念日、先總統的誕辰、逝世紀念日都由我們主辦。我們是在香港正式登記的合法社團。

    胡:最早的會長是誰?

    張:中國文化協會於民國四十五年十月成立,第一任主任委員是丁文淵,第二任是由許孝炎代理,後來是黃麟書。文化協會是個有限公司,現在救委會的那個房子也因沒有註册不能置產,而由文化協會代買的。中山圖書館也是文化協會代買的。

    陳:九七後,文化協會能否繼續存在?

    張:希望能夠,不過也很難說。

    胡:中共雖不像英國,很難說。但中山圖書館,卻是紀念中山先生的中國文化協會,應該也可以存在。

    張:理論上是如此,事實上可能都會有些問題。

◆ ◆ ◆ 【以上全文完】 ◆ ◆ ◆

    以上《張寒松先生訪談錄》,是以中華民國八十六年出版之《香港調景嶺營的誕生與消失》(新店:國史館)同名一章全文爲底本完成數位處理;首發【彰往考來】,收入【析世鑒】時對數位初稿中未及校正的若干訛誤作了訂正。

◆ 【彰往可以考來·後顧亦能前瞻】 ◆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版權的各項聲明。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處理。

(張寒松先生訪談錄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4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