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缅怀“一个充满激情的人”——读林牧老惠书洒泪送行]
新文明论坛
·“你从脖子上下来就行!”——公民“维权日”遭遇“维稳”大截访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牟传珩:中国律师大喋血——中共执政方式极端化
·牟传珩:谁分裂了“一个中国”——“无道伐有道”必遭天谴
·牟傳珩:習近平為「春晚」正名──廣告、娛樂也要講導向
·任志强等大V被封杀之启示——中南海是个输不起棋子的棋手
·党性与人性的较量——任志强捍卫本真不可战胜
·牟传珩: 苏联国旗为何缓缓而降——柏林墙倒塌新反思
· “站立做梦”自说自话——王岐山讲话勾兑意识形态“营养老汤”
·习近平会做“开明绅士”吗
·牟傳珩:台海兩岸會否「地動山搖」──蔡英文就職演講給中南海授民主課
·牟传珩:中南海面对文革与六四两个纪念日的舆论撞击
·牟传珩:中南海面对文革与六四两个纪念日的舆论撞击
·牟传珩:中共升级打造网络封锁帝国
·牟传珩:谴责非法、野蛮的“工龄归零”政策——“‘工龄归零’受害群体”的
·提请人大审查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建议书
· 百人联署《公民建议书》持续开放签名
·百人联署《公民建议书》持续开放签名
·牟传珩:十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权力任性”到何时?
·牟传珩:谁为“无轨养老群体”鸣不平 ——呼吁社会舆论仗义发声
·牟传珩:“工龄归零”政府之耻──百人联署吁废除恶政
·中国各地150多公民联名向全国人大提交《建议书》正式文
·牟传珩:習近平會不會輸在「堵」政上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诉讼维权模式开启
·牟传珩:伪爱国主义批判
·全国首例“工龄归零”共同诉讼终获立案——《公民建议书》四发起人状告人社
·牟传珩:贾敬龙验证中国法治大喋血 ——两起杀官命案结局对比
·150余公民就《建议书》未获答复致全国人大公开信
·牟傳珩: 習近平要把全黨關進「規矩」的籠子裡
·牟传珩:邓小平谋权集权自封“核心”的韬略轨迹
·牟传珩:习近平执政最大特征是不自信
·牟传珩:北京当局向VPN亮剑——互联网的管制再次升级
·
·牟传珩:中国“穿墙党”在行动——“逃离雾霾,冲出围墙”
·牟传珩:首例“工龄归零”共同诉权遭法槌封杀──中国特色颠覆社会公平之“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吁请质询政府——150余公民建议未获答复致人大代
·牟传珩:今日中国百弊之首──夜郎自大,上诈下愚
·致《公民建议书》全体联署人知会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鲁基:全国两会拥戴“习核心 ——中南海为“十九大”定调
·牟传珩:“回不来”的胡耀邦——李昭遗体告别回响
·牟传珩:司法正当性在哪里——于欢案激起民愤滔天
·牟传珩:司法正当性在哪里——于欢案激起民愤滔天
·牟传珩:司法正当性在哪里——于欢案激起民愤滔天
·牟传珩:王歧山两会“妄议”揭底牌——“十九大”走向“核心治国”
·牟传珩:王歧山两会“妄议”揭底牌——“十九大”走向“核心治国”
·牟传珩:“最高权力机关”踢皮球——无数老人被拒社保体系之外
·牟传珩:“最高权力机关”踢皮球——无数老人被拒社保体系之外
·叶鸣:“姓党论”与“北大精神当不死而立”——评习近平视察政法大学的讲话
·牟传珩:中共“十九大”凸显执政危机——中国需要宪政价值观洗礼
·叶鸣:中共向“网络视听服务”亮剑——大陆互联网进入“封建时代”
·苦阳子祭“空椅”
·十九大“依法治国”启动公众大诉告
·牟传珩:致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青岛市南法院公然对抗“依法治国”
·十九大“依法治国”启动公众大诉告——千人联署信息公开签名说明
·牟传珩:致习近平的公开信——青岛市南法院对抗“依法治国”
·牟传珩:全球华人北京联合大诉讼——“‘工龄归零’受害群体”都是政府的债
·牟传珩:青岛市南法院对“依法治国”的严重亵渎
·从青岛到全球:千人联署抗争仅仅是开始
·牟传珩:千百华人集聚呐喊废除恶政——中国民间社会异军突起
·牟传珩:宪政变革的标的是什么——党同伐异才是真正的“公敌”
·山东青岛发起《公民追问书》
·致千人联署知会书及海外工作简报
·牟传珩:争取公民退休权利平等书
·牟传珩:今天,我们不是木头人
·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投诉书
·中国劳动者2018年元旦公开信——争取“公民退休权利平等”联署书
·牟传珩: 吴淦被重判引发2001年“煽覆”案回眸
·牟传珩:震惊:公权力联手欺诈千人联署黑幕
·牟传珩:戳穿人社部85201号吊诡《告知》谜底
·牟传珩:访民之歌
· 牟传珩:万炮齐轰人社部
·关于“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参与全球华人联署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投诉说明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备涵(2017)7号答复
·千人提请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追问书
·千人提请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追问书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向国际劳工组织北京局投诉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信访骗局 ——“法不伸冤官不理”
·致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公开信:“质询政府请动真格!”
·致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公开信:“质询政府请动真格!”
·牟传珩:变革社会,从哪里开始?——“民主墙”近四十年后的再相聚
·牟传珩:致青岛中级法院高沛沛法官的公开信
·机构“改革”导致职能瘫痪——“‘工龄归零’受害群体”维权调研报告(53)
·在“依法治国”的招牌下——“‘工龄归零’受害群体”维权调研报告54
·牟传珩:中南海如何面对“真理标准讨论”40周年
·牟传珩:能抬得起沉重的法槌吗——致青岛中院高沛沛法官的第二封公开信
·请公开2月5日青岛中级法院行政庭庭审录像——致青岛中级法院院长李方民的公
· “千人公民起诉团”五一抗议书
·“千人公民起诉团” 致最高法、最高检控告追责函
·关于青岛市中院行政庭违法超越审限,“中止诉讼裁定”的意见与要求
·行政裁定上诉状:“千人公民起诉团”正式走向维权前线
·牟传珩:“依法治国”后宫为何包养非法“小妾”——谁是废除滥权文件的“有
·牟传珩:聚焦中国特色的社保制度——被侵权剥利的全国民众在集结
·牟传珩:全民追责“造假疫苗”的本源之害
·牟传珩:为青岛中级法院行政庭网上送锦旗
·牟传珩:市民十问青岛社保局——请给交代,别给胶带
·青岛中院行政庭受赠锦旗名至所归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理由充分、适法
·牟传珩:「趙家之國」沒有統一「民主之邦」的正當性——台灣維持現狀,就是
·亲身经历的中国法治大滑坡——青岛市中级法院三判牟传珩
·牟传珩:“山雨欲来风满楼”——“政治谣言”席卷中国启示
·中共外長問:你了解中國嗎?——來自中國的人權災難與維權抗爭
·牟传珩:“依法治国”真相的一次高层揭幕 ——北京高院开启暗无天日“新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缅怀“一个充满激情的人”——读林牧老惠书洒泪送行

   
    林牧老仙逝的消息,最早是范子良老先生电话通知我的。我当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曾记得我每每与林牧老通话时,先生一向不服老,每次都说自己的身体“很棒”。于是我着急地追问林牧老故去的原因,但子良老先生一时也说不清子,只是叮嘱我:“山东的朋友就由你转达吧!”。事情来得如此突然,我不能耽搁,放下电话便又拿起电话,急急通知了孙文广教授等朋友,接下来便以最快的速度,赶写了《山东“不结社之友”祭悼林牧先生》一文,并当即传送媒体。当晚我做完了这一切,才稍稍平静下来,与林牧老的交往,一幕幕历历如昨,令人心潮翻滚。
    记得1998年“6•4”前夕,各地公安为保一方平安,防患未然,如以往一样,监控或带民运人士外出旅游。这年“6•4”前,西安民运人士傅升先生,就是由他们陪同,来青旅游的。傅升来青后,即通过燕鹏约我见面。记得当时我与燕鹏去了青岛中山路附近的一家旅馆。傅升高个头,稍黑,腰板挺直,30多岁,显得满有朝气。他向我谈及西安民运情况,并带来了林牧先生的问候。我们也介绍了青岛的有关情况。在谈到组党问题时,傅升说西安朋友,特别是林牧先生认为不是时机。林牧老后来在与我的多次电话交谈中,也证实了这一观点,他曾多次与外地朋友变通地提出“广交流、缓结社”主张,与我当时倡导的“广交友、不结社”主张呼应。
    傅升走时,我托他代为向林牧老问候,并赠送了我刚刚出版即被中宣部与新闻出版署联合下文查封的《赢:赢新格局》一书及《新文明圆和宣言》等系列文章。傅升返回西安后,先将《赢:赢新格局》一书交给了林牧老。《赢》书是我系统表述新文明理论的哲理性著作。林牧先生看后颇感兴趣,首次来信与我沟通,探讨新文明理论的相关问题,由此启动了我与林牧先生的通信交往。当时有两封通信是我们共同同意公开发表的,以便引起大家对有关国家前途问题的关注与思考,标题是:“林牧、牟传珩新文明理论通信”(首发当时的《大参考》,后被多家媒体转载),林牧老第一封来信谈到:“傅升带回你的《赢:赢新格局》一书,我一口气浏览了一遍,其他文章,西安的中青年朋友看完后才送给我看。从你的一本书已经可以看出你的思想体系,的确是新文明思维,是人类社会政治观念的一个革命性的变革。我虽然年已七十,但仍然是一个充满激情的人。看了你的书,我激动不已。我相信中国和世界未来的格局必然会符合你的设想。不过,我有一个点补充意见。人类认识和社会发展的任何一次根本性或革命性的变革,必然要有一个过渡阶段。在这个过渡时期,人民及其代言者,必须不倦地阐述和宣传宽容、妥协、和解的理论和主张,同时也不能放松必要的反抗。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不可少的。没有反抗就不可能由对抗的时代过渡到宽容、妥协、和解的时代”。在这封信中,林牧老还谈到:“浙江问题,我和许良英两个浙江老头已对一些年轻人的做法提出不同意见(指组党)。浙江的年轻朋友正在聚会研究我们的意见,商量善后问题,就遭到疯狂镇压,半天之内拘押十一人之多,一个未参加活动的弱智工人也被开除公职,令人痛心。”可见林牧老对国内组党如此关切,对镇压组党如此痛恨。林牧老第二封来信谈到:“7月25日来信收到。看来,我们的讨论还需要进行下去。因为我对现在讨论的问题并没有弄清楚。还需要在讨论中,在对方的启发下来解决自己认识上的矛盾和含混不清的地方。我这个人,既执着又不太固执。在维护大的政治信念和维护个人独立、尊严这一方面是执着的——‘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士可杀不可辱。’在具体观点上是不固执的,是易变的。这可能同我的出身有关系。我的政治观点,不是在学院里形成的,而是在政治操作中形成的,是在极权体制下站在开明的领导人一边同顽固的独裁者作斗争中形成的。因而,不受学派的拘束,更多的考虑到代表民意、民心和政治实践中的可行性。我不是空头理论家而是实践者。正如你所说的:统治集团内部也在分化,当力量对比不利于统治集团时,他们也不得不同人民妥协。是的,统治集团内部也决不是铁板一块,我和鲍彤一类的人正是从统治集团分化出来的。可惜,你没有经历过中共的党内斗争。在中共党内宽容与残暴、人性与党性、关心人民疾苦与不顾人民死活两条不同路线的斗争,比之与压制党外的持不同政见者更加残酷、更加可怕。我个人就因为1965年参加了胡耀邦在陕西省推行的以‘解放思想,解放人,放宽政策,搞活经济’的为期百日的超前改革,受到长达13年的残酷打击,其中包括两次入狱、两次群众专政、两次开除党籍,多次自杀和8年半劳动改造。尽管这样,1978年12月和1979年1月我奉命多次去西单看你们的‘民主墙’,还要遵守党组织纪律,不敢同你们那些人接触,更不可能同你们合作……。”林牧老在信的结尾处又郑重地提出以下问题:“目前,工人要工作、要工资,要生存的斗争;农民反对苛捐杂税的斗争日趋频繁、日趋激烈。连乔石都看出了农民和工人中可能发生动乱。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坚持‘理性、公开、非暴力’原则的民主主义者,是同工农运动拉开距离呢还是加以疏导呢?如果持前一种态度,平民百姓会谴责我们是‘假民主’或‘贵族民主’;如果持后一种态度,政府又会谴责我们煽动工农运动,危害‘国家’安全(当然是指他们特权者的国家)。对这个问题应该如何处理?我希望能听到你的意见。”林牧老的每每来信都如此认真、执着,那么坦率,富有激情,其无畏、无私,百折不挠,毕生追求真理的品格,令人读后肃然起敬。
    我当时对林牧老提出的问题一一作了回答。但2001年8月,我突然因言获罪入狱,林牧老闻知后极为愤慨,多次给家属打来电话,表示慰问与关怀。他在《渐进式改革:‘人民素质低’老调不可再唱》一文中愤怒地指出:“山东青岛市民间思想者牟传珩先生提倡以圆和思维代替线性思维,主张政府与人民之间、各个利益集团之间共同妥协,良性互动,争取‘双赢双胜’。这位圆和的思想者却被当地执法机关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判处了三年徒刑。一个主张以妥协和良性互动代替对抗的思想者,被强加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真是法理不通,文理不通,滑天下之大稽!而类似牟传珩这样荒谬绝伦的冤案,在国内是不胜枚举的。”

    我入狱三年,与林牧老失去联系,直到我出狱前,他还通过范子良先生传达关切之意,为我出狱后能尽快了解外面情况,一封封邮寄来他的许多印刷文章。更令人难忘的是,林牧老还与范子良先生向海外媒体提议我获“人权奖”。我自明人微言轻,心愧难当,但仍对先生的抬爱十分感动。
    林牧老晚年老骥伏枥,著述颇丰,但却不是个务虚的理论家;而是个民主事业的理性实践者和活动家。自1989年5月,林牧老在北京公开参加和支持学生民主运动,“6.4”后毅然与中共极左势力决裂,恢复了他的自由身份以来,便不断公开表达不同政见,无数次发起了全国性的签名呼吁、上书等,英勇地站在了推动大陆民主事业的最前列,多次被官方骚扰、软禁,甚至劫持。先生常年呕心沥血,笔耕不辍,广泛传播民主理念,致力于民间维权,为中国的民主与法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为人耿直,饱含热情,傲风爽骨,从不媚俗;且仁厚博爱,德高望重,曾多次主动捐款,帮助深陷困境的良心犯家属或民运朋友,直到去世前,林牧老还在写文章,筹划声援和营救高智晟律师的事。特别是对年轻朋友,林牧老更是关爱有加,颇具“海纳百川”的仁者、长者之风范,如山东的年轻朋友金波,就曾亲临教诲。此据林红女士接受采访回忆说:父亲今年虽然身体一如既往的好,但明显消瘦了,可能是因为确实有些累。为了捐助被关押在狱中的民主人士的家属,他不停的写文章,用稿费资助他人,今年已经资助了上万元。他手头不宽裕时就先借钱,然后拚命写稿,挣稿费还钱。林红表示,父亲总对家人说,人家都被抓了,家属都没有饭吃了,我得多写点,帮助他们。家人有时问他:你有多大力量,这么大岁数,凭你一个人的力量,能救几个人?他总说,我能救一个是一个。一个多么可敬、可贵的中华老人啊!难怪他会赢得广泛的爱戴与尊敬,曾被推选为“中国人权”国内理事,后改为荣誉理事,成为享誉海内外的中国民主事业的民间领袖。然而,就在当全国各地朋友们要满怀敬重之情,计划要为其共贺80寿诞之际,先生竟大限已到,苍天见召,骤然撒手人寰,令人痛断心肠。在林牧老的葬礼进行中,我遥望西安,不能成行,以亲躬灵前,缅怀追思。此时此刻,我再次捧起先生惠书,重读先生远去的背影,不免潸然泪下,仅以此文为先生送行。
    林牧老,您潇洒地向遥远的云端走去吧!在您的身后有无数的松柏在沉默。能为您一生盖棺定论的不是书写在白纸上的浅浮文字,而是那些为您送行的长长队伍,深烙在中华大地上的沉重脚印! _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